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东篱山

  次日初阳升起的时候,子规睁开眼睛,一串纸鹤引入眼帘,民间的小玩意,挂在她的床头。是阿爹之前去民间访谈时给她带的。

  子规挠了挠头,昨日罚到了深夜也不见爹爹放行,似乎还听到了些许五溪的抱怨声,后来大概是太累给摔着了,,醒来时就在房中了。

  子规又捶了捶腿,本以为会十分酸疼,结果却异常的舒适,甚至全身都十分轻快。

  这就奇怪了,扎马步是习武的基本功没错,但是她昨日可是从午时开始就蹲了诶,怎么说也有六、七个时辰了吧,而且昨日也明显感觉到累了,今日怎么一点酸痛感也没有呢?

  “阿姐,我进来了啊?”门口忽然传来五溪的声音。

  这小子也没事了?子规疑惑的想着,手上却快速的批好外衣,随手拿了一根白玉簪将散乱的长发绾在脑后。

  “诶,你还能下地,没事了啊?亏我还专门给你带了通骨的草药呢。”五溪略到沮丧的说道。本来是打算来幸灾乐祸嘲笑一番的,没想到这丫居然没事了!

  “今日起身就没什么事了啊,我也正纳闷呢。”子规哪能不知道这小子那点幸灾乐祸的坑姐性质,默默的白了他一眼,回到。

  “我天!”五溪被子规的话大吃一惊。“我昨日蹲了一个时辰就倒了,现在腿还不利索呢,你蹲了一夜,最后还是阿爹自己看不下去送你回来的,你居然没事?”

  “我也想知道啊。”子规无奈的回到,她哪里知道发生了什么。

  “那,那你有没有感觉到一些,异常的地方?”五溪又问道,他想起昨日受罚时子规身上散发的那股真气,按道理来说他们才刚刚习武不久,不应该会有那么浓烈的真气的啊。

  “有!”子规点了点头。

  “哪里?”五溪兴奋的跳起来,像是破案的人忽然找到了突破口。

  “我饿了。”子规一脸淡定的回到。

  五溪狠狠地翻了一个白眼说了声“切。”随即又说道,“从昨日正午到现在都为进食,也亏你撑的住滴水不进。”

  “那亏你也知道你姐都要饿死了!”子规用力拍了一下五溪的脑门,气呼呼的喊道,理了理外裳就撇开了五溪往厨房走去。

  东篱山分前堂与后山,前堂是接待宾客,习文习武,珍藏法器与典籍的地方,后山则是杨公爵一家,弟子们与侍者修养生活的地方。而东篱山下沿西数百米有一座山名壁岩山,首先地势险要,其次妖兽毒衍十分多,又东篱山这样灵气的仙家门派驻守多代,山内的鬼怪才不敢去往民间作祟。

  因为常要为前堂的宾客摆宴,所以厨房造的离厨房近一些,子规进了厨房大吃大喝一顿后,拿了两个馒头手上,边吃边往前堂那边走去。今日是十五,阿爹办的学堂难得休息,子规也无事,便想着到处走走。

  从花园那条小径沿着小路往上走,便能一览东篱山上的景色风采,扶和阁是其中最高的,内收藏东篱山历代珍藏的名书字画,冬暖夏凉,是一个休养生息的好地方。

  暖洌池是东篱山的洗剑池,沾了鲜血,染了戾气的法器,入内浸泡,皆会消散戾气,不满灵气。

  从小路另一条木道往下走,便刚好来到了东篱山的下山处。

  一条细长的水流穿过山沿的腊梅树,流汇到山下;小溪夹杂着去年的旧叶,也混杂着新花。下山的小径边竖立着一块大石,上面雕刻着三个大字“東離山”。

  子规在扶和阁里见过一幅画,画中正是东篱山下山之处,那时是冬日,一女子身着一件雪白的披风,长发用雪白的纺带绾在身后。

  披风上绣着一朵极其好看的花,听闻,叫做绒花。

  子规也听闻,画中女子,正是她的阿娘。

扶苏抢糖糖吃说
更新的较慢因为大字慢呜呜呜,而且没有太多的时间玩电脑。于是周更一次。本子上第一篇已经完结,总共有三篇:黑夜、黎明、白昼。此篇是黑夜鸭

第二章:东篱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