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认祖归宗

  “大嫂,大哥不但带个女人回来,还带个不知是不是韩家的子孙回来,难道你一点也不生气。如果是我非要闹个天翻地覆不可。”韩徐氏说道。

  还未等韩周氏开口,韩芸拉了一下母亲说道“婶婶这话让人听到不是挑起家族和睦吗?哥哥的身份已经得到爷爷和族老们认可。至于大娘先认识父亲,我母亲才是后来者。何况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再说父亲大人这么多年和母亲相敬如宾。母亲大人怎么会犯韩家媳妇女戒七罪呢!”

  “呵呵!芸儿说的对,怪婶婶多嘴了。”说完赶紧离开了。

  韩芸看到韩徐氏离开生气的说道“哼!看到哥哥回来认祖归宗就来挑拨离间,我告诉爷爷让还敢不敢?”

  “芸儿,你说什么呢!”

  “母亲大人,婶婶这是要挑起您和大娘的争斗。好让然哥哥做嫡长孙。”

  韩周氏听了以后才明白过来。

  “芸儿不用担心,母亲深知你父亲多么爱着你大娘,怎么会自讨没趣的争风吃醋。”韩周氏心里还是很不舒服的。

  “母亲大人!父亲这些年对你怎么样?是不是相敬如宾!如果母亲大人希望一直得到父亲大人的宠爱就要加倍的对大娘和浩哥哥好,母亲大人女人的胸怀有时候比男人还要大,还要宽广,这样母亲大人才不会活的累,才会幸福。而父亲大人只会更加宠爱母亲大人,爷爷也会觉得你有做主母的风范。”

  “芸儿你才十四岁,为什么懂得那么多。”韩周氏很感谢老天给她一个聪明的女儿。想她刚嫁入韩家就守空房整整七年,七年时间从未得到过韩文的温柔。直到有一天韩文喝醉了,她才和韩文同房一晚才有所改变。有了韩芸之后,她得到了丈夫从未有过的宠爱。她想到这些,她觉得自己女儿说的对,她不能因为嫉妒而丢失丈夫的宠爱,她不想再过七年那种日子。

  韩芸看着自己母亲大人眼睛有了光芒,她也高兴的笑了。

  而此时韩林三人来到祠堂大厅,韩文点着檀香恭谨的递给韩林。

  韩林上完香转过身说道“各位族亲长辈,经查明韩浩乃是韩文之子,更是韩家嫡长孙。现任豫州都卫使。请各位族老开明言!”

  然后韩林用眼神示意韩浩,韩浩心领神会站到大厅中间。

  “再验真身!”

  一个族老说道。

  众人听了以后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国人讲究血脉传承,何况像韩家这样的世家。

  此时韩文站出来开始从头说起,然后对韩浩舅舅杜阳以及当年杜英住的客栈掌柜小二所以相关人员盘问。

  韩文比韩浩还激动,只要自己儿子验明正身,那么凭着韩浩现在的地位自己爱人杜英就是韩家有功之臣,韩家太君之位非她莫属。

  想想他就激动,只因韩家太君之位可以比肩家主。

  过了好一会韩家族人对韩浩身份没有质疑的时候,韩林开口说道“既然韩浩已经验明正身,那么赐香誓言吧!”

  众人听到后,把所有目光汇聚到韩浩身上。想看看他如何表现?

  韩浩接过香拜完韩家列祖列宗后,转身望着众人说道“各位族亲,族人韩浩幸得太子殿下恩典,现任豫州都卫使。在韩家列祖列宗面前立誓韩家子孙浩,言当学韩家列祖列宗为族人而万死不悔,言当学韩家伯俞先祖孝道而为己身。狂言争夺下一任家主之位为目标!更狂言超越韩家列祖列宗为方向。望韩家族人目光聚我,督促于我,使我韩氏响于天下,传承万万年,与天地日月同休。”

  韩家族人被韩浩的誓言心惊不已,立刻就有族人出声说道“何已立言?”

  意思就是韩浩凭什么敢说出这样的话。

  “我知道族亲在担心什么,但是我相信太子殿下。太子殿下虽然年幼,可是太子殿下用瞒记装癔症出许都,进宛城收张绣,占汝南降袁吕。敢问族亲何人能乎?”

  众人听了韩浩的话不知道该说什么,毕竟这都是事实。同时也佩服这个太子殿下。

  韩浩望着众人不说话又说道“如今汉室名存实亡,天下烽烟四起。然大汉有太子殿下这样的贤明之君必能在创光武盛世。不再此时出力帮助太子殿下,难道又像当年一样云台十八将无我韩氏族人乎?”

  听到韩浩的话族人不言语的同时,也是难受异常。因为当年韩家先祖为了传承,不敢轻易站队。只是选择做墙头草,确实错过这样的大好机会,最后光武皇帝看在韩家资助粮草的份上给了一个地方官。而别的世家豪族有的站错队被灭,有的站对了飞黄腾达。自此韩家退出世家变成豪族,如果不是韩家几任家主努力,韩家现在都不一定还在。

  “敢问长孙哥哥,虽然当年我韩族未能腾飞,但是先祖保全我韩族才能有今日宛城第一世家。而不像光武其他世家被灭之族。更何况高祖时期,有我韩氏二信不得信任更落得一个叛逃异族,一个己亡改韦而存

  。这些你改如何作答?”

  韩文听见是韩芸出声,顿时头疼异常,都怪自己平时太宠于她,让她越来无法无天。

  “你这丫头!不许胡言乱语!”

  而韩林听到以后会心一笑,他知道韩芸什么意思,明面是让韩浩难堪,实则帮韩浩在族人面前建立威望。

  “父亲大人此言差矣!女儿虽然是女儿出身,但是韩家宗族大会,女儿可以畅所欲言。并无不妥!”

  众人听了哈哈大笑!所有人都知道韩芸从小聪慧异常,如果不是女儿身,下一任家主一定是她。

  韩文想再次出口教训被韩林说道“韩芸说的对!宗族大会,所有族人都可以畅所欲言!”

  韩文听了韩林说了话以后也只能向韩芸瞪了一下眼。

  韩浩这才知道这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而韩芸所说的韩有二信,指的是高祖时期的韩王信和韩信二人。

  “回韩芸妹妹的话,虽然当初先祖保全我们韩族,但是大汉刚定时,我韩氏族人是怎么走过来的,被敌对几个世家处处针对打压,如果没有先祖韩顶横空出世,还会有现在的我们宛城韩氏一脉吗?早就遗留在历史之中。所以一个家族的传承不进则退,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至于韩氏二信被高祖猜疑那是因主而已异,光武陛下可下令杀过一个有功之臣?还有作为武将要为长久打算,如果是我助太子殿下成就大业,我会立刻放弃兵权得侯爵而转为文官。加大培养族人出仕,使得我韩氏在朝堂发出自己的声音。还有各位族亲,因当知道太子殿下的为官体系,上有太子殿下,下有九卿大臣,总理、各部、分工明确。不但军政分家,军中还实行文官指导一职,这意味着什么?还需要我再说什么吗?”

  由于刘冯的制度还未推行开来,所以很多人不知道。现在听了韩浩的话,众人立刻眼前一亮。

  “敢问长孙,那为何太子殿下不要世家豪族之人进入军队。”

  “具体原因我不知道,但是我想由于太子殿下还未腾出手推行变法,所以才不会答应世家豪族子弟进入军队。一旦太子殿下推行军队变法,我们韩氏武人应当立刻进入。”

  众人听到以后开始低头思考,虽然韩浩没有明说,但他们不是傻子,他们知道刘冯为何对军队把控之严,不就是怕自己受制于他们这些世家吗?现在是乱世,有兵就是王。同时也知道军队变法,那么也就是说,刘冯将不再限制世家豪族子弟入征。

  韩林看差不多起身说道“还有何人辩言?”

  众人听见后,互相望了望都未出声。

  “既然没有,那么韩浩作为韩族嫡长孙说的誓言,就让列祖列宗和我们拭目以待。当此乱世,我们韩氏全族更因团结一致。”

  “诺!”众人应声说道。

  “下面…………”

  韩林还未说完就听见祠堂外面传来:

  “都卫使大人,益州传来捷报,太子殿下已经入驻成都。”

  “都卫使大人,益州传来捷报,太子殿下已经入驻成都。”

  “都卫使大人,益州传来捷报,太子殿下已经入驻成都。”

  韩家族人听到以后再一次把目光聚集到韩浩身上。这一次不再是轻视的目光,而是佩服中带着敬畏。

  他们同时也知道大汉再一次复兴有望,而韩浩因为这个消息下一任家主必定无疑。

  而韩浩不管众人反应,也顾不得给礼节,跑到祠堂门外。

  “消息准确吗?”韩浩激动的说道

  “回禀大人,是飞鸽传书而来,请大人阅目!”这个锦衣卫激动的说道。

  韩浩快速看过信以后仰天大笑

  “好呀!我们终于等到这天了。”

  这时韩林和众人也来到跟前。

  “浩儿!消息是真的吗?”众人明明听到了,但是他们还是想再次确认一下。只因此事重大,不紧关乎复汉有望,同时也关乎他们韩氏。

  “爷爷!消息千真万确!太子殿下留下命令,我要立刻回锦衣卫。”

  “好!公务要紧。我会把消息传出去,你需要什么帮助,我会让各世家豪族帮你。”

  “嗯!爷爷孙儿觉得我们韩家应该迁移成都。咱们走!”

  韩林毕竟是老狐狸,他立刻从韩浩的话里有话,所以和众人望着韩浩带人离开。然后说道

  “子浩,你立刻去府衙,看看阎大人需要什么帮助。我韩家全力配合,要什么给什么。”

  “诺!”

  “子斌,你带领族人把消息传到,让他们立刻来韩家。顺便叫下人去街上敲锣传于城中百姓。”

  “诺!”

  “韩福,你立刻取出家中所有钱财亲自韩家各掌柜去往益州,如今太子殿下得益州,那么以后都城必定在成都。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家主,属下知道了。”

  “还有吩咐下去犒劳所有将士!哪怕把店关掉在所不惜!”

  众人看到韩林下这样的命令震惊不已。

  “家主,这么做太子殿下不领情怎么办?”

  “呵呵!韩成呀!怪不得你到现在只是府衙一小吏,眼光要放长远些,家主安排最好不过了。你们几个赶紧回府衙,这段时间都给我本本分分做事,不许出一点点问题。”

  “诺!”然后韩家几个在职官员立刻离开。

  “芸儿,你觉得我们韩家还需要做什么?”

  “回爷爷的话,太子未归,曹操未去,韩名登顶,逼主赏赐!”

  “哈哈!芸儿聪慧!爷爷喜欢的很呀!”

  众人听到韩芸说的话,全部明白了过来。

  而上次曹操由于吕布攻打徐州,不得不放弃进攻宛城,使得相当被动。

  其实曹操从一开始就被刘冯牵着鼻子走。一开始他就先入为主以为吕布是主力,刘冯会去攻打徐州。所以他攻打宛城失利后不敢再停留,因为他赌不起用徐州换宛城。徐州那边又传来消息,吕布攻打异常凶猛,使得他不得不支援徐州。

  直到曹操大军和徐州互为犄角,吕布才变成防守状态。

  曹操想速战速决,可是吕布现在就像老鼠一样,见到他就跑。完全不给他决战机会。

  曹操这几天头疼不已,不知如何是好?

  曹操还要时刻关注河北袁绍和幽州刘备两人的战况。

  而袁绍至今未能突破刘备防线,这让他很高兴,至少他还有大把时间用来收拾刘冯小儿。

  “奉孝!你说吕布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何刘冯小儿到现在未露面。”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郭嘉想到问题所在。什么躲猫猫,他断定刘冯不在吕布军中,那他上哪里去了呢!郭嘉现在始终想不通这点。

  “主公!我现在可以肯定刘冯不在吕布军中。”

  “什么?刘冯小儿不在主力这里,那他跑哪里去了。”

  曹操没有说话,他在等郭嘉的回答。

  “主公!臣也搞不懂,刘冯在哪里。完全没有头绪?”

  众人听了郭嘉的话低头不语,都在想刘冯小儿在玩什么阴谋。

  就在此时众人听到一声八百里急报打破平静。

  “主公,八百里急报!”

  曹操拿过来看了以后说了一句“难道刘冯小儿真的是光武复生,痛煞我也!”

  众谋士和武将不知什么情况,所以寻问“主公!何事如此呀!”

  “刘冯取得益州了!”

  “什么?”

  “什么?”

  “什么?”

  …………

  众人被这消息炸的外焦里嫩的,刘冯小儿取得益州的话。那等于是王霸之业。如何不让人心惊!

  

第二十八章认祖归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