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浩瀚星辰

  继上次‘咬人游戏’事件之后,宋颜书现在有点儿躲着楚子歌了,她倒不是怕楚子歌定力不够,她是怕她自己一个忍不住哪天就把他给吃干抹净了。

  虽然婚期已经定下了,但她还是很洁身自好的,一定要把最美好的那一刻留给新婚之夜。不过,她的担心似乎有些多余,因为她发现近些日子楚子歌似乎也有他的事要忙。她听四宝说,他这几日去御书房去得很勤,而且与皇帝老爹一谈就是好几个时辰,有时甚至在御书房待上一整天。宋颜书不禁猜想,难道他是在和皇帝老爹商议她们大婚的事?

  这晚,宋颜书在院子里乘凉。将近小暑时节,天气开始闷热起来,文房拿了把扇子在一旁为宋颜书扇着驱暑气。

  宋颜书闲着无聊,便和文房聊着天。

  “文房,要是我嫁到楚国,你愿意随我去楚国吗?”

  “文房愿意!只要公主不嫌弃,文房便一直伺候公主!”

  宋颜书听到文房的回答,不禁有些感动。她好像已经习惯了文房的照料,或者说她已经习惯了文房呆在身边。

  去楚国就意味着远离自己的父母和亲人,文房愿意抛下这些陪她另去他国,这是她没有想到的。她原本想若文房不愿随她去楚国,那她便给她一笔钱,让她出宫去。如果她愿意,再给她许个好人家,至少可以让她衣食无忧地生活。

  “时候不早了,你先下去休息吧。”

  “那公主也早些休息。”

  “我再坐会儿,稍后便进屋了。”

  她终究做了选择,选择随楚子歌去楚国。其实她早就做了选择了,只是不愿意面对罢了,不然她刚刚也不会问文房了愿不愿意随她去楚国了。

  她想与他成亲,从情人变成亲人,一起携手白头。她其实也想过,去问楚子歌能不能留在宋国。但她不想让他为难,他已经五年没有见过他的父皇母后和其他亲人了,他平常虽然不说亦没有表现出来,但从他之前一直将他母后赠与他的玉佩带在身边就可以看出来,他其实是极思念他的亲人的。所以,她不能那么自私。

  宋颜书从摇椅里起身,准备回屋休息,忽儿她觉得眼角处划过一抹光亮,一闪而逝,待再去细看,却什么也没有。她以为自己眼花,看错了,欲回身之际,却又有亮光划过,再去细看,这次她清楚地捕捉到了一条亮光,那条亮光也是一闪即逝。接着天边又出现两三点那样的亮光划过天际。

  宋颜书这次可以肯定了,她现在看到的是什么。

  “流星!”

  她惊讶不已,这里竟然有流星。在这个异时空里,她竟然看到了流星,她不禁想,难道她现在所在的这个时空与她上一世的时空是平行存在的么?

  那她是不是还有机会可以回去?

  这个发现让她一阵惊喜交集,如果真的可以回去!如果真的可以回去的话……

  那她会回去吗?

  离开这里,抛却这里的亲人,丢下这里的一切,包括楚子歌!

  她不能啊。

  她早已习惯她现在的身份,她甚至都快忘了自己上一世的名字。她已经在意识里已经把自己当做了宋颜书,把皇帝皇后和宋岑业当做了自己的血肉至亲。

  还有楚子歌!

  她发现自己好像不能离开他了。

  凝望着漫天星辰,宋颜书轻轻舒了一口气。也许只是她多想了罢,纵使这个时空与她上一世的时空平行,也不代表她能找到两个时空间的交错点。即便找到了交错点,她也不一定能再回去,这其中又太多不确定的因素了。

  她冷静下来,却又想起了另一件事情。

  这件事情,就目前来说,比她能不能回去更重要。

  怡和宫里。

  楚子歌闲适地倚在书桌的一旁,看着在书桌前一阵捣鼓的宋颜书。

  随意问道:

  “你最近在忙些什么。”

  宋颜书抬头,朝他微咧着嘴略带神秘地笑着。

  “秘密。”

  楚子歌挑起嘴角。

  “你身上的秘密似乎确实不少。”

  宋颜书装作没有听见,专心在纸上绘着什么。

  这日傍晚,宋颜书一脸神秘兮兮地拉住楚子歌。

  “今晚随我去个地方。”

  楚子歌道了声‘好’,听出她话里隐含的兴奋,也不问她要去哪里,任她拉着出了宫。待他们得到雁琼山脚下,他大约猜到她要带他去哪儿了。

  两人一路悠闲地爬到上山顶,与上次一样,海风仍旧夹着一股子咸腥味扑面吹来。只是这一次的海风吹在身上不似上一次的初秋夜晚那般阴冷,反而驱散了周身闷热的暑气。

  宋颜书找到上次他们看日出时坐的那块大石头,拉着楚子歌两人并肩挨坐在那块大石头上。

  暮色渐起,一轮斜阳正缓缓没入天际。

  宋颜书迎着最后的一抹余晖,问身旁的楚子歌:

  “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要带你来这儿?”

  “你带我来这里,定然有你的理由。”

  “我只需配合你就好。”

  宋颜书听得心里泛起丝丝甜蜜,他竟然这么信任她。但转念一想她又有些心虚了,她还不确定今晚会不会如她所预料的那样,奇迹如期而至。

  那晚她想到的就是这件事。

  她上一世对行星天体运行方面的知识颇有些兴趣,因此她上大学那会儿,一有空闲就跑到图书馆里泡着,倒是查阅过不少与之相关的书籍,看得多了,多少对一些天文现象有些了解。比如,黑洞、虫洞、时空折叠、宇宙的伸缩、天体运行等等,让她印象最深的是霍金先生一些列有关天体宇宙知识的著作,那时,她翻开看了后,简直为她打开了另一个世界的大门。

  既然这个时空有流星,那就代表这个时空也有正常的天体运转周期,也说不定与她上一世的时空运转周期相似。

  她记得上一世每年的七月下旬到八月上旬会有一场流星雨。

  因此,她现在在等,也在赌,赌在今晚这个时空同样会出现一场流星雨。

  而过了今晚子时,就是楚子歌的生辰。

浩瀚星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