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赌局一

  “管,当然要管!”

  “这可是我大宋子民,且先不说我是宋国公主,就算在任何一地碰到此事我也会管,任何有良知的人碰到此事也不会不管。”

  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善意和良知,这世上最缺的也是善意和良知。

  宋颜书清了清喉咙,对着先前那发话的壮汉道:

  “去,叫你们管事的来!”

  那大汉也识时务,见打不过他们,便吩咐旁人去唤这赌坊的老板。

  不一会儿,就从楼上下来一人。那人看上去四十有几,长得就是一副精明模样,斜着一双细长的眼瞅着她和楚子歌,打量半响,对着他们道:

  “你们谁要和我谈呐?”

  语气里含着不屑。

  楚子歌不做声,也不理会那赌坊老板,只看着宋颜书,宋颜书知道他这是在把主动权交给她。就在赌坊老板打量他们的同时,宋颜书亦在打量着对方,最后得出结论。

  这人一看就知道不是个好应付的主。

  “我,胡汉三!”

  宋颜书自报化名。

  “胡小哥,你是以什么身份和我谈呐?这齐二又是你什么人?”

  “我与齐二并无关系,只因路见不平,便拔刀相助。”

  赌坊老板嗤地一声笑。

  “我这乐天坊开门做生意,欠债还钱,可是天经地义!哪来路见不平之说?!”

  “哦?那刚才为何会有这么一出?!”

  宋颜书手指着那一帮壮汉。

  “全赌坊里的人可都亲眼看到了,欠债还钱当然天经地义。你可以将他送官,但你不该妄自动用私刑!”

  赌坊老板见宋颜书这么说,一时无法反驳,一哼声道:

  “你这无知小儿,在我的赌坊就要按我庄老爷的规矩来!”

  宋颜书听他这样一说,反而笑了。

  “哦?敢问你庄老爷的规矩是什么?”

  “欠债还钱,还不了,那就拿命抵!”

  “那如果有人帮他还呢?”

  “就你?”

  庄老板不屑地瞧着宋颜书。

  “你可不要狗眼看人低。”

  说着宋颜书从袖兜掏出一叠银票。

  这叠银票是她皇帝老爹给她发的例银,少说也有好几千两,她这回可是有备而来。

  那庄老板看着被扔在赌桌上银票,脸色不断变换。

  最后一脸谄笑对着宋颜书道:

  “这位胡公子,是庄某有眼不识泰山。”

  说着便要伸手去拿那叠银票。

  “好说!好说!只要你与我赌一把,我不仅把齐二欠你的钱一分不少的还上,连同这些银票子都作为赌注。”

  “只要你赢了,可就全都是你的了。

  宋颜书拿起那叠银票在庄老板的眼前晃了晃,看得那庄老板眼睛直放光。

  “只不过,赌什么由我来定。”

  “庄老板,你看如何?”

  宋颜书看着那庄老板眼珠子跟着她的手来回晃动,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那叠银票。

  暗暗给庄老板这个人做了总结:

  虚伪、贪婪、自大。

  你就等着上钩吧。

  但庄老板好歹是多年侵淫在赌场里的人,多少会生出些警惕。见宋颜书一副笑意盈盈,胸有成足的模样,一时间有些举棋不定。

  宋颜书见还需要再加把火。

  “唉,看来这庄老板也是个胆小之人呐!”

  “想我这里别的不多,就是钱多,如今是想花却花不掉。既然庄老板这里不收,那便算了,咱去别去花了它吧!”

  言语间宋颜书把自己塑造成了一个地主家的傻儿子形象。

  说完欲意要走,那庄来板眼睛滴溜溜地转着,想这胡汉三不知是哪里来的一位富家傻公子哥,这送来的钱都不要,那他就不姓庄了。

  庄老板随即满脸谄笑地拉住宋颜书。

  “等一等,胡公子。”

  “我可没说不答应,想我庄老板何时怕过别人的挑战。”

  宋颜书勾起嘴角,眼里闪过一抹狡黠。

  上钩了!

  这一摸笑意转瞬即逝,也只有一直站在她身旁的楚子歌捕捉到了。

  “那好!咱们可先说好了,愿赌服输,不许赖账,这么多人都看着呢。”

  “当然!我周老板可是一诺千金之人!”

  “好!我以这千两银票作为筹码。”

  宋颜书举起手中的银票。

  “周老板你赌什么?”

  “我赌......”

  周老板有些迟疑,似在想以何作为筹码。

  “要赌咱们就赌个大的,就赌你这乐天坊如何?”

  “什么?!”

  周老板被宋颜书的大口吻给吓到了,这么多年还没人敢跟他开这么大的赌注。

  “怎么,不敢了?原来周老板就这点底气,要知道我家里的财产可以买你几百个乐天坊了。”

  “谁说我不敢!赌就赌!”

  周老板似被激怒,实则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况且,就凭他这么多年的经验,他不相信自己会输给一个有钱的傻子。

  宋颜书闻言,拍手即道:

  “那好!咱们开始吧!”

  说罢,她从袖兜里掏出一个物什。

  一副扑克牌。

  早在见宋颜书一步步地诱导庄老板开始,楚子歌就猜晓到她的目的了。宋颜书注意到他的视线,侧头对着他扬眉一笑,那笑容里的狡黠和明丽只有楚子歌能懂得。他忽而觉得眼前的女子和他原来认识那个公主有哪里不同了。是了,她比以前明丽,聪明,甚至更动人了。

  众人见她掏出一叠长方形木块,都好奇又不解地瞪大眼睛看着。

  宋颜书曼斯条理地将手里的扑克牌展示到众人面前,一边洗牌一边解说。

  “这就是我说的一赌定输赢的工具。”

  “这是何物?老朽我还从未见识过此物。”

  其中有一位年老的赌徒发问。

  “问的好!”

  这一问正中她的心思。

  宋颜书朝众人扬了扬手里的扑克牌,转而对着庄老板。

  “庄老板可曾见识过此物?”

  庄老板也是一副闻所未闻的表情,有些怀疑不定地对宋颜书问道:

  “这是何物?它如何用来做赌具?”

  “这叫作扑克牌!你没有见过的东西,并不代表它不存在,它就是一个用来赌博的工具。”

  接着宋颜书将扑克牌的使用规则做了一番详细的解说,听得在场的有些人跃跃欲试,有些人则还是一头雾水。

  再观庄老板则锁着眉头一副深思状,宋颜书见状怕他反悔,赶紧道:

  “庄老板,你若听明白了我们可就要开始了!”

  庄老板这时已经隐隐察觉有些不对劲,他怕自己入了这胡汉三的圈套,警觉道:

  “慢着,你说的这扑克牌我们是见所未见,闻说未闻。”

  “而胡公子你却熟悉得很,你拿这个跟我赌是不是有失公平呐?”

  赌坊里一众人听后亦是连连点头,都说这不公平,反对的声音越来越大,宋颜书心里着急,但一时也想不到更好的说辞来反驳庄老板。

  的确,她此来的目的就是诱导庄老板与她一赌,而扑克牌是她能稳赢的关键。她早已记全了牌中所有的花色,更准确地说她已经练到可以读牌了。但如果换作别的玩法,她没有任何的把握。

  “我有个更好的方法,不但不失公平,到时还能让双方输得心服口服。”

  是楚子歌!

  他看出了她的不安么?

  庄老板一看说话的是先前那位以一敌十的翩翩佳公子,放缓语调对他道:

  “这位公子有何好的提议?”

  “可设两轮赌局,一轮由胡公子做主,另一轮则由庄老板做主。”

  “不知二位意下如何?”

  宋颜书看向楚子歌,他有把握吗?

  要是庄老板做主,那肯定会选骰子。一看那庄老板就是位赌场老手,她能赢的机会太渺茫了。宋颜书不得不踌躇起来,楚子歌似察觉到她的疑犹,侧过头朝她看了一眼,宋颜书接收到他的视线,从他的眼眸中读出了一抹坚定。就那么疾速的一眼,似乎给了她某种力量,让她找回了决心。

  庄老板见宋颜书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心想有戏。就算头一轮输了,下一轮自己也能赢回那傻公子哥,反正不会亏,为何不一试?再看那些个银票子,他就心动难忍,说不定自己能把它们都赢回来,那那些钱可都是属于他的了!

  庄老板一拍板道;

  “好,我同意!就按这位公子说的办!”

  其实,周老板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事实。那就是楚子歌和送颜书是一伙的,等到一切都成埃落定时,他再反应过来时,已是悔之晚矣,只是现在他的心思都用在了怎么得到那些银票上了。

  宋颜书想赌就赌吧!

  反正人生就像一场豪赌,何不痛痛快快地赌一场!

赌局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