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用计收服袁吕

  第三天刘冯带着王越和赵云来到袁术府。

  “哈哈!咳!咳!咳!侄儿能应邀来庐江,叔叔甚是欢喜。”

  袁术一见刘冯就想占这主动权。

  “呵呵!叔叔莫要诓骗侄儿,如果叔叔欢喜为何到现在不请侄儿入府。”刘冯立刻反击说道

  “哎!都怪叔叔不好,看见侄儿高兴忘乎所以了。侄儿快快随我进府。”袁术说完拉着刘冯的手颤颤巍巍的往里走。而刘冯反手抓住袁术的手说道“叔叔身体不好,还是侄儿扶着叔叔吧!”

  袁术众人看见刘冯的动作和话语实在不信这是七岁孩童该有的表现。

  等到众人进入大厅还未等众人反应刘冯率先走上主位,刘勋见不得自己主公受辱刚想呵斥刘冯喧宾夺主。刘冯说道“孤乃大汉皇太子刘冯!”

  简单的一句话,让刘勋和袁术众人的目光望着刘冯。因为这句话不管是真是假都让他们震惊!

  “袁公路,你已经无路可走,只有投靠孤方有一线生机。难道你还在犹豫吗?”刘冯大声的说道。

  “可有凭证!”刘勋说道

  而袁术想到的更多,不管刘冯的身份是真是假,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张绣打出张寿旗号带兵一万六千兵马以支援自己和谈为名从汝南到达庐江西门城下,现在吕布也在东门城下,他们肯定串通在一起张寿才敢进城与他和谈。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所以袁术跪倒在地说道

  “罪臣袁术参见太子殿下,望太子殿下赎罪!”

  杨弘和阎象看到自己主公跪倒在地的时候他们也想到现在刘冯身份是真是假没有任何意义,因为他们看到刘冯的诚意。所以也跪倒在地说道

  “罪臣参见太子殿下,望太子殿下赎罪!”

  而武将纪灵刘勋张勋等人也跪下请罪。

  刘冯本来不想这样暴露身份的,可是他没有时间消耗在这里,自从他这个蝴蝶效应出现,历史已经在改变。他要快速站稳,以应对未知的未来。争霸天下没有输赢只有生死,所以他要快。

  “宣旨!”

  赵云出来说道“诺!”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之太子现已查明袁家四世三公忠君爱国,后人袁术冒充伪帝只因识人不明被属下陈兰雷薄挟持借袁家名望被迫称帝。而今沉冤昭雪恢复爵位,望卿辅佐太子扫除叛逆。钦此!”

  袁术众人没想到刘冯手段如此高明。同时心里都很高兴。

  “臣谢陛下隆恩”

  “臣谢陛下隆恩”

  袁术双手举过头顶接过圣旨然后仔细查看,只因为这份圣旨对他来说太重要了。不管这个圣旨是真是假,天下诸侯至少一半都会认为是真的,因为他们不想看到曹操一家独大。袁绍更会声援自己,袁术想很多很多,激动的留下眼泪。然后他把圣旨交给杨弘。而杨弘也很激动,他突然看到圣旨的私印又仔细的查看起来大声的说道“主公,这是真的,这是真的圣旨。”

  还未等袁术反应赵云立刻说道“大胆,大堂只有太子殿下何来主公一说。”

  “望太子殿下赎罪,臣妄言了。”

  “请求太子殿下开恩!”

  “请求太子殿下开恩!”

  众人替杨弘求情,而刘冯并没有怪罪说道“你们不用怀疑孤的身份,这是孤的私印还有父皇母后在孤出生的时候给孤一块龙凤呈祥玉佩。”

  过一会袁术众人才算认可刘冯真正的太子身份,同时心里也就觉得理所当然。只有真龙天子才能有刘冯这样的早慧和不凡。

  然后袁术对着刘冯说道“太子殿下请上座”

  而刘冯望望袁术不知道什么意思,可是看到王越和赵云一起走下台阶拱手也说道“太子殿下请上座。”

  “太子殿下请上座。”

  刘冯这才知道是什么意思,然后走上台阶跪坐主位。

  这时袁术儿子袁耀双手捧着一个盒子送到袁术手里,袁术走到刘冯面前跪倒在地双手举过头顶说道

  “臣现将传国玉玺归还与储君转交陛下,望储君准许!”

  “准!”

  “诺!”

  然后刘冯举起传国玉玺说道

  “传国玉玺在此,尔等还不见礼!”

  而台下众人朝刘冯跪拜大礼算是真正认可刘冯储君的身份。

  “太子殿下,吕布等人等待召见”

  刘冯听到这话满意的说道“传吕布陈宫张辽高顺臧霸曹性成廉”

  “诺!

  七人来到大厅看着上首刘冯,然后才拜见,只因为他们听韩浩讲汉中张寿原来是大汉储君,实在无法让自己相信这样的事情。

  “臣等参见皇太子殿下。”

  “众卿平身!免礼!”

  “谢皇太子殿下”

  “温侯在徐州是否收到过孤的那份信。”

  吕布听到这话害怕不已,然后率先跪倒在地说道“臣谢太子殿下救命之恩。以后臣肝脑涂地在所不辞。”

  陈宫和张辽众人看见吕布跪倒参拜也就跟着跪倒在地跟着说道。

  “都起来吧!没事就好!”

  “谢太子殿下!”

  “好!阎象代记孤用权,等以后接父皇归位让父皇龙目预览”

  “诺!”

  “袁术听封!”

  “臣在”

  “袁术字公路在汉室危亡之际率领群臣投靠太子实属有恩与汉室特封太子太傅对外称九卿大臣,只因身体不适宜静养。但有登堂决议权。”

  “臣谢陛下隆恩!谢太子殿下恩典!”

  “吕布听封”

  “臣在”

  “温侯吕布忠君为国,在太子潜龙期间率众来投,体现为臣之道特封太子家更令对外称九卿大臣。”

  “臣谢陛下隆恩!谢太子殿下恩典!”

  袁术和吕布不知道九卿大臣是什么官位,但是现在他们归降根本没有出路。袁术和江东谈了很多次,但是江东孙策不敢接纳袁术。他怕成为诸侯的靶子。而吕布兵败徐州,他也想过占领豫州可是陈宫跟他说过即使成功也是替别人做嫁衣,现在更不敢有这个想法了。

  “杨弘陈宫听封!”

  “臣在!”

  “杨弘陈宫二人现今归入太子账下特封太子卫率,对外称杨弘军部后勤部部长,陈宫是独立骑兵军参谋长。”

  “臣谢陛下隆恩!谢太子殿下恩典!”

  “纪灵张辽听封!”

  “臣在!”

  “纪灵张辽二人归入太子殿下账下封太子卫率,你二人各自整合原先兵马对调统领一军编制一万六千人分第四集团军和第五集团军。”

  “谢陛下隆恩!谢太子殿下恩典!”

  “善忠文远,孤不是不信任你们,只是作为主公有些事情不是孤一人而定。希望你们理解。孤非常看好你们二人,不要让孤失望。”

  “臣愿为太子殿下尽忠!”两人本来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因为他们刚刚归顺不放心他们也是情有可原,可是没有想到太子对他们这样推心置腹。

  “很好!也希望尔等记住!孤向来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孤虽然年少,可是心胸却无比的宽广。孤也在此发誓尔等不负孤,孤决不负尔等。有违此誓,孤愿受苍天雷霆之怒。死后无法入宗庙,弃在荒野永世无轮回。”

  “臣等愿为大汉献身,愿为陛下尽忠,愿为太子殿下效死。”

  “众卿平身!”

  “诺!”众人现在浑身充满力量,而袁术吕布两人两人对视目光都知道自己不如刘冯。

  “舒邵可在!”

  “微臣在!”

  “孤听说过你,曾为亲戚报仇而杀人,后来把军粮散发给民众差点被太子太傅问斩,是不是。”

  “回禀太子殿下,确有其事。”

  “很好!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因为你的这个举动害得军中将士哗变自己主公遇险。”

  “回禀太子殿下,微臣想过。”

  “嗯,你很诚实,你也是一个好官,但你不是一个好属下,你承认吗?”

  “回禀太子殿下,臣知错了!”

  “所谓学以致用,既然你是粮草官那么首先要把自己份内之事做好,就像现在孤一样,虽然孤是大汉储君,难道孤不想大汉子民安居乐业吗?可是孤现在只能保证汉中一地百姓,所以事情总有先来后到。”

  “微臣受教了!”

  “舒邵听封”

  “臣在!”

  “舒邵归入太子帐下特封太子卫率,对外封军部法院审判长职责范围:审判军人违法乱纪行为,危害地方治安,审判国家叛徒,同时节制地方法院,接受以民告官诉状。为汉中子民最好法院。同时孤赐你官场表字青天,望你不负孤青睐。”

  “臣鞠躬精粹死而后已!”舒邵没想刘冯会这样对他信任。

  “高顺听封!”

  “末将在!”

  “孤听说你八百陷阵营可抵万军,特封你为太子家令,对外称独立陷阵军编制一万人为孤亲兵。现有兵马不变,然后续兵马要家世清白为第一标准,各军有表现优异者可以优先录取。你要亲自审核每一个进入陷阵营的将士宁缺毋滥为原则。如果出了问题即使孤有意偏袒,怕也保不住你。望你慎重。”

  众人还未从舒邵那件事震惊过来又是一惊,亲兵呀!这以后是太子的嫡系兵马。

  “末将领命!”

  高顺处变不惊的说道,其实心里也震惊不已,同时也被刘冯折服。这心胸不是一般人才有的。

  “子龙,你也开始召兵,编制不限,但是以将士遗孤为准则,赐名太子亲卫。”

  “诺!”

  众人突然看向赵云,因为这才是太子真正的心腹。连张绣都比不上,这不得不让人沉思。

  而赵云虽然感动刘冯信任,但是他的压力也很重,要说陷阵军难招人,那么他的御林军比他困难十倍还多。

  “臧霸听封!”

  “末将在!”

  “臧霸字宣高,泰山华县人,兵器为枪,因救父逃到东海,又义气闻名。现如今归入太子帐下特封太子卫率,对外称第六集团军军长编制一万六千人以张辽纪灵整编下来兵马进行整编,暂时为整军状态。”

  “谢陛下隆恩!谢殿下恩典!”

  “曹性成廉你们二人身体有恙,孤另有安排。”

  “诺!”

  “袁耀听封”

  “草民在”

  “袁家有子耀知忠孝特封太子舍人对外称孤从事。”

  “臣谢陛下隆恩,谢太子殿下恩典!”

  “至于尔等有想从军的可以跟孤说,想从政等回到汉中到阎总理那里报道。因为孤的汉中是军政分家的,要么从军,要么从政。总之在孤手下做事,不怕你有本事,就怕你无能。现在汉中内政有阎总理一人管理孤从不过问。孤刚刚说的九卿大臣为最高决策者,如果九卿大臣都一致通过决策,孤也不能反对,但是只要有一人反对,孤就有一票否决权。孤告诉你们这些就是告诉你们舞台已经替你们搭好,如果自己不努力被后来者追上不要说孤不念旧情。孤的汉中只讲实力不讲人情。至于不明白的孤会慢慢告诉尔等,明天打出大汉皇太子旗号,孤要昭告天下。曹贼携天子以令诸侯,先不回话。等他出手,再做商议。尔等都下去准备吧!太傅和温侯留下”

  “诺!”

  “等等还有谁知道锦衣夜行百花藏,青裳黑衣躲兵王这句话留下。”

  人群中刘烨韩浩和藏霸曹性留了下来。

  而众人听到这话不知什么意思,直到看见刘烨韩浩藏霸曹性留下才发现不寻常。这个皇太子能从曹操手中逃出来果然不简单。

  而袁术和吕布没想到自己身边还隐藏奸细,想想心里一震后怕。同时觉得刘冯就像一个谜!你永远不知道谜底。刘冯就是要在袁术吕布身边展示自己实力,只有这样才能弥补自己年幼稚子的缺陷。如果真的以为一个太子身份就让他们这两个鳩虎彻底屈服怕是远远不够。但是加上他们永远看不透自己,那就等于在他们头上架着一把刀。让他们老老实实的趴在地上不敢妄动。

  “太傅温侯,孤知道你们是走投无路才归顺,孤也感谢你们。同时也向你们保证以前的事情父皇和孤决不追究,但是以后有什么那就不要怪孤无情。”

  两人听到后赶紧跪倒在地说道

  “多谢太子殿下恩典!臣以后绝不敢有非分之想。”

  

第十八章用计收服袁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