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你这么来了!”看着眼前这个医院两边跑的高崎佑诚,自己刚住院他就马上来了。

  “刚住院,有些东西没拿过来。我来跑一趟,对了!你这样容易暴露身份,可不好。”她抚摸他的脸庞,看着他的面容。现在他的心里满满的都是她,眼底里的幸福让外人格外羡慕。

  “突然想起了《黄帝内经》这本书,里面有不少的到底。说不定能解开,你父兄留下来的谜底?”和飛鳥他们很要好的成文先生说起了这本说,他是学生物、物理方面所以遇到飛鳥的困扰就突然想起了这本说。

  “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于阴阳,和于术数,食饮有节,起居有常,不妄作劳,故能形与神俱,而尽终其天年,度百岁乃去。”缓缓的背出这段文字,里面其中的道理只有领悟着自己知道。

  每件事都有它相应的道理,至于好坏乃是人心所为。说起那个人,飛鳥的父兄。他的话,爱过手足。但也不算什么强大的逆天而为的人,都是世俗所逼吧!

  “如果,没有那么大的仇怨大家或许能心平气和的相处。”亮看着外面,回想过往。如果他没有对大家造成伤害,或许明日香这个孩子也不可不能相认。

  “她是坂本家的孩子,自然……”飛鳥说着,飛鳥的想法做为嫂子的小南自然知道她在想的是什么?

  “我跟这个孩子的妈已经没有关系了,所以这个孩子跟我无关!那怕她身上流着我的血脉,我也不会接受她。”他在病床上说的话语,只有坂本家族亲属在他病房里。

  “他一定知道这么救明日香。”看着昏迷不醒的明日香,明日香的母亲美香坐不住。她想去问已经是晚期的坂本英泰。

  “他不愿意见你。”被飛鳥和小南他们请出去的美香,看着她的样子却冷酷的说。飛鳥她们也是爱莫能助,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明日香痛苦不堪的活着。

  “那个,该怎么克服。”

  “打麻醉针,或者止痛棒是没用的。那就只有挨过去,每个人都是这样挨过去的。”明日香的痛又发作了,大家也无能为力。

  “确实,止痛棒和麻醉针而且有副作用的。用多了也不好,那就只能任由她叫吧。”洺子也做为好友的考虑,所以大家只能任她一个人惨叫。也不给她任何药类的安抚,那样对她会减少一些药力的控制。

  “如果依赖太强,以后就会依靠它。”大家把想法说出来,这个选择让明日香的家人产生了分歧。

  “我就这一个女儿。”飛鳥、小南、洺子三个女人并排站在外面,飛鳥和小南的心里是知道那个痛苦会有多深。洺子话,虽然以前喜欢高崎佑诚。但为了控制病情,所以也是主张不接受药物控制疼痛感。

  “老公,无论用多少的代价也帮帮女儿吧!”美香恳求桥本助拿主意。

  *桥本老爷子此话要改,↓

  “我已经古稀了,这件事情我做不了主。而且,离婚协议书上岛崎佑又没签下本尊的名字。所以他们属于夫妇关系,这个应该交给他们二人决定。”桥本老爷子迅速的撇清关系,所以后面。

第十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