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合作愉快

  翌日

  宋宫南门

  宋颜书紧低着头,与身旁的轿子保持一致的步伐。她昨天和楚子歌谋划的是,由她办成楚子歌的小斯,经他带出宫,最后两人再直奔乐天坊。

  是以,今日一大早,宋颜书就起来在梳妆镜前倒腾自己。文房见公主头一回起早,不由十分惊讶,宋颜书告诉文房她今日要出宫一趟,让她守好怡和宫。

  如有人来访就对外宣称:公主今日需修养不见客。

  其实这句话主要是用来应对皇后和太子,皇帝老爹倒不常来她处,不需要太担心。反倒是皇后那边时常会差人来送些东西给她,至于太子则是他最近来的比较勤。

  宋颜书倒腾了一早上的结果是,楚子歌都没认出她,看来她伪装术还挺是很不错的。眉毛加粗化成大八字眉,脸上涂上姜汁,显黄。她还给自己弄了个假胡子,要是不看一双灵动的眼睛,那绝对就是个营养不良毫不起眼的宋小厮。

  宋小厮跟着楚大主子顺利地出了皇宫,不禁感叹,真是太简单了,刚才楚子歌随便递出个令牌,那些守卫军一看,立马恭敬地打开了南宫门。

  宋小厮不知道的是,这可是她皇帝老爹皇帝特许的出宫令牌,持此令牌就相当于亲见皇帝,那些守卫军见到哪有赶不从之理。

  出了皇宫离乐天坊还有一段距离,这时,一只修长白暂的手递到宋颜书面前。她愣了一下,顺着方向看过去,只见坐在轿内的楚子歌含笑而出,对她道:

  “公主想一路步行到乐天坊么?此处离乐天坊至少有五里路,子歌倒不介意陪公主步行前往。”

  “只不过步行过去需要半个时辰的脚程,如若乘轿只需半刻即可到达。”

  “所以,公主还是与我同乘轿前往吧。”

  宋颜书本就想早些将此事解决,觉得楚子歌说得在理,也不推托,一把搭上他的手借着力上了轿。在轿内坐定,许是此去不知定数,两人都装着心事,一时无话。楚子歌坐在一侧闭目养神,她则在思考待会儿该怎么将玉佩从庄家手里赢回来。

  不一会儿,轿子就驶到了乐天坊前。两人相继下了轿,宋颜书看着那些进进出出的人,深吸了一口气。跨步而入,与她第一次来时毫无差别,里面仍旧人头攒动,嘈杂喧嚣。

  她突然无端地产出一股深深的厌恶感,试问有多少人因为赌博而一夜间倾家荡产,妻离子散;又有多少人因嗜赌成性,欺朋骗友,从此失却做人的信任;最后只能落得个孤寡一生,再悔恨已晚矣。

  她甩甩头,抛却这些陡然而至的感慨,那都是别人的选择,别人的人生了。她今天是带着目的来的,她得打起精神。宋颜书深深地吸一了口气,而后双手叉腰,扯开嗓门。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恰在这时,有个人连滚带爬地跑过来,扑通一下抱住宋颜书的腿就是一阵狼哭鬼嚎。

  “大侠救命!救我啊!”

  宋颜书吓了一跳,这是什么情况?

  就在她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立即就有一群持着木棍的壮汉猛地冲到她面前。

  其中一个拿木棍的壮汉语带威胁的口吻,指着宋颜书脚下那缩成一团的人对狠声她道:

  “我看这位壮士还是别多管闲事!实相的把他给我交出来!”

  宋颜书一听,火不打一处来。壮士!她哪里像壮士了?她明明就是一翩翩的佳公子。然而宋颜书忘了她今天是装扮成楚子歌的小厮,还把自己抹得一脸蜡黄,那壮汉叫她一声壮士都是抬举她了。

  “你才壮士,你全家都是壮士!”

  那壮汉见宋颜书神来这么一句,一时有些愣神,等他反应过来,只见宋颜书已将脚下的人扶了起来。

  那人则一个劲地对着宋颜书说:

  “大侠!救我!”

  那壮汉见宋颜书不理会,一瞪眼。

  “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妨碍我乐天坊办事,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说罢便举起木棍朝宋颜书劈来,说时迟那是快,只见一直站在宋颜书身后旁观的楚子歌一个闪身已到至宋颜书身前,抬起执扇的左手,用扇子档回这一击,那壮汉被这轻轻一挡,生生后退了几大步。眼见突然出手的这人是个练家子,说不定还是个高手,大手一挥,其余的壮汉一见手势,马上心领神会地齐齐朝楚子歌的方向攻去。

  宋颜书见那些人一齐围攻上来,焦急地对着楚子歌道:

  “你行吗?不行咱们就跑吧!”

  “正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

  楚子歌回头给了她一记安慰,不慌不忙道:

  “放心,区区这几人我还应付得了。你带着这人往我后面退,以免待会儿无意中伤着你。”

  宋颜书听话地往后边退了退,她还是有些担心,上一世她只见过福利院里的小孩们打群架。这种正真意义上的打斗场面她还从未见过,更遑论还是以一敌十的打斗。她既有些兴奋又有些担心楚子歌,这可是她若出来的祸,却要楚子歌来帮她收摊。她的心已经提到嗓子眼,眼睛眨也不眨地紧紧锁着楚子歌的身影。

  那些人朝着楚子歌猛冲过来,手里的棍棒就要齐齐朝他砸下,只见他不慌不忙地撑开折扇,而后再一个横扫身就已将那些人击倒在地。宋颜书看到那些人甚至都没有碰到楚子歌的衣角,而那些摔倒在地的壮汉个个大声呼痛。

  一招就已击退全敌,甚至敌人连他是如何出招都没有看清。

  宋颜书不禁拍手高呼。

  “打得好!”

  楚子歌收招朝她一笑。

  宋颜书抬手给了他一个赞!

  而后两人双双将目光投向那个‘导火索’。

  经询问后得知,原来刚才抱着她大腿求绕的人是个老实的庄稼汉子,名叫齐二,只因家里老母生了病,他却没钱治病抓药。眼看老母亲病有越拖越严重的架势,无法,他只得来这乐天坊碰碰运气,希望能赢得些钱,好为母亲抓药。

  后面就不用说了,赌博不是多输就是少输,这齐二不仅把最后一点儿为老母抓药的钱给输光了,还欠了赌庄一大笔钱,最后被追赶着出来,就碰到了宋颜书他们。

  宋颜书听后亦是为之哀其不幸,这也确实是没办法的办法。

  宋颜书与楚子歌对视一眼。

  楚子歌问:

  “管否?”

合作愉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