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太平盛世与乱世之剑(14)

  黑木林不知何地,林中的树全都通体漆黑,少叶少枝,如同长枪一般屹立。

  这样的树即遮蔽不了阳光,也遮挡不住视线,在这处林子里走*的久了,心里就会升起一股诡异的感觉。

  此时,孟起正攀在附近最高的一颗树上,一只手抓着树干,一只手拿着一个圆筒状物看着远处。

  这是一件魔法道具,却能造成单筒望远镜一样的效果。孟起看着远处大队骑兵掀起滚滚烟尘,问道:“他们有多少人?”

  他一旁的树梢上忽然光影变化,显出一个人影来。

  萧十二凝神望向远方,连那望远镜都不用,道:“三百人上下。”

  “看来是吃定我们了。”孟起笑了笑,收起手上的望眼镜,纵身跳下了树。

  “一群乌合之众,老板,真的不用我出手吗?只要做的干净点,不被袁将军那头察觉到就好了。当然,价钱嘛,好商量。”萧十三看到孟起跳下来,跟看到了钱袋子般,兴奋的搓了搓手。

  孟起摆了摆手,萧十三遗憾的叹了口气。

  孟起对江流说道:“你先回去待命吧,接下来我跟他就够了。”

  江流急道:“可是,大人,我不会拖你们后腿的!”

  “不,行。”

  “......是,大人。”见孟起态度很严肃,江流委屈的低头应是。

  萧十三扶着额头,跟上了孟起的脚步:“哎,老板,对小孩子还是不要这么严厉的好。”

  孟起摇摇头:“她是我的随从。”

  所以早晚要独当一面。剩下半句,孟起没有说出口。

  “这算是宣誓主权吗,啧啧,这可不像一个男人应该说的话,亏我还对你另眼相看。”

  萧十三将一只手插进了裤兜,取出一根狗尾草叼在嘴上,然后双手抱头,嘴上挂起一副轻蔑的笑意。

  孟起停下脚步:“大叔你误会了。”

  萧十三:“渣男。”

  孟起:“大叔,愤青是年轻人的专利,你一大把年纪就别搅合了。”

  萧十三噗的一下吧嘴里的狗尾草吐出来:“臭小子!真龙了不起是吧!来来来,有种跟我决一死战啊!”

  孟起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你一个七级高手说出这种话,丢人不?”

  萧十三:“臭小子,我让你三招!”

  孟起:“大叔,马上就要到了,咱别闹。”

  萧十三:“实在不行,让你五招也行!”

  孟起:“好好......哦,马上到地方了。”

  萧十三:“臭小子你有没有听我说话!让你七招!你要是这都不敢接,那我就看不起你!”

  孟起:“好......这个位置就可以了。”

  无视掉一旁正发表着激烈言论的萧十三,孟起直接在脑海里吩咐道:“小白,开始扫描吧。”

  【已扫描能量体:543个,其中:类人类能量体362个,LV3个体107名。LV4个体150名,LV5个体4名,LV7个体1名】

  啥情况?

  “啧,臭小子,你这吃了屎一样表情是想表达什么吗?”

  孟起猜到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这可是七级啊!按理说,七级职业者的占比应该是万分之一不到,根据孟起的推断,最起码袁莺那小妞手上绝对没有这种战力,不然岂会策划这么久?

  按理说,这小妞没有,她的两个兄弟应该跟这小妞差不太多。

  结果,现在的问题是,不仅有七级强者,关键是还冲着自己来了。

  孟起严重怀疑这位强者是不是吃饱了撑的,您这战力摆在这,放谁那都不得供着烧高香?你说你不好好吃着贡品,偏要来抓基层建设跑来为民除害。

  “大叔,问你个事。”

  萧十三扬了扬眉毛:“小子,是不是有事要求我?哼,看在你之前得罪过我的份上,加价两成!”

  孟起不得不感叹,这货在钱方面的嗅觉简直跟狗一样,不过反正自己也没告诉他工资是多少。

  孟起点头:“假如对方有七级,你有几分把握打赢?”

  萧十三嘿嘿一笑:“十分。”

  这熟悉的感觉……萧家的人都是自大狂吗?

  萧十三眉头一挑:“怎么,这穷乡僻野也能有七级?”

  孟起点头:“七级一个,其他的最高五级。”

  “啧啧,这是什么侦查技能吗?不用回答我,我只是很惊讶……”他眉头微皱:“不知道对方的能力,要是不能秒杀,有可能会让他跑了,而且七级之间打起来动静可不小。要价……小子,你可得想清楚了。”

  孟起笑道:“放心,有钱。”

  萧十三摇摇头,表情难得的严肃起来:“你不知道买一个七级强者的人头要多少钱。至少你绝对出不起这个钱。我也可以不要钱,但你得答应我三个条件。”

  孟起也严肃起来:“请讲。”

  萧十三伸出一根手指:“第一,如果对方是袁将军的人,我不会出手,而是会直接带你跟那个孩子逃走。”

  孟起点头:“我知道,临屯山是袁家的地盘,你们不能暴露,我也不想做这个出头鸟。”

  “第二,你欠萧家一个人情。”

  孟起皱眉,思考起来。

  萧十三也没打断他。

  二人就这么站着,像是街头表演行为艺术的艺人。

  孟起深吸一口气,眼神重新变得清明,点点头:“单论你们这段时间以来对我的保护,就值得我记这个情,我同意了。”

  萧十三伸出第三根手指,晃了晃:“第三……恩,说了这么多,总得给我自己讨点好处……要什么好呢……”

  孟起十分无语的看着他如同吝啬狂遇上大促销的表情,萧十三一边纠结一边自言自语:“不行啊……这可是真龙,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一定要想办法宰他一笔……”

  在萧十三的眼神变得越来越奇怪的时候,孟起抬手道:“打住,我又不是唐僧,能靠卖人体器官发财。现在在你眼前的就是没背景没后台的穷逼一个。”

  萧十三一拍手,笑道:“那就以后再说吧。等你以后有钱了,我们再聊这个问题。”

  孟起扶住额头,无奈的摇摇头,算是默认:“大叔,那万一打起来,那个七级的就交给你了。”

  萧十三爽快道:“行,不过其他的几百号人,你真有把握全吃掉?”

  孟起点头笑道:“虽然我不懂这个时代的战争,但我知道的东西是这个时代绝对没有的。”

  萧十三挑眉:“还想卖关子?”

  孟起点头:“也不算,只是说出来你不一定明白——我觉得我能赢,是因为,我有操作。”

  “操作?”萧十三反复咀嚼这个词,摇了摇头:“不明白,总之,就看你表演了。”

  孟起忽然眉毛一扬:“真巧啊,看来他们已经等不及了。大叔你看好了,表演,开始了。”

  ……

  逢仕刚看到黑木林时,确实感到些许惊讶,但荒野上的奇异地形太多了,很快就失去了兴趣。

  他现在只想着一件事,怎么把坐在自己身后马车上的郭淮按死在这片林子。

  这个郭先生,虽然目中无人,连对袁溪都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但还是有些真本事的,不然袁溪也不会如此推崇他。

  但……那又怎么样呢?这周边骑士,已经被他全部换成了自己的亲卫,到时只要自己一声令下,不消多说,几百人一拥而上砍成肉泥,论你再有本事又如何?不过是一介书生。

  逢仕的嘴角挂上残忍的笑意,看向窗外愈来愈近的黑木林。

  郭淮啊郭淮。你说你要装清高,为什么不一直装下去呢?非要抢这个主帅。哼,谁不知道这个主帅的分量?若是没做什么那还好,万一真被这小子在这位置上做出什么事迹来,那自己这三朝元老,岂不是地位不保?

  要怪就怪你自己吧,这黑木林,真是个完美的埋骨地啊……

  逢仕正想着,忽然一名骑士靠近了马车,大声叫到:“报,右侧出现小股贼人!”

  逢仕这才想起来自己的目的,看着身后马车没动静,不由有些得意道:“有多少?”

  那骑兵:“大概一二十人,正拦路劫道,极其嚣张!”

  逢仕头也不抬:“去一队骑兵,把他们灭了。”

  “是!”

  骑兵退下了。

  逢仕拿起面前的茶水,轻抿一口,才刚放下,那骑兵又在车外叫到:“报,王刚队长带着三十骑与贼人交战,贼人一触即溃,现在已经逃进林子了。”

  逢仕嗤笑一声,想起了那些商人声泪俱下,哭天喊地的一幕幕。

  这就是传说中的黑山贼?真是不堪。只会欺负弱小,遇到真正的强者就是一触即跨。

  逢仕吩咐到:“让他们继续追击作为先锋开路,其余人跟在后面,我们杀进林子。”

  “可是大人……步兵和术士……”

  逢仕摆摆手:“不等了,有马的先追,要不然这么大片林子,得搜到什么时候?去,吩咐前面的,最好抓一个问出贼窝在哪,别都弄死了。”

  “是!大人!”

  打发走了报信的,逢仕拿起茶杯又抿了口茶水,只是那赤马镇实在是个粗陋的边陲小镇,连点像样的茶叶都没有。

  “报!”

  逢仕放下茶杯,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提醒自己要注意涵养,平复了心情后才道:“什么事。”

  那骑兵略显紧张:“报告!王队长回报:前面林子里没有道路,地形复杂,骑兵只能勉强行进,马车……只能放在外面!”

  逢仕摆了摆手;“我看起来像是那种去哪都要做马车的人吗!去备马!对了,给郭先生也准备一匹。”

  他看了看身后马车,毫无意外,没有一丝动静。他的嘴角挂上了嘲弄的笑容,连那骑兵领命离开的声音都没听见。

  等着吧,这些宵小处理完了,接下来就是你了!

  ……

  马车在林子边停了下来。逢仕走下马车,眼前的景象说是树林难免有些牵强。一颗颗漆黑的树木像长矛般指向天空,这些树大小不一,但几乎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走在林中就如同在迷宫里一般左右难分。

  逢仕赞叹一声,身边随从已经牵来一匹白色骏马,将他扶上马背。

  那郭淮在他身后,面无表情的坐在马上。

  看着眼前的林子,逢仕仿佛已经看到了郭淮惊怒交加的表情。

  得胜的微笑已经爬上他的嘴角,他意气风发的下令:“出发!”

  ……

  “大人,上钩了!”

  周明又要扬声让孟起听到,又要压抑自己的兴奋,声音显得有些滑稽。

  此时孟起正单手吊在最高的那颗树上,一手拿着那望远镜:“恩,看到了,他们会为自己的冒进付出代价。周明,步兵和法师交给你了,我需要提醒你,他们一定有五级强者,而且很可能不止一个。”

  周明在树下高声呼道:“大人请放心,我知道这个机会不可能有第二次!所以我能向你保证,我们这队兄弟,不会有一个人活着退出战斗!”

  孟起面无表情的说:“你出发吧,记得避开骑兵的侦查。”

  周明在树下向着孟起的身影深深的鞠了一躬,迈着沉重的步子往树林深处去了。

  孟起轻叹了口气,战争与牺牲的关系,就像沙丁鱼与罐头,更何况是以少打多。

  游戏中他可以为了目标指挥一队队士兵送死。但现实中要做到这些,非得是铁血无情之人才行。

  虽然他们早已知道了自己的结局,但看着一条条鲜活的生命走向必死的战场,这感觉可不会让人好受。

  “十二,你在吗?”孟起轻声说道。

  身旁光影变换,一个白色的影子在树顶上显出身形:“老……板,有何吩咐?”

  这老板叫的很是生硬,孟起笑了笑:“一会可能会有麻烦你的地方。”

  萧十二颔首道:“既然已经决定帮助您,所以请您尽管吩咐,我会成为您的利箭。”

  孟起眨了眨眼:“我懂得,要付钱是吗?”

  萧十二轻声恩了一声,道:“请将我那份一并交给十三吧,他……很缺钱。”

  孟起笑道:“这我倒是看出来了……我要告诉他吗?”

  萧十二轻轻摆头:“不用,要是告诉他,他不会收的。”

  孟起点头,不由得感叹,这满脸胡茬子的大叔是不是真有什么所谓的男人魅力,能让眼前佳人对他这么好。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孟起从树上一跃而下“我们走吧。”

  ……

  逢仕骑着白马,眼前千篇一律的环境让他的耐心越来越差。

  原本这场小仗应该是一边倒的碾压,这一伙小小山贼会被自己重骑兵的铁蹄轻易踏平。

  但结果是,这一伙子小贼溜进林子里后瞬间变得滑不溜手。虽然还是狼狈逃窜,但左突右突,专走各种小道僻径,有些地方连马都走不过去,这无疑极大的影响了骑兵的速度,使得前锋一直都没有追上这一伙人。

  到了现在,这伙人早已经跑的无影无踪,而眼前,只能靠着几个猎人追踪对方的踪迹。

  周围的场景从进来开始几乎没怎么变化,漆黑的树木,松软的地面,连虫鸣鸟叫都少的可怜,若不是队伍里有几名向导职业者,说不定早已迷失了方向。

  “他们往那边去了!”一名猎人高声呼到,一百多骑兵在林子里排成了一条长龙,缓慢的向着一个方向走去。

  “还有多久?”逢仕烦躁的问。

  一名猎人慌忙答道:“大人,痕迹很新,应该很快就要到了!”

  逢仕又问向一名向导:“我们不会一直在原地绕圈子吧!”

  “大人,虽然走了些弯路,但整体方向一直没变。”

  “那就往那个方向进军!”

  “是!大人!”

  队伍从新运作了起来,他们不再理会那些痕迹,而是缓慢但坚定的朝着一个方向前进。

  逢仕已经快失去耐心了,本来是可以轻易碾压的敌人,却比鳝鱼还滑溜。这些小贼……千万不要被自己抓到!

  “我们的步兵呢?联络的人哪去了?怎么还不来回报?”逢仕烦躁的说道。

  坐在他背后的郭淮,一直似闭目养神的眼睛眯起一条缝:“有意思了。”

  嗖!

  一只带着寒光的利箭破空而来!

  没有人来得及做出反应,箭矢精准的插进了一名猎人的喉咙。

  血液从箭矢的豁口里喷涌而出,那猎人声道被整个洞穿,只能发出“嘎嘎”两声,噗通一声倒在地上。

  嗖嗖!

  箭矢接二连三从好几个方向射来,又是三名猎人陆续倒地,逢仕这才气急败坏的喊到:“还击!快还击!”

  可敌人在哪呢?

  一百多人的火力自然不同,箭矢中夹杂着些许法术,如雨点般覆盖了攻击者的方位。

  几轮射击之后,逢仕挥手叫停。

  “你!还有你!过去看看!”

  被他点到的两个人,迈着沉重且不甘的步伐往前探去。半响,二人无伤而返:“大人,没有看到袭击者的身影。”

  逢仕气急败坏:“可恶!这些小贼就会耍些阴招!”

  他看眼已经吓破了胆的最后两名猎人,冷哼一声:“继续前进,所有人注意警戒!”

  队伍丢下了几具尸体,沉默的上路了。

  若说之前还是抱着轻松的心态的话,那现在,眼前的树林在他们眼里已经变得危险起来。

  所有人警惕的看向四周,提防着随时可能到来的袭击,谁也没注意,骑在白马上的郭先生,嘴角挂上了一丝跟周边气氛截然相反的笑意。

  他以没人能听到的细微声音喃喃自语道:“终于……有意思的事情,要来了。”

  ……

  两公里外的一处。

  孟起坐在地上,双眼不断看向眼前的虚空,一边自言自语:“一二三队后撤,四五队侧面迂回,六七队跟在四五队后两百米。猎人已经废掉了,下一个目标是他们的向导……”

  若是有人看到这一幕,一定觉得这怕是个疯子。

  孟起轻轻呼出一口气:“对方的七级强者并没有动作,对我们来说是个好消息。暂时不清楚对方的行为代表什么,不要动他们指挥官旁边的人,等所有人就位盯上自己的目标后再一起行动。”

  他微微一笑:“记住我们的目的,这些人,一个不留。”

第三章 太平盛世与乱世之剑(1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