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孝义难全

  “朕知道,你想与朕谈那青楼女子。朕告诉你,这件事你想都不要想!”

  “父皇!如幻不同于青楼其她人,她只卖艺不卖身!”

  “且儿臣与如幻是真心相爱!”

  宋颜书这才听明白,原来父皇母后是知道如幻姑娘的存在的。其实转念一想她也能猜到,宋岑业毕竟是太子,宋国未来的储君,他的一言一行必定要受到很多关注。宋颜书突然有些庆幸自己只是一介女儿身。

  “但那女子毕竟出身青楼,一国太子竟与青楼女子有染。这要传出去,你让你父皇,让宋国颜面何存呐!”

  皇后竭力劝说着,且句句在理。

  从这对帝后的角度看,皇后说得非常对,甚至无法反驳。宋国未来的国君若是娶了一名青楼女子,且先不说你们如何倾心相爱,就论两人之间的身份地位悬殊,这本就是一大障碍,况且还是招世人惹鄙夷所不齿青楼女子。若两人强行在一起,且不说会招他国贻笑,宋国的臣子百姓又会怎么看待他们未来的帝王。

  宋岑业痛苦之色溢于言表,他深深地看着皇帝和皇后,似下了某种决心。

  “儿臣不孝!如若不能和如幻在一起,儿臣愿请辞太子一职,还望父皇和母后成全!”

  “不孝子!”

  皇帝呵斥出声,伴着‘啪’的一声,宋岑业的左脸凸现五个红色手指印。

  宋岑业被扇偏了头,左嘴角下淌了一抹血丝。

  惊得之前大气不敢出的宋颜书赶忙道了句‘父皇息怒’,眼观鼻鼻观心地拿手帕去为宋岑业拭去嘴角挂着的那道血丝。

  皇帝已然气极,胸口起伏,喘着粗气,狠狠地看着宋岑业。

  “朕不许你再说这样的胡话!”

  皇后一面帮皇帝顺着气,又一面担忧地望着宋岑业。

  “业儿,你身为太子,怎可说出这样不负责任的话?你让你父皇和母后听了得多伤心。”

  “你怎能如此糊涂,日后若是宋国交到你的手上,你定然要治一国之安,保百姓安乐,边土无忧患。你的责任之重,切不可只为儿女情长所困,让其耽误了你啊!”

  “你也不要埋怨你的父皇,要怪就怪母后吧,是母后当年只愿要你和颜书两个孩子,如若当年我不那么坚持……又或为你父皇多纳些妃子,也不至于是今日这般模样,让你如此两难了。”

  “母后,儿臣没有这个意思!”

  宋岑业面上的痛楚更深了,他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他明明……只是想和心爱的女子在一起而已,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为什么在他身上就那么难呢!

  “尧儿,这怎能怪你,你勿要为了这个不孝子责怪自己!”

  皇帝仍在怒气中,他睇眼看着自己的皇儿。那么高的个子,甚至还比他这个父皇还高出半个头,却低着头呆呆地立在那里,像个做错了事的小孩子一样。他不禁想起了他小时候的样子,神色也慢慢柔和下来,语气里亦含了些不忍和疲惫。

  “岑业,你是知晓父皇对你抱有多大的希望,又在你身上花了多少心血的,从你一出生就册封你为东宫太子,这些年来。父皇尽心尽力的扶持你,你也做得很好。”

  “你若是求其他的事,父皇未必不会答应你,但唯独这件事,那个青楼女子,父皇劝里尽早打消这个念头。”

  这顿早膳最终不欢而散,尽管宋颜书与皇后极力维持氛围,但皇帝与宋岑业都笑不起来了,父子两都僵着一张脸,他们的心因为这件事而生了隔阂。皇帝说没了胃口,放下碗筷便去了御书房。

  皇后看着自己的儿子,千言万语最终化为无奈一叹了。

  临走时,皇后对宋岑业说了一句语重心长的话。

  皇后说,该说的话刚才都说了,孰轻孰重业儿自己掂量吧。

  遂朝他们摆了摆手,去了内寝。

  兄妹二人从凤仪宫出来,宋颜书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安慰她这个皇兄。

  “皇兄,你刚才的样子好勇敢啊!敢于为了爱情抵抗,我真是太佩服你了!你……”

  宋颜书说不下去了,因为她看到宋岑业一副苦笑的模样看着她。她原本想安慰他,为他开解开解,但看着这样的他,她突然心疼起来。为她这个傻皇兄。

  宋岑业摸了摸她的头,

  “刚才让皇妹看笑话了。”

  宋颜书心疼地摇了摇头。

  “皇兄,我去尝试帮你说服父皇,父皇他最疼我了,我去求父皇,说不定父皇一时心软就同意你和如幻姑娘的事了!”

  宋颜书只想安慰他,她不愿看到他这副痛苦挣扎的模样。宋岑业却在听到她说出幻这个名字后眼中闪现痛苦之色。

  “傻妹妹。”

  宋岑业看着她勉强一笑。

  “父皇不会同意的,你刚才也看见了,父皇母后拒绝的那么干脆,我还从未见过父皇动这么大的怒火。”

  “没想到却是为了我,父皇的好儿子。”

  宋岑业说罢苦笑了一声,似在深深的自责。

  “那皇兄……你”

  她想问他会如何抉择?但她问不出口。或许就连宋岑业自己也不清楚吧。

  宋岑业看出了她的心思。

  “你不用担心皇兄,我会处理好这件事情的。”

  “至少,书儿你是幸福的。皇兄也算是满足一个心愿了。”

  宋颜书注视着那个驼着背缓缓离开的背影,现在的宋岑业像是一个没了灵魂的傀儡。宋颜书眼睛刺痛了一下,看着不似平日里与他嬉笑互怼的宋岑业,她的心也跟着变得沉重起来。

  看着那抹颓败的背影渐渐消失,她终于缓缓启口,似问他亦似问自己。

  皇兄,自古孝义两难全,你又会如何抉择?

  皇帝与宋岑业之间的拉锯战,似乎在宋岑业的妥协下宣告结束。却也是从那时起,宋颜书每每见到他时皆是一副毫无生气郁郁寡欢的样子。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只能讲一些幼稚的笑话希望能逗他开怀一笑,哪怕只是片刻的开怀也好。宋岑业倒也配合着她,只是这让她看了更加心疼了。

  后来宋颜书回想当时的情景,不禁自问。

  这件事能怪皇帝老爹吗?怪母后吗?亦或怪那个如幻姑娘和宋岑业自己?

  这世上的世俗观念本就根深蒂固,无法撼动。就连她上一世的时空也不是完全的开化,一些年龄稍微大一些的青年男女就会被父母催促着安排相亲或结婚。

  所以,怪世俗?怪根深蒂固的观念?可这些规矩不都是人定出来的吗?是世人已经约定俗成的东西。

  那如果不能怪这些,那还能怪什么呢?

  要怪就只能怪你错生在了帝王家啊!

  怪这该死的命运吧。

孝义难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