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誓纪元

骑誓纪元

蒜苗蒜苗 著

历史
类型
2019.03.24
上架
6.04万
连载(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行路人

  乌云密布,雷声滚滚。

  闷热苍穹下军士的衣衫早已被汗水浸湿,沉重的链甲本应是领主的恩赐但在漫长行军中却成为了对其反复折磨的负重。

  只是任豆大般的汗珠从额头划过眼角,军士们仍竭力保持着行军路线,没有半点怨言。

  他们是骄傲的黑森卫队,是屹立在圣陆西北的伟大黑森家族中最令人胆寒的精锐。

  夺目的黑鸦旗行进在最前方,这常人眼中避之不及的不详飞禽正是他们的标志。

  披坚执锐,金戈铁马之音令两旁时而路过的零星农夫皆是卑微的俯下身子,唯恐有半点冲撞。

  厚重黑云接连天际仍无法遮盖住那一丝躁动,闷雷声中似有古老传说中的异兽将呼之欲出。

  如此微风难拂半点的天气在往日一定会让人感到烦闷,但此刻却难有人顾及这焦躁又满是湿润的空气。

  “暴雨将至?”

  朗贝尔策马行至军伍旁侧,抬头望天颇为忧愁地轻声自语道。

  这可真不是一个好兆头,雨水淹没下本就凹凸不平的乡村土路势必会化为一滩滩泥泞缠住行进的马蹄。

  若是不能如期赶上此次出海那可要待到半月之后才能再有机会了,而这显然是朗贝尔所不愿见到的。

  他可是花了重金才雇到的那艘大船,而这笔财富对于此刻的黑森家族可并非皮毛。

  “我伟大的主人,暴风雨的到来意味着我们即将到达港口,这未必不算是一个好消息,您不用担心,圣灵将庇护虔诚的黑森人!”

  眼见尊贵的伯爵满怀忧虑,一名头发金黄,面相瘦弱且颇有尖嘴猴腮之感的胡特人凑上前去,搓揉着手心附声说道。

  尽管行进中的二十名黑森军士见此一幕皆是满脸不屑,甚至颇有怒色,但闻听此言的朗贝尔却是不由精神稍振继而回首叹道:“戈斯,你总是这般善于感察人心,哪怕我已经说过无数次但现在我依旧不得不这样说,若是我那不成器的兄弟有你一半......嘿,此番也不至于由我亲自远赴那新大陆了。”

  朗贝尔眉宇间缠绕着无奈,堂堂黑森家族的子嗣怎能整日沉迷于那些下等人谋生的玩意儿呢?

  锻铁炼剑!该死,难道真是那次意外坠楼让他的脑子摔坏了吗!黑森家族的子嗣哪怕只是私生子也绝不允许成为一名卑贱的铁匠!

  这不止成为那些不怀好意的王国贵族们难得的笑料,更是家族的耻辱!哪怕直至如今,自己这位不成器的弟弟也似乎并未意识到家族已是日渐衰落,再无往日辉煌了吗?!

  思绪至此朗贝尔不由朝着遥远地后方望去,他似乎能看见有位不修边幅的年轻人正跟随着他不知从哪里找来的向导远远吊在后方。

  ......

  “我的主人,您的称赞令戈斯受宠若惊,戈斯哪里能比及黑森族人半分!噢!前面不远有一家旅店也许可以令我们避过这场暴雨!”

  “这是个不错的主意,我的忠仆。”

  随着朗贝尔的欣然颔首,这支步伐已是颇显沉重的队伍终于是得到了休整的机会,而店家此时也早已迎了出来。

  自那位身份显赫,威望极高的教皇陛下发布号召至今不知已有多少王国贵族至此出海,这也使得沿途旅店生意日渐兴隆起来。

  曾几何时出海的只有两种人,勇敢无畏的探险家,以及同样勇敢无畏的商人。

  而现在,又多了勇敢无畏的开拓者。

  他远远便已望见了醒目的族徽与旗帜,虽不知这位身份非比寻常的大人物到底来自十七国的何方但这显然并不影响他殷勤恭迎着贵族的到来,半年来的经验令他知晓只要这些出手阔绰的贵族老爷愿从指尖露出一丝缝隙,自己便能得到足以令不少野蛮佣兵都倍加眼红的意外之财。

  来自修道院的帮仆诚惶诚恐地接过缰绳,在军士的注视下小心翼翼地牵过骏马。

  店主是个地地道道的当地人,像他这样为修道院经营产业的人并不少,甚至很多当地人都将这当做了蓄养生活的不二选择,他们总是会竭力避免为自家的领主服役,这当然是一种极好的选择。

  “日安!我的大人,您请!”

  店主穿着一件褪了色的袍子,银白色的领口显得斑驳灰暗,伴随着热情的问候他恭敬带领着朗贝尔一行人步入旅店,帮仆立时腾出了几张餐桌点上明亮的烛火,铺上早已准备好的干净桌布。

  不过饶是如此,见惯了城堡的干净有序猛然身处夹杂各色臭味的简陋旅馆大厅,朗贝尔发现自己竟还有着一丝不适应。他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发现自己似乎还是更喜欢在野外安营扎寨,至少清净整洁,不过可惜的是此时的天气容不得自己多做计较。

  贵族与军士的到来使得整个旅店大厅都不禁为之一静,但仅仅片刻一切又已恢复如初,喧嚣依旧。

  然则人们口中的话题却悄然一转,佣兵们羡慕地望着黑森军士身披的链甲与佩刀,彼此争论着要用多少金币才能买来这足以挡下致命一击的宝贝。商旅们则依靠着醒目的族徽低声猜测贵族的身份,唯有探险家们依旧乐此不疲的幻想着何时能够找到先辈埋下的宝藏。

  “尊敬的大人,要来上一些蜂蜜酒吗,这可是本店特有的......”

  “不了,我们可不太喜欢这玩意儿,两杯鼠尾草水,再给这些勇士们来上一些真正的啤酒,听清楚了,是真正的!”

  戈斯见自家主人闻言一愣,立时极其自然地接过话题轻松化解了伯爵的尴尬,而这也终于是令一众军士的面色好看了一些。

  尽管蜂蜜酒已算是极为不错的一种啤酒但实则是以稀释的蜂蜜发酵制成且带有淡淡的甜味,因此严格意义上并不能算做啤酒,可想而知这种软绵绵的饮品并不被军士们推崇。

  “遵照您的吩咐,大人。”

  店主笑眯眯的躬身离去,很快鼠尾草水和黑啤酒便被帮仆端了上来。

  只是朗贝尔却颇为厌恶地望着桌前不知漂浮着什么异物的鼠尾草水,难以下咽。

  尽管一路上已是对鼠尾草水之名如雷贯耳,可真当他亲手拿来时却是那般的失望,这就是新大陆的原住民们最喜爱的饮品吗?当真是野蛮人!看来自己此番不但是开拓者,还会是教化者!这本应是传教士们的职责才对!

  不过相较于自家主人的愤懑不满,疲惫的军士们倒已是开始端着一杯杯啤酒就着面包大快朵颐起来。

  也许这样天气真会令人感到疲倦,店主方才退出两步便又有人推门而入。

  “噢,这该死的天气!真是倒霉透顶了,尊敬的大人我明明已经告诉你要快一些可你偏偏要在那荒地里看上半天,这可真是让人头疼!我保证,等带待你到了港口我一定要去好好放松一下,这一路你可把我折腾坏了!”

  “我的朋友,我们的运气还是极好的,这不,一家温暖的旅店!”

  “该死,我宁愿睡在大厅也不想再跟你挤在一张破床上了!”

  “哈哈,我的朋友,你知道吗在我的家乡这可是多少美人都求不来的好事呢!英俊的路德维希大人,强壮的路德维希大人,噢,你不会明白的!”

  愉快爽朗的笑声中一名褐发浓眉,身材略显瘦弱,年龄大概在二十出头的年轻人阔步迈入厅中,而在他的身边则是一位无论气质亦或是相貌都相距甚远,甚至还有着一丝丝市侩猥琐的中年人。

  两人风尘仆仆,衣衫大半湿润,显然是极为倒霉淋了不少雨,再看门外已是寒风呼啸,暴雨倾盆。

  两人的到来并未引起过多注意,倒是朗贝尔极不惹眼地轻轻哼了一声。

  “两杯鼠尾草水,我的朋友,在前往新大陆之前你可得好好尝尝这玩意儿,这可是穆鲁克人常喝的一种饮料,哈哈,尝尝吧,这就是新大陆的味道。”

  市侩中年人不等店主靠近已是极为熟稔的点上了饮品,他一边拍着年轻人的肩头一边搓着显眼的八字胡笑着说道。

  年轻人听到这话来了几分兴趣,他不由睁大眼睛问道:“穆鲁克人喜欢的饮料?”

  “是的,我的朋友,可惜的是穆鲁克人总喜欢取一些乱七八糟的名字。”

  中年人颇为惋惜地感叹道,只是不待年轻人回答坐在大厅深处的雇佣兵们在听到这话后却是出人意料的响起一片哄笑,旋即在年轻人不解的目光中一个大胡子站起身指着中年人对他说道:“小子你可别被他骗了,卢卡斯这家伙可是没少骗你这样前去港口的小白兔经过这里点上两杯鼠尾草水!

  知道为什么吗,因为酿制这水的人是他婆娘!哈,这卑鄙小人可真有些办法,现在鼠尾草水的名气可是越来越大了!

  只是这根本就不少从新大陆传来的,至于做法嘛,很简单!把鼠尾草放进水罐里,等一个晚上过去就可以喝了!”

  大胡子说完这话讥讽地看着被其唤作卢卡斯的市侩中年人,眼中尽是鄙视,接着又听他随口打了个呼哨后颇有几分意味深长地对着那一脸惊奇的年轻人问道:“你想要尝尝新大陆的味道?那就大胆闻闻这海风吧!”

  他说着突然猛地一把推开身后的窗扇,风雨拍打之声立时伴着寒意闯入厅堂,周遭众人神情各异只见其张开手臂极为夸张地深呼吸一口后一字一句地盯着年轻人缓缓说道:“血的味道!这就是新大陆的味道!”

  话音落下,厅中一片死寂。

第一章 行路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