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坂本桑骨灰还是被家人带走了,真是万幸。”狱警在工作的办公室里说,之前还在担心他将无去处的时候突然居然有人愿意接收他。这是他在人世的最后留存,他变成了一物。「名曰:骨灰」

  “人体最后的留存无非是最后完成发育的骨架,人的骨骼。”

  “等到盂兰盆节就可以去……”还没说完,慜一进来了。

  “主公不希望你去打扰他清净的生活。”

  “清净!”那个人回了清净二字,所有的事情又回到了飛鳥接过英泰的骨灰。

  手端着骨灰外包装的底部,另一只手固定接过来的骨灰盒的重心。缓缓的将它平行移向自己,当它靠近自己的时候飛鳥有一种激动。

  当年也是这样抱着他,只是现在变了。

  “哥哥,不可以!”那个时候他流了很多血,飛鳥身上是他的血。飛鳥也出现苍白的症状,只是其他人没有看出来罢了。

  “飛鳥,你要活下去。哥哥会像星星那样守护你的,请好好的活下去。”飛鳥看着眼前的英泰缓缓的闭上眼,她开始紧张了。

  “哥哥!哥哥……”她那时喊着他,现在也是。

  “那个地方已经让给替他死的那个人,现在的他。”亮看着她,说着坂本家家族墓地。

  “将他葬在那个樱木飛鳥的边上吧!”飛鳥想了很久,才选择了那个地方。

  “这么选择葬在那里,家族墓地。”南在想也很吃惊飛鳥的选择,南和茂的口吻是一致的。

  “哥哥虽然是家中长子,看似爷爷并不是那么看好哥哥。其实也希望哥哥能继承他和父亲的意志,成为医者和商人并肩的人。”飛鳥终于明白了这一点,可是哥哥却并没有走向这两条路。而是走向一条自己选择好的路,他的人生不应该有父辈们的牵绊。他想活的无非是自由自在的有家人嬉笑,然后有自己爱的人。

  “英仁,他娶了我也如同得到祖父想要的期望。家族延续行医,而他自己选择的是商人。”南也想了明白,原来命中注定的无非是自己心里坚定的信念。那个一直坚持着大家活出自己的信念,如同大家相信世上的神明那样。

  “清净!”何为清净,何为清净之地。

  “人所生之地就是一片净土,只是人自堕入世俗不肯定心去寻找内心最珍贵的宝物。也就是……”这是一个僧侣说的,无论是英泰也好。还是活在这里所有的人而言,我们应该寻找的是自己的路。才会有我们自己的静,当放开尘事后我们所能感受到的又是什么?

  当然,就是自己所想。愿世间太平,愿人们喜乐。愿我们的后嗣繁衍不衰,愿我们不论是那个地方的人都应该互相扶持。互相理解对方、帮助对方……这样才是我们想要的人间,我们想要的生活必定有你有我。

  将英泰安葬在这里也是这样,说来也奇怪。这里自那个“飛鳥”下葬后边上就没有人愿意在旁边坐邻居。也是前些年飛鳥被这里的负责人找到,后来才将边上的那个地方买下来。一直留下直到现在,也是缘分吧!

  “无名,这样可以吗?”飛鳥这样说,因为边上是樱木家。

  “人本无姓名,是人为了人能各自区别自己的不同而取姓名。现在他是无家、无人牵挂之人,所以无姓氏更合适。”亮说来这样一句话,因为就是这样的人生。这样经历过来,不是从他处复制过来的。

  你不是他,他不是你。

  “我想他也这样愿意。”亮的最后一句话,事情就到此为止吧。

第二十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