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五章 这谁顶得住啊

  哧啦哧啦~哧啦哧啦~啪......

  果然,还是断了。

  赵宗伟叹了口气,把地上的粉笔头捡起来放到一边,随意拍了拍手。

  用粉笔在黑板上写板书,是一件浪漫的事。感受着粉笔与黑板的摩擦,聆听着那“哧啦哧啦”的摩擦声,飘散在空中的粉笔灰,就像思维迸发出的火花。

  尤其总管田敬那一脸的便秘样,像极了自己教书时班里的学生,莫名让赵宗伟感受到一种反差萌。

  “怎么样,这声音是不是弄得你又麻又痒,想挠的时候又不知道该挠哪里?”

  田敬哭着个脸,又浑身打了个摆子。

  “殿下,这个什么粉......粉笔,声音怎么会这么难听啊,老奴听了都难受得不得了,这要是真的让国子监的教授们用起来,那些少爷小姐不会同意吧?”

  “哈哈哈......田敬啊,这算什么,你再听听这个。”

  赵宗伟又拿起旁边的硬毛黑板擦,轻描淡写的在黑板上一划。

  刺啦~

  “我艹!”

  赵宗伟自己都被吓了一跳,麻得他浑身一酥,手里的黑板擦都掉在了地上。

  说起来,赵宗伟也有十多年没用过这种硬毛的黑板擦了。随着经济越来越好,学校先是吧老式的黑板换成了墨绿色的彩涂钢板,后面又换成了电子白板,这种老式的黑板和与之搭配的硬毛黑板擦带来的酥麻的“快感”,也被深埋在了记忆里。

  现在突然来这么一下子,还真是不好顶。

  再看旁边的田敬,已经腿一软,直接躺在地上了。刚才赵宗伟突然来的那一下子实在是太销魂了,田敬只觉得有一根毛掸在他的心上搔来搔去,自己痒得不行还没法挠,这谁顶得住啊。

  “陛下......陛下就不担心那些少爷小姐听了这声音之后跟老奴一样吗......”

  赵宗伟长舒一口气,等到心中的痒意退去,走到旁边把手上的白灰洗干净。听到田敬的话,眨了眨眼,仿佛已经看到了那个画面。

  “哈哈,正好,以后擦黑板就可以当成国子监的惩罚措施了。

  来人,把那些弄好的黑板和粉笔都送到国子监去,教教他们怎么用。”

  ......

  国子监

  “我服了,你们是怎么忍住没在课上睡着的?”

  站在院子里,赵凌烨揉了揉酸到不行的腰,一边呼吸着新鲜空气,一边做着转体运动。

  旁边,郭刚和白溪用一种“同道中人”的眼神看着赵凌烨。

  “不敢啊,殿下。我们要是敢在课上睡觉,康教授明面上不会管我们,转头就会告诉我爹。”

  郭刚用一种过来人的口吻说道。

  “是啊,刚来国子监的时候,我也是没顶住,在康教授的课上睡了一觉,没想到当天晚上我爹就知道了,回家那是把我一顿狠抽啊。殿下,你刚才在课上睡了一觉,回宫之后可要小心了。”

  白溪想起了那晚的鞭子,一脸销魂的说道。

  “哈哈,你们是不是傻?被爹打了,不赶紧往娘的怀里钻,就等着挨打?”

  赵凌烨不屑的看着两人,一脸鄙视。

  “娘?我娘倒是能制住我爹,但是每次我娘要拦着我爹打我的时候,我爹总是说什么‘玉不琢,不成器’我娘也就任着我爹打了。”

  郭刚一脸无奈地说道。白溪也在旁边一个劲儿的点头。

  “笨,娘的话不管用,就去找祖父、祖......”

  话还没说完,赵凌烨就想到了自己的爷爷奶奶和姥姥姥爷。也不知道一家人是怎么穿越的,在现代是车祸还是失踪。但是不管是什么情况,想必他们都会很伤心。

  赵凌烨突然有些明白老爸为什么不给自己休息时间了,看来也是想通过忙碌来逼迫自己不去想这些吧。

  郭刚跟白溪看到赵凌烨提起祖父祖母,便不再言语,顿时也不再出声,并且悄悄提醒大家不要打扰太子殿下。太子的祖父祖母,都在大梁攻破大周都城时殉了国,虽然赵凌烨不觉得他们这样殉国有什么意义,但是在郭刚他们眼中,却是真正有皇族气魄。

  从思念中清醒过来,赵凌烨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喧哗声。寻声看去,几个宦官抬着一块儿大黑板,正在往这里走来。还有一个宦官拿着一个布兜,赵凌烨知道,里面装的应该就是粉笔了。

  看着几个宦官把黑板钉在学舍的墙上,一群人围在周围,好奇地问着这是什么。

  “都回去坐好吧,我们要开始上课了。”

  算学教授马化成站在门口,看着乱糟糟的学舍,大声说道。

  人群瞬间散开,各人都回到自己的桌前坐好。

  马化成看着拿着锤子在那里“哐哐哐”凿钉子的几个宦官,一脸疑惑。

  “这是?”

  “哦,这是陛下吩咐我们送来的,叫‘黑板’。”

  说着,那宦官又把黑板擦从布兜里拿出来,顺便拿出一根粉笔。

  “这个是‘粉笔’,这个是‘黑板擦’。陛下说了,以后教授们授课的时候,如果需要写字,就用粉笔在黑板上写就好了。”

  马化成走过去,好奇的拿起一根粉笔,听着宦官的讲解。虽然他不理解,但既然是陛下的旨意,自己肯定是要听的。

  光听没用,马化成捏着粉笔,在黑板上尝试性的写了两笔。

  刺啦~刺啦~啪......

  又断了。

  马化成感受着心头的痒意,暗暗想到:

  “陛下这不会是在折磨我们吧......”

  看到马化成已经学会了,几个宦官也不再多待,笑着道了句“告辞”,又对赵凌烨行了礼,便连忙出门去了。

  大家都怕呆在这儿,再听到粉笔与黑板摩擦的声音。

  “哦,对了。”

  领头的宦官刚出门,想起还有没交代的,又转过身来。

  “陛下说,如果有哪位学子不听话,就要他擦黑板就好了。”

  说完,几名宦官头也不回地就溜了。

  赵凌烨看着墙上两米宽的黑板,和地上那一大兜粉笔,突然感觉自己坐在前面,实在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第五十五章 这谁顶得住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