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帮主的傻儿子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江湖我独尊在线阅读

江湖我独尊

武侠 / 武侠幻想

103.09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19-10-17 12:32

书籍摘要: 【新书《咸鱼如我竟被女神狂刷任务》已发布,请各位大佬捧场请支持!】神木帮帮主重伤卧床不起,大限将至,帮中暗潮汹涌。这一日,帮主的痴呆儿子被人带进了最欢楼,灌下一壶名为“吊百斤”的药酒······这世间,黑的白,白的黑。昏庸老儿坐龙椅,贪官腐儒列朝堂;吏绅豪强菅人命,门派帮会乱四方。我既来,当一统江湖。文成武德,霸绝八荒!(武道境界:技击,内练,圆融,真气,三昧,先天,合道,天人···)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qieSha.
    书友等级: 长老
  • 书友第2名:书友20190413194305102.
    书友等级: 堂主
  • 书友第3名:解放四维.
    书友等级: 舵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武侠幻想小说推荐

有一个笨小孩在线阅读
鸿乞儿,一个弃儿。有幸得到大夏第一宫卫洛长卿的倾心教导,走上了漫漫江湖路,携着红颜快意恩仇。潇洒人生。时值大夏鸿元百年,朝堂动荡,值此内忧之时,外敌屯兵边境虎视眈眈。鸿乞儿本无意掺和国事,,在得知自己的身世后无奈选择加入,然而红颜却是造成大夏内忧的大元帅之女。平定内忧,游乞儿带着结拜兄弟再次义无反顾的踏入战场,终成一篇宏伟史诗
叫我小斌吧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幻武星球:最后一次机会在线阅读
第一颗天启之石降临带来了生命与灵魂, 第二颗天启之石降临带来了学习与创造, 芸芸众生以武入道,以各自的方式开辟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 坚信我命由我不由天,揭开覆盖在一切假象上的黑幕, 共同迎接星球最终的命运!
然秋白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大狼金牌捕手在线阅读
朝廷鹰犬,觑觎我的才华; 异国密探,贪恋我的身体; 天上仙人,想用我做棋子。 生为捕手,我很抱歉。 窥探天机,我很擅长。 修仙长生,从金牌捕手开始。
可范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武侠打工仔在线阅读
一个low 的系统,培养我养家糊口,这辈子别想大杀四方,我不要呀,我也要升职加薪,当上CEO,迎娶白富美
角儿18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诡异选择求生游戏在线阅读
大荒世界,南瞻部洲的偏远之地,一头面相丑陋的鼠妖抓住了你,它舔了舔猩红舌头,正准备对你嘿嘿嘿,这时候你是选择①:投鼠祭器。还是②:冲上去就干? 有了选择系统,这一切都不是难事,你只需要去面对危险,享受危险,然后驾驭危险便能获得各种奖励。 金钟罩,铁布衫,金刚不坏,洗髓经,易筋经,如来神掌……应有尽有。 在各种危险中,你一步步崛起,待得大秦王朝崩塌,诡异彻底入侵,式微的人族退无可退,你一人出战,一刀裂苍穹,一拳镇山河,最终称霸洪荒! 本书又名《我在诡异世界反复横跳》《遭遇危险就变强》
硬吃小鸡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苟在天牢签到百年在线阅读
本书又名《神武风云录》武当山有个白胡子老头儿镇压江湖,京城里有一位先生布局三朝,天牢里有一只叫天牢的狴犴,一朝蛟龙乌云起,螳螂捕蝉祭蛟龙。
胖虎159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至强武圣在线阅读
武圣者,脚踏乾坤,手摘日月,为武道之极。  携带武圣系统,学万千世界武道,神兵所指,宇宙内外,无敌于天下,是为至强武圣!  这是一个少年一步步成长为至强者的故事。
NaGa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九龙奇案录在线阅读
辰御天代替天子,带着一幅虎画,去凌州府替老献王祝寿,却不想从此卷进了一连串的离奇迷案之中......
横刀笑昆仑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终极大武神在线阅读
艾冲浪即将离岛入世之际,突遭袭杀,意外魂穿,人生航线从此改写… 勤学苦修、天降巨饼、奇遇不断、强势崛起、快意恩仇… 经历诸多曲折离奇,终成一代大武神!
清风淡菊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当前位置: 武侠 武侠幻想 江湖我独尊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1章 帮主的傻儿子

  “才刚上手就晕过去了,你让老娘还怎么弄?”

  欧阳野刚意识苏醒,就听到一个柔媚外显、泼辣内敛的声音在他旁边响起。

  他想睁开眼看,却感觉面部肌肉痉挛且僵硬,一时难以适应,竟然连眼皮都动不了。

  身体其他地方是可以动的,但他却没有动。

  虽然那两位大佬的追杀已经让他躲过一年多,又一直藏身在川陕豫边界的小镇子里,但难保没被人识破踪迹,给设计逮了去。

  但话说回来,他明明记得之前是睡在租住的小楼里,怎么就毫无所觉地被人给制住了呢?

  “没事,把他拍醒,再把这药给他喝了,你想怎么做都可以。”

  “你疯了?这可是吊百斤!给他喝这么多,便是有姑娘愿意跟他做,他也会马上疯的!”

  “哼,花姐难道还没明白过来么?奎爷就是要让他马上疯。”

  “老娘真不懂,欧阳帮主将死,你们要夺权就夺权吧,何必非要对付他这么个痴呆儿?难不成欧阳帮主还能传位给他?”女人似乎有些感情用事,声音提高了几度,不再柔媚,全是泼辣味儿。

  “怎么,花姐心疼这小子?呵,我也不懂,这小子眼外口斜一脸痴呆且不说,还一身肥肉,怎么就进了花姐的心呢?”

  “常三,你放什么屁?!”女人似乎被惹恼了。

  “哈哈,”被叫做常三的男子满不在乎的一笑,接着却忽的声音冷厉,“好,我不放屁,认真与你说。今天这事,你最欢楼不做也得做,否则日后别想在这纪塘关开下去!”

  常三这话掷地有声地说出来,欧阳野便听到女人气息明显一滞。

  室内安静,外面隐隐传进来些女子的欢声笑语,男子的吆喝畅笑,还有酒菜的香味。

  这么沉默了会儿,常三又放缓声音,道:“花姐,欧阳帮主死后,奎爷就是这纪塘关第一高手,是不是要为一个不相干的傻子与奎爷作对,我相信你是掂量得清的。”

  话音落下,欧阳野便感觉有人走近来,啪啪地左右拍打他的脸,毫无忌惮。

  欧阳野虽然恼怒,但脸被这么一拍打,还真就让他能勉强控制面部的神经与肌肉了。

  他睁开眼,见到一个古色古香的两进卧房,从布置来看,应当是女人住处,但住的绝非正经女人。

  正对着他的是一张勉强称得上英俊的青年面庞,只是这青年看他的眼神中满是鄙夷和玩弄,让人生厌。

  不须说,这人便是要让他马上疯的常三了。

  很快,欧阳野注意力便转移到常三头顶不羁的单髻以及身着的古装上。

  还有旁边的女人,约莫是花姐,二十七八的模样,面容妩媚,穿着仿佛古装剧中青楼女子那种色彩明艳的轻薄衣衫,将丰满且妖娆的身段展露得恰到好处,让人看了不觉心痒。

  欧阳野疑惑:这是什么套路?那两位大佬要以马上疯整死他还勉强可以理解,为什么非得弄个古装戏的现场?

  又与常三目光对上,见其神色转为疑惑,欧阳野脑海中蓦的划过一道光,便立马眼神呆滞起来,还勉强扯动一边嘴角傻笑了声:“嘿嘿。”

  常三神色原本神色有些恍惚和迷惑,但听见欧阳野的傻笑,便迷惑之色尽去,又啪啪拍打了两下欧阳野的脸,轻笑道:“这傻小子刚醒来眼神儿居然跟正常人样,吓老子一跳。”

  “嘿嘿。”被人羞辱似的拍脸,欧阳野却笑得更开心了,仿佛很喜欢这个游戏。

  见此,常三彻底放下之前的疑惑。

  然而常三却不知,他的试探之举已经让欧阳野起了杀心。

  想他欧阳野长这么大,就算给那两位大佬当走狗的时候,也没被人这么拍过脸。

  哦,不对,有个傻批大少拍过,但第二天晚上那个大少就因为喝醉酒栽进马桶里淹死了。

  另外,欧阳野心里也感谢常三,因为常三的表现让他确定了方才脑海中一闪而过的猜测:眼前两人并不是在演戏,再联系他睁眼前两人奇怪的对话,兴许是他有了什么奇怪的遭遇。

  比如说穿越。

  穿越到古代一个同名同姓的某帮主痴傻儿子身上。

  只是他有些不解的是,那个欧阳帮主难道已经对帮派失去掌控了吗?否则如何让小人将儿子弄到青楼加以谋害?

  而且,按常理来讲,只要那欧阳帮主对这个痴傻儿子没放弃,总该派个护卫保着吧?人呢?莫不就是常三?

  就在欧阳野心中疑惑重重时,常三从桌上拿来了一壶酒,眼中藏着狠毒,笑容怪异地对欧阳野道:“少帮主之前不是总嚷嚷着要喝酒吗?这是上好的女儿红,快喝了吧?”

  说完,也不管欧阳野应不应,便要将壶嘴往欧阳野嘴里送。

  花姐虽然在一旁柳眉紧促,目露不忍,欲言又止,但终究是没有阻止。

  欧阳野心如明镜:这壶酒肯定就是两人直言所言加了大量吊百斤的那壶,他若喝下去,十有八九会真的马上疯。

  如此情景,他唯有自救。

  看着就要送到嘴里的壶嘴,他仍旧满脸傻笑,却间不容发的伸手握住壶嘴,趁常三惊愕间夺了过来,然后起身走圈,像个孩子般欢叫:“哦!喝酒喽,喝酒喽···嘿嘿!”

  须臾间,酒壶里的酒全都被他洒了出去,且近半落在愣神的常三身上,还有些则洒在了花姐上。

  “咦?酒没了。嘿嘿,嘿嘿。”欧阳野摘掉酒壶盖儿,很认真的倒了倒,然后冲花姐傻笑。

  这时花姐和常三才相继回过神来。

  常三下意识地想要舔舔流到嘴唇上的酒,但及时克制住了。

  他用衣袖胡乱擦干了脸,便转身面色阴沉且凶狠地盯着欧阳野,咬牙切齿地道:“少帮主不知道糟蹋了这么一壶好酒有多可惜吗?”

  说着,他缓步向欧阳野逼近,手甚至握住了腰间短刀的柄,眼中含着杀机,继续缓声道:“少帮主回答我,为何要倒了这酒?”

  欧阳野不仅看到了常三眼中的杀机,更看到了并没有被掩藏好的浓烈怀疑。

  显然,常三再次对他起了疑心,又行试探。

  也并非全是试探——若常三确定他不傻,绝对会真的动手杀他。

  常三脚步沉稳,身形松而不垮,身手绝不比他以前差;而看其眼中神色,肯定是杀过人的,且不止一个。

  这样的人,正面交锋,他还拖着一副肥大的身体,绝不是对手。

  所以欧阳野躲到了花姐身后,抓住了花姐柔软的柳腰,哭嚷道:“怕,我怕,呜呜···”

  欧阳野不笑了,开始哭。

  或许有人会说,躲到女人后面很丢脸。

  但欧阳野觉得,活着丢脸,总比死了没脸可丢强。大丈夫,能屈能伸。

  当然,最重要的是这个女人能轻易帮他化解眼前危机。

  果然,花姐先摸着欧阳野的头,安慰了一句,然后便叉腰对着常三,叱声道:“你怎么回事啊?总跟他一个痴呆过不去?不就是一壶酒,至于吗?”

  常三冷笑:“花姐也装傻吗?那可不是一壶普通的酒。”

  花姐听出常三话中怀疑欧阳野装傻的意思,不禁又回头看了欧阳野一眼,可见欧阳野痴肥且口眼歪斜的脸正可怜巴巴仰望着她,再记起欧阳野从小就是个痴呆儿的事,便再次怼上常三。

  “你是心里有鬼,脑袋也糊涂了吧?纪塘关人人皆知他生下来就是痴呆儿,你竟然怀疑他装傻?”

  听花姐这么一说,再看欧阳野躲在后面颤抖恐惧的样子,常三也觉得自己可能是太紧张了,于是便松开握住刀柄的手,一笑道:“好了花姐,我只是被他洒了一身酒,心中有气,吓唬他一下。吊百斤你这里还有么,再拿一包来。”

  花姐没好气地轻哼了声,道:“我这里是青楼,就算没有酒,也不会没有药。”

  说完,花姐竟然直接从腰带与肚脐之间拿出一个小纸包来,扔给常三。

  见此,欧阳野心沉了下去。

  他原以为弄洒那壶酒就算不能逃过一劫,至少也能多拖些时间,说不定能等来救援,或者更好的逃命机会。但却算漏了这里是青楼,恰如花姐所说,少了什么也不会少了那种药。

  至于先前那场戏,来一次已经让常三起疑并动了杀机;若再来第二次,便与作死无异。

  那么,这第二壶夺命酒,该怎么化解?

  常三当着欧阳野的面,很快将那一小包吊百斤化入新酒中,再次拿着酒壶来到欧阳野身边蹲了下来,不再笑,而是板着脸道:“少帮主,这次老老实实地把酒喝掉,不许再胡闹了。”

  “我喝,我喝。”欧阳野蹲在地上,像孩子被威胁之后不得不屈服般地哭丧着脸,呜咽着伸手去抓酒壶。

  但常三却将酒壶握得很紧,拍开他的肥手,准准地将壶嘴塞进他嘴里。

  酒液咕噜噜的灌了进去,虽然有一部分流了出来,但也有一部分被欧阳野吞下。

  见此,常三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放下来,脸上也再次露出笑容,握酒壶柄的手也不禁松了些。

  然而就在他手松了些后的刹那,一双肥手从两边过来,紧掐住这黄铜酒壶,连着那肥大的身影一起上扬,夺走酒壶的下一刹那便轰然砸下,正中常三额头!

  砰的一声!

  剩余的大半壶酒液四溅,黄铜酒壶直接被砸瘪,常三猝不及防下直接被砸得仰倒在地,眼冒金星。

  还未等常三转过念头,一只大脚便重重的踏在了其胸口上。

  常三本能地要挣扎起来,却因头晕眼花,以及欧阳野上两百斤的体重,一时无功。

  然后便有锵的一声响起。

  刀光连闪,血光乍现,常三便感觉双手手腕处一凉,随即痛入骨髓!

  “啊!”常三嘶声惨嚎,“我的手!”

  断手的剧痛让他搏了命般的挣扎,仿佛一条跳上岸的大黑鱼,几乎就要将踩在他身上的欧阳野掀倒。

  然而下一息,那把出自他腰间的短刀便准确无误的插在了他右肩甲窝里,直入地板!

  又重重跺了一脚,将常三跺得吐出一口鲜血,欧阳野这才扭头死死盯住花姐,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花姐目睹欧阳野这个痴呆儿在被强迫灌下药酒的时候忽然暴起,两三息间将常林这个第一境的好手重创并斩断双手,惊骇得魂飞天外。

  待瞧见欧阳野盯住自己,双眼血红,全无之前的半点呆滞,反而森寒如狱,仿佛择人而噬的猛兽,她不由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张口失声。

  也是在此时,欧阳野脑海中莫名浮现一行文字信息——

  “系统感应到了宿主的霸气,开始解锁···解锁中···解锁成功,开始扫描文明环境···扫描完毕,系统开启!”

  【新书幼嫩需养护,向新老书友求收藏,求推荐,求宣传!】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