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快!快去找诚娃!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20年归来仍少年在线阅读

20年归来仍少年

现实 / 成功励志

167.26万字|完本

书籍摘要: 中专教育是我国建国后学习前苏联的产物。张琰考上中专跳出农门成了未来的国家干部,在洛明工业学校他与美丽温婉的兵工厂子弟胡宛如相遇。有着恋父情结的胡宛如命运不幸。来校前父亲在研发炸药的实验中致残,他不愿意没有尊严地活着,毅然自杀。张琰和胡宛如一波三折、荡气回肠的爱情和他们跌宕起伏的人生奋斗,让中国式教育基因彰显人性之美。小说描写了一代改革开放同龄人,不负韶华的群体肖像。张琰父亲“老三届”坎坷崎岖的人生,辐射出建国70年来社会的发展变迁和对人性的思考。读这本书,你能触摸到诗情画意的校园生活;能看到他们献身国防的理想;能感受到百折不挠的人生;你会因纯洁真挚的情感和青春懵懂的心跳而感动。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刘俊锋ljf.
    书友等级: 执事
  • 书友第2名:谜团儿.
    书友等级: 弟子
  • 书友第3名:书友150814025437296.
    书友等级: 弟子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成功励志小说推荐

时间网在线阅读
对现实状况不满又无力改变的时候,你会怎么做?想回到小时候重新开启辉煌人生?在小学阶段涅槃重生?可是带着现在记忆的你有改变命运的能力吗?真的给了你这个机会你让自己的人生变得不一样吗?
漫飞者
日更千字
成功励志
人生的底线在线阅读
他,是一名出色的外科医生,拯救危难患者无数,其中包括英模人物和老革命,让他身上充满了光环,并得到崇拜者的追求,但已经有家庭的他是否会越过这条人生底线呢?一次意外的手术失败,让他彻底跌下神坛。不但家庭破裂,也被赶下了令他钟爱的手术台,被发配到一个无法展示他精湛医术且充满死亡的病区。他该何去何从?从逆境中振作起来的他终于意识到,救死扶伤不一点不一定依靠精湛的医术,更需要爱·····
浩瀚馨语
日更千字
成功励志
云上之罪在线阅读
十五年前,一次心理评估让两个少年天才走上截然相反的人生道路! 五年前,一场背离理想的收购掩藏着多少阴谋, 四年前,一份医学档案掀开了黑暗的一角, 三年前,一场雨夜中的车祸使得恶魔暂时沉睡, 如今......一切都将明晰! 曾经拥有光明未来的医学新星徐离在父亲意外去世后心灰意冷蛰伏在滨江市的一家普通医院里,直到某一天他吗,萌生了一个想法......我要当飞行员了! 为什么当飞行员,为了完成父亲的意愿,为了守护他认为应该守护的人,还是为了纠正曾经犯下的错误? 命运的波涛推动着这个耀星般的年轻人犹如怒海孤舟,窒息的黑暗包裹着他无法呼吸! 他迷茫过,迷茫于失去了引导人生的标杆,迷茫于孤独的烛火无法驱逐无垠的黑暗,直到他遇到了那个赋予他人生新的意义的人,他终于不再迷茫!
梅子徐
日更千字
成功励志
第八密度纪在线阅读
《第八密度纪》这部小说主要描写中国工程人身处的独特工作环境和流动的工作性质,常年在外,漂泊不定,工作生活毫无规律,中国工程人对于外人来说,就是个天外来客,他们就像空中飘浮的云彩,稍有清风,就会失去平衡,对他们来说,如何在动态的工作生活中,面对工作和情感压力,去寻求平衡释放点,就难上加难了。面对流动工作和亲人分离的现实状态下,他们是如何坚守岗位,隐忍情感,为祖国美好的明天,无私奉献!
恒传录
日更千字
成功励志
像蒲公英一样出发在线阅读
康翔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少年,高考落榜之后,他踏上了一条外出求发展之路。 经历过许多人、许多事,少年最终成长为一家装修公司的老板。 小人物身上也有大故事,想知道发生在他身上的这些故事吗?来吧,让我们一起来慢慢品味一番吧!
我本少爷
日更千字
成功励志
传奇机长:回归在线阅读
一代飞行传奇坠海失忆,十年之后,他用新的名字再度归来!
梅子徐
日更千字
成功励志
淘宝创业年代在线阅读
一条淘宝网店创业路, 一部草根逆袭奋斗史, 那是一个波澜壮阔的时代,也是一个大浪淘沙的时代, 如今很多知名淘系品牌,便是起源于那个时代…… 一起走进淘宝网店幕后深处,身临其境,感受一家淘宝店如何从无到有发展起来,甚至成长为真正的大型“淘品牌”! 如果你也经常网购,如果你也对淘宝等电商感兴趣,那请一起,走进那个时代~
老残不残
日更千字
成功励志
走上山丘之时分人生在线阅读
人生而平等,却境遇不同,有人襁褓之中享富贵,有人付出所有终不得,是命运不公,是造化弄人,且看乡村小子笃行“我命由我不由天”,去闯那时分的人生!
干已
日更千字
成功励志
数攻在线阅读
一次偶然的机会,失业宅男夏晓数发现,当年还算比较擅长的数学技能居然是自己摆脱生活窘境的神助攻。
山樵守护者
日更千字
成功励志
当前位置: 现实 成功励志 20年归来仍少年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快!快去找诚娃!

  唐诚爸爸的生命犹如一盏微弱的油灯,一亮一暗,风雨飘摇。长时间的肝病让他骨瘦如柴,全身蜡黄,一双深陷在眼窝里的眼珠蠕动着,努力地想睁开。他就要撒手人寰了,他想再看儿子最后一眼,儿子才是他们家将来顶门立户的人啊。

  “诚……诚……诚娃……”在气若游丝中,他唤着儿子的乳名。

  伏在坑边的唐诚妈妈章秀兰赶紧站起来,跟发了疯的狮子一样,跌跌撞撞冲出房门,一头撞上刚要进来探望病情的拴狗。

  “快!拴狗,快去找诚娃!这个天煞的东西也不知跑哪去了……”话没说完她就哇哇地放大声哭了,泪水成了断了线的串珠,从桃子一样红肿的眼睛里涌了出来,她又赶紧转身进屋:“他爸,你要挺住……诚娃……马上就回来了,马上!”

  “你见唐诚了吗?不管谁见到,不管他在什么地方,叫他赶紧回来。这个怂娃,他爸都成这样了,还不着家……”很快,周王村沸腾了,村民们一边责怪着这个不懂事的孩子,一边急急地奔走相告。

  草垛场、树林旁、小溪边……村民刚见过他的地方都派人去找了,但连唐诚的影子都没见到。

  那一刻,唐诚跟张琰已经骑着自行车离开村子了。

  刚刚立秋,温热的午后斜阳将一缕缕金光洒向大地,唐诚和张琰推着自行车行走在乡间小路上,大片大片的玉米地连在一起,成了绿色的海洋,阵风吹过,玉米秆抖动着身姿沙沙作响。

  伴着嗞啦嗞啦的声响,自行车的轮毂在阳光里闪着亮光。他们行走在一幅幅美丽的画卷里。

  “我在咱村长了16年从来没出过远门,也不知道岚莱省在哪里?在洛明工业学校我连一个人都不认识。”张琰打破了秋的静谧,“那里的学生来自全国各地,我说的这些土话,人家能听懂吗?”

  “你别怕,反正大家都是第一次去那里上中专。”唐诚说,“张琰,你这次离开咱村后就要当官了,将来可不能把我忘了啊。”

  “当什么官呀?你看我像个官的吗?”张琰说着就停下脚步,伸开两只胳膊,像一只单薄的雏鹰,“官老爷都有一顶乌纱帽,我有吗?人家当官的个个脸大膀圆,哪有我这种瘦猴一样的官?”

  自行车嗞啦嗞啦的声响停了,唐诚将张琰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又从下到上看了一遍,装模作样地做出捋捋胡子的动作,摇头晃脑地说:“我看像!像个县太爷!”

  话音刚落,就传来了一串爽朗的笑声。

  “中专跟初中不一样,是要学专业知识的,我报的是汽车制造专业,将来肯定当不了官,但我能造汽车。到时我也给咱造一辆汽车,让所有人都能开上我造的汽车。”张琰开始幻想起自己的未来,一种难以掩饰的兴奋挂上眉梢。“唐诚你想想,到那个时候我是不是很神气?这远比那些官老爷要神气!”

  唐诚没有接话,他推着自行车继续前行。

  过了一会儿唐诚才说:“我学习不好,这次中考才比高中录取分数线高出一分,要不是这一分,我恐怕就只能在家种地了。”

  “诚娃,到了高中你好好学,三年之后考个大学,你就跟我一样成了商品粮,就不用待在农村,不用再干农活了,咱们都会变成城里人。”张琰说。

  “咱县上的高中每个年级都有十几个班,那可是全县学生在竞争,我哪能争得过他们?这次能考上高中我已经很幸运了。”一种无名的忧丝从唐诚眼前掠过,“我爸这病得了好些年了,家里的钱都买了药,我妈还指望着我给家里挣钱呢,我还不知道这个高中要不要上?”

  “上!诚娃,你一定要上。要是不学习我们就只能当一辈子农民,得跟村里人一样世世代代种地。”张琰一把抓住唐诚的胳膊注视着他,眼神坚定,目光里充满鼓励。然后接着说,“这些话都是我爸说的,我的耳朵都要听出茧子了,不过现在想想我爸说得对。”

  张琰抬起眼皮看了看唐诚,他的眉毛一天天变得越发浓密,跟小毛刷一样,像两道乌黑的柳叶,但要比柳叶宽许多,到了眼角处突然被折断,眉稍急转直下。唐诚没有说话,依旧推着车子朝前走着。

  “你没听前几届考上中专的学生说吗?辛苦几年只要一考上学,马上就轻松了,到了中专学校以后还要去工厂实习,外面的世界肯定很精彩,顿顿买着吃饭,想吃啥就买啥,饭菜都很便宜。噢,中专学校里还有奖学金,上学还能挣钱呢……”张琰一只手扶在自行车上边走边说,眉飞色舞。

  “可是……中专生的录取率只有4%,一个学校甚至一个县,才能考上几个中专生?再说了,我家又比不上你家,你爸是老师,每月都有工资,可我爸……从我会记事起,他就成天病病怏怏的,家里除了药味,就穷得就连什么也没了。要不,我姐怎么早早的就不上学了呢?她连初一都没上完。我一闻到草药味就想吐,觉得恶心。”唐诚说着低下了头,在夕阳的余晖里,自行车的辐条泛着金黄的光。

  大地无言,秋风不语。他们聊着聊着有些伤感,也就不再说什么,只是一个劲地往前走着。

  “去了新学校我就给你写信,把我看到的想到的全都告诉你。诚娃,咱们是一起长大的好朋友,不管我们走到哪里,谁也不准忘了谁。”张琰说。

  “嗯。”唐诚坚定地点了点头。

  唐诚鼓了鼓腮帮,嘴唇微微地蠕动了几下,但没说出话来。浓密的剑眉下,明亮的眼睛里闪着泪光。

  过了一会儿,唐诚吸了一口气,仰面朝天,然后吐了出来,他看着张琰说:“琰琰,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骑车子去过的最远的地方吗?”

  “当然记得,那时我们才上小学六年级,还是你带着我去了乐翱县云游镇的集市,那是我第一次出县界去了邻县。”张琰说,“小时候太好玩了,以后要是有机会我还想再去一次云游镇。”

  “咱现在就走!你要去外地上学了,今天,我们就骑着车子把小时候玩过的每一个地方,挨个再转一圈,垛场、山坡、学校、河边……你要是想家了,就想想咱们小时候的事,心里就不难受了。”唐诚说。

  张琰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