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王爷诈尸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我成了仁宗之子在线阅读

我成了仁宗之子

历史 / 两宋元明

206.56万字|完本

书籍摘要: 帝王的软弱,造成了后苑的肮脏,导致了朝堂的混乱,纵容了嚣张的邻邦。言必行,行必果,杀伐决断,才是一个帝王该有的素养。且看吾登基,如何治国安邦。新书《苟个富贵盈门》上传,敬请鉴阅。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云哥的Fans.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财叔宁.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3名:不吃斋的蚊子.
    书友等级: 堂主

书友还看过

两宋元明小说推荐

雄起北亚在线阅读
金末乱世,中亚诸国正在蒙古人的铁蹄下迅速沦为废墟,而在东亚,西夏已经臣服,金国的山东 河北 山西 辽西等北方诸省,也都沦为蒙古人的畜牧场。 如果没有意外,蒙古人一统天下的时代即将到来。但就在一代雄主成吉思汗垂垂老矣时,一个来自现代的灵魂悄悄煽动了翅膀,将本大局已定的事实带偏了方向。
爱做的事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明:开局认朱元璋作爷爷!在线阅读
穿越到大明朝。 黄雄英开局死了个爹,朱元璋开局也死了一个儿子。 阴差阳错。 黄雄英将朱元璋认作爷爷。 两人就此成了爷孙。 可渐渐的…… 黄雄英发现,他好像认错了爷爷,但又好像没错……
反游猫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权宋天下在线阅读
醉死梦生八百年,醒来后, 家已破、国已灭。 身处蒙宋的纷乱年代, 天下需要纵横,兄弟需要生存 不愿在乱世中被吞食,只能为天下而拼杀。
老大河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明元辅在线阅读
身出名门,既有首辅伯父,又陪太子读书,朝野戏言小阁老;  领袖金榜,上承隆庆遗风,下开万历盛世,天下称颂大元辅。  县委秘书出身的小小镇长穿越成隆庆第一重臣高拱的侄儿。  【承诺的100万字免费章节已完成。】  盟主建了个书友Q群,群号:691201920,大家有什么想讨论的可以进群讨论一下,我也会进去潜水,了解大家的看法。
云无风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南明第一狠人在线阅读
永历十二年末,明军多线溃败。 万里江山尽失,四海豪杰皆殒。 山河破碎风飘絮,遗民泪尽胡尘里... 值此汉家天下存亡之际,一个私人博物馆馆长穿越而来附身在大明末代皇帝朱由榔身上。 面对近乎死局,是跑路逃命苟延残喘还是执天子剑做奋力一击? 朱由榔给出了答案: 日月所照皆明土,举世皆降朕不降! 伐清,朕要伐清!
一袖乾坤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我在明朝当国公在线阅读
杨峰穿越了,他来到了大明,但他一点都不高兴,因为他快饿死了。 想尽办法回到现代社会的他曾经立志再也不会到那个见鬼的年代了,但他很快就食言了,为了生活他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在两个时空里穿梭。 在大明他认识了很多有意思的人,做了很多有意思的事,而且他甚至还交了很多有意思的朋友,当了很大的官。 这就是杨峰在大明的生活。 群号:2-4-0-4-5-4-1-8-8
千斤顶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宋将门在线阅读
没有杨柳岸晓风残月,没有把酒问青天,没有清明上河图……  一个倒霉的写手,猛然发现,自己好像来到了假的大宋……家道中落,人情薄如纸。外有大辽雄兵,内有无数猪队友,滔滔黄河,老天爷也来添乱……  再多的困难,也不过一只只纸老虎,遇到困难,铁棒横扫,困难加大,铁棒加粗!  赫赫将门,终有再兴之时!  —————————————————————  读者群:284 427 642 (恭候大驾光临)
青史尽成灰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洪武年间小神医在线阅读
带着一个全国性三甲医院穿越到大明洪武年间,陈松不仅要治病救人,还要医国,将大明根子上的那些问题全部解决。 朱元璋说:陈松实乃天下第一忠臣,第一能臣,是一个能臣干吏! 朱标说:陈松实乃天下第一神医,一身医术神鬼莫测,救死扶伤;开创新学,让朝廷国势远迈汉唐。四海诸夷,无不朝东跪拜。真乃天下第一人也! 朱棣说:陈松是俺好兄弟,谁要是和陈松过不去,就是和俺过不去! 陈松说:我只是想让这个国家不太一样,让天下百姓吃饱穿暖,谁知道一不小心却称霸世界! 群:688928452 新书《我家后门能到明末》已经上传,还请多多支持!!!
数沙人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南明大唐王在线阅读
李定国,郑成功,张煌言,文安之,一直被猜疑,却殊死抵抗至康熙年间的闯营诸将…… 那一个个如同彗星一般照耀南明,又转瞬即逝的英雄人物,令人景仰又怀念。 在这里畅想一下,回到南明那个年代,与那些英雄人物一起并肩作战,为了那最后的希望而战! 隆武二年,明军大溃败。我们的故事,由此开始……
戍边铭东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当前位置: 历史 两宋元明 我成了仁宗之子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王爷诈尸

  庆历三年元日,大宋皇城祈福宫。

  祈福宫门窗皆闭,帷幔垂落,人声轻微。那怕是侧门进出之人,也随手关门,尽量不出多大动静。

  烛光映着屋里人的人,影影绰绰,搭配着轻手轻脚的走动,让本来就不太敞亮的祈福宫,多了一份不安和凝重。

  鄂王爷染病已十余日,每况愈下,即便官家将此宫殿更名为祈福,并连夜替换了牌匾,仍未能令鄂王爷病情缓解。

  杨王即逝,官家不曾罪及下人,雍王早夭,侍奉的下人杖毙三人,余者发配看守祖庙。

  这是第三个了……

  元日朝堂放衙,往年宫内也是有些喜庆之戏的,可今年……根本没人提及。

  ……

  赵曦艰难的睁开眼,只是睁了一下,太累了,不得不又闭上了,甚至都没来得及看清楚这是哪里。

  “官家,吾刚才似看见曦儿睁眼了。”

  睁眼?曦儿都两日未曾睁眼了。

  “恕臣无能为力!”这是这两天赵祯听到最多的话了。无能为力?呵呵!你们什么时候有过能力?三个皇子,这最后一个,还是要这样失去了。

  赵祯读过书,也略懂医理,就御医这几日所用汤药,他知道,那就是安慰,喝不死也好不了的。

  赵祯很希望皇后所言是真……

  赵曦迷糊中好像听到有人说话,怎么会?自己不是死了吗?

  他清楚的记得,当他裹着湿被子,抱着二蛋从烧着的屋里往外跑时,屋顶塌了,一根钢筋贯穿了他的脑袋……

  赵曦再一次努力的睁开眼。这是哪?咋都穿着戏服?

  这男人……这男人是爹爹,赵曦脑子里突然闪出这个概念来。

  “曦儿……”

  赵祯这下是真看清楚了,曦儿果然是睁眼了。

  一时间根本没了帝王的持重,纯粹是在表达一个父亲的情绪。他都能感觉到自己那种紧张和忐忑。

  不行了,太累,太困了。赵曦又睁这一下眼,仿佛耗尽了所有的力气,再也睁不动了……

  “官家,曦儿会不会是弥留……”

  这谁呀?赵曦在沉睡之前居然听到这样的话!你特么才弥留之际,你全家都是弥留之际。没力气怼,等睡醒了再说……

  ……

  也不知过了多久,赵曦再次醒来,睁开眼看到的却是另一种景象……

  整个屋子的烛光倒是还亮着,但屋里的装饰却是换了颜色,真正的换了颜色。从窗帷到被褥,一水的白色,就连屋里的人,都是白帽子,白衣,不是纯粹的白,而是那种白麻布。

  谁死了?这是孝服呀!

  赵曦愣了愣,想开口问……

  “那个谁……”

  “啊……王…王爷……小的一…一直尽心侍奉……”

  说什么呢?什么王爷?我就是想问问谁死了。

  “诈尸啊……”

  赵曦还没来得及再开口,就被这一声喊叫打断了,这声……声调如此的高亢而凄厉。

  然后就看见犄角旮旯的全是人,也全都跑出去了。

  诈尸?诈什么尸?你见过诈尸前还跟你闲聊的?算了,看看再说吧。

  赵曦想扶一下,好起身下地,很自然的看向自己的手臂。这是……他看到的手臂是个婴儿的手臂。脑子里再想做什么动作,然后这婴儿手臂就动了,就是自己想做的动作……赵曦傻眼了!

  自己活着,却活成了幼儿!这情景给他的第一信息。

  赵曦使劲的想,能记得自己军伍上的事儿,还记得自己是转业到地方的,也记得自己做了苍山镇长,然后救人牺牲了……

  自己是赵曦,肯定没错,自己有双亲,有妻儿,可赵曦很努力了,脑子里一点印象都没有。

  我到底还是不是我自己?赵曦脑子里翻来覆去的倒腾这个问题。

  ……

  元日亡子,还是自己第三个早夭的儿子。赵祯这两日除了长吁短叹,就是默默落泪,根本无心其他。

  也就是这个时候,他才会在慈明宫守着,让那个贤德的皇后宽慰他。

  苦命鸳鸯,同病相怜,倒也能相互慰籍。

  “官……官家,鄂王……爷诈……诈尸了!”

  内侍惊慌失措的跑进来,根本顾不得礼仪,快跑到赵祯身前了,才骤然停下,两腿继续哆嗦着。

  “啊……!?”

  赵祯本来这时候脑子里全装的是曦儿,一直是恍惚的,也只有关于曦儿,他才能进了耳朵里。

  他不死心,不甘心,这两天一直祈祷上苍,期盼着老天能看在自己对子民臣工宽容的份儿上,别带走自己唯一的儿子。

  只是御医以及所有的嫔妃都不让他去守着,甚至连外庭也进言了,担心过病。

  他一直守在慈明宫,也是想等一个消息,死或者活。

  却不料会是……诈尸?

  赵祯愣了,张嘴哈气,根本不知道该如何。

  “妖言惑众,休得胡言!”

  曹皇后厉声喝止,再转头看向自家这男人……唉!终归是个中平资质,支撑这个庞大的帝国也是难为他了。

  “官家……官家……”

  连续两声,才让自家男人回了魂儿。

  “官家,下人无知,吾以为须移驾祈福宫。”

  “依圣人。”

  赵祯浑浑噩噩的,脑子里是空白的。只知道是关于曦儿的,不是死活……

  祈福宫外,全是白衣白裳的下人,映着红墙绿瓦,怎么看怎么诡异。

  一个个哆嗦着,不敢远离,也不敢进屋,就时不时晃到门口,伸着脖颈朝里看。

  “官家,娘娘,鄂王爷……鄂王爷……”

  “闭嘴!休得胡言!”

  曹皇后再次喝止了准备出口诈尸的下人。

  官家?这是宋朝对皇帝的称呼呀,这……这到底……再细想,赵曦发毛了。

  他记得当初在指挥学校,战史老师曾说过,他的名字跟仁宗皇帝夭折的三子同名,而如今……自己没死完全,难不成到了大宋?

  赵曦听说过穿越这词,可惜,他几乎没怎么看过那些穿越架空的网络小说,否则就不会觉得匪夷所思,也不会感到无措。

  凡遇大事需冷静。赵曦很快让自己冷静下来,倾听着屋外的声音。

  “官家,万万不能进去!诈尸之小鬼最为难缠,鄂王爷只有三岁。官家,万万不可呀!”

  三岁?是了。自己现在只有三岁,赵曦再次看了看柔嫩的身体……这个需要适应。

  “官家,吾进去,曦儿聪慧,吾不曾虐待,即是有未了之事,也不会伤害与吾。”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