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东篱民间

  夏末秋初的阳光依旧升的极早,明明才过卯时,大多数人们却都已起身投入一天的繁忙中。

  这里没有妖兽毒涎,没有利器的摩擦碰撞,没有习武的艰辛痛苦,更没有人与人之间那样的相互猜忌与小心翼翼。

  这里是东篱的民间,人间最干净淳朴的地方,人们的生活简单而快乐,没有太多的纠纷。

  杨五溪背着宝藏剑,在宽阔的街道上走着,来往的马车吆喝着让一让,路边的茶馆在招呼着客人和伙计。

  五溪有些茫然,自家阿姐算下来已有十多天未见了,说好的几日必回也过了期限。五溪布谷他们几个商量好,派两个人留在山内守着,其余人全部出去寻,民间,山涧,或者农户家什么的都去寻寻,若是子规回东篱山了,便立即召羽领花瓣寻他们回去。

  五溪在街上走了许久,也问了许多人,却依旧毫无头绪,走的累了,来到一家偏僻一些的人家院子里,见一群孩童围一圈玩着游戏。

  “北有山,北有雪,北有一座北漠山;南有海,南有鱼,南有一口南海塘;东有林,东有朵,东有一座东篱山;西有草,西有木,西有一片西平原。”巷子里荡漾着孩子们唱童谣的声音。

  这首童谣写的,倒是把四大门派概括的挺有神,五溪正好走了有些累了,便也围了上去,说道:“你们念错了!”

  十多个孩童一起看过来,眼前这个长得十分秀气的哥哥比他们高了许多,还背着一把剑,穿着一件青色的圆领袍,上还绣着东篱的家徽羽领树。

  “哪有念错?”孩童哪里顾忌什么仙家门派,这会见五溪这么说,也回应道。

  “东篱山不仅有林有花朵,还有大莲池,里面有好多不一样的鱼;楼台亭阁,还有习武场,场子里好多好多的法器,剑啊,乾啊,刀啊……”五溪滔滔不绝的介绍着东篱山,一群孩童们来了兴致,都兴致勃勃的盯着五溪。

  “羽领树都知道吧,我们东篱的家徽,真正的羽领树啊,就生长在东篱山里,呐,我身上这件衣服看见了吧,胸前绣着的就是盛开的羽领树。”五溪指了指自己衣裳胸前的大片绣花,孩童们纷纷围上前,又是伸手摸又是惊叹的。

  “那大哥哥也是东篱山的人吗?”一个孩童问。

  “对啊!”五溪一脸自信的点头,回到。

  “那,那大哥哥是不是会很厉害的武功!”又一个孩子一脸兴奋的问。

  “那当然!”五溪骄傲的点点头,伸手从身后拿出自己的法器,宝藏剑。

  法器在人间散发着微微的亮光,显得十分好看。

  “哇塞,好漂亮哦!“一个小女孩指着剑上镶嵌的暖玉,不禁惊叹。

  “胡说,剑怎么可以用漂亮来形容呢?”一个小男孩反驳道,“分明超级酷!”

  几个孩子凑一起唧唧咋咋的,要五溪给他们展示一下使用法器的样子。

  这么好的耍酷机会,五溪当然愿意。

  谁知剑刚拔出一寸,就被一股突如其来的剑流打回,剑流发着血红的颜色,闪着亮光,那些孩童以为是五溪放出的,直呼好看。

  五溪被这突如其来的剑流打得连连退回好几步,他感受到了这是一股比真气还厉害的气流。不过这一打他倒是记起来了,仙家门派有规定,尽量少在民间拔剑,否则残余的灵力会吸引妖兽作祟,危害人间。

  诶,不对啊,五溪忽然想起,刚刚打自己的是剑流,说明那人已经用了法器,而且剑流十分快,一看就是哪家的上等法器。

  五溪正想破口大骂询问来者何人敢在民间使用法器,却见从眼前侧方走来一位少年。

  少年身着红色仙鹤袍,烫银银袖,红缨圆领窄袖袍,衣裳绣仙鹤,腰封处有云端暗纹,是北漠山嫡系子弟的服饰。

  着装不算什么,重要的是少年手中的配器。

  通红的戾气,复杂的符篆,是嗜血。

  来者正是冥夜。

  五溪算是第一次看见嗜血真身,不禁打了一个寒战,往后退了两步

扶苏抢糖糖吃说
姐夫和弟弟/妹夫和大舅子的第一次正面对持哈哈哈哈

第十六章:东篱民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