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诸侯反应

  刘冯此时舒了一口气,他用袁术和吕布并不是一条心为突破口,让张绣兵临庐江城下,然后表明自己皇太子身份,用自己兵马再借吕布兵马之势逼袁术归降。然后让韩浩告诉吕布袁术已经归降,他听了除了归降已经无路可走。

  王越和赵云没想到不费一兵一卒就收服袁术和吕布,对刘冯的未来充满了信心。

  而自从汉中之后,刘冯以张寿为名义的势力,在整个大汉都是如雷贯耳。以七岁稚子身份用计谋从宛城偷袭汉中,竟然不费一兵一卒让张鲁献城投降。这不得不让天下诸侯更加关注汉中。

  可是还未等天下诸侯消化这个消息,汉中张寿不稳固刚刚占领的汉中,又不费一兵一卒招降袁术和吕布竖起大汉皇太子旗号。

  诸侯得到这个消息后,立刻倒吸一口凉气,太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许都

  因为距离近,第一个得到消息是曹操。

  “卑鄙无耻小人”曹操骂道

  使得大厅中的气氛,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

  刘冯的横空出世,彻底打乱了曹操的布局。

  曹操虎目凶残的望着贾诩说道

  “好手段!真的是好手段呀!用长安拖住我军,让你们有时间收服袁术和吕布。”

  贾诩对曹操的发怒根本不在意,他此次出使不管成功与否都会安然无恙。计划早在汉中就已经定下了,唯一心惊的是皇太子殿下,双骑进庐江。

  “回丞相的话,有得必有失。”

  “好一个有得必有失呀!可如果丞相想好事成双呢!”

  “这位大人要问问大将军同不同意了。”贾诩气定神闲的说道

  “丞相,大皇子流落在外,先收复汉中,后归降袁吕二人功劳盛大,应该启奏陛下召回大皇子封皇太子镇守东宫。”

  “呵呵!敢问丞相大人,这位大人是否是刚刚任职!不然怎么可能不知道陛下早已经下旨封大皇子为储君。而且这份圣旨臣亲眼看见。上面还有传国玉玺章印,上面写着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大字。”

  大厅听到贾诩说的话抽一口凉气,因为他们都听出来意思了。这是要鱼死网破的节奏。

  “呵呵!贾大人说的是,王大人确实刚刚任职,但是现在诸侯不听朝廷号令,皇太子身为储君确实应该为陛下分忧,那么皇太子殿下是不是应该听从朝廷号令扫除天下不臣。”荀攸出来说道

  “回丞相!皇太子殿下来时特别交代,说汉中张鲁五斗米教死灰复燃霍乱百姓而袁术和吕布刚刚归降实在无力出兵希望陛下和丞相体谅。等扫平叛乱稳定豫州定能为朝廷征战。如果大将军不听朝廷号令,皇太子殿下定能守护好朝廷后方,让刘表和孙策不敢轻举妄动,更能协助朝廷抵抗西凉马腾韩遂。”

  贾诩怎么可能现在就表态站队,现在唯有中立求发展。只因刘冯根基不稳,需要时间来沉淀。

  曹操听了以后,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现在北面有袁绍统一的河北四州(幽州,并州,冀州,青州)外加一个河内张扬,而南面现在有刘冯这个稚子。他现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如果攻打刘冯首先政治立场站不稳,因为刘冯根本没有称帝,他没有借口。如果悍然发动出现持久战,袁绍会放过机会吗?何况粮草不济,根本无法支持这场战争。可是不尽快消灭刘冯这个稚子,等袁绍南下自己肯定受制于这个小儿。何况让这小儿站稳脚跟,自己以后也.........

  一时大厅众人无话,郭嘉这时候从席位起身,来到大厅中央向曹操拱手说道“丞相!”

  然后又对贾诩拱手说道“贾大人,在下郭嘉任军中祭酒,不知贾大人在太子殿下任何官职。”

  大厅众人这时候不知道郭嘉为何还有心情说这个。曹操虽然多疑,但是对郭嘉那可是信任有加,他绝不会认为郭嘉是无地放矢。

  贾诩对于这些手段早已经见怪不怪了,只是对这个郭嘉年轻人刮目相看。因为现在自己作为使臣代表刘冯,身份地位也变得重要起来。

  贾诩拱手回礼说道“见过郭祭酒,回丞相,老臣现在任太子少傅外任汉中首席军师。”

  曹操众人终于见识到乱汉第一人的手段了。

  不要小看这样的回答,首先贾诩对郭嘉回礼而不回答这是郭嘉身份和他不对等,回礼只是礼貌。

  至于说太子少傅意思是他贾诩在政治立场上完全可以代表刘冯和曹操谈判。身份不比丞相低多少。最后说是汉中首席军师则表示两军不谈政治身份,他贾诩也完全可以和曹操谈判。

  众人听了也不会在说什么贾诩乱汉第一人或者说以贾诩身份未得到朝廷承认的蠢话了。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哦!原来是太子少傅,下官失敬了,那不知道太子少傅拜见陛下准备的如何进贡?”

  曹操文武谁不知道贾诩一人而来,哪有什么贡品。众人知道这是郭嘉想站在政治高点,掌握主动权。

  “丞相,臣正准备说此事,臣此次来许都多日,中常侍回绝多次,不知是何原因。”

  郭嘉没想到贾诩反将一军,立刻说道“岂有此理!启禀丞相,王中常竟然干预朝政,应该问罪。丞相因立刻带太子少傅面见陛下进贡,以解陛下相思之苦。”

  “回禀丞相,郭大人此话不妥,进贡理因在早朝,这样才能让天下臣民知道太子殿下的一片孝道。”

  郭嘉听到后心中一喜,然后朝曹操拱手说道“启禀丞相,既然太子少傅明天进贡应当让太子少傅回去准备。”

  “嗯,言之有理!贾大人你下去准备吧!”

  “诺!”

  等贾诩离开后曹操把目光望向郭嘉。

  “主公,如今我军唯一敌人就是袁绍,所以不能与刘冯开战,只能在政治上死死的压住刘冯。让他不敢轻举妄动,只要我军打败袁绍,才能收拾刘冯。”

  “奉孝,我军本来就与袁绍有差距,如果刘冯背后偷袭,如何处之。”

  “主公,贾诩至今未逃,就是双方都不敢撕破脸皮。别忘了刘冯他是大汉储君。这个身份有优点也有缺点,到时候他刘冯攻打我军不管在政治、孝道、自身利益上他都不会攻打我军。至于等我军打败袁绍他会不会偷袭许都迎天子臣不知道,但是臣知道攻打许都最少要十万兵马。何况即使攻破许都也未必能迎回天子。”

  众人由于都被这个消息震惊住了,只想到刘冯的身份优点,现在听到郭嘉的话顿时大喜,曹操脸上也终于露出喜色说道。

  “奉孝,照你的意思是刘冯站汉中收袁吕二人对丞相是好处多多。”

  “主公,千万不要小看了这个太子殿下,从小他就在装癔症,而无人发觉,即使成年人又有几人做到。也只有四公子能与之比较。”

  曹操听到说自己四子曹冲立刻高兴异常,让众臣哭笑不得。只因曹冲早慧深得曹操喜欢。

  大厅众人刚说到曹冲,屏风后面曹冲就走了进来,别看曹冲现在三岁,但是你看他走到大厅不等众人说话就有模有样的朝曹操跪倒在地说道

  “孩儿参见主公。孩儿听说主公在前厅生气,所以孩儿才来窥视。望主公免罚。”

  曹操疼爱还来不及呢!怎么舍得责罚,立刻起身想抱曹冲可是听到曹冲说话又坐回去了。

  “仓舒为何不叫父亲,而叫主公。是何缘故!”

  “回主公,只因这里是主公商议决策之地,怎可公私不明。而孩儿作为父亲大人儿子更应当以身作则。”

  众臣文武被曹冲说的话心惊不已,谁能想到三岁稚子说出这样的话。

  “哦!那你擅自闯入该当何罪?”

  曹操心中欢喜,所以玩心大起考效曹冲说道

  “回主公,古人常说刑不上大夫,而孩儿虽然不是大夫,但刑法中也没有治三岁稚子之罪。所以主公和各位叔伯大人无理由定我有罪。不知主公和各位叔伯大人然否。”

  “然”众人回道

  “那你又为何而来?”

  “主公,您看孩儿的衣服被老鼠咬破,民间百姓认为老鼠咬坏衣服,主人就会不吉利,所以孩儿苦恼,想问主公孩儿该如何处之。”

  曹操和众人文武会心一笑,四公子虽然早慧,但是毕竟年幼。

  “那是民间胡说之言,仓舒用不着苦恼。你先退下用功读书,等本丞相忙完就去检查你的功课。”曹操笑着说道。

  “诺!”

  曹冲说完就退了出去。

  等众人看到曹冲走后,曹操才说道“奉孝,你继续说说进贡一事。”

  “诺!主公进贡只是幌子,明天早朝逼迫贾诩交出传国玉玺才是目的。我想朝中大臣应该没人会反对吧!”

  “哈哈,奉孝之言深得吾心。”曹操大笑的说道

  传国玉玺代表天下正统,如果没有传国玉玺袁术也不敢悍然称帝。这就是传国玉玺在古代的魅力。

  刘冯不交出传国玉玺就是谋逆,天下诸侯不想失去民心就不敢和刘冯串通一气。如果交出传国玉玺那么曹操就彻底放心刘冯不敢在自己背后捅刀了。

  “启禀丞相,仓曹严重求见。”

  “传!”

  “诺!”

  过一会仓曹严重走进来跪倒在地说道“丞相,臣今天清点仓库,发现军中马鞍,有少量被老鼠咬破,臣自知有罪只求丞相赦免臣株连之罪。”

  这时候众臣文武怎么感觉此事和四公子的事情一样呀!

  曹操也想到了就问“严重,你如实禀报,你的事情四公子知道与否。”

  严重听见曹操这样说哪敢隐瞒,赶紧告诉曹操说自己准备负荆请罪却被四公子看见,然后四公子问明原因让自己等等再去请罪。

  “哈哈!哈哈!诸位觉得冲儿可否继承我之位。”

  众人刚刚还觉得曹冲虽然聪慧但是毕竟是稚子,可是没想到事情是这样的。这可不是用早慧就能说明的。只有神童才能解释。

  然众文武听了曹操的话缺不敢答话了。这个继承人事情可不是简简单单站队问题,这不紧紧是自己以后前途,还关系到以后身家性命。谁敢轻易表态。

  郭嘉就不同了,他浑然不在的说道“主公,看来太子殿下有对手了。”

  “哈哈!哈哈!你这个浪子。好今晚众位留下吃饭,酒管够。”曹操笑着说道。曹操没想到今天是自己最开心的日子。所以他留下众文武一起吃饭。等到众人退去,曹冲已经入睡他还陪在其身边。可见他喜爱曹冲之深。

  而此时的袁绍,由于刚刚打败公孙瓒统一大汉四州,实力成为天下第一诸侯。所以正在和堂中文武把酒言欢。

  田丰看见自己主公有点得意忘形,想要出声提醒。沮授在旁边立刻拦着说道“元皓,今日主公高兴,你又何必去扰了主公兴致。”

  田丰摇摇头说道“哎!算了。”

  沮授是一个文武全才,但是他又盲目的忠于袁绍,因为他觉得袁绍现在统一四州之地,只要袁绍信任于他,一定能问鼎天下。

  因为他觉得天下局势已经明朗,只要自己主公南下打败曹操,那么天下局势更加明朗化了。

  “主公,臣认为此时应当派遣使臣与各个诸侯结盟,即使不能也要让他们与曹操敌对。”沮授进言道

  不可否认,沮授是有相当的战略目光,他实行当年秦国的远交近攻之战略。

  这个计策简单又实用,虽然各个诸侯不想袁绍变得强大,但是也不想第一得罪袁绍。所以分化他们和曹操关系是有必要的。

  而有些人却不这样想,他们容易被感情所左右。

  郭图就是其中一个,只因他和沮授不和。

  “公与所言差矣,如今我主已经统一河北四州,只要休整一年然后南下扫平曹操,还有何人敢不服。如果贸然派出使臣,岂不是让诸侯早早感受到主公兵威正盛,让曹操有机会说服诸侯与他结盟。”

  本来袁绍听了沮授的话是非常赞成的,可是当郭图说完后,袁绍优柔寡断的性格再次显现出来。他又觉得郭图说的也对。

  “此事暂且压后,下次再议!今天不谈公事。”

  “主公,公与说的对呀!臣认为这样我军不仅在政治上取得明显的优势。而且.......”

  “元皓,某家说了今天不谈公事。”袁绍打断了田丰说的话。

  田丰被袁绍打断了说话又看看大厅众人,他希望有人能支援他,可是他失望了,他认为在私交上与许攸,逢纪,审配等等有仇,但是在他看来,这并不影响在公事上。

  沮授和田丰两人互相看了看。他们现在觉得很茫然,他们担心这样子下去........

  

第十九章诸侯反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