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11.原始历练(7)

  “当心!”一道锐利的银光从卿染身后闪现,白泽眼眸一眯,刚压下去的煞气再度涌现出来,扬手挥出一道银蓝色的玄光将一头伸出爪子的豹形幻兽击成了血肉猩红的碎块。

  卿染回过头去,目光只刚刚触及到一角猩红便被一只微凉的手捂住了眼睛,耳边响起霜华清雅的声音:“主人,别脏了眼睛。”

  卿染才碰到霜华挡在眼前的手上,闻言轻轻“嗯”了一声,不再执著拿开他的手,“那些幻兽怎么样了?”

  “它们都已经清醒了,而且……”白泽的声音渐弱到消失,周围杂乱的呼吸声已经说明了一切。

  眼睛看不到听力和嗅觉等感知就显得格外敏锐,卿染拍了拍霜华的胳膊示意他放手,被群狼环伺的感觉可并不美好,眼前渐亮起微光,适应了一会霜华才撤了手,他和白泽一左一右护在她身边。

  在他们的四周,成千上万的幻兽眼眸里闪烁着不加掩饰的贪婪和欲望,森森绿光将他们包围,霜华眼底流过杀意,一丝丝威压泄露出去,理智极速转醒的幻兽们低声呜咽着退后。

  白泽眼眸深处有血色漫出,如蛆附骨的恐惧缠绕上心头,聪明的幻兽转身便跑,陆陆续续的只剩下十几只圣兽巅峰的幻兽虎视眈眈地围着三人不肯罢休,兽瞳中闪烁着孤注一掷的狠辣和杀意。

  “找死!”

  雪白的身影从眼前掠过,卿染微讶了一声,“白泽?”

  漫天扬起的银蓝色冰霜里,白泽的身影快的看不清楚,模糊的只能看见一团影子,卿染凝了凝眸,精修瞳术的眼眸要看清楚但不是什么难事,而就在白泽动了的一瞬间,包围他们的十几只幻兽也动了!

  “嗷呜~~”

  锵——

  卿染双手一握,[三千鸦杀]在手,一个侧身格挡住一只尖锐的利爪,一脚将偷袭的幻兽踢飞出去,耳后有风声,卿染来不及多想一个折腰后撤出两步躲开了来势汹汹的一记冰刀。

  霜华也被好几只幻兽围攻起来,看似游刃有余实则也是勉强应对,幻兽的实力和主人的修为息息相关,主人越强则幻兽愈强,主人弱幻兽的实力也会受到限制,未免幻兽实力过强而反伤其主,故而幻兽实力不得超过主人修为的两倍以上,这是创世神对人族的偏袒。

  卿染现在霸主巅峰的修为,霜华的实力也就被限制在人皇境巅峰左右,对付圣兽巅峰有些勉强,但是好在他的血脉高贵,再加上他原来的实力并不是没有了而是被暂时封锁,随着主人越来越强练练解锁。

  这样算来勉强和六只圣兽周旋,白泽的实力也差不多,仗着血脉之力强硬地与九只圣兽相斗不落下风。

  这也是为什么卿染不愿太早和霜华龙战重新缔结契约的原因,因为这样他们的实力大减对她如今的情况来说很是不利。

  卿染看着眼前的三只幻兽气的笑了起来,两只森林独狼,一只铜斑血豺,豺狼虎豹占了两个,双刀在手轻轻敲了敲,动人的火瞳似蒙了一层薄薄的水雾,朦胧柔美,微微眯起的一瞬间竟似炼狱的血海倒映眼中,滔天的杀意巨浪般汹涌着从她体内流淌出来。

  “嗷呜……”

  一只独狼仰天长啸一声向卿染冲来,另外两只相互对视后也不约而同地向她冲去。

  冷冷的笑浮现在性感的红唇边,眼角划过一丝锐利的冷光,毫无预兆的她浑身猝然燃烧起熊熊烈火,黑红色的火焰像一件战衣将她包裹着,如地狱的女王再临。

  纤细的手臂扬起狠狠挥落,一道半月弧光挥斩出去,没等斩到独狼便忽然一分为三,灼热的温度炙烤着大地,周围的树木叶子都枯萎凋零,泥土开裂连躲闪都来不及,直面被弧光切中,独狼一声哀嚎轰然倒地,刺耳的尖厉惨叫震得人耳膜生疼。

  另外两只幻兽在这时已经从两侧包抄过来,卿染脚踩红莲双臂持刀,如傲然怒放的红牡丹,美得张扬又放肆,冷傲的目光蔑视着冲来的两只幻兽,长刀在手中转起。

  “云漾八荒!”

  数不清的刀光飞射出去,流星赶月般炸响在林间,惨叫声来的猝不及防,不只是卿染身边的这三只,就连霜华和白泽对战的那些幻兽都躲闪不及被砍了个正着,一个个七倒八歪的惨叫哀鸣。

  闭目静立火中的卿染脸色苍白,有冷汗顺着鬓角滑下,缓缓睁开眼,火焰的纱衣慢慢收回体内,霜华和白泽趁此机会在将死的幻兽身上再补上一刀。

  “主人,您没事吧?”霜华一手提着剑向她走来,织锦压金龙浮云纹的衣衫上沾了一点血迹,雪亮的刀锋上血迹斑斑滴落在地面。

  神剑——横霜。

  “我还好,就是有些脱力。”缓缓运功一周,卿染摇了摇头伸手摸了摸霜华的脖颈,修长白皙的脖颈肌肤细腻柔滑,带着兽族特有的滚烫体温,脉搏跳动沉稳有力。

  霜华微微低下头任她将手按在自己的命脉上一动不动,低垂着眉眼温顺安静,金色的长发丝丝缕缕被风吹起,擦过卿染的脸颊有些凉,有些痒。

  “嗯,还好。”

  转过头去见白泽也已经收拾善后好了,向她走过来,未来得及多想伸手也去探他的颈侧脉动,这是她的习惯,一个不为人知的小担心。

  每当战斗过后的她总是会不由自主的去挨着个检查身边人的脉动确定是否真的安好,有无受伤隐而不发。

  白泽有些错愕却也没有多加抵抗,霜华则在卿染伸出手的一瞬间眼露警惕,暗自运功,生怕白泽一时的应激反应伤到卿染,毕竟白泽是卿染新契约不久的幻兽,对卿染到底不如他们这些伴随良久的知根知底。

  贸然探向他人命脉是大忌,一般人都不敢轻易让人触碰,哪怕是无心的,只要伤到了卿染霜华可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

  好在白泽并未做出什么过激的反应,霜华稍稍放下心来,“主人,您接下来有何安排?”

  “蕴神木已经到手了,我要找个地方闭关了。”卿染仔细探查过了白泽的脉动确定他没有受伤这才心满意足的收回手,“话说你怎么会来?可别告诉我是碰巧的。”

  “感应到主人在附近,霜华理应前来拜见。”

  “唔,不过倒是多亏了你来了,要不我可危险了。”卿染不无感慨道,“谁能想到这个赤金比蒙竟是个领域了血脉神通的,那招——震天吼,差点把我震死。”

  “主人,那您有没有受伤?”白泽急切的问道。

  “没有,霜华来的很及时,比蒙被他打晕了,估计短时间醒不过来。”

  幻兽的血脉神通和神裔古族的血脉天赋差不多,不过幻兽能够领悟的血脉神通一般都需要极高且纯净的血统,而且领域的技能代代相传很少会出现变异,不像人族的血脉天赋,人人皆不同,很少有两个人能觉醒相同的技能。

011.原始历练(7)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