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独自前往

  刘冯为了能在曹操刘表孙策三人未反应过来之前,拿下豫州命令大军极速行军,而他自己想要脱离大军先行一步确遭到贾诩等众人反对。

  “臣参见主公”

  “哈哈!胡叔您快起来,某听说你在宛城气走了荆州兵马真是大快人心呀!”

  胡车儿听到刘冯的话有点不好意思伸手摸摸自己的脑袋以此来掩饰尴尬。而众人还在震惊刘冯尽然称呼胡车儿这个外族为叔,顿时心里不舒服。

  刘冯看到众人的表情当做没看见,因为他知道古代汉人向来对外族有排斥。但是他自己知道只有民族融合才是唯一可取之道。

  而在此时众人听见一个士兵喊道“将军,将军曹军有异动!”

  “大胆,胡车儿!你的心中是否还有主公。难道你想拥兵自重乎?”贾诩看见胡车儿士兵不向刘冯禀告就赶紧说道

  贾诩这样做是他知道胡车儿是什么的人,也就赶紧为他开罪,因为这件事可大可小,这在官场上是犯忌讳的。

  胡车儿听到贾诩的话赶紧跪倒在地拱手对刘冯说道“主公,末将绝无此心,望主公明察!”

  而刘冯刚刚听到曹军有异动也没在意,现在听到胡车儿请罪才反应过来,其实他自己觉得没有什么。反而觉得贾诩反应和应对都堪称一绝。

  “胡叔,你快起来,这没什么事。我做事向来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主公不可!规矩就是规矩!胡将军犯的罪往小的说是治军不严,往大了说是藐视主上,这个口子不能开。”众人说道

  而那个小兵此时也知道自己给自己的将军惹祸了。身体颤抖不已,不过还是硬着头皮对刘冯说道“主公,请不要责罚将军,都是小人的错,要罚就罚小人一个人,”

  “放肆,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胡车儿被这个小兵快要气死了。

  “主公你看,这还有上下尊卑吗?这成何体统?这个口子绝不能开。望主公严惩!”法正说道

  “望主公严惩!”众人跪倒在地说道

  刘冯没想到一件小小的事情会这样严重,看来古人的思维和自己的想法根本不在一个频道。看来自己以后要多多注意。

  “文和,你看这该如何处理呀!”刘冯偷偷用手拉扯一下贾诩衣服。可是他的小动作都没有逃过众人的眼睛。

  众人脸上的表情也是千奇百怪,而贾诩从刘冯说的话就知道不想处罚胡车儿所以顺便抓住刘冯手臂抱在怀中挡住众人视线大声说道“主公,你怎么了,快!快!快传军医。”说完不等众人反应抱起刘冯就跑。

  众人看到贾诩抱着刘冯远去的背影互相看看唯有苦笑不已。

  法正站起来拱手对着胡车儿说道“胡将军,我们并不是针对将军,而是我们汉人的规矩,虽然主公仁慈,不愿处罚将军。但是这件事情不会这样不了了之,希望将军不要见怪!”

  “末将知道!末将也会去向主公请罚,也希望各位大人以后多多提醒在下,”

  众人看见这个外族将军姿态放的低立刻迎来众人好感也赶紧回礼说道“一定与将军同携共进”

  “从曹兵来犯看来我们消息有可能泄露。咱们还是赶紧和主公商议吧!”一个负责后勤的官员说道

  众人听到这话心里都暗叫可惜,现在想神不知鬼不觉得到豫州是不可能的了。

  “哪有什么关系,只要牛大人的上司贾大人在,何须我们担心。各位大人和各位将军难道刚刚没看到贾大人的逃离计策用的是炉火纯青吗?即使我们得不到豫州但是我们可以跑呀!”众人听到法正的话脸色各异,有的没忍住当场笑出声来。随后大家一起哈哈大笑。

  众人来到大厅以后个个都把目光给贾诩。而贾诩唯有苦笑,他知道自己犯众怒了。

  刘冯也不等大家见礼开口说道

  “各位!如今曹操可能知道我军意图,我想刘表孙策也很快知道知道,如今我们该如何?”

  众人好像商量好一样都不说话用目光望着贾诩。

  而贾诩唯有苦笑站出来说道“回禀主公,臣先去和曹操谈谈长安归属。而主公率大军尽快收服袁术吕布,如果不成主公带大军固守带援即可!”

  刘冯顿时知道贾诩意图,他自己也知道只有这一条路可走。可是他现在不知道庐江什么情况,吕布袁术是不是合谋,里面变数太多,何况袁术想要自己亲自去谈。如果自己亲往庐江,贾诩法正他们肯定不会同意。这该如何是好。

  “好!那文和你全权代表本将军去和曹操谈判。你赶紧下去准备吧!”

  “诺!”

  贾诩说完就退了下去。

  “孝直为军师,其余众位听其调遣,尔等先退下吧!子龙留下。”

  “诺!”

  法正心中迟疑了一下,望了望刘冯才跟着众人退了下去。

  刘冯看见法正的目光心中一震,不会被看出来了吧!

  而在这个时候张绣走了进来跪拜道“末将拜见主公。”

  “快快请起,佑维是否劳累。”

  张绣一时跟不上刘冯节奏,他这个先锋大将一仗未打何来劳累一说。

  “回主公,末将不曾劳累。”

  “好!那你........”

  而法正此时还在想,他想什么也不知道总感觉哪里不对。

  等第二天法正来找刘冯的时候看到张绣给他一份信,法正才知道昨天为何自己心神不宁,现在悔之晚矣。

  “主公,您这是要害死臣呀!”

  而张绣一夜未睡顶着一双熊猫眼想起昨天刘冯的话也是欲哭无泪。

  “张将军此事如此之大,万一太子殿下有.........那你我就是千古罪人!”

  “军师,末将.......。”张绣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答应了,他只想到昨晚太子殿下跟他说有仗要打,自己可以获得战功让天下武将和天下百姓知道大汉皇太子身边有一个战功赫赫的将军。可是前半夜高兴后半夜才想到这个计划关键在于太子殿下,顿时清醒过来一阵后怕。

  “来人,立刻擂鼓升帐”

  “诺”

  法正看着传令兵跑出去的身影露出凝重的目光,希望自己多想了。

  “主公,我们还是回去吧!这样太冒险了。”

  赵云现在后悔死了,也恨自己太笨了。

  “子龙。现在喊我公子,懂不懂。”

  “是,公子,咱们回家吧!外面太危险了。我一人根本无法保护公子周全。”赵云委屈的说道

  “子龙,你怎么这样没自信,只要有你子龙在我身边即使千军万马我也无惧。”

  “可是万一”

  “好啦!好啦!子龙你应该知道如今我们的处境,益州刘璋时刻提防我军不给半点机会,而现在豫州也不行。那如果我不亲自前往去见袁术吕布恐怕他们也不会归顺我们。那我们此次出兵将毫无意义浪费人力物力,何况给我们发展的时间不多了。所以必须让袁术和吕布归顺。”

  “公子,这些我都知道,可是公子万一有什么”赵云说一半停住了。

  刘冯听到赵云唠唠叨叨很是头疼,突然他想起来袁术手中还有一个重要东西,然后笑着对赵云说道“子龙,不是我想来,而是我必须来。因为袁术手里有我必须亲自取回的东西。”

  赵云听到刘冯说的话一时想不起来什么东西需要公子亲自去取。等到刘冯说袁术手里有我必须亲自取回的东西这才回味过来。同时两人目光碰在一起。

  “你现在还要我回去吗?”

  “末将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他们下马跪倒在地说道

  而刘冯没想到玉玺能有这样大的魅力让赵云改变选择,看来玉玺对古人意义之重,这样也好。只要玉玺在手那么那他到时候无惧天下诸侯,同时也要面对天下诸侯压迫。

  如果赵云知道刘冯用玉玺换利益不知道作何感想。

  就这样两人一路往庐江而去,等到第六天早上才赶到庐江。由于两人赶路所以现在非常狼狈。

  “啊!终于到了。子龙我们先进这家客栈休息。”

  “诺!”

  直到第二天清晨两人精神才有所恢复,等二人吃完饭以后赵云问道

  “公子,如今我们该如何行事”

  而刘冯没有回答赵云的话,而是思考了一会说道

  “太师傅,出来吧”

  只见话音未落一个看起来有五十多岁的老者出现在房间里跪倒在地说道“老臣参见太子殿下。”

  而赵云此时现在既震惊又感到羞愧,房间一直隐藏一个人而他却不知道。

  “太师傅,您何必这样!”刘冯把他扶起说道

  “太子殿下,礼不可废!”

  “好!好!我不说了。子龙这是我的太师傅王越。”

  赵云没有想到眼前这个老者就是鼎鼎大名的天下第一剑客王越。

  “晚辈赵云拜见王前辈!”赵云行了一个打礼。

  “嗯!听说雄付有三个弟子尤其是关门弟子不但天赋异禀,而且在百鸟朝凤枪中创出自己成名绝技七探盘蛇枪。”

  “前辈缪赞了!晚辈斗胆请前辈指导一二”

  “嗯,既然你归入太子殿下,老夫定会提点你一二。”

  “多谢前辈!”赵云激动坏了。因为不是什么人都有这样的机会的。

  “子龙你不用拍马屁了,快起来。太师傅如今庐江什么情况。”

  “回太子殿下,现今袁术疾病缠身,吕布在城外驻扎。两人现在互相提防对方。而袁术现在又和江东接触,具体谈什么臣还不知道。”

  “一开始我想不明白袁术不在寿春反而在庐江,现在我想明白了。袁术这是在安排后事呀!那我该如何破局呢?”刘冯自言自语的说道。

  王越看着只有七岁的刘冯想起当年陛下让自己保护还在襁褓中的他感慨良多,同时他也是第一个发现刘冯与众不同。因为刘冯第一次说话是喊他太师傅,他永远也忘不掉那个情景。想着想着他不自觉的抬起手抚摸刘冯的脸。

  刘冯在想事情的时候感觉到一双温暖的手掌然后拿起王越的手亲声的说道“太师傅,您怎么了。”

  王越这时候回过神抽出手跪倒在地说道“臣罪该万死,请太子殿下赎罪!”

  “太师傅,您快起来,要跪也是我才对,多谢太师傅那么多年的守护,我才能活到现在。”

  “太子殿下这是为臣本分。”

  “好了不说了,总之太师傅对我的恩情我会一直记得的。”

  身边的赵云感触很深,他知道王越和太子殿下感情一定很深。

  “太子殿下,您还记得锦衣夜行百花藏,青裳黑衣躲兵王。一龙一凤变呈祥,天下只有我称皇吗?”

  “当然记得,这是我小时候对太师傅说的打油诗,希望太师傅帮我建立一个情报系统。”

  “回太子殿下,臣用您给的酿酒处方筹集钱财已经把它发展到大汉十三州了”

  “真的吗?太师傅!那太好了。”刘冯激动坏了。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突然他问道“太师傅,袁术身边有没有我们的人。”

  “回太子殿下有两个人能登堂入室。一个是骑都尉韩浩字广远臣当年救他舅舅收入锦衣卫。如今他舅舅杜阳为许都都卫使。而另一个人是汉室宗亲刘晔字子扬,刘勋的首席谋士。任豫州都卫使。”

  “太好了!太师傅您尽快安排他们两人来见孤。”

  “诺”

  说完王越拱手告退出去了。刘冯望着王越走后又看了看赵云问道。

  “子龙,你怎么了。”

  “回太子殿下,臣万死。房间一直有人未能发现,如果不是前辈,那臣...”赵云伤心的说道。

  刘冯看着跪倒在地的赵云他知道如果自己不解开他的心结,怕是以后他的武学之路停止于此。

  “子龙,你快起来,你不要纠结了。不是你武艺不行你知道吗?而是太师傅没有露出杀意所以你才没有发现。何况你学的是沙场厮杀不是太师傅江湖侠客,虽然同属武学之道,可是本质上是有区别的。如果两军对战,孤敢说败得一定是太师傅。可是说到刺客暗杀,你就不是太师傅对手了。这是你们的不同,你不要有什么心里负担。孤对你寄予厚望,以后天下第一的位置一定是你赵子龙。而不是吕布。”

  “太子殿下,吕布真的很强吗?”

  因为他从学武开始自己师傅就告诉他武学之道不进则退,所以王越的出现打击了他的信心。现在听到刘冯的解释和天下第一吕布又点燃他心中的好胜之心由此问道。

  “呵呵!孤对天下武将做了一个排名一吕二赵三典韦,

  四关五马六张飞,

  黄许孙颜文夏侯,

  四张徐庞甘周魏。

  子龙,除了典韦已死,剩下的天下武将都在这里,你除了没有体会万人战场厮杀的感受,别的你已经都不缺了。

  赵云除了感动不知道用什么话来表达刘冯对他的看重。在古代士为知己者死才能表达赵云现在的心情。

  刘冯用他小手拍了拍赵云喊到

  “来人!把孤的这首打油诗传天下”

  从刘冯喊人的时候就显现出了,他来这家客栈就知道是自己的产业。也能表明刘冯的小心。至于其中意思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了。只能说明刘冯已经是孤家寡人在帝王之路上走了。

第十七章独自前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