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48.会错意了

  温声软语劝别了众人,南宫卿染放下了心头的一块大石无比轻松,心情好连带着看谁都顺眼。

  “主人,回碧翠峰吗?”化身九尾天狐的樱逸哲说什么都不肯再离开南宫卿染,无奈只得带着他,反正小小的一个也不碍事。

  “不了,我就随意走走。”

  漫步在凌天落仙宫的林荫小道,阡陌之间人为的痕迹甚少,大半的山,树,石,路都是最自然的样子,这也是凌天落仙宫的好处。因为没有将钱财花费在无用的建筑上所以凌天落仙宫的财富是除了飘渺阁之外最富有的,因为保留了最天然的样子,天地间最本真的万物也就自然地呈现了最原始的天道,所以凌天落仙宫的实力在五大宗门中仅次于执法盟。

  这恰恰也是南宫卿染最喜欢的,因为曾在执法盟呆过,所以更加了解凌天落仙宫和执法盟的差异,这种差异让凌天落仙宫的接近自然,返璞归真越发难得。

  张开双手感受天地间草木万物的呼吸,缓缓闭上眼,浑身的气息竟不由自主地与周围环境同步,明明人就站在这却给人一种融入自然的感觉。

  樱逸哲从南宫卿染肩头轻飘飘的落到地上,没有惊起一粒沙尘的化成人形守在南宫卿染身边,以免在领悟时被打扰造成难以控制的反噬。

  来来往往的弟子们络绎不绝,看到南宫卿染的状态时都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静静的看着绝色冷艳的少女走过,再看到落后了半步小心翼翼守护的樱逸哲,众人皆侧目,彼此间对视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奇。

  与南宫卿染初来乍到时间尚短,大多数弟子不识不同,樱逸哲在这修行了数十年,以他清雅俊秀的容颜和不菲的实力几乎是无人不识。

  出了名看似清雅端方实则疏离淡漠的樱逸哲如此小心的守着一个不曾见过的陌生少女,这可是一件足以轰动整个凌天落仙宫了。爱慕着樱逸哲的少女们顿时将羡慕嫉妒恨的目光狠狠刺向对这一切犹未可知的南宫卿染,恨不得将她撕碎。

  隐在人群中的柳晴幽看着被樱逸哲保护得周全的南宫卿染,幽深的眼中划过一抹恶毒,看了看目送他们缓缓走过的人群,在最前面的是一个长相甜美可爱的女子,玲珑有致的身材大大的眼睛水波流转,手中撕扯着一方丝帕红唇咬的出血依旧愤愤的看着渐渐远去的南宫卿染,时不时地将目光投向樱逸哲时,眼中不期然的划过一抹黯然。

  医仙门亲传弟子——田琦儿。

  “这不是田师妹吗?”柳晴幽巧笑着走到她身边。

  “柳师姐?”田琦儿诧异的看着她,平时没有什么交集的人平白无故的为什么会和她说话?“有什么事吗?”

  “没事呢,只是看着田师妹在这里黯然神伤心上人却在呵护别人一定很难受吧。”柳晴幽状似不经意地说着,眼中有些怜惜和不忍“你应该不知道那女子是谁吧?”

  “柳师姐知道?”田琦儿眼睛一亮满含期待的看着她。

  “这……”柳晴幽为难的咬了咬唇“我可只告诉你,别告诉别人也别说是我说的。”

  “好好好,我的好师姐,你快告诉我吧!”田琦儿又回头看了一眼樱逸哲,心道,逸哲哥哥,既然这个狐狸精敢勾引你,我就让她不得好死!

  “唉!说来惭愧,她叫炎凰,至少是我御圣门的亲传弟子。不过……”柳晴幽看了一眼急切的田琦儿幽幽叹道“但是她来了还不到两个月,先是传出与陌生男人在紫藤林私会,之后还害死了阮师姐,更过分的是她勾搭了好多门中的师兄,就连龙飞影师兄都被它迷惑了。”

  “什么?!”田琦儿顿时被愤怒冲昏了头“这个水性杨花的贱人!我非要她好看不可!”

  “田师妹!”柳晴幽掩面痛哭“你的心意师姐收到了,可是,她不是好惹的,你可千万别冲动,万一他在樱师兄面前说你坏话可怎么办!”

  田琦儿本来还尚有一丝理智,这时一听樱逸哲这三个字顿时什么理智都滚开吧!火冲上头的田琦儿怒气冲冲的冲了过去,是想就这样强行将南宫卿染从领悟中唤醒。

  “贱人哪里走!”

  一声断喝炸响在寂静的路上,屏气凝神的路人都吓了一跳,樱逸哲顿时不悦地蹙起了如画修眉,冷眼看向风风火火冲过来的田琦儿,低声斥道“田师妹,这里是凌天落仙宫请注意你的言辞和修养!”

  “什么修养言辞!樱师兄,你知不知道你护着的是个多水性杨花的贱人?!”田琦儿义愤填膺的指着南宫卿染痛骂“你知不知道她和那么多男人纠缠不清,她根本就是个贱人,根本就……”

  “啪!”

  说有人都静下来了,田琦儿捂着火辣辣的半张脸难以置信的睁大眼睛张着嘴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应对,樱逸哲气的全身发抖银牙咬的嘎吱作响,拳头攥的紧紧的,眼中是前所未有的惊怒交加,一只手还没放下。

  “樱师兄,你竟然……为了这么个女人……打我?”田琦儿愣了许久才问出声,“你竟然打我!”泪水滚滚而下,泣不成声的呜咽着,狠狠看了樱逸哲一眼转身便哭边跑。

  樱逸哲浑身散发着彻骨寒意“谁再敢说她半句坏话,我绝不轻饶!”声音之冰寒是数九寒天的冷都无法与之媲美的。

  此时的樱逸哲就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去触他的霉头,只有一人例外。

  一只冷白纤长的玉手按在了他的肩上,没有用力竟然奇迹的止息了他的怒火,樱逸哲没有回头,甚至不敢回头,他的身子在抖心中的自责要将他淹没,是他的错,没能守护好主人,还是让主人被惊醒了,那……反噬呢?严不严重?

  这样一想樱逸哲顾不上自责匆匆转身,还没开口就被南宫卿染一抬手堵住了,“回去再说吧。”

  愣愣点头不知该做何反应的任她拉走,待二人走后围观的人顿时沸腾了,“天呐!你们看到了吗!樱师兄竟然可以这么霸气护短!”

  “樱师兄竟然那么听那个女子的话?!”

  “樱师兄……”

  “噗通!”

  “主人,是我没能守护好主人,请您责罚。”樱逸哲被南宫卿染拉回房间,刚一松开手,他便毫不犹豫的重重跪下身去请罪。

  南宫卿染的手一顿,怎么她身边的人都动不动就请罪啊,她有那么可怕吗?还是她看起来是个性格很暴戾的人?

  “起来,我是自己醒的。”一把将人拉起来按在椅子上,南宫卿染终日冰凉的手指抚上他棱角分明,清雅俊秀的脸颊细细描摹,四十多年前见他时还是个只催生了三条尾巴的稚弱灵狐,孱弱的连龟甲兽都能吃了它,如果不是被她看见就要喂了花斑虎。

  其实她当时只是纯粹的看他长得灵动好看想养个小宠物在身边,谁知道竟是个这样大的惊喜,“我当年救你只是一时兴起,你又何必挂在心上这么多年?”

  “因为如果没有您,我或许早就死了。”樱逸哲抬起头看着她,紫罗兰色的眼中淬满了虔诚的信仰“您是我的信仰,是我的光,我愿为您付出一切。”

  “这是何必?”

  “或许对您来说只是举手之劳,但对于我来说却恩比天高。正是因为身上沾了您的气息,从那以后再没任何幻兽欺凌我,是以我拼命修炼只为有一日能光明正大的走到您面前。”樱逸哲吻了吻南宫卿染的手指,没有任何旖旎的念头,只是一个信徒对神的虔诚信仰。

  “你可以用别的方式还,没必要将自己的后半生都陪在我身上。”

  “我甘愿,主人。”樱逸哲忽然笑了“您说用另一种方式,那您……要我吗?”

  “什么?”南宫卿染有些茫然,要什么?他不是已经是她的了吗?

  樱逸哲看着茫然的南宫卿染眉眼晕开笑影,脸颊上飞起羞红咬唇闭上眼“您不知道幻兽的初夜可以将精魄献给……夺了他们初夜的人。”看着瞪大眼睛的南宫卿染唇咬得更紧了“我……虽然,嗯属下并不全是纯幻兽,但也有一半的幻兽血脉,我的母亲是幻兽,父亲是人,但是我也是有……这个功能的。”

  堪堪讲话说完,脸已经红成了番茄,局促的不敢看南宫卿染的脸。

  下巴被挑起,无可避免地对上了南宫卿染清如山泉的火瞳“你以为我也是……想要凭这种方式来提升功力的人?”声音平淡的没有丝毫情绪,但是樱逸哲非常敏感的感觉到主人生气了!

  是我会错意了!

  “我,没有!”樱逸哲不知是哪来的勇气挣开了南宫卿染的手从椅子上滑跪到地上,垂着的头猛然抬起,脸上血色褪尽眼角晕红“我从来不曾这样想过主人!”

  “那为何?”

  “因为……”樱逸哲的脸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绯红“我,我只是想将自己献给主人,这样主人会不会信我多一点。”

  “我从来没有不信你。”南宫卿染长叹一口气将他拉起来“我只是希望你明白,你在我眼里不是工具也不是宠物,你是我的七师兄,一直都是。况且你既然知道精魄会被以这种方式夺取,那就应该明白精魄对你们的重要性,又有多少人惦记着幻兽的精魄,而你们一旦失去精魄会失去的不只是修为还有你们的命!”

  “主人,其实如果是自愿的将精魄献出除了修为会有所下降其实是不会有什么危险的。”樱逸哲轻声道“况且,献给主人我从不觉得不值得。”

  “你是个笨蛋。”

焕月殇说
今天第二更,我没有食言,可累死我了。

048.会错意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