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一章

  夜幕悄然而至,德王府内张灯结彩,锣鼓喧天,每位宾客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或真或假,或虚或实。风玄玙和风玄瑾二位王爷端坐于首位,靖王妃与德王妃各自坐在他们身侧。

  德王风玄瑾的模样与风玄玙十分相似,性格却比风玄玙稳住温润些,若是旁人,定是要认为德王是哥哥,靖王是弟弟的,可实际上,靖王略大了德王一炷香的时候。

  “代儿呢?我哥哥呢?怎么不见他们?”墨亦惜附在风玄瑾身边咬耳朵。

  风玄瑾偷偷摸了摸她的肚子,低声道:“皇姐不想见人,宴席散了后他们会过来。”

  “大侄子也不来么?”

  “大侄子最近烦苏相烦得紧,不想见他,”风玄瑾瞟了一眼男宾席上的苏行之,“也是,过会儿才来。”

  “我都想他们了。”墨亦惜靠在风玄瑾怀里。

  “一会儿就见着了,不急,乖。”风玄瑾的语气轻柔,动作更加轻柔地掐了一把墨亦惜的脸蛋,丝毫不在意周围的眼光。

  对比德王夫妇的恩爱和谐,春风荡漾,靖王那边儿可以称得上是寒冬凛冽了。

  自打落座,风玄玙看都没看过苏柔一眼,自顾自地喝酒吃菜,看似专注地欣赏着台下舞姬的莺歌燕舞,苏柔坐在他身边,和一团空气没有差别。苏柔好像也不在意这些了,坐在一旁静静地欣赏歌舞,只是偶尔会瞥一眼她为“江漓”留的座位,见到那座上并没有人时,眉目间有些担忧。

  苏柔朝风修景招招手,“景儿。”

  “母妃,何事?”

  “你去看看漓儿去哪儿了。”

  风修景一愣,随即环视了一遍席位,还真未发现她的影子,莫不是去芙蓉楼了?不该呀,宴席才刚刚开始,距离结束还早着呢。

  “我去找找。”

  “好,”苏柔应了一声,眉头一皱,又喊住了他,“你别去了,派下人去找吧。”下一场节目是佩儿的水袖舞,她得让景儿看看才是。

  风修景是没想到这点的,他只以为,父王寿宴,他这个唯一的儿子走开不太好,便应声道:“是。”

  风修景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吩咐飞镰去寻找姜不离后,便坐在座位上,专注地看着歌姬舞姬的表演,不过他看的方式和其他人不大一样,旁人看个美,叫个好,他却是在挑刺儿,比如这个舞姬动作不到位,那个舞姬有些僵硬。

  苏佩儿的水袖舞名叫《一顾倾人城》,相传是汉武帝宠姬李夫人所创,苏佩儿在这基础上,对它进行了改良。

  随着钟鼓乐声响起,身姿曼妙的女子披着月色盈盈出场,踩着鼓点,水袖一抛,箜篌起时,水袖一抽一转便是一个漂亮的亮相。

  “北方——有佳人——”

  “遗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

  “再顾倾人国——”

  身姿摇曳,影影绰绰,舞似微风扶细柳,歌如桃花扇底风。

  苏佩儿并不是顶美的,却胜在多才多艺,气质过人,因此跻身京城贵女前十,是以台下多得是王公大臣家的公子为她叫好助威,却惋惜这丞相独女,早早地许给靖王世子了,还是个侧妃。

  一舞落幕,苏佩儿得到了一致好评,苏柔拔下了鬓间的昙花簪子,赏给了她,德王妃却兴致缺缺地赏了个金镯子,使得苏佩儿面上有那么一瞬间的委屈。

  苏柔摆摆手,让苏佩儿下去了,偷眼看了看风玄玙,只见他正在与德王闲谈。自落坐起,他不曾看过她一眼,亦不曾与她搭过一句话,就连与她相似的苏佩儿献舞,他都一改常态,选择不看。苏柔似乎是下定了决心,在桑椹耳边低语一番,桑椹便走入了后台。

  自苏相之女一舞过后已有些时候了,却迟迟不见下一场节目,德王妃不悦道:“花鼓戏班子的人呢?”

  德王府管家闻言,忙回道:“属下即刻去催。”

  话音刚落,就听得一阵锣鼓声起,众人皆注目那声音响起之处,只见红绸翻飞,一戴着面纱的红衣女子踩着红绸翩然落下,正当众人以为她要跳一段舞时,只见她反手从腰后抽出了一柄软剑!

  软剑在女子手中如灵蛇游曳,她的身姿亦如行云流水,伴随着红绸纷飞,好似一幅名家大师精心绘制的剑舞图。

  风修景看着这一段剑舞,又看着他父王那表情,蓦然想到了父王书房里那幅画上的女子——姜不离的小姨。

  风修景又仔细地观察了那女子露出的一双眼睛,赫然发现,那竟是与那画中女子十分相似的潋滟桃花眸!

  好穿红衣,使得一手漂亮的软剑,有着相似的眼睛……

  风修景果见他的父王近乎痴迷地看着那台上的女子,心中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他直觉那台上的女子绝对不是那个女人,她的出现绝对别有用心!

  风修景悄悄捏碎了一个酒盅,看着手中的碎片,他定睛,一道内力打出,只见这碎片直直地冲向了女子的脚踝,那女子显然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出,脚踝一疼,“扑通”摔在了地上。

  “此女学艺不精,大胆献艺,惊扰了二位王爷及诸位大臣,还不赶紧拉下去!”风修景站起身下令。

  侍卫闻言,赶紧跳到了台上,作势要压她下去,女子哪里肯依,扭捏着不下去,挣扎间,扯落了面上的红纱。

  随着面纱落地,暴露在众人眼前的是一张极美的脸,与那位神农谷二谷主极为相似。

  苏柔面露惊讶,那日她只觉得这梅儿眉眼处与那颜姑娘相似,却不想,她竟真有这样的本事,能凭借妆容与那颜姑娘相似到这种程度。

  风修景看到那张脸后,面色冷凝,果然不出他所料,这个女人,是冲着他父王来的!

  “把她压下去!”风修景命令道。

  “是!”

  “慢着!”

  “慢着!”

  风修景诧异地看着他的父王母妃,风玄玙会阻拦已在意料之中,他的母妃为何还要阻拦?

  风玄玙也诧异苏柔的反应,怀疑地看着她,苏柔讪笑一下,道:“我瞧着,这也不是什么大错。”

  “靖王妃说的是,此非大错,”苏相苏行之应声道,“放开这姑娘吧!”

  风修景看着反常的母妃和舅舅,心里隐隐有了个猜测,怎么会这样?

  “景儿……”苏柔的笑有些僵硬,此时她的景儿看她的目光,竟带着怀疑,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是,母妃。”风修景到底不能让自己的母妃下不来台,挥挥手,那些护卫便退了下去。

  台上的女子连连谢恩,一双美目水光盈盈,看着好不可怜,她期期艾艾地看着主座上的风玄玙,“多谢王爷!”

  德王妃墨亦惜冷哼一声,“救你的是靖王妃,你怎么谢起王爷来了?”

  哪儿来的卑贱舞姬,竟敢顶着颜儿的脸?看着风玄玙那眼神表情,墨亦惜朝她招招手,“你,上前来。”

  梅儿心里有些发慌,她本以为会很顺利的,没想到有人接二连三的发难。

  “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小女……不,奴婢梅儿,十七了。”梅儿心知这德王妃不如苏柔那般好拿捏,规矩了不少。

  “十七了,生得倒标致,本妃看着喜欢。”墨亦惜靠在风玄瑾怀里,“王爷,我正好缺个丫鬟。”

  “好,”风玄瑾指着地上的梅儿,“你是哪家的?”

  “奴婢是……”梅儿有些着急,这靖王怎么还不出声啊,莫不是这一张脸没能迷住他?不应该呀!他再不出声,她就惨了!

  “哪家的?说呀!”风玄瑾不悦道。

  “奴婢是……苏相府上的。”

  “苏相府上的,苏相?”风玄瑾笑看着苏行之,“不知苏相可愿把这侍女送给本王的王妃?”

  苏行之面露难色,这本是他精心调教出来送给靖王的,谁知没迷住靖王,倒是德王妃要把她要走。

  “能侍奉德王妃,是她的福气。”

  “既然如此,那这个人就……”

  “慢着!”

  风玄瑾话未说完,就被一声“慢着”打断了,风玄玙面色冷凝,指着地上的梅儿,“本王也觉得此女甚合本王心意。”

  

第六十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