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5章 自爆小卡车

  井干式小屋内,闪着昏黄的灯光。

  小屋的桌案上正是一张描绘粗糙的布防图。

  房间之中有4个人。

  雪熊兄弟会首领巴图鲁,其女儿白鹿,兄弟会高层巴特尔,以及刚刚招募而来的英勇卡车司机张磐。

  “张磐兄弟,你看这就是布尔津武警军营的布防图。”

  “军营武警每天会在正午12:00准时开饭,他们的食堂在军营西侧,他们的弹药库房在军营东侧。”

  “在武警军营的入口,有大量的路桩和两挺多管重机枪,以及一个排的士兵把守关隘。”

  “因此我们的战术就是!”

  “由一名卡车司机开着载满土炸药的轻型小卡,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撞上军营入口,然后……嘭!”

  “接着第二名卡车司机,开着油罐卡车,从炸开的豁口单刀直入,直接将卡车横在军营中央,隔断军营东西两侧。”

  啪!

  雪熊兄弟会首领巴图鲁将代表着大型油罐车的小木条直接拍在了军营的中央。

  “与此同时,我将驾驶着满载优秀战士的大型重卡,紧随着油罐车,冲入武警军营的军火库,抢夺军火弹药,然后挥师冲出军火库,将武警部队杀个片甲不留!”

  “张磐兄弟,你听明白了吗?”

  张磐……

  “张磐兄弟,你听明白了吗?”巴图鲁第二次大声询问道。

  “谁……谁开小卡车?”张磐小声的问了一句。

  井干式的小木屋,陷入了沉默。

  “巴特尔,你有没有告诉张磐兄弟,他要开自爆小卡车吗?”巴图鲁转头问道。

  巴特尔讪讪的笑了笑。

  “我这不是怕他不来吗?”

  “这样吧,我来开自爆小卡车,张磐兄弟,你来开油罐车。”巴特尔耸了耸肩,无所谓的说道。

  “巴特尔,你不能去!”巴图鲁一脸沉重的按住了巴特尔的肩膀,对他摇头说道。

  “没事!反正早死晚死都是死,还不如炸个痛快。”巴特尔咧嘴一笑。

  “不行!没有你,我又能够和谁称兄道弟!?没有你,就没有雪熊兄弟会。”巴图鲁抱住巴特尔眼泪汪汪的说道。

  还他妈演戏……

  张磐在眼皮子就耷拉了下来,他从怀里掏出一张招聘单,指着招聘单上的内容说:“这上面说开车送粮送弹药是搞后勤的。”

  “没错呀,小卡车里载了一车土炸药,就是想让你送弹药,你就是搞后勤的。”

  “可那玩意儿会炸!”张磐双眼一顿的说道。

  “嘿嘿……张磐兄弟,你看你说的什么话,不会炸那叫炸药吗?”

  “张磐兄弟,你放心37万马上打你卡里,快告诉我银行卡,我现在就要转钱。”巴图鲁大声咆哮道。

  “我要钱没有意义……”张磐神情沮丧的说道。

  巴图鲁眼睛一亮,要钱没有意义,只要有需求就好。

  “那你要什么?”巴图鲁双眼发亮的看着张磐。

  “我……我想要家人。”张磐喃喃开口说道。

  “没问题!我给你家人,白鹿快去把所有女兵叫来站成一排,让我们的英雄卡车司机挑选家人。”

  ……

  “预备起,齐步走!”白鹿在一旁俏生生的喊道。

  18名漂亮的小女兵,其中还有未成年,迈着整齐的步子,走向了张磐。

  “立定!”白鹿再次喊出了口号。

  “张磐兄弟,你挑一个做家人吧,等你英勇就义了,我就把37万转给你的家人。”巴图鲁拍了拍张磐的肩膀,一脸微笑的说道。

  张磐非常无语的看了一眼巴图鲁,事实上,从知道自己要开自爆卡车开始,张磐就非常的无语。

  他就说他一个社会底层的出租车司机,怎么可能受到这么多人的礼遇,不就开车么,尼玛……是个人都会。

  可是豁出去开自爆卡车的就真不多了。

  要知道抽到死亡签想不开的,当场就已经自杀了,回到家里还想着自杀的人少的很。

  绝望者参加这个雪熊兄弟会,还不是想着怎么苟活,又岂会做这种开自爆卡车的蠢事?

  不过……

  张磐他还真的不怕开自爆卡车。

  一车土炸药的威力,怎么也不可能比过集束炸弹吧?

  张磐躲在乌龟壳里,连密集的集束炸弹都没有把他奈何。

  只要在爆炸的之前,自己躲进乌龟壳里,完全可以苟全性命。

  看着这十几名莺莺燕燕可爱的小姑娘,张磐咽了一口唾沫。

  要不选一个?

  这个太小了……

  这个太瘦了……

  这个看起来太风尘了……

  最后张磐犹犹豫豫的抬起了手指,一脸羞答答的指向了白鹿。

  “这个不行!”巴图鲁当场就一脸严肃的否定了卡车司机张磐的要求。

  巴图鲁移动自己如同巨熊一样的身躯,挡在了自己女儿白鹿和张磐之间。

  哈萨克斯坦是一个多民族的地区,混血孩子非常多,就如同新疆女子一般,很容易出国色天香的类型。

  很不巧的是白鹿就是这种类型。

  张磐年轻时最喜欢的就是迪丽热巴,如今在末日即将来临之时,让他看到了青春靓丽十七八岁版本的迪丽热巴,又怎能让他我心跳加速,想要实现儿时的梦想。

  可听到首领说这个不行,张磐露出了无比失望的表情。

  白鹿看着眉头一皱,她深吸一口气,以慷慨就义的语气说道:“爸爸!这是英雄的条件,你让我去吧。”

  “滚!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巴图鲁对着自己女儿大声的咆哮。

  可白鹿姑娘却如狂风中的礁石岿然不动。

  巴图鲁见女儿竟然敢犟,举起硕大的铁拳就要打,女儿白鹿脖子一梗就要迎上去让他打。

  我擦!

  这小妞跟我儿子一样,不怕挨打,越打越犟。

  “算了!”张磐高喊一声。

  所有人齐刷刷的看向了他。

  “我直接开卡车去撞就可以了,你们不用为难她了。”张磐高声喝道。

  巴图鲁猛然转身,一把抱住了张磐,对他热情的说道:“好兄弟!你不愧是我雪熊兄弟会的成员,快准备酒宴为我兄弟壮行!”

  当天晚上,雪熊兄弟会在驻地摆了盛大的马肉宴,一大群绝望者载歌载舞,欢声笑语,歌声雷动。

  张磐背着一大袋马肉,进了自己的帐篷,他拉上了帐篷门,运用体内的暗能将这些鲜美的马肉全部冰封。

  接下来张磐掏出了乌龟壳。

  咔嚓一声。

  张磐消失,一个乌龟壳落在了地上。

  下一秒。

  乌龟壳又变成了一个男人。

  就在刚刚一进一出,张磐便将一大袋马肉藏进了乌龟壳。

  

第25章 自爆小卡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