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穆鲁克人

  这是一个早已失去所有水分,近乎腐烂的苹果。

  在外力下立时发出一声脆响,分为两半。

  被人叨扰清梦的蛆虫不满的从干枯的果肉中抬起头来,但还没等它发出抗议便被两根从天而降的手指给紧紧擒住。

  传教士打量着指间不断挣扎的生命,无奈的咂咂嘴,犹豫半晌后终是发出一声叹息,继而将苹果重新合上小心揣入怀中。

  他抬起头眯眼打量着跟前愤懑的年轻人,忽地在周遭人群惊讶的注视下向前迈出半步,微笑着道:“凡受圣灵感召前往东方布道者,无分贵贱。”

  “嘶…这个人是?!”

  中年人不算浑厚但异常令人感到信服的嗓音在顷刻间便随着海风传遍了整个码头,众人面面相觑,错愕间又止不住低低窃语起来。

  面对帝国贵族的咄咄逼人,任谁都以为那倔强到甚至有些可怜的身影将被毫不留情的击垮,可偏偏在这个时候,一个身份举足轻重的人物却迈步而出。

  此人虽未身穿标志性的祭袍祭衣,但一席黑色长袍及其领口上的精致银色杯状别针却足以让任何人不敢轻视。

  他们既虔诚聆听圣灵教诲又博览群书,接受着神学,文学,地理学等严苛程度堪比贵族的精英式教育,而比起那些自命不凡的贵族们,他们却更加的接近诡秘而浩大的神灵。

  他们是圣灵行走在世间的代言人,更是这场史诗般征伐的探路者,领路人。

  “他…他是传教士!”

  随着一声惊呼,不仅是黑森家族的众人,就连正带着讥讽笑容的波埃托尼都禁不住微微一僵。

  他难以置信的侧过头,浸满怒意的眸光一遍又一遍从中年人周身扫过,迫切得想要从跟前这个无礼者身上找到丝毫能够推翻其身份的蛛丝马迹。

  可让波埃托尼感到无可奈何的是对方就好像一尊魁伟的塑像,虽站在原地且未有更多言语,却始终令他难以忽视。

  这是一种由内而外的沉稳淡定。

  半晌,波埃托尼沉吟着开口道:“我原以为似你这般虔诚的僧侣眼里向来唯有侍奉圣灵一事,没想到竟然会自降身份为这样的人……”

  “凡受圣灵感召前往东方布道者,无分贵贱。”

  传教士仍旧站在原地,淡淡重复着方才说出的话,甚至连脸上的神情都未改变。

  不过这一次,众人的目光已是再度投向帝国贵族。

  波埃托尼神情变得难看起来,语气中再无客气:“那依照你的意思?”

  “这个年轻人理应获得与他勇气相等的对待。”

  传教士对怒气视若无睹,他用温和的语气说着,话音落下甚至对路德维希露出淡淡的笑容。

  此时的路德维希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尽管对传教士突然伸以援手的举动感到一头雾水,可他清楚这绝对是自己的宝贵机会。

  当下对着传教士投出感激的目光后,他深吸一口气,缓缓抽出了长剑。

  皮质剑鞘能够最大程度的保护剑身,更能让路德在缓慢的拔剑中充分让自己全神贯注。

  “去给我好好教训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

  用不着波埃托尼发话,那名暴虐的军士已是发出怒不可遏的低吼,随即一名皮肤黝黑,身材高大的穆鲁克战士应声而出。

  路德维希自咐在圣陆人中并不算矮,甚至已是称得上高挑,但当他与穆鲁克战士同时向前迈步时,当他望向前方时仍是止不住心神微微一颤。

  这是怎样的一头野兽啊!

  黝黑健硕的肌肉上散布着道道疤痕,异兽纹身爬臂而上,更是如同将要炸裂开一般。

  迎着对方讥讽的目光看去,路德甚至能够听清周遭人群不自觉地发出的低呼声。

  看来真的没人认为我会赢。

  路德一边用舌头舔舐着干渴的嘴唇,一边心中苦笑。

  朗贝尔呢?我那个便宜哥哥会支持我的决定吗?

  不管结果如何,这次我都好像得罪了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物!

  尽管这个想法有些狗血,可当这个念头升起时他却无法再让自己重新平静下来,内心深处似乎有一个声音正在急促的呼唤,愈发强烈:“扭头看看吧,你难道不想知道这个世界上你唯一的亲人在想什么吗?!”

  艰难的咽了咽喉结,路德维希缓缓侧头朝着侧后方看去。

  看一眼,就看一眼而已,没关系的!

  路德在心中不断宽慰着自己。

  没错,他妥协了,他实在是想知道自己这位哥哥此时是何种表情。

  好在答案终究是让他感到了满意,顺着散布着丝丝裂缝的路面望去,朗贝尔正一脸担忧却又揣着几分期待的看着自己。

  见此路德不由嘴角微翘,露出一丝笑容,可就在此时他却清楚捕捉到自己这位兄长的眸光在瞬息间从期待转为了浓浓的惊惧与愤怒!

  不好!

  路德维希本能感觉到一股致命的威胁正迅速向着自己袭来。

  在快速回过头的同时,他下意识不顾一切的朝着斜后方倒去!

  咔!

  呲!

  就在路德维希回头的刹那间,一把长刀已是伴随着爆响深深插在了他脚边!

  本能的反应在鬼门关将路德拉了回来,锋利的刀刃贴身而过,堪堪将他的胸衣划破!

  只是他甚至还来不及庆幸,那名穆鲁克人已是带着骇人的气势压迫而来。

  当!

  铿锵有力的刀剑碰撞之音顷刻便让繁忙的码头转为了让人呼吸都为之一静的生死场。

  穆鲁克人在贴近的一瞬便挥拳向着路德维希当头打去,而回过神来的路德见此自然也是全身心投入,毫不犹豫地举剑向着来者劈去!

  他奶奶的,还敢和老子玩儿阴的!

  路德维希的眼神向是暴怒的野兽,整个举剑下劈的动作更是快速无比,连身为观战者之一的波埃托尼都忍不住心中一震。

  这一招是圣陆流传最广同时也是最为实用的剑招,南方人唤这一招为“劈刺”,但北方人却更喜欢称呼它为“晴天霹雳!”

  波埃托尼本以为眼前这个庶子不过是个不知好歹的小子,可这一剑却让他看到了些不一样的东西。

  “难道是我走眼了?”

  他忍不住腹诽道,不过这样的想法下一秒便被他抛在了脑后,取而代之的仍旧是浓浓的戏谑,因为他很清楚自己这些千挑万选出的穆鲁克护卫是多么身经百战的狠角色!

  事实也正如波埃托尼所料一般,面对路德维希的攻击,穆鲁克人仅仅是眉毛一挑,在露出意外神情的同时竟是硬生生收回了自己的右臂,整个人以极为别扭的姿势向着身后轻轻跳出半步,旋即左臂猛地握住插入地缝的长刀。

  唰!

  碎石伴随着锋利的刀刃拔地而出,刀剑相击下,穆鲁克人不但抗住了路德维希这一击,更是在巨大的冲击力下踉跄退出数步!

  感受着虎口传来的剧痛,路德维希下意识的张了张嘴,先前像是快被自己咬碎的牙齿不禁一阵酸麻。

  这TM真是个怪物!

  路德死死看着再度逼近的身影,来不及再有更多惊骇,手腕一抖,再次与穆鲁克人斗在一起。

  这一次路德可谓使尽了浑身解数,一剑又一剑,攻势有如狂风骤雨,可穆鲁克人却总能凭借丰富的战阵经验与反应化解路德带来的杀招。

  朗贝尔蹙眉看着眼前激斗的两人,路德维希的表现早已让他大吃一惊,他从未想过自己这个平日里不学无术的弟弟还有如此身手,余光撇去,一众黑森军士间也多有目光相接,显然连这群先前对路德维希抱有异样看法的军士们也被眼前的一幕所震惊。

  可即便如此,朗贝尔仍旧不由感到后背一阵寒意袭来。

  眼前这个穆鲁克人竟然这么厉害!这样的身手即便是在自己唯一的依仗,黑森卫队中也是顶尖的!

  咳!

  再度踉跄退开,大口喘息下路德不知不觉已是汗如雨下,耳边的波涛声渐渐远去,像是被突然抽离了一般,世界中只剩下前方那个壮如蛮牛的穆鲁克人。

  “呼...呼...呼....”

  他发出令人诧异的,如同破风箱般的呼吸声,粗重无比。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连续的拼杀,游走在生死间的游戏已经让神经高度紧张的路德吃不消了。

  尽管他自幼习武,可这样的搏杀却是从未有过的。

  眼看对方逼近,路德瞳孔充满了鲜血,青筋暴起,浑身颤抖着死死握着剑柄,一道急促的吼声在他脑海中反复回响着,催促着他去完成生与死的历练。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啊!!!!!!啊!!!!!!路德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他发出最为激烈的咆哮声,西斯底里地朝着那名穆鲁克人冲了上去!

  

第十五章 穆鲁克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