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婚姻大事

  怡和宫内。

  文房看着自家公主自外面回来后,就对着一个锦囊时而阴笑,时而狞笑,又时而奸笑,看得她背后的汗毛都竖起了一层。

  “文房,去你去多采摘些三叶青藤将之磨成粉,连同工匠司那边做好的轮椅,找个宫人一起送去给良御医。”

  这三叶青藤有祛风散瘀,消肿止痛功效。她也是无意间在自己宫殿的院子里发现了它,正好可以给良夫人医治风湿性关节炎。

  这晚,宋颜书在心满意足中睡去,这晚,在驿馆的卿王爷可就睡得没那么安稳了。

  第二日,驿馆传来卿王爷昨夜外感风寒,需在驿馆修养几日,不日后再来拜见宋国国君。

  宋颜书在御书房听到消息后暗喜,看来她的报仇计谋奏效了。看你不在屋里待上个七、八天,不然甭想出来。

  哈哈!

  三叶青藤加千日红的不滋味可不好受。这两种花草单看不仅没有毒而且还可以作为药材入药。但一旦将它们混合在一起,而你恰巧又沾染上了它们,就会如过敏般,浑身瘙痒发红,还不能见风。按理说这种几率小之又小,却被宋颜书碰到并在宫冶卿身上实用了一番。

  你以为她的锦囊会那么好巧不巧的掉进御花园的千日红里?你以为她拍的只是锦囊上的灰尘?那是为了让宫冶卿多沾染一些锦囊里的三叶青藤粉末罢了。就算事后他知晓了真相,那也没有人证物证,只能吃了她这个哑巴亏。

  谁叫你得罪了我胡汉三大爷,谁让他骗她!还在她面前装影帝,那就让他知道要拿奥斯卡是可是要付出血与泪的代价的!

  “父皇今天叫你来,是想与你谈谈蜀国宫冶卿王爷求娶的事。”

  “你也听说了,父皇想听听书儿你的意见?”

  宋颜书知道现在要与皇帝老爹谈到近日来她最关注的事了,她也知晓了皇帝老爹在朝堂上并未直接答复宫冶卿,却也没有拒绝他。

  所以,皇帝老爹是想把决定权交给她么?

  “自古以来,婚姻大事乃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且儿臣又是一国公主,于理,儿臣应做到一个公主该担的职责。”

  “只是,于私……儿臣还不想嫁人。”

  “儿臣还想陪在父皇母后身边,尽尽女儿应尽的孝道,儿臣也不想远嫁它国,远离自己的国家和亲人。”

  也还没用遇到那个能与我厮守终身的人。

  宋颜书一口气说完,屏息看着皇帝。她表面看上去很平静,其实内心早就忐忑不安了。她不知现今国家局势如何,如果父皇出于国家利益考虑将她远嫁蜀国,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有埋怨,但失落是很定会的。

  皇帝意味难明地看着她,而后长叹了一口气。

  “书儿,父皇也不想你为难。”

  “这卿王爷虽不是皇子,但他在蜀国的权势却不容小视,蜀国有一半的兵权都掌握在他的手中。”

  “如果你嫁给卿王爷,宋蜀两国可结秦晋之好,也可保......”

  “哎......罢了,不说也罢。”

  皇帝看着眼前这个女儿,这是他此生最爱的女子为他生育的子嗣。看着她从一个襁褓婴孩慢慢长大成如今的俏丽可人模样,一张脸也与尧儿有八分相似。他已经让最爱的女子为了他而远离亲人国家,又怎么会舍得再让自己最疼惜的女儿再遭受同她母亲一样的痛楚。哎......罢了罢了。

  宋颜书有些不解父皇为何用那种眼神看着她,她有些担忧。

  “父皇.....”

  皇帝罢罢手,止住她要说的话。

  “书儿,父皇母后亦不希望你远嫁它国,所以,父皇叫你来就是想让你自己做决定。”

  “父皇也知你一直心系致远那孩子,只是这些年来他也未将婚约拿出来。况且,待到他今年年满弱冠,也该是他回楚国的时间了。想来他来宋国也将有五年了。”

  皇帝目光放远,似回想着什么。

  “不知他母妃现今如何了?想当年......”

  “好了,不多说了,你下去吧。蜀国卿王爷那边父皇自会处理。”

  宋颜书走在回寝宫的路上,一路回想着刚才皇帝老爹的话。她不明白皇帝老爹为何会说她喜欢楚子歌,也不明白什么婚约,难道这跟他来宋国有什么关系?但为何又说他在年满二十岁后回楚国?

  一时间,这些问题蜂拥而来。她有太多的疑问,她也不知道为何此时急于想弄清楚这些事情,她调转头,往凤仪宫的方向走去。

  待她到得凤仪宫,皇后正在凤榻上小憩。

  “母后,书儿有几件事不明白,还望母后解惑。”

  宋颜书过去向皇后见了礼,便开门见山地将心中的疑问都问了出来。

  皇后听后,看着宋颜书,而后摸了摸女儿的脸。宋颜书便从皇后口中,听她将事情娓娓叙来。

  “这件事的始末要从你先祖皇帝说起,也就是你的皇太公,当年......”

  宋颜书再次走在回寝宫的路上,只是这次终于弄清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当年太祖皇帝与楚国开国皇帝一起攻下前周朝,楚国开国皇帝也就是楚子歌的皇太公,两人继而将前朝划分开来,将之一分为二,分别建立了两个新的国家,也就是如今的宋国和楚国。太祖皇帝与楚国开国皇帝本就交好,在一同攻破前周朝的同时,他们两人更是结下了深厚的兄弟情谊,歃血为盟,愿两国永世交好。

  此后两人的子嗣男就结为兄弟,女就结为姐妹,若是分别为男女,就结为夫妻。到了宋颜书和楚子歌这一辈,楚国皇帝干脆将在楚子歌送来宋国与宋颜书培养感情,只是培养了将近五年,这楚子歌对宋颜书也没培养出什么感情来,倒是以前的宋颜书一直心仪楚子歌,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她想起临走时母后对她说的一句话,‘母后一直觉得致远不是你可托福终身之人,你自己的幸福一定要自己掌握’。

  不管是与不是,楚子歌都要回楚国了。只是只怕她以后不能再像之前那样坦然地面对楚子歌了。

  还有,她的幸福她一定会争取自己掌握!

婚姻大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