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拿下江油

  只见一支军队皆穿明黄甲胄,持异样长枪佩戴战刀。前方竖着“汉”字王旗,此正是刘冯带领进入阴平小道的一万亲兵。

  只是这一支亲兵与进来时相比,却是多少有些狼狈了。身上都是或多或少的沾染了泥土,略显肮脏。

  不过,刘冯亲兵气势上到是无损。

  “太子殿下,前方出现了一处山坡,非常陡峭。”而刘冯走在队伍的当中位置,进入阴平后,战马就抛弃了,因此刘冯也是徒步而行。

  这时,前方走来了一名亲兵,对着刘冯禀报道。

  “终于差不多了。”刘冯闻言大喜过望。

  因为根据三国志记载,邓艾在入阴平之中,到达马阁山,前方出现了一处山坡,可谓前路难继,于是以毛毯裹身,滚下山崖。

  见到这处山坡,差不多就到达江油了。也就是进入了蜀中腹地了。

  历史上,邓艾进入阴平,即使有一些毛毯,怕也是不多。邓艾亲自裹着毛毯滚下,怕是士卒却只能这么滚下去了。

  但是刘冯不一样,刘冯早就让法正准备了许多的被褥,厚重的被褥。就是为了这一刻而准备的。

  “立刻命士卒取了被褥,滚下山坡。告诉他们,前方即是江油了。打下蜀中的时候到了。”刘冯深呼吸了一口气,压下了心中的激动,下令道。

  “诺。”亲兵应诺了一声,立刻下去传令去了。

  不久后,亲兵们全部裹着棉被,从马阁山附近的山坡上滚下,最终剩下了刘冯,赵云法正三人。

  “太子殿下,由子龙护着你,以防不测。。”法正立足在山坡上,下方斜坡虽然斜度不大,但却颇长。法正怕刘冯出现什么意外,于是劝说道。

  “刚才士卒们下去,可有死伤?”刘冯笑着问道。

  “这到没有。”法正闻言说道。

  “那就是了。”刘冯哈哈一笑,而后取了被褥,裹在身上,并命赵云将他推下山坡。

  这过程老实说,有点不太好受。虽然此地的斜度不高,但却很长,路上也颇有一些石块之类的东西。

  因此,刘冯不仅是滚的七荤八素,这身上也颇多受伤之处。不过,总算也是下来了。

  当亲兵们齐齐上前,解开了刘冯身上的被褥,将刘冯扶起。刘冯得以再次看到外边天色的时候,刘冯对于身上的伤势根本不在意,反而仰天大笑道:“哈哈哈,此成也。”

  前方即是江油,神兵天将的时候到了。

  刘冯都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刘璋那一张恐惧到扭曲的面容了。

  不久后,赵云和法正也随着滚落了下来。到了这一刻,刘冯率领的亲兵已经渡过了阴平道,悉数到达了蜀中腹地。

  “走,攻江油去了。”稍稍休息了片刻之后。

  就这样刘冯率领亲兵一起大步朝着南方而去。

  江油城是一座不起眼的小城,守城将士只有三千人,而城墙上懒懒散散只有一百多人。主要是在刘冯之前,从没有被军队偷袭过江油的先例。因此,江油城是永远的安居乐业。

  而此刻,城中县令乃是叫黄刚。是成都黄家的分支。而对于战争这两个字,黄刚感到陌生。因为山川险阻,怎么会有人带着军队杀向他江油城。

  “杀。”

  当刘冯率领大军杀入江油的时候,黄刚尚在城中县衙内抱着小妾休息。猛然一阵吼杀声响起惊天动地

  令黄刚惊的浑身一颤,紧接着破口大骂道:“到底是哪个世家豪族竟到了我江油城外练兵,实在是扰人清梦,扰人清梦。”却是黄刚第一时间内,想到的不是敌军攻城,而是有人在练兵。

  其实也不怪黄刚,实在是前方的关隘太多了,著名的有白水关,剑阁关等等,一座座雄关就等于是一道道的天堑。

  什么时候,也轮不到这江油城成为攻击的目标。

  所以,黄刚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那个世家在练兵。

  “大人,大人不好了。城外出现了一支大军,一支大军啊。”但是片刻后,却是有人连滚带爬的走了进来,一边走,一边发出了惊恐的叫声。

  而这一声惊恐的叫声,也是蜀中震动的开始

  不过,这进来禀报的人却没有马匡那样的好心情了,只见他哭丧着一张脸,惊恐道。

  “什么。”黄刚闻言双目一瞪,失声大叫道。

  “是一支大军。”来人不得不再次道了一声。

  “胡说。”黄刚闻言怒斥道,但是眼神之中却已经渐渐的恐慌了,因为他也知道,眼前之人乃是他得用的人,不会这样欺骗他的。那只有一个可能性。

  但是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前方有无数的关隘,险要,又有强大的江东兵坐镇,这怎么可能会有敌军出现江油城

  除非插翅飞进来,但是那怎么可能。

  在这一刻,黄刚心中是恐慌,又是费解。他深呼吸了一口气,怒而对着来人说道:“待本官前去查看,若是你有半句虚言。定斩不饶。”

  黄刚放下这句话后,就自己率先匆匆的出了县衙,而后策马往城北方向而去。

  不久后,马匡上了城头。当他第一眼看向城外的时候,就惊呆了。他看见这支大军军旗是太子王旗,在迎风招展,猎猎作响。

  而王旗的后方,立着一队队士卒,这些士卒果是穿着明黄甲胄,手持长枪腰配奇异大刀。给他是一种强烈的威迫感。那种威迫感,足以让人窒息。

  “城中谁在做主,见到太子殿下莅临还不开城投降。难道想城破之时,诛杀你三族吗吗?”就在黄刚上了城头的时候,而下方的赵云就已经受不了了。他本来是想偷袭江油城,可是刘冯想要效果。所以他走上前来,扬起了手中的长枪,指向城头,爆吼以发泄心中战意。

  这一声爆吼,顿时惊醒了黄刚。这该如何是好?这该如何是好?黄刚陷入了无比的惊恐之中,他是做梦也没想到,太子殿下不是正在宛城和曹操交战吗?怎么会来到江油城又怎么会到达了这里,真的是做梦都没想到啊。

  前方雄关,即使太子殿下军队再猛悍,但也起码需要数月才能突破吧。而现在一点消息都没有。

  因此,他没有任何的心理准备。

  不过,黄刚很快就有了决定,现在局势,不是明摆着的吗?汉军既然走到了这里,那么前方关隘,对于太子殿下就是个屁。

  “打开城门,迎接王师入城!”黄刚说道

  然后带着自己亲信出了城门来到刘冯面前。

  “臣江油县令黄刚带领下属参见太子殿下!”

  “爱卿!快快请起!看来爱卿心向汉室,孤甚是欢喜。”刘冯亲自扶起黄刚以示恩宠。

  黄刚等人看到刘冯这样礼贤下士,激动不已。

  “臣!寸功未立,得太子殿下恩宠,实在汗颜!”

  “爱卿这话说的孤不喜,爱卿见到王师能立刻开城来见孤,就已经是功劳在身,何况治理江油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希望爱卿好好替父皇牧守一方,等孤把父皇母后从许都救出,定在父皇面前说爱卿今日之事。”

  “微臣!惶恐!臣愿写手书传遍益州,让益州文武百官知道太子殿下恩德!”

  “那就劳烦爱卿费心了。不知道培城县令是何人与爱卿关系如何。”

  “回禀太子殿下!陪城县令是益州张家张匡,和微臣素有来往。臣愿亲自告知与他迎接王师进城。”

  “好!好!好!爱卿如果办成此事,孤让功曹记你让王师进培城首功。”

  “臣多谢太子殿下!臣万死不辞!”

  “启禀太子殿下!末将愿为黄大人护其左右。”赵云被法正提醒,所以出声说道。

  黄刚听到知道这是对自己不信任,虽然不喜欢,但是他自己没有觉得不妥。

  “不用!孤向来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你们都给孤记住,黄爱卿,不要怪他们,孤向爱卿赔罪!”

  “太子殿下!使不得,万万使不得,微臣绝无怪罪之意,何况这位将军也是尽忠职守。”

  黄刚哭着跪倒在地磕头说道。

  “好!好!孤不赔罪了,爱卿快快请起!”

  刘冯扶起黄刚又说道“爱卿!江油可有多余粮草,可否……”

  “有!太子殿下!江油粮草足够王师使用。”

  “那太好了!看来爱卿在江油城屈才了。不过爱卿放心,等孤收复益州,定会给你更大的舞台,来示展才华。可孤丑话说在前面,如果孤发现鱼肉百姓,不要到时候爱卿说孤不念旧情。”

  黄刚对于刘冯的敲打俯首称是。而法正现在才对刘冯表示满意,只有恩威并施才是为君之道。

  就这样黄刚带着刘冯进入江油城搬运粮草。

  而曹操由于听到刘冯说霍峻是天下第一守将,就开始重视起来。

  曹操为了麻痹霍峻,也为自己军队收集攻城器械在六月十二十日才率大军猛攻宛城。虽然刘军士兵开始有点松懈,但是霍峻从未松懈,他从刘冯离开后,就没有下过城墙,吃住都在城墙上。

  所以第次一攻城,曹操并没有取得实质进展,而后攻城除了添加伤亡再无其他。使得曹军士气受挫。

  “某真没想到!这个霍峻这样难缠,刘冯这个黄口小儿,说他是天下第一守将丝毫不为过。让我军连攻数日,毫无进展!不知各位臣工有何妙计,让我军走出困局。”

  众文武没想到此时曹操有如此胸怀去欣赏敌军之将,又还想要破城。

  “主公!我军以前是想一战而下,可现在唯有分兵向东攻打汝南。一能解决目前困境,能有新的战机,二能扰乱刘冯进攻我徐州速度,三能让汝南再次坚壁清野。这样一来,我军又夺回主动权。而刘冯必须尽快和我军决战,不然耽误来年收成,他不战自溃。”郭嘉拱手说道。

  曹操听了郭嘉的话颇为心动,但是他有点摇摆不定。他觉得刘冯就在宛城,不可能亲自去攻打徐州,所谓千金之子不坐垂堂,只要他攻破宛城,刘冯还有希望去汉中苟延残喘。可刘冯不在宛城而在攻打徐州,那么他通往汉中的路就被自己断绝。这可不是人主之为。可如果刘冯在宛城,他又为何对他说躲猫猫呢!

  因为刘冯在不在宛城这个事情一直在困扰着曹操。

  “报!主公,曹仁将军来信!”

  曹操自己起身拿过书信拆开看了起来,过一会他把书信递给郭嘉。

  而他看完书信更是疑惑不解,他为了徐州有什么意外,把自己心腹大将曹仁和荀攸同时派往徐州确保万无一失。

  曹仁在信中告诉他,吕布和贾诩竖刘冯太子王旗率领精锐猛攻下邳城,而寿春和广陵增援兵马也在路上被敌军骑兵狙击,进退不得。贾诩用计在城外故作疑兵让徐州刺史车谓不敢出城,分兵偷袭广陵一战而下。贾诩想故技重施偷袭寿春被路过寿春的他和荀攸及时发现才没有被夺。

  曹操对于广陵被夺并未放在心上,他只要知道徐州在自己手中。

  “你们觉得刘冯现在在哪里”

  众文武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现在他们也不确定,如果刘冯在宛城,那么攻占广陵将毫无意义,只会浪费时间。可刘冯如果不在宛城,徐州也未被攻破,刘冯只有死路一条。

  “奉孝!你说”

  郭嘉苦笑,因为他作为谋臣,只能给曹操最有利的建议,而让他做决定,他知道这是自己的缺陷。何况是猜呢!

  “回禀主公!臣觉刘冯在宛城也好,在徐州也罢!只要徐州不失,我军即可高枕无忧。主公何必纠结于此呢!”

  “嚯”众文武听到郭嘉埋怨曹操的话语,用佩服的眼光看向郭嘉。心中想到,也只有郭嘉这样洒脱的性格敢这样说曹操。

  “奉孝说的好!是某太过纠结了。哈哈哈哈!来人呀!传令元让让他与我军汇合进攻汝南。”

  “主公!不可,夏侯将军还是防备张辽为好。”

  “奉孝!这是为何!”

  “主公!您不觉得奇怪吗?张辽明明有一万六千兵马,而夏侯将军只有两万兵马,可以说两军不相上下。即使他知道我军是精锐,也应该出城试试吧!可张辽到现在只是聚城而守。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张辽得到刘冯的死命令就是聚城而守。”

  

第二十五章拿下江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