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50芙蓉不及美人装

  ――――――――――

  周家村的人大部分都在吃晚饭,只有这个村长不干正经事,小白的神识蔓延到村长家的时候,是受到了惊吓的……

  叶之秋冷笑,整体从信息上推论,这就是一个买卖妇女的乡村,为了使买来的女人听话,自然使用了各种龌蹉的手段来驯服她们……

  长此以往,她们的尊严,人格都会被践踏在尘埃,这些活下来的女人已经没有思想,没有自我,已然是一具具行尸走肉……

  叶之秋压下心底的愤怒,清冷的声音在脑域响起。

  “还有别的信息吗?”

  “倒还真有一个。”

  “我发现在村里的最西边,有很多骨骸,我感应到这些都是女人和女孩的骨骸,并且……”

  “说。”

  “有很多阴魂围绕在上方,戾气冲天。”

  叶之秋拂过手腕。

  伤口已经好些了。

  没有上伤药还恢复的这么快,要不就是这具身体本身的能力,要不就是和离人斩的心法有关。

  她微叹了一口气,死掉的那些人应该都是一些不服管教女人。

  这个村里的女人活也艰难,死也惨烈。

  “让我见委托人吧。”

  叶之秋轻声的说。

  小白欢快的回道:“好咧。”

  ――――――――――

  女子一袭暗蓝色长裙,上面有些银白色的亮片点缀其中,星星点灯,似一穹神秘的星空。

  青丝流光,眉眼如烟。

  一眼望来,娇娇媚媚,丝丝缕缕。

  似桃花灼灼般艳丽,又似江上水雾般朦胧,让人面红心跳,手足无措。

  真真是芙蓉不及美人妆,水殿风来珠翠香。

  叶之秋虚扶了一把下巴。

  失礼了……

  失礼了……

  叶之秋迷茫了。

  长成这样,祸国殃民的资格都有了,还有她什么事?

  淡定╮(﹀_﹀)╭

  努力收回粘在她身上的目光,叶之秋莫名的吞了一口口水,这简直是一个妖孽啊。

  长得好看总是有些特权的,比如看着就赏心悦目。

  赏心悦目了自然心情就好,心情好了自然说话的态度也变好了。

  于是……

  “美人,有什么可以帮您的?”

  话一出口。

  叶之秋心念一动。

  糟糕。

  有点像纨绔子弟调戏良家妇女的感觉……

  她清咳一声,马上又补了一句:“美人,你叫什么名字?”

  叶之秋抚额,为什么自己这么不正经了,一定是被美人带坏的~

  林思思看到任务者的拘谨的样,不由低头浅笑。

  暴击一万点……

  小白和叶之秋只恨不得把自己的所有都给了这个浅笑嫣然的女子,世间所有的美好都不及她一笑。

  小白:“要死了,要死了,我心跳怎么这么快……”

  心跳个什么?

  你就是一个鬼好吧?

  还没有点自知之明了啊!

  叶之秋只觉得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美美美,太美了。”

  两人皆沉醉在女子的浅笑中,有一缕思绪飘过,叶之秋惊醒过来。

  不对劲。

  这个委托人很不对劲。

  她赶紧从神魂里退了出来,看着乌漆嘛黑的房梁,总算回魂了。

  叶之秋喊了:“小白。”

  没有回应。

  “小白。”

  “小白。”

  “小白。”

  接连三声的大声呼喊才把小白的魂喊回来。

  “老板,老板,这次的委托人好美啊!真的太美了!美的惊心动魄啊!”

  小白激动得一连三个感叹句。

  “傻不傻,哪有真的美成这个样子,你就没有觉察到不正常的地方?”

  小白迷茫……

  叶之秋恨恨的瞄了一眼。

  美色误事啊!

  “叶之秋喜欢男人。”

  “叶之秋喜欢男人。”

  “叶之秋喜欢男人。”

  ………………

  做了N个心里建设后,她吩咐小白在外等候,自己一个人进入了神魂。

  女子依旧美得不要不要的,但是那种甘愿为她付出一切,就算是要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的感觉没有了。

  再度稳定情绪,叶之秋再度开口:“你是谁?”

  简单的疑问句,没有语气改变,也没有音色转变,现在终于正常了。

  林思思笑得微妙。

  “我是委托人啊。”

  “不,你不是。”

  “讨厌,你怎么这样,都说了人家是委托人,你怎么就是不相信呢?”

  林思思的语气更加娇俏起来。

  “我喜欢男人。”

  叶之秋凉凉的丢了一句。

  林思思闻言笑了起来,默不作声。

  她用一双妩媚的大眼含情脉脉的望着对面清丽无双的女人,就不承认你能拿我怎么办。

  叶之秋看到这样的情形,知道眼下是问不出什么了,她干脆又退了出去。

  主要还是扛不住。

  这个娇媚的女人简直丧心病狂,连女人她都撩,再呆下去,估计自己真的会弯。

  叶之秋微微闭上眼。

  这次的任务很棘手,但是应该也是有突破点的……

  乡村的晚上总是宁静的。

  她听着外面的虫鸣,把从见到女子的第一时间到最后一刻,不停的回忆,揣摩。

  就像一直在重复听一首歌,重复看一部电影,直到女子的每一个神态,每一个动作都刻到心灵的最深处……

  如此反复,天破晓了。

  又是新的一天。

  张大柱一早就起来了,麻溜的跑回自己里,看到紧闭的堂屋们,他伸手推了一下,里面用门栓栓了。

  他粗声粗气的喊道:“婆娘,开门。”

  张大柱觉得今天的臭味好像淡了许多,难道昨天晚上婆娘自己偷偷的洗了一个澡?

  这个鬼使神差的念头让他的眼睛不由自主的飘往院里的那个大水缸。

  水缸依然是满的,在光线下折射出点点白光。

  他回过头,又敲了敲门。

  “要你开门,你听见没有?”

  门“吱吱嘎嘎”开了。

  张大柱下意识就想退,又马上站稳了,好像味道真的已经淡了许多,闻着也不算有多难受了。

  实际上张家村的人都不爱洗澡,每个人身上都有些味,只是自己闻习惯了不觉得而已。

  看着蓬头垢面的女人,张大柱真是有点烦躁,虽然自己也不是个多爱干净的人,但是每天脸还是要擦一把的。

  于是……

  “怎么还不洗澡?”

  他们又重复了昨天未完的话题。

  叶之秋:“不洗,没有衣服换,我也不喜欢穿人家穿过的衣服。

  再说了我们以后一起过日子,你难道不准备请村里的人喝酒吗?

  办喜宴,难道你都不买一件新衣服给我吗?”

  一连串的反问句,听在张大柱耳全是娇嗔……

  听得张大柱心里春意荡漾,可是一看到人,立马又痿了。

  他觉得自己再这样下去,可能会被折磨得不能人道了。

  ――――――――

  

50芙蓉不及美人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