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后续

  李慕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生财之道,如果钱真的那么好赚,他也不至于现在还是个穷教书先生。

  他心里确实有些想法,至于具体如何,那便只有试过才知道了。

  按下了杨叔的疑问,一路回到杨家,没多久杨婶儿从城中归来,听闻此事后,既生气李家的贪财无义,又是心疼埋怨杨叔父子。

  而后得知李慕也插手其中,又是一番担忧与询问。

  李慕无奈地解释着,其实当时他的确是有些孟浪了。不过,却也并非没有经过考虑的。

  如此,和杨叔家一起坐着闲聊叙话了许久,晚饭也顺便也在此解决了。待到天色渐晚,夜色沉沉,他才告辞离去,返回家中。

  次日,陵州城,金梦赌坊。

  这是陵州城内新近崛起的一座赌坊,不是最大、最豪华的,但却是近两个月来最活跃的。

  门庭若市,赌客不绝,每日里都有大量的赌徒来到这里,或寻求刺激,或做异想天开的发财梦。这里是罪恶的滋生之地,是无数家庭惨剧的祸乱之源。

  “大!大!大!”

  “小!小!小!”

  “啊?……他奶奶的又输了!……”

  “啊!!!劳资赢啦……”

  混乱的叫嚷声隐隐从里面传出,那是一个个失去了理智的灵魂。

  “公子您慢走~欢迎下次再来~”

  随着门客拉着长音的客套话,一个年轻的书生从里面走了出来。

  那正是李慕,不过,他却不是来赌的。他来这里,是来为了做一笔生意。

  摸了摸腰间,他淡淡笑了笑。生意成了,这地方,他大概也是不会再来了。与赌坊做生意,自然与赌脱不开关系,他此来便是要为这金梦赌坊添上一件新的赌具。

  金梦赌坊最近很火,但与城内最大、最有名的长运赌坊相比,却还是差了许多。无论是规模,还是名气。所以,若想要继续发展,与对手抗衡,便需要些特殊的手段和吸引人的新鲜玩意儿。这是他们的需要,也是李慕选择这里的原因。

  扑克牌,或者说纸牌,便是他带来的新赌具。

  李慕不是爱赌之人,对赌具的了解也很少,纸牌是他唯一能想起来、了解,并且觉得可行的东西。

  制作简单,玩法多样,易上手,易作弊。这是他能想到的既能快速做出来,又很适合赌坊的赌具,可以说是一本万利。

  不过,也有缺点,便是容易仿制。有得便有失,自古如此。所以,这东西也卖不了太大的价钱,或者说纸牌本身并不值钱,真正值钱的还是多种成熟的玩法,和其中可操作的门道,这才是赌场看重的东西。不过,这毕竟是个小玩意儿,值不了太多的钱。

  这笔生意,李慕最终得了五百两银子。或许在有些人看来不算多,但当你真正处于这个年代,作为其中的一个普通人来说,这委实算得上一笔巨款了。所以,他还算满意。

  一夜暴富的感觉如何?

  李慕并没有觉得如何,从他来到这个世界开始,他就在不断地观察着、思索着。如何让生活好起来,是他一直在想的东西。

  简单地生活下去,并没有太大问题,但想要活的舒适,就不那么简单了。

  这次的生意看似赚钱赚的很容易,但这并不是长久之计。它属于捞偏门,一锤子买卖。以后或许还会有这样的机会,但并不能当做正经营生。

  不过,能得这一笔横财,李慕还是很高兴的。俗话说,兜里有钱,遇事不慌。眼下的他,便很有这种感觉。

  生活的困境解决了,杨叔的事也不再是问题,他的心情不由得轻快了许多。说实话,这些日子以来,他看似每天平淡悠闲的度日,但其实心里着实压着些忧虑。

  当初刚来到这个世界时,家徒四壁,朝不保夕,幸好有杨叔照应才得以度日。后来,无奈之下尝试着做了一名乡下蒙学的夫子,收了些束脩,才算勉强顾得上了生计。只是,一场婚礼过后,日子却又再次变得紧巴巴起来。

  家里多了个小妻子,也让他多了一份责任和压力。他的眼里,阿言还是个尚且稚嫩的少女,如花似玉,未经风雨,在当时那般的情况下嫁到李家,他又哪能忍心让她再受委屈。作为一个男人,一个丈夫,他有他必须担起来的东西。

  只是,他终归不是个厉害的人。倘若一生碌碌清贫,他便也唯有尽心怜惜。

  驳杂而纷乱的念头,是他曾经从未有过的思绪。

  古人云:成家、立业。

  或许,自有其一番道理。成了家,便多了一份责任与压力,也多了一份温暖和动力。

  ……

  熙熙攘攘的街头,人流穿梭不息。

  行走其间,李慕第一次真正放松了心情肆意闲逛起来。

  原本他想着此行若不成,他还有其他想法可以一试,但如今赌坊的生意做成,其他的便不必再去尝试了,毕竟没有十足的把握,也有些麻烦,便暂且放下也罢。

  兜里殷实了,逛起街来自然也就随意许多。往日里看到新奇小吃还舍不得买,眼下却是随意了许多。

  路过首饰店时,便进去瞧了瞧,看到一双新月耳坠颇为好看,便买了下来准备送与阿言。

  街口有耍把式卖艺的,大冷的天光着膀子表演胸口碎大石,铜色的皮肤,结实的肌肉,威猛雄壮,着实让有些瘦弱的李慕羡慕不已。

  走的几步,一对父女正在表演杂技,小女孩在寒风中站在垒得高高椅子上,正在往头上落碗。地下的父亲扔出,小女孩用脚尖接住,而后抬脚抛到头顶,准确叠加。四下里人群涌动,高声叫好,李慕却瞧得有些心酸。

  生活不易,愿各自安好。

  他心中默念,而后打赏了些赏钱转身离去。

  沿着热闹的街道一路前行,不知不觉,眼前的景色变得婉约迤逦起来。

  悠悠丽水蜿蜒曲折,楼船画舫缓缓而行。缠绵的丝竹之声隐隐入耳,少女甜美的歌喉婉转动听,沁人心田。

  不远处,一座虹桥飞架水上,来来往往的行人穿梭其上,动静相宜,宛然如画。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他不由得想起了卞之琳的这首《断章》,一边向虹桥上走去,一边在心头默念。

  脚下,便是陵州城著名的丽水河了。再往前走,便是风月之所,有“春色无边,佳人无觅”之称的丽水巷了。

  “哎哟!安之兄!哈哈!”

  思绪翻飞间,忽听得有人大笑而来。

  

山间老叟说
唔…最近天气不太好……

第二十一章:后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