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65.比试第二天

  下午第一场就是樱逸哲与木仙门的俞晓的对决,卿染早早的坐在了席位上等着比赛开始,下午的阳光依旧亮的刺眼,晒得人汗流浃背好不难受。

  卿染坐在那却连半点汗都不见,依旧清清爽爽的,风雪魅正奇怪,走进了卿染身边才发现原来卿染身边三步之内都被源源不断的凉意覆盖,舒服的她喟叹一声像只黏人的猫紧紧巴住了卿染的手臂。

  “这么热吗?”卿染好笑的摸了摸她银白色的长发,看着她被摸的舒服的眯着大眼直哼哼。

  “师姐,你不知道猫有多怕热吗?”风雪魅委屈的蹭了蹭卿染的胳膊,委屈巴巴的抱怨。

  “这我可真不知道,我以为就只有狗怕热呢。”卿染忍不住笑了几声。

  风雪魅更委屈了,大大的眼睛控诉的看着她,头上“噗”的冒出了两个毛茸茸的耳朵,尖尖的,白白的三角形的耳朵。

  “呃?”卿染看着这两只毛茸茸的耳朵指尖搓了搓,想摸,好想摸一把,伸手揉了揉她的头,“不会吧?你的战魂是猫?”

  “我的血脉也是雪绒灵猫。”

  “可是,神御风族不是鲲鹏血脉吗?”卿染看着她越发难以理解。

  “因为我和哥哥是风族家主的私生子,我们的战魂是继承了母亲。”风雪魅苦笑,落寞的趴在她怀里“也是因为没能继承神御风族的战魂才会备受排挤,神御风族的嫡系全都进了执法盟而我和哥哥却根本没人过问,无奈之下我们就来了这里,好在师父收留了我。”

  “那你哥哥······”

  “哥哥被符圣门的明初门主收归门下,但是在三年前的比试中被廖西斩断了筋脉还被他一番侮辱,哥哥羞愤之下······自刎了。”风雪魅泣不成声地大哭。

  没想到看上去活泼开朗的风雪魅竟然会有这么悲伤地过去,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抚她失控的情绪,台上樱逸哲和俞晓的对决已经到了白热化,樱逸哲的武器此时也初见模样。

  一人高的黑色长枪,红缨翻飞在樱逸哲手中挽起灵巧的枪花,银色的长发在打斗扬起的尘沙中飞扬,碧色的狐眸微微眯起,手中长枪灵活的挽了个美轮美奂的枪花,身影如电般蹿出长枪在手中旋转起快若闪电的弧线。

  卿染一手抱着风雪魅,一手在桌子上有节奏的敲击着,流火的眼眸微微眯起,一闪即逝的琥珀光在眼中荡漾着细微的的涟漪,红唇抿起似笑非笑的看着两人的对决。

  俞晓是木仙门的弟子,他的属性就是木,都说“草木君子花美人”生得一副眉清目秀的脸显得有几分文弱,他的武器是一把九节鞭,细长的鞭身本就极擅长远距离的作战,一收一放间如一条诡诈的长蛇在游动着寻找攻击的最佳时机。

  长枪对上九节鞭按理来说应当是枪更占便宜,枪是百兵霸主,只要习得精髓足以横扫天下,奈何樱逸哲的枪法只堪入小成之境对上使得一手好鞭法的俞晓有些力不从心。

  冷不防俞晓袖中忽然抽出了一根青藤,猝不及防的被抽中腰侧,霎时间就是一条渗血的鞭痕,樱逸哲咬牙将枪旋过绞起那根青藤,强劲的拉力从俞晓袖中爆发出来,两人陷入角力,谁也不肯让谁地僵持着,脸上都有细汗渗出来。

  “逸哲,攻他下盘,注意膝,肘。”朦朦胧胧的声音响在耳边,樱逸哲顿时明了,一脚向他膝盖踢去,一手握着枪一卸力另一只手趁机扣住了他的手腕用力一带滑到了他的手肘用力一掰将他的小臂硬生生卸脱了。

  “啊——”

  趁着俞晓痛的惨叫忘了闪避,樱逸哲脚下一个用力点在他的膝弯,将他的两条腿也一并卸了下来,松开手任由他烂泥一般滑落地上动弹不得,樱逸哲轻巧地拍了拍手转身步下擂台走向卿染。

  “主人。”

  “去疗伤。”

  “啊,是。”樱逸哲经卿染一说这才感觉到了疼,伸手摸了摸腰侧,手上不意外的染上了些许的血,衣服都被抽裂了,肌肤被那根青藤抽出了一条三寸多长的伤口。

  “那根青藤到底是什么呀?”

  “那是鬼面魔藤的藤条,鬼面魔藤是一种非常难缠的植系战兽,最高的可以达到木皇级,一大团鬼面魔藤可以生生耗死一个人皇级的强者,他们的生命力极其旺盛,再生能力极强而且藤条上有倒刺,还有些微毒素会让伤口难以愈合。”卿染十分自然的解释了一下,目光始终不曾离开擂台“我只是没想到,木仙门竟然有人可以将鬼面魔藤收为战兽,毕竟植系的战兽是很难培养的,耗费的材料和灵力就不必说了,天才地宝才是最主要的,一旦养不好之前的功夫就白费了。”

  “那你一定没见过木仙门舒华门主的织幻蔷薇和星竹门主的天星灵竹,都已经换成人形了,而且特别漂亮,战斗力一点都不比其他战兽弱。”颜圣希笑道。

  “所以木仙门是专门培养植系战兽的一门?”卿染面露喜色,她曾经就有一只植系战兽,陪了她很多年但是后来因她而死,只留下了一枚小小的种子,她一直想把它复活,可是又始终摸不到法门“那,死去的植系战兽留下的种子能养活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应该可以吧,你抽空去拜访一下木仙门的三位门主,向他们请教一下好了,木仙门三个门主两个峰主各有各的精通,或许就有能做到的呢?”

  “那就太好了。”

  “你怎么会突然对植系战兽这么感兴趣呢?”

  “我有一只植系战兽,是一朵鸿蒙青莲,但是她死了,留下的花瓣被我炼成了一把兵器,但还有一粒种子我想她或许可以重新活过来。”她的佛印轮回就是用鸿蒙青莲的花炼成的,鸿蒙青莲是一种特殊的植系战兽,她自开天辟地以来就存在,传说是孕育了女娲和盘古的大地之母,她的叶片坚如金刚,铸造出来的武器无坚不摧,在植系战兽中攻击力堪称最强。

  而且全世界也就只有一株,永远也只有一株,老的死去,新的发芽。

  植系战兽里莲系曾经的兽神就是她的鸿蒙青莲,可惜植物都怕火,即使已经位列兽神也自然免不了被火烧会死的下场,鸿蒙青莲是为了保护她才会被大祭司的兽神暗渊麒麟的泯生屠炎生生烧死。

  “鸿蒙青莲?该不会是……苍渊大战时出现的那朵吧?”

  “如果你说的是一百五十年前我和北王在苍梧之巅的那场大战的话,那就是我的那朵鸿蒙青莲。”卿染淡淡道。

065.比试第二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