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47.狐守灵山

  “好。”异口同声地应下,整个大殿接近四十个人同时立誓,法阵之光照亮了每一个人。

  “大家……”

  “哈哈,那我们以后还怎么称呼你呢?”单纯的风雪魅惊奇交加的瞪大眼睛似乎还没有从炎凰是南宫卿染的事实里回过神来“真是想不到,我的师姐竟然是荣光殿下!我的女神!我竟然和我的信仰是同门?”这种感觉要不要太好?惊喜的想要放声大叫。

  南宫卿染轻柔的拍了拍她的头,“我一直都是你的师姐。”看着诸位师兄弟笑起来“也一直都是大家的师妹,师父的弟子。”

  “不过说起来,你们似乎并不惊讶?”

  “没什么好惊讶的。”洛流川走上前来沉稳如山般坚实的身躯给人无限安全感“你对七师弟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吗?”

  南宫卿染哑然:“七师兄?我当初陨落之际他才多大?”

  “您果然是不记得了。”樱逸哲伤感的悠悠叹息了一声,他清雅的像山间的溪流潺潺清新“我已经快满百岁了。”垂下头“当年映雪湖一别不想竟是四十几年了。”

  映雪湖?

  好像有点印象,“你是因为曾经见过我,所以看到我的脸才会······”南宫卿染恍然,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身边风雪魅已经递来了一面琉璃镜,细细一看果然是和前世的脸越来越像了,当时霜华就曾提到过这件事,随着她的神魂与这个身躯融合的越圆融,她会彻底变回前世的样子。

  “不全是,或许您自己不会有感觉,但其实您通身的气场就已经说明了问题,那不是一个出身山野的女子能有的雍容华贵。”樱逸哲在她面前站定白色的光芒将他包裹,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从光球里伸出来,之后第二条第三条······一连九条尾巴像云团一样上下摆动。

  一只莹白如雪的九尾天狐匍匐在地上,碧色的眼眸像一块紫水晶,他曲着前腿垂下头做出臣服的姿态,这个场景这样熟悉。南宫卿染想着身体却快了思想俯身将猫儿大小的九尾天狐抱在怀里轻抚它的皮毛,拨了拨他的耳朵,“原来是你啊,没想到你竟不是幻兽而是神裔古族的子弟。”

  毛茸茸的九条大尾巴比它的身子大了两倍不止,粉嫩的舌尖轻舔南宫卿染的手,这时南宫卿染身子一僵,才想起来怀里的已经不是当年从虎口下救出的小宠物,她也早不是当年盛极一时荣光傲世的荣光太子了。

  果不其然,一抬眼就对上满殿惊骇的目光,一个个呆若木鸡地看着她怀里雪白雪白没有杂毛的狐狸,俨然是一副接受不了老七是狐狸,还是一只可以这么萌这么乖的狐狸的事实。

  怀里一轻小狐狸已经趁着她僵住从她怀里挣脱出来,轻盈的落在地上化成了人性,却并没有因为众人的眼光而觉得尴尬,反而目光灼灼地看着南宫卿染,在众人惊恐的目光中拉起南宫卿染的手单膝跪地,轻柔又无比虔诚地问:“不知可有荣幸与您并肩作战?”

  这是要宣誓效忠的前兆啊,南宫卿染眼眸一闪装作听不懂般微笑道:“我们已经并肩作战了呀。”

  “您明知道,我并不是这个意思。”他的眼眸暗淡了几分,连上扬的唇角都落下了些却依旧执著地跪在原地执着南宫卿染的手不放,微微低头轻吻了一下南宫卿染的手背,南宫卿染被灼热的温度烫了一下想挣开,他竟没想到他握的这样紧丝毫不给她挣开的机会。

  “你是人,不是幻兽。”南宫卿染有些气急,以她现在的功力虽然不能和前世相比但也远在他之上,但无法保证挣开他会不伤到他“当年的事是我的错,不应该没查清你是幻兽还是人就——非礼你,但是现在明知你是人,我又怎么能······”

  樱逸哲又笑了几分,“那您觉得,我的手感如何?您若是喜欢我愿永远是幻兽的形态,只做您的宠物。”飞扬的眉眼说不出的自信,似乎对自己的手感很有信心般笑道“您是当世唯一的龙凰,未来的苍天之主,只要是世间生灵您都可以契约,并不受天道限制,我都查清了,您可不能诓我。”

  “你······”南宫卿染气结,话都被他抢了她还能说什么。

  “而且——”樱逸哲狡黠的眯着碧色的眼瞳,幽怨地瞥了南宫卿染一眼“您都说是您非礼我了,难道一句道歉就这么了了吗?您可把我全身都摸遍了不应该负责吗?”又伤感道“还是说在您心里,逸哲的身份低微不值得多此一举?”

  南宫卿染扶额,半天道:“好,你想怎样?”

  “愿永伴您左右,为您执戟帐外,站立两厢。”樱逸哲虔诚俯首银白的长发似满天星河洒落在肩头,脚下的法阵已经升起,誓言已经念了一半,此时像打断也来不及了,法阵中的人都受天地法则庇护。

  “我九尾天狐族樱逸哲愿奉南宫卿染为主,此生此世必竭所能,护佑吾主一路乘风,汝之所求即为吾毕生之所愿,如违此誓天地诛杀!”心尖一滴血被强行逼出,脸色白的吓人眼神却亮的惊心。

  南宫卿染低叹:“我南宫卿染以此代龙凰之名,接受你的臣服。”

  泛着淡淡金辉的血从指尖浮现印进樱逸哲的眉心,樱逸哲的心尖血落在了南宫卿染的手腕,这是臣服宣誓,属于血誓的一种,臣服者将完全受被臣服者的掌控。

  看着面前驯服的低下头跪着的樱逸哲南宫卿染竟想不出拒绝的话,指尖点在他的眉心,灵力运转轻轻描绘属于她的图腾,樱逸哲闭上眼一动不动的仰起头任她将灵力注进脆弱的眉心。

  其实本来不需要这么麻烦,只要南宫卿染一个念头就能在他眉心印上专属于她的图腾,但不知为何看着这样虔诚心悦诚服的他,她忽然不想这样敷衍,理应给他更加郑重地对待这才亲手描绘。

  金色的龙凤相缠的龙凰图腾印在他的眉心,指尖抚了抚图腾一闪便隐进肌肤里不见了。

  “好了。”伸手将他扶起,感觉到心里的连系又多了一份。

  “主人。”樱逸哲轻笑,摇身变成了九尾天狐的形态一跃蹲在南宫卿染的肩头,毛茸茸的头轻轻蹭了蹭南宫卿染细白优美的脖颈,显然是在履行承诺做一只宠物。

  南宫卿染抬手拍了拍他,“不必,你还是做你自己吧。”虽然手感真的很好,但是不能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而将他圈养,他是自信清雅的樱逸哲,他有他的骄傲,他的尊严不能真的将他当成宠物般折了他的傲骨。

  樱逸哲没有变回来,就这样蹲在她肩头“主人不喜欢吗?”

  “喜欢,可我更喜欢你做你自己。”南宫卿染笑得慵懒眼底却似埋藏着冰川万里,剑影刀光。

  白光一晃樱逸哲站在她面前,不待说什么身后已经响起了一片惊叫“我的天哪!我是做梦还没醒吧?七师兄竟然会是九尾天狐还和炎凰师姐签订了契约?”

  “我可能也在做梦,你快掐掐我。”

  “大师兄,这······”

  洛流川苦笑着看君夙天眼中也尽是怀疑和无可奈何的无力。

  “话说,你们都多大了?”

  这一句话像一句天籁将他们胡思乱想的思维拉回来。

  “普遍一百多没有两百。”洛流川下意识回答,见南宫卿染蹙起了月牙似的眉又接了一句“剑圣门以实力排名,所以······”

  “那就是说,在我之上的都是修为超过我的?”南宫卿染惊疑不定的扫了一遍在她之上的八个师兄,有些质疑,别说是一个,就是八个一起上南宫卿染也有把握将他们全撂倒。

  “呃,你的排名是我定的。”一直“透明”的天清咳了一声老脸微红道,“因为你实力虽然够强但是必经入门时间短,直接将你收为亲传已经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骚动,若是又直接将你列为首席只怕难以服众,所以想等裁决赛时由你自己夺得魁首,这样就能名副其实了。”

  “多谢师父,弟子明白。”天清的好意她又何尝不知,谁让她是突然出现的呢,还一来就成了亲传弟子,年龄又出奇的小,整个宗门里应该就数她最小了。

焕月殇说
感谢:书友20180405141405563投的两张推荐票票,么么哒~~~

047.狐守灵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