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青铜与冒险者

  夜晚。

  天幕洒下银色的穹光,比以往晦暗少许。

  圆木镇的边缘,人烟稀疏,周围都是蔓延的菜地,而面前,是天幕的银光都照不透的树林。

  一个人影,坐在这片菜地中央,如稻草人般一动不动。

  树林里,忽的亮起一只只拳头大小的光点,近看之下,尽然是一双双眼睛,在漆黑的林中如萤火虫般发出光芒。

  【侦测到能量源:LV1级反应,23个。LV2级反应,10个】

  “来了。”

  孟起起身,其背后背着一把三尺长的带鞘轻剑与一根古朴的剑鞘。

  孟起抽出轻剑拿在手中,林中骤响起一声怪叫,密密麻麻的光点向孟起扑来。

  “数据化视野,开。”

  更多的信息传入,孟起得以知道这些怪物的等级和种族名。

  卷心怪,魔物LV1,成长期LV1

  【卷心怪,植物类魔物,常在农作物附近出现,有时会将自己伪装成农作物袭击人类,威胁值:0.2-0.5】

  “做的不错,小白。”

  孟起看着正在向自己一跳一跳扑过来的魔物,就像是一个长了眼睛的农作物。

  “那么,试试不用技能解决吧。”

  一只跳的快的卷心怪一跃而起,迎接它的却是三尺剑锋。

  长剑切入的手感,就好像是在切黄油。卷心怪被切成两半,渗出绿色的汁液。

  不愧为普通人都能对付的弱小魔物,孟起也不用技能,边打边退,凭借过人的臂力与反应挥动长剑,就如同某个切水果游戏一样,每一个跃起的卷心怪都被孟起砍成两段,不过几分钟,最后一只卷心怪也在跳跃过程中被砍成两截。

  “委托完成,接下来……”

  孟起走到了一只LV2卷心怪的尸体旁,其实除了颜色更深,孟起并没有感觉它们战斗力有什么区别。

  【是否发动技能“捕食者”】

  “发动。”

  孟起的手在接触卷心怪的瞬间化成了深邃的黑色,黑色之中,似乎还有点点星光。

  而那只卷心怪的尸体,在接触到这黑暗的一瞬间就消失了。

  【解析完毕,力量型技能“光能转化LV1”,已学习,技能描述:将照射至体表的光芒转化为耐力,转化幅度:微小】

  同时,数据化视野的最下方,跳出了一个+10xp,使得奇长的经验条往前蠕动了一点点。

  孟起看了看自己已经恢复如常的手。

  “这种力量……真的是人类的范畴吗。”

  【说明:人类,肉身脆弱,能量转换效率低下,要害明显,寿命短暂,结论:不堪大用。故,无上圣主于宿主沉睡期间,改造了宿主肉身,使宿主得以规避人类的部分限制,完成更高等级的生命活动】

  “哼,果然做人是有极限的吗?既然如此,我孟某人……这种大事好歹要跟我商量一下吧!”

  即使是孟起的心性,也花了一段时间才平复心态……不行,完全平复不下来!

  “算了……小白啊,你知道他究竟是怎么个改法吗?”

  【说明:移除低级器官,改变能量转换系统,移除低级呼吸系统,移除低级神经回路,构建新的能量循环系统】

  “麻烦说的通俗易懂点:到底还剩什么没改。”

  【答:无上圣主并未改变宿主作为人类的外表】

  “就是除此之外都改了是吧!”

  ……

  ……

  用捕食者吞噬掉了所有的二级卷心怪,一级卷心怪的尸体就这么放在田里,相信明天委托人就会去公会说明自己已完成了委托。

  “下一项,镇上的井里每天晚上都会传出奇怪的声音吗。”

  【位置已在地图上标出】

  “很方便呢,小白。”

  视野的左下角出现了整个镇子的二维平面图,建筑的排布一目了然,一片区域被高亮显示出来。

  “是这个吧。”

  一口圆木打造,四四方方的老井,晦暗的银光照不到下发,不见其深。

  “小白,扫描。”

  【已扫描:LV2级能量反应1个,LV4级能量反应1个,深度约15米,水深2米】

  一个井内的三维建模图像被投影在了视野右边,两个光点就这么趴在最下方。

  “有点难度,但没有放过它们的理由呢。”

  孟起脱去衣服裤子,叠好放在一旁,两只脚站在井上,前方再无遮拦。

  “小白,我如果跳下去,会掉多少血?”

  【约47%,使用技能翻滚缓冲会降低这一数值】

  “不用,死不了。”

  孟起一个念头,源能视野开启,构建世界的能量在孟起眼中再无秘密可言,两个散发着暗红色能量的的能量源,就这么静静的伏在井底。

  孟起抽出长剑,瞄准那个更大的能量源。

  “有没有听过一招从天而降的剑法?”

  ……

  ……

  【水鬼,类人型魔物,出没于任何有水的地方,白天潜伏,夜晚行动,会攻击一切生物,威胁值:1-2.2】

  【解析完成,力量技能“水域精通LV2”,已学习,技能描述:在水中显著提升能力。效果:速度提升:小,耐力消耗降低:小】

  “那么,拿上这只耳朵当证明就好了……今天的委托已经结束了吗,回去吧。”

  视野左侧的任务栏里,所有的任务都被打上了勾。

  两只水鬼分别提供了50和10点经验值,但经验条依然只有三分之一亮起。

  与此同时,最上方的状态栏里,HP已经消耗过半,同时,添加了一个名为“残废”的DBUFF。

  因为刚学习的新技能,水流仿佛形成了一股推力,让孟起不用双腿也可以浮在水面。

  十五米深的地方,天空看起来就是一个小点。

  孟起抬起头,思索着自己怎么脱身,半响,又摇了摇头。

  “啊,被困住了。”

  ……

  ……

  清晨,孟起带着一身水气,走进冒险者公会。

  偌大的大厅,三三两两的坐着些冒险者和佣兵,看到有人进来,瞥来各异的目光。

  “您好,是来提交委托的吗?”宽大的圆木吧台后,只有一名女接待员,对方显然对各式各样的冒险者见怪不怪了,脸上挂着得体的微笑。

  孟起点点头,拿出五张白纸——即委托,在吧台上排列开来。

  “请稍等。”说着,小跑进了后台。

  “喂,这人谁呀?”

  “不知道,谁家的公子哥吧。在荒野上不穿铠甲,嫌自己命长吗?”对方的谈话并没有压低声音,一字一句清晰的传入孟起的耳朵里。

  “啧,他刚才拿出的委托都是白的,难道是新人?”

  “肯定是哪个贵族放出来历练的吧……”

  “不好意思,来晚了。”随着接待员小姐跑出来,讨论的声音也消散了“您好,刚才确认了一下,您提交的五份委托中,有两份委托人已经亲自确认过了,您可以领取您的报酬。当然,还有三份需要您提交说明或者材料。”

  孟起点点头“没问题。”

  说着,便从随身的袋子里摸出几样东西。

  “这份,说周围总听到狼嚎。这个是幽冥犬的头骨。这份,说晚上有什么东西在田里游荡。这是稻草人的外套。”孟起一面推出一份委托,一边就从包里拿出一件东西。

  “这份,说井里能听到奇怪的响声。这个是水鬼的耳朵。”

  “都是魔物呢”接待员点点头,确定了物品的真伪“没有问题,那么,您请稍等,我去拿一下委托人寄存的报酬。啊,对了!您最近完成了很多委托,功勋应该可以提升冒险者等级了,需要办理吗?”

  “能接黄铜级的任务了吗……那升级吧。”

  “好,请您稍等。”说完,接待员又一路小跑进了后台。

  “喂,那边的小哥。”是刚才聊天的两人之一。

  孟起回头,对方有两人,一人光头络腮胡,目测三十多岁,体型壮实。还有一个带有头巾,脸型消瘦,偏向瘦弱,跟光头差不多的年纪,职业分别是战士LV4,和潜行者LV4。

  “哟,小哥”光头发话了。

  “我看你是新人吧?铜级可不比瓷级,出了什么事,你身上的衣服可保护不了你,所以,要不要考虑雇佣兵呢?”

  佣兵吗。

  孟起做思考状。

  “小哥你是来试炼的吧?作为佣兵,我们可以保证你绝对的安全,而且如果没有危险,我们可以只掠阵不出手,这样你又可以达到目的,又不用担心安全,当然,只需要付钱就行了。”光头继续说道。

  “不,我没钱。”孟起接到。

  “你……”同伴刚想说什么被光头拦下。

  “没关系,我们每天上午都会在这里。”

  孟起点点头“如果有需要,我会考虑雇佣兵的。”

  “久等了!”接待员的身影从后台钻出“这是您的报酬,一共是140元,三瓶伤药和两捆药草。”接待员一边说,一边将东西一一摆上桌。

  “扣除了您100元的手续费,请将您的白瓷印记给我。”

  孟起从脖子上取下一个圆形牌子。牌子上没有其它的图案,正反两面都是光滑的白面。

  “这是黄铜级的印记,请收好,现在您可以接受黄铜级的委托了。”接待员递过来一块黄色略带金属感的圆牌,其上,正反两面都有一道自上而下的抓痕。

  孟起接过铜牌,其表面光滑,但抓痕雕刻的十分粗犷,而不论是摸起来的质感还是沉甸甸的手感,都与记忆中的黄铜大相径庭。

  果然,不管是铜还是铁,这个世界都没有。

  孟起接着拿走桌面上几个硬币,将瓶瓶罐罐装进腰包,然后拎起一麻袋药草。

  “对了,我会帮您留意那些,限定夜晚执行的委托。”接待员突然说了一句。

  “啊”孟起点头“谢谢。”

  “不客气。”接待员始终保持着笑容。

  目送着孟起的背影出门,瘦小的身影不屑道:“嘁,没钱是什么理由啊,明明那一身衣服就够我工作一个月的……”

  “算了,只有雇主挑佣兵的,哪有挑雇主的佣兵。”光头摇了摇头“而且那位小哥不像说谎。”

  “你怎么尽帮外人说话……”

  光头也不解释,这只是佣兵的基本准则。

  ……

  ……

  “您回来了……又带了大包小包的东西。”女服务员无奈的看着孟起拿着一麻袋不知道什么东西上楼。

  “啊,反正也没有别的客人,我放隔壁房间就可以了。”孟起回复道。

  “又不是担心你放不下!不要这么不客气啊!”

  回应她的是一声响亮的关门声。

  “真的是……恶劣的客人呢。”服务员揉了揉太阳穴,头疼不以“不过,倒没有上一位麻烦。”

  ……

  ……

  孟起躺在床上,看着HP慢慢回复。

  这就是冒险者的一天,远没有想象中的刺激,反倒像是跑各种支线的练级日常。

  这才是现实吧,没有人一上来就能成为龙裔。即使是自己身负神技,升级的速度也比想象中的慢好多。

  不过,总算是在这个世界安定了下来。这是个有职业,有等级,有技能,简直像是游戏般的世界。

  孟起翻了个身,床上似乎还残留着对方的气息。

  要是……真的跟游戏一样就好了呢。至少,能加个好友再走吧?

  孟起从床上坐起来,MP还有三分之二,不用着急睡觉。

  “等会去公会看看黄铜级的委托吧。现在,小白,教我使用武器吧。”

  【答:技巧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毫无意义,繁杂的技巧,可以使人类的力量最多发挥至200%】

  “这不是很多吗?”

  【答:宿主为无上圣主亲手改造,理论上,力量能很轻松的突破人类极限,因此,得出结论:技巧无用】

  “麻烦你擦擦眼镜,现在在你面前的不是无上圣主本尊,而是连一个LV5都打不过的菜鸡,现在扯技巧无用是不是太早了?”

  【答:根据现有材料,进行分析,得出部分符合标准招式,已进行投影】

  投影中,一个灰色人影在坐着动作,同时受力位置,发力点,都以各种颜色标注的一清二楚。

  第一个动作,赫然是已经见过几次的冲锋。

  那个人影两脚对地猛踩,频率飞快,同时人也不断加速,竟然只用身体的发力、频率与技巧模拟出了技能的效果。

  灰影速度越来越快,很快达到了理论极限速度,接着,只见他两手按剑,自下而上一记上挑。

  这一剑带着冲锋的势能,不仅将本身过快的速度慢了下来,同时力量也强的夸张,而作为目标的小红人,如切豆腐般被砍成两截。

  “这不是有干货吗,就练这个。”

  说着,便直接进入了学习状态,开始认真的研究起每一个点,每块肌肉的发力。

  ……

  新世界,却执行着最原始的野兽法则……不,不如说,无论人类文明如何发展,这一点从未变过——实力为尊。

  那,既然如此,就变强吧,强到能与整个文明对抗,强到……无人能捍。

  ——某位黄铜级冒险者坐在旅馆的床上认真的想着。

第二章 青铜与冒险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