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初遇

  一阵叽叽喳喳的鸟叫声将江漓从梦中唤醒。她恍惚地回过神来,然后猛地站起,瞄了瞄手表,才发现自己居然睡了大半个小时!江漓禁不住想,要不是被鸟叫声吵醒,她估计可以一觉睡到第二天了。不过前提是她没有被林间野兽当做美餐。

  江漓边自嘲着边迅速起身,也不知道老牛他们现在走到哪儿了?要是老牛发现她没有追上队伍会不会回头来找她?

  算了,不想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加快步速赶在天黑前与队员们汇合。

  但江漓忘了,她是个路痴。她以为这条徒步的路线是一条直路,只要直走到底就可以了。然而她太天真了,这世上哪有可以一走到底的直路,就连铁轨还有分叉呢,更别说这山林小路了。刚开始时她还知道哪边是东哪边是西,然而转了几个山道和弯道后,她已经分彻底不清东南西北了。

  江漓努力举高手机搜索信号,但信号格从进山始就再没有任何动静。她颓然地垂下手臂,前面的路一眼望不到尽头,而这一路除了她,就再没有看到过其他人影。老牛他们发现她没有追上队伍,要是回来找她也不一定能找得到,因为她早就偏离了路线。

  快天黑了,现在最要紧的是赶紧找个比较安全的地方扎营,等明天天一亮再原路返回。幸亏她留了心,这一路都在树上留下了记号。只要熬过今晚,明天再按原路折回应该不难。

  眼随心动,江漓放眼远眺,茂林深处似有什么东西在闪着光?开始她没有在意,以为是太阳照射在树叶间隙射出来的光线。但转念一想又不太对,现在接近傍晚,刚才的光线太过强烈,不可能是树叶间隙里发出来的光。不是叶子间隙里的光,那那块一直隐隐约约闪着光的东西会是什么呢......?

  陡然地,江漓眼睛一亮!她看清了,那个闪着光的东西是一面湖!半隐在林间,射出来的光正是湖面荡起的水纹。

  江漓欢呼一声,朝着那个方向奔去。

  等她气喘吁吁地跑到那里,果然看到一片碧绿幽幽的湖泊,一轮夕阳倒映在湖水中央,湖面正泛着余晖留下的淡金。湖泊的不远处还有几家农舍隐秘在丛林间,只露出几片零星屋角,此刻几缕炊烟正从叶丛间溢出,随着晚风飘散,最后慢慢消散在斜阳里。

  江漓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她的心这才慢慢地松懈下来,她真怕刚才看到一切都是自己的幻觉。这下好了,今晚不用在荒山里担惊受怕了。

  心跳慢慢归于平复,高度集中的精神松缓开来,江漓感到胃部一阵灼烧。她这才发现自己只顾着赶路,这一路都没有进食,她的胃在向她抗议了。从登山包里把干粮拿出来就着剩下水解决完最后一个压缩饼干,然而胃还是很痛,而且吃得太快,她被噎到了。

  江漓轻揉着胸腔上部走到湖岸边,湖水浅岸覆着一层绿萍。轻轻拨开绿萍,露出了湖底的嫩绿水草,那些水草轻柔,正随着湖中的波纹来回摆动着。

  湖水还算清澈,再说这个时候也管不了干净不干净了,解渴才是要紧。最后一口饼干正卡在食道里,难受得很。江漓蹲下身子掬了一捧水就往嘴里送,就这样接连喝了好几大口才终于把那块卡在食道口的压缩饼干咽下去。

  江漓直起身,咂着嘴。湖水除了带点儿草腥味之外倒也没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这里或许是个天然的湖泊,远处的农家也许也是吃这里的水。江漓这样试想着安慰自己。

  最迫切的事情解决之后,江漓这才惊觉她的衣服都湿了,在烈日下赶了一天的路,衣服都已经干湿了好几轮了。她现在全身黏腻腻的,自己都有点儿嫌弃自己了,要不洗把脸整理一下再去投奔人家吧。她这样想着,身体已经先大脑一步行动了。

  再次回到湖岸边。当她和之前一样躬下身去掬水时,不知是脚下没有踩稳,还是岸边的淤泥太滑,只听得‘啊’的一声,紧接着一声‘扑通’,江漓整个人栽到了水里。

  落水的速度太快,快到她来不及有任何反应,等反应过来时,江漓已被经灌了好几口水了。江漓不会游泳,只能靠求生意志用四肢胡乱地扑腾着,希望能抓住些什么,可除了水草哪还有什么东西可抓。

  身体在往下沉,水从四面八方涌来,从口和鼻灌入的水窜进咽喉,使他无法呼吸。这种窒息的感觉既痛苦又恐惧,周身都是水,她没法使上劲。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只有那么一小会儿,但她却感觉过了一个世纪。手脚愈来愈无力,头也愈来愈浑沉。

  意识在慢慢涣散......

  感知在逐渐模糊......

  这就是濒临死亡的感觉么......?

  江漓是个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她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姓甚名谁。但她有一位很可敬的院长,院长一直对她很照顾,‘江漓’这个名字还是院长照着自己的姓氏给她取的。好不容易到她大学毕业,准备在西藏做完义工后去一家市级医院当实习医生,之后就可以慢慢赚钱报答老院长了。江院长终身未嫁,将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了孤儿院里的孩子们。所以,给老院长养老,这是江漓对院长也是对自己许的诺。原本这个承诺就马上就要兑现了,而她却要被淹死在这里了。

  她年轻,她还不想死,她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过,老院长也还在等着她,她说过要努力挣钱照顾院长的!

  所以,她绝对不能就这样被淹死!

  求生的意念被激起,江漓的神识瞬间清醒了过来。她咬牙竭力蹬着双腿,脑子里迅速搜索着蛙泳的姿势。虽然她是个旱鸭子,但她以前看到过孤儿院里其它小朋友划过水,多多少少记住了一些基本动作。手臂自然前伸,手掌张开,掌心向下,滑动手臂,用力蹬动双脚。吃力的试了几次,终于,有点效果了。江漓的头露出了水面,她赶紧换了口气,就这样在水里扑腾了好几个来回。此时的江漓早已精疲力竭,但人愈是面临绝境的时候,求生的意念反而便愈是强烈。

  江漓就靠着那一股子意念支撑着。她知道自己得尽快到达岸边,不然即使意念再强,体力也跟不上。她想看看自己到底扑腾到了哪个位置,正准备使一股劲蹬出水面看看情况,忽地,手臂视乎碰到了什么东西?在还没有思考之前,她就下意识地紧抓住了那个不知是什么物体的东西。

  触手粗砺,坚硬,来不及细想,她就被引到了岸边。

  江漓趴在岸边,边喘着粗气边吐出乱入了嘴里的水草。大口大口地吸着新鲜的空气,经过这一回死里逃生,她再也不愿待在水里,赶紧支起胳膊爬上岸。最后一丝力气用完,江漓像条死鱼一样四仰八叉地瘫倒在地上。

  入眼是蔚蓝的天空,胸口仍在不停地起伏,但满心都是劫后余生的庆幸。或许是紧绷的神经还没完全放松下来,江漓敏锐地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在盯着她。

  她悠地转头!

初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