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韩浩上门

  宛城韩家今天迎来了一位特殊客人,他锦衣卫豫州都卫使韩浩,原是卧底袁术麾下骑都尉韩浩,自从袁术归降后,韩浩也正式浮出水面,由于帮助刘冯收复袁术有功,刘冯就把原来豫州都卫使刘晔的位置让给了他。

  而他坐上豫州都卫使后,虽然没有过佳表现,但是也没有犯错,所以他想起昨晚自己被刘冯召见有点不知所措。直到刘冯问他,是恨宛城韩家,还是不恨。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因为他想起了得了癔症的母亲。从小自己的舅舅告诉他,母亲落得这样下场。都是韩家和自己的父亲一手造成的。所以他恨韩家,恨自己的父亲。他最后把自己的过往都告诉了刘冯,他没想到刘冯这样的平易近人,和他聊了很久,最后让他来韩家找答案。不管最后结果如何!让他先稳重韩家。所以他来了。

  “欢迎大人光临寒舍,不知这位大人如何称呼!”韩家家主韩林笑着说道

  而韩文第一眼看到韩浩就觉得面熟,只是一时想不起来。

  韩浩拱手说道“在下锦衣卫豫州都卫使韩浩,见过韩家主。”

  “浩儿!你是浩儿!”韩文激动地用手指着韩浩说道。

  韩浩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被亲生父亲认出,心中也很激动,但是二十年的恨意不可能因为这个就可以说没就没的。

  而韩家族人一脸什么情况,也一时无话。

  而韩文听到韩浩不理自己,反而公事公办,他自知理亏,独自在哪里留着泪水看着韩浩。如果因为韩浩的恨意而对韩家做出什么无法挽回的事,那么他再无机会和自己亲生儿子相认了。更无法带韩浩认祖归宗。

  “韩家主,今日我奉太子殿下之令而来,曹军即可南下,希望韩家呼吁各大世家豪族百姓积极配合我军抵御曹军南下。”

  “妄想!太子殿下占据宛城的时候,毫无理由对我韩家打压,现在又要我韩家出面,哪有这样的好事?”

  韩武几个族人立刻严词拒绝,只因刘冯统领宛城时把在府衙世家豪子弟扫除一遍,使得世家豪族敢怒不敢言。

  还未等韩浩说话,韩林立刻说道“你们给我闭嘴,还好意思说,我韩家脸都让你们给丢尽了。如不是太子殿下仁德,你们做的龌蹉之事岂是丢官。”

  韩浩听到自己的爷爷说出这番话顿时对他好感上升。

  “让韩大人见笑了,都怪老夫管教不严,希望韩大人见谅!至于太子殿下要我韩家呼吁各大世家豪族百姓,老夫只能尽力而为。其中缘由,韩大人也是知道的,希望韩大人理解老夫难处。”韩林对于刚刚自己长子韩文表现他不知道具体情况,所以他也公事公办。

  “韩家主!我只是把太子殿下的话带到,顺便告诉韩家主一句,前幽州牧刘虞之子刘和在六月份起兵,曹操六月十一得到消息,却芒种六月十五兵临南下。告辞!”韩浩最后还是心软告诉韩家。他怕韩家做出无法挽回的事情。

  韩林望着韩浩带着手下离去的背影才会回过神来。

  “子浩!说说怎么回事!”

  “父亲!他是您的亲孙。”韩文跪倒在地哇哇大哭。

  “什么!”韩林和韩家族人听到这话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混账!哭什么哭,具体说怎么回事!”

  然后韩文说出当年他游学到寿春认识了商人之女杜英,两人走到一起,可是杜英父亲反对自己爱女和韩文在一起,只因杜父知道自己爱女身份配不上韩文,所以强行拆散,于是杜英跟着韩文私奔,来到宛城后,韩文想告诉自己的父亲韩林,韩文从小就听自己的父亲说他小时候过得多么苦,说他虽然是长子但由于母亲婢女身份,无法得到族人认可,所以韩文觉得自己父亲肯定理解自己。可到府里听下人说,自己要迎娶安众周氏,家主之位就会传给不是嫡长子的父亲。他不敢告诉自己的父亲,所以,韩文又跑回去找到杜英想再次私奔。

  可杜英不同意,她不能让自己的爱郎背负不孝的骂名,从此出仕无望,自己以后的孩子也低人一等。最后两人商量,等韩林坐上家主之位,再接入府中。韩文看着杜英事事为他着想,他就发誓一定要风风光光接杜英进韩家大门。于是两人当晚情到深处睡在了一起。而杜父和杜阳父子二人来找杜英,可发现韩文正在娶妻,而把怀有身孕的杜英放在客栈,连一个名分都没给。这让杜家父子暴跳如雷,想去韩家闹事,让韩家难堪。被杜英以死相逼,又对他们解释,杜氏父子二人这才作罢。可杜英想留在宛城也被杜氏父子拒绝。最后留下书信离开了宛城,到了寿春,杜英怕自己未出阁就怀有身孕会给人非议,就在寿春买了一个庭院。杜英没有等来自己的爱郎,而是一份绝情书信。

  杜父看到自己女儿落得如此地步,早早的离开人世。

  杜英知道自己父亲因为自己而撒手人寰,从此疯疯癫癫。而杜阳对韩文和韩家的恨使得韩文找来之时告诉杜英已死的消息。韩文当时想自杀殉情,可被书童及时发现。回报韩林被家人接回韩家。韩林看着回到家里的韩文还是想着自杀,愁的一夜白头。韩文看到自己的父亲满头白发,想起杜英不让自己背负不孝骂名,也就打消了自杀殉情。但是整日买醉,来消除自己对杜英的思念。

  “子浩!你怎么能确定他是”韩林听了韩文的经过后,才想起当年那件事。当时他为此一夜白了头,只是没想到这个未曾见过面的儿媳是这样的贤惠。那么为何韩浩眼中有恨意同时又善意的提醒呢?这中间莫非有什么隐情。

  “父亲,我不会搞错的,浩儿太像英儿了,何况还有他的名字”韩文说话有点语无伦次。

  家族众人有点无语了,这那跟哪呀!

  “子斌,你说说这个韩浩。”

  “是,父亲!儿只知道他曾经是袁术手下骑都尉,后来袁术归降太子殿下,他才露出真面目,就是从那时开始流传开来一句锦衣夜行百花藏,青裳黑衣躲兵王话。后来儿出于好奇就问来宛城赴任的主薄张峰大人。具他所说,刘皇叔,韩浩和吕布属下曹性藏霸都是太子殿下暗探。刘皇叔以前是豫州锦衣卫都卫使,被太子殿下升为军师以后脱离锦衣卫,由韩浩接任。至于曹性也是锦衣卫,只有藏霸是黑衣卫,但是藏霸已经脱离。父亲,儿只知道这么多。”

  “你知道的还少吗?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不告诉我。我看你们一个个的,只知道吃喝玩乐,忘记了现在是乱世,稍有不甚,我韩家百年世家就要断送在你们这些不孝子孙手里。没有家族你们算什么,算什么。”

  “家主息怒!”

  众人跪倒在地说道。

  “哼!一群不成器的东西,从现在起,发动家族力量,查这个韩浩底细,当年具体发生什么事,有什么隐情,都要如实告知老夫,如果韩浩是老夫亲孙,那么就是韩家嫡长孙,又是太子殿下亲信,下面不用老夫再说了吧!”

  “诺!”

  “还有子斌,你安排拜帖立刻告诉各位家主,来立刻我韩府商议要事。”

  “诺!”

  “好了!你们也都退下吧!子浩留下。”

  等众人都退下后,韩林用手抚摸着韩文额头望着这个从小就深得他喜爱大儿子

  “子浩!都是为父害了你。”

  “父亲大人,千万不要这样说,是儿子我害得父亲大人一夜白了头。儿子不孝!”

  “好!好!好!为父从小就对你给予厚望,自从太子把府衙各世家豪族子弟扫除一遍,唯有我韩家被扫除的一个族人都没有。这是太子给韩家和世家豪族的忠告。为父希望不管浩儿是不是老夫亲孙,你作为韩家嫡长子应该为韩家做点什么。你懂吗?”

  “请父亲大人放心,如今浩儿找到,即使不能相认,儿子也要出仕,一为家族的养育之恩,二为浩儿保驾护航。”

  “好!子浩你果然没有让为父失望,还未做官就有如此眼光,不错。浩儿虽然小小年纪就能坐上豫州都卫使,可他只能依靠太子,没有太子替他撑腰,他的官做不久,恐怕还有生命危险。现在韩家唯有你和你弟弟,可你弟弟习武,而太子不让世家子弟入伍,那么只有你出仕才能发出韩家声音。”

  “诺!儿子以后决不让父亲大人失望。”

  “好!好好!好!这是为父最开心的一天。”

  而韩浩离开韩府直奔府衙面见刘冯,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太子殿下,韩家族人虽然有所不满,但是韩家家主是一个聪明人,他知道现在只能和我们站在一起。”

  “韩浩,那你去韩家得到了什么。”

  韩浩被刘冯突如其来的问题有点懵,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韩浩孤对你办事非常不满意,可能你还需要历练,但是不能缺少敏锐的洞察力。或者仇恨让你失去了思考失去了判断,从你父亲第一时间认出你,你有没有想过是韩家在破坏你父母结合,或者说是哪个人所为,还是你外公和你舅舅杜阳不想看到你母亲日夜思念你父亲。才故意用计。而你父亲全然不知道,或者你父亲有什么难言之隐。这些你都想到了吗?你作为孤的眼睛,如果不能从一件事情中嗅到情报,那么孤觉得你趁早从都卫使退下来。免得到时候孤都保不住你。”

  “微臣让太子殿下失望了,最该万死!”

  韩浩冷汗直冒,同时对刘冯的推心置腹又感到高兴,

  “起来吧!孤虽然容许你们犯错,但是觉不容许犯不可饶恕之错,你们情报工作关乎将士生死,不可不查,孤告诉你这些是对你寄予厚望。孤三日后见过曹贼就会回汉中,让你坐镇宛城,不紧紧是让你稳重韩家和那些世家豪族,更重要的是,孤要知道所有战区的具体情报和天下变化。只有这样,孤才能做出最有利的决定。”

  “臣愿为太子殿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嗯!下去准备吧!”

  “诺!”

  韩浩退出来以后在思考刘冯说的话,为什么太子殿下要三日后回汉中,又为什么要面见曹操后才回,如果太子殿下退守汉中不可能这样部署战略。韩浩始终想不明白,他由于低头思考出了府衙外,突然被一声“吁”和马叫而回过神来,他看到此人身穿锦衣卫衣服从马背摔下,立刻上前用手扶起他。而此人看见韩浩衣服立刻说道说“都卫使大人,属下从益州而来,事关重大请您亲自告诉太子殿下,阴平小道已经找到。”说完就晕死过去。

  韩浩听到后立刻明白事关重大,赶紧对府外台阶上的守卫说道“你们赶紧传府中大夫,我去向太子殿下禀告。”

  “诺!”

  韩浩此时他完全想明白了。他感觉现在自己呼吸都吐露着震惊。这太疯狂了,这是一场豪赌,如果真能成功,那么太子殿下就真的够使大汉死而复生。

  “太子殿下!这是不是太冒险了。即使阴平小道真的存在,可离成都要进过江油,培城,绵竹等,这中间变数太多。”贾诩听到刘冯要在这个关口偷袭益州,让他震惊刘冯的大胆。

  “老师,如今局势,孤别无选择!”

  贾诩听到这话沉默不语,他知道刘冯说的对,他们只能暂时挡住各诸侯进攻,一旦长久下去,他们根本守不住。只有占领益州,他们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太子殿下,豫州都卫使韩大人求见。”小猴子说道。

  刘冯虽然疑惑,还是传他进来。

  韩浩看见贾诩也在,心中更是肯定自己猜测。

  “免了!韩浩,说吧有何要事!”刘冯不等韩浩行礼率先开口说道。

  “回禀太子殿下,臣出府衙遇见从益州而来的锦衣卫。现在生死不明,他让臣告诉太子殿下,阴平小道,已经找到!”

  

第二十三章韩浩上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