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江湖我独尊

江湖我独尊在线阅读

江湖我独尊

修身

武侠·武侠幻想·103.09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19-10-17 12:32

【新书《咸鱼如我竟被女神狂刷任务》已发布,请各位大佬捧场请支持!】神木帮帮主重伤卧床不起,大限将至,帮中暗潮汹涌。这一日,帮主的痴呆儿子被人带进了最欢楼,灌下一壶名为“吊百斤”的药酒······这世间,黑的白,白的黑。昏庸老儿坐龙椅,贪官腐儒列朝堂;吏绅豪强菅人命,门派帮会乱四方。我既来,当一统江湖。文成武德,霸绝八荒!(武道境界:技击,内练,圆融,真气,三昧,先天,合道,天人···)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1章 帮主的傻儿子

  “才刚上手就晕过去了,你让老娘还怎么弄?”

  欧阳野刚意识苏醒,就听到一个柔媚外显、泼辣内敛的声音在他旁边响起。

  他想睁开眼看,却感觉面部肌肉痉挛且僵硬,一时难以适应,竟然连眼皮都动不了。

  身体其他地方是可以动的,但他却没有动。

  虽然那两位大佬的追杀已经让他躲过一年多,又一直藏身在川陕豫边界的小镇子里,但难保没被人识破踪迹,给设计逮了去。

  但话说回来,他明明记得之前是睡在租住的小楼里,怎么就毫无所觉地被人给制住了呢?

  “没事,把他拍醒,再把这药给他喝了,你想怎么做都可以。”

  “你疯了?这可是吊百斤!给他喝这么多,便是有姑娘愿意跟他做,他也会马上疯的!”

  “哼,花姐难道还没明白过来么?奎爷就是要让他马上疯。”

  “老娘真不懂,欧阳帮主将死,你们要夺权就夺权吧,何必非要对付他这么个痴呆儿?难不成欧阳帮主还能传位给他?”女人似乎有些感情用事,声音提高了几度,不再柔媚,全是泼辣味儿。

  “怎么,花姐心疼这小子?呵,我也不懂,这小子眼外口斜一脸痴呆且不说,还一身肥肉,怎么就进了花姐的心呢?”

  “常三,你放什么屁?!”女人似乎被惹恼了。

  “哈哈,”被叫做常三的男子满不在乎的一笑,接着却忽的声音冷厉,“好,我不放屁,认真与你说。今天这事,你最欢楼不做也得做,否则日后别想在这纪塘关开下去!”

  常三这话掷地有声地说出来,欧阳野便听到女人气息明显一滞。

  室内安静,外面隐隐传进来些女子的欢声笑语,男子的吆喝畅笑,还有酒菜的香味。

  这么沉默了会儿,常三又放缓声音,道:“花姐,欧阳帮主死后,奎爷就是这纪塘关第一高手,是不是要为一个不相干的傻子与奎爷作对,我相信你是掂量得清的。”

  话音落下,欧阳野便感觉有人走近来,啪啪地左右拍打他的脸,毫无忌惮。

  欧阳野虽然恼怒,但脸被这么一拍打,还真就让他能勉强控制面部的神经与肌肉了。

  他睁开眼,见到一个古色古香的两进卧房,从布置来看,应当是女人住处,但住的绝非正经女人。

  正对着他的是一张勉强称得上英俊的青年面庞,只是这青年看他的眼神中满是鄙夷和玩弄,让人生厌。

  不须说,这人便是要让他马上疯的常三了。

  很快,欧阳野注意力便转移到常三头顶不羁的单髻以及身着的古装上。

  还有旁边的女人,约莫是花姐,二十七八的模样,面容妩媚,穿着仿佛古装剧中青楼女子那种色彩明艳的轻薄衣衫,将丰满且妖娆的身段展露得恰到好处,让人看了不觉心痒。

  欧阳野疑惑:这是什么套路?那两位大佬要以马上疯整死他还勉强可以理解,为什么非得弄个古装戏的现场?

  又与常三目光对上,见其神色转为疑惑,欧阳野脑海中蓦的划过一道光,便立马眼神呆滞起来,还勉强扯动一边嘴角傻笑了声:“嘿嘿。”

  常三神色原本神色有些恍惚和迷惑,但听见欧阳野的傻笑,便迷惑之色尽去,又啪啪拍打了两下欧阳野的脸,轻笑道:“这傻小子刚醒来眼神儿居然跟正常人样,吓老子一跳。”

  “嘿嘿。”被人羞辱似的拍脸,欧阳野却笑得更开心了,仿佛很喜欢这个游戏。

  见此,常三彻底放下之前的疑惑。

  然而常三却不知,他的试探之举已经让欧阳野起了杀心。

  想他欧阳野长这么大,就算给那两位大佬当走狗的时候,也没被人这么拍过脸。

  哦,不对,有个傻批大少拍过,但第二天晚上那个大少就因为喝醉酒栽进马桶里淹死了。

  另外,欧阳野心里也感谢常三,因为常三的表现让他确定了方才脑海中一闪而过的猜测:眼前两人并不是在演戏,再联系他睁眼前两人奇怪的对话,兴许是他有了什么奇怪的遭遇。

  比如说穿越。

  穿越到古代一个同名同姓的某帮主痴傻儿子身上。

  只是他有些不解的是,那个欧阳帮主难道已经对帮派失去掌控了吗?否则如何让小人将儿子弄到青楼加以谋害?

  而且,按常理来讲,只要那欧阳帮主对这个痴傻儿子没放弃,总该派个护卫保着吧?人呢?莫不就是常三?

  就在欧阳野心中疑惑重重时,常三从桌上拿来了一壶酒,眼中藏着狠毒,笑容怪异地对欧阳野道:“少帮主之前不是总嚷嚷着要喝酒吗?这是上好的女儿红,快喝了吧?”

  说完,也不管欧阳野应不应,便要将壶嘴往欧阳野嘴里送。

  花姐虽然在一旁柳眉紧促,目露不忍,欲言又止,但终究是没有阻止。

  欧阳野心如明镜:这壶酒肯定就是两人直言所言加了大量吊百斤的那壶,他若喝下去,十有八九会真的马上疯。

  如此情景,他唯有自救。

  看着就要送到嘴里的壶嘴,他仍旧满脸傻笑,却间不容发的伸手握住壶嘴,趁常三惊愕间夺了过来,然后起身走圈,像个孩子般欢叫:“哦!喝酒喽,喝酒喽···嘿嘿!”

  须臾间,酒壶里的酒全都被他洒了出去,且近半落在愣神的常三身上,还有些则洒在了花姐上。

  “咦?酒没了。嘿嘿,嘿嘿。”欧阳野摘掉酒壶盖儿,很认真的倒了倒,然后冲花姐傻笑。

  这时花姐和常三才相继回过神来。

  常三下意识地想要舔舔流到嘴唇上的酒,但及时克制住了。

  他用衣袖胡乱擦干了脸,便转身面色阴沉且凶狠地盯着欧阳野,咬牙切齿地道:“少帮主不知道糟蹋了这么一壶好酒有多可惜吗?”

  说着,他缓步向欧阳野逼近,手甚至握住了腰间短刀的柄,眼中含着杀机,继续缓声道:“少帮主回答我,为何要倒了这酒?”

  欧阳野不仅看到了常三眼中的杀机,更看到了并没有被掩藏好的浓烈怀疑。

  显然,常三再次对他起了疑心,又行试探。

  也并非全是试探——若常三确定他不傻,绝对会真的动手杀他。

  常三脚步沉稳,身形松而不垮,身手绝不比他以前差;而看其眼中神色,肯定是杀过人的,且不止一个。

  这样的人,正面交锋,他还拖着一副肥大的身体,绝不是对手。

  所以欧阳野躲到了花姐身后,抓住了花姐柔软的柳腰,哭嚷道:“怕,我怕,呜呜···”

  欧阳野不笑了,开始哭。

  或许有人会说,躲到女人后面很丢脸。

  但欧阳野觉得,活着丢脸,总比死了没脸可丢强。大丈夫,能屈能伸。

  当然,最重要的是这个女人能轻易帮他化解眼前危机。

  果然,花姐先摸着欧阳野的头,安慰了一句,然后便叉腰对着常三,叱声道:“你怎么回事啊?总跟他一个痴呆过不去?不就是一壶酒,至于吗?”

  常三冷笑:“花姐也装傻吗?那可不是一壶普通的酒。”

  花姐听出常三话中怀疑欧阳野装傻的意思,不禁又回头看了欧阳野一眼,可见欧阳野痴肥且口眼歪斜的脸正可怜巴巴仰望着她,再记起欧阳野从小就是个痴呆儿的事,便再次怼上常三。

  “你是心里有鬼,脑袋也糊涂了吧?纪塘关人人皆知他生下来就是痴呆儿,你竟然怀疑他装傻?”

  听花姐这么一说,再看欧阳野躲在后面颤抖恐惧的样子,常三也觉得自己可能是太紧张了,于是便松开握住刀柄的手,一笑道:“好了花姐,我只是被他洒了一身酒,心中有气,吓唬他一下。吊百斤你这里还有么,再拿一包来。”

  花姐没好气地轻哼了声,道:“我这里是青楼,就算没有酒,也不会没有药。”

  说完,花姐竟然直接从腰带与肚脐之间拿出一个小纸包来,扔给常三。

  见此,欧阳野心沉了下去。

  他原以为弄洒那壶酒就算不能逃过一劫,至少也能多拖些时间,说不定能等来救援,或者更好的逃命机会。但却算漏了这里是青楼,恰如花姐所说,少了什么也不会少了那种药。

  至于先前那场戏,来一次已经让常三起疑并动了杀机;若再来第二次,便与作死无异。

  那么,这第二壶夺命酒,该怎么化解?

  常三当着欧阳野的面,很快将那一小包吊百斤化入新酒中,再次拿着酒壶来到欧阳野身边蹲了下来,不再笑,而是板着脸道:“少帮主,这次老老实实地把酒喝掉,不许再胡闹了。”

  “我喝,我喝。”欧阳野蹲在地上,像孩子被威胁之后不得不屈服般地哭丧着脸,呜咽着伸手去抓酒壶。

  但常三却将酒壶握得很紧,拍开他的肥手,准准地将壶嘴塞进他嘴里。

  酒液咕噜噜的灌了进去,虽然有一部分流了出来,但也有一部分被欧阳野吞下。

  见此,常三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放下来,脸上也再次露出笑容,握酒壶柄的手也不禁松了些。

  然而就在他手松了些后的刹那,一双肥手从两边过来,紧掐住这黄铜酒壶,连着那肥大的身影一起上扬,夺走酒壶的下一刹那便轰然砸下,正中常三额头!

  砰的一声!

  剩余的大半壶酒液四溅,黄铜酒壶直接被砸瘪,常三猝不及防下直接被砸得仰倒在地,眼冒金星。

  还未等常三转过念头,一只大脚便重重的踏在了其胸口上。

  常三本能地要挣扎起来,却因头晕眼花,以及欧阳野上两百斤的体重,一时无功。

  然后便有锵的一声响起。

  刀光连闪,血光乍现,常三便感觉双手手腕处一凉,随即痛入骨髓!

  “啊!”常三嘶声惨嚎,“我的手!”

  断手的剧痛让他搏了命般的挣扎,仿佛一条跳上岸的大黑鱼,几乎就要将踩在他身上的欧阳野掀倒。

  然而下一息,那把出自他腰间的短刀便准确无误的插在了他右肩甲窝里,直入地板!

  又重重跺了一脚,将常三跺得吐出一口鲜血,欧阳野这才扭头死死盯住花姐,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花姐目睹欧阳野这个痴呆儿在被强迫灌下药酒的时候忽然暴起,两三息间将常林这个第一境的好手重创并斩断双手,惊骇得魂飞天外。

  待瞧见欧阳野盯住自己,双眼血红,全无之前的半点呆滞,反而森寒如狱,仿佛择人而噬的猛兽,她不由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张口失声。

  也是在此时,欧阳野脑海中莫名浮现一行文字信息——

  “系统感应到了宿主的霸气,开始解锁···解锁中···解锁成功,开始扫描文明环境···扫描完毕,系统开启!”

  【新书幼嫩需养护,向新老书友求收藏,求推荐,求宣传!】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武侠小说武侠幻想小说

江湖我独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