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监禁

  第八章监禁

  玉衡醒来了,只觉得脑袋疼,肚子里也是空空的,嘴唇干得厉害。

  这里很陌生,除了门是锁着的,其他如床与枕头都赤裸裸地显示为干草外,并无其他不同。

  走廊上有人说话,慢慢地近了。

  “那些个王八蛋还真是送来了个大麻烦。”

  “可说的是呢,这下子人死了,媒体那边又要曝光,管理员该头疼了。”

  “管理员已经想好了,把所有事情都推到他身上去,完全是他神经病犯了,咱们控制不住,才把那个大学生打死了,那天我不受伤了吗?这事更有说服力了。”

  “那咱们天天给他喂安眠药给他喂死了怎么办?”

  “畏罪自杀,精神病人死的蹊跷一些也没什么。咱们顶多是监管不力。”

  两人说着话,慢慢的到了门前,玉衡拍了拍有些发昏的脑袋,看向他们。

  两人俱是一惊。

  “他怎么醒过来了?”

  “妈的,这安眠药也有抗药性?”

  “这怎么办?”

  “先别喂药了,饿他两天,等他没劲儿了咱再来。”

  “那这两天媒体过来问怎么办?”

  “病人情绪不稳定,暂时不开放。”

  “金呆哥你懂得真多。”

  “跟那些名流学的,算不了什么。”

  就这样,玉衡在这个牢笼里待了整整三天,期间金呆远远地来看了一次,似乎没有得到满意的情报,摇摇头走了。

  玉衡的头脑摆脱了先前的困顿,渐渐清醒,似乎明白管理员他们如何险恶的用心,却也没有脱身的办法。

  现在,金呆与钱度似乎想了个别的办法,比如说:饿死他。反正他们再没来过。

  透风口上有阴影闪过,玉衡抬头看去,小二叼着半个馒头站在那儿,馒头上还有旺仔的齿痕,不知小二怎么哄骗下来的,旺仔可是爱馒头如命一般。

  半个馒头又湿又咸,玉衡却毫不在意,或者说先前在意,现在毫不在意,他用这半个馒头来补充自己的盐分和水分,活的很好,如果现在金呆和钱度来,他照样能掀他们一个跟头。

  公安局

  “疏影姐,王显宗那边联系上了,他们今天回来。”

  “那好,我去找那个道士。”

  “疏影姐!”她叫了一声,犹豫道:“姐,你最好还是别去了。”

  “怎么了?”

  “我听说那人疯了,把一个大学生打死了,现在媒体都上门了,我觉得您不应该沾上这些。”

  横疏影看了她一眼,说道:“那道士不像是疯子,应该有什么隐情,放心吧,当警察就少不了麻烦,躲是躲不过去的,我们唯有切开他,斩断他,才能没有麻烦。”

  “疏影姐真是霸气。”她羡慕道。

  “和王显宗约一个时间,我们去找他。”

  光明日报社

  “这件事儿是个爆点,但也有一定的危险性。”

  “主编,我看就不如让新来的那个小桐去好了。”

  “她是新来的,能愿意吗?”

  “咱们卡着她的实习报告,由不得她不愿意。”

  “可是她的业务也不算太熟练啊。”

  “咱们只要她拿着录音笔进去录音就行了,采访不还是我们来做嘛。”

  “嗯,你考虑的很周到。”

  “全是主编您领导有方。”

  美院西

  依旧是原来的院子,只不过物是人非。赵凌儿推开院子的大门,一群学生在院子里画画。

  “凌儿?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滚你大爷的。”赵凌儿不爽地骂道。

  “你去哪了?”

  “还不是我哥那个猪头三,被赵大地那个小人暗算了,要不是六哥带着人跑了出来,我都不知道他这么蠢。”

  “那你这几天是在帮你哥出来?”

  “我才懒得帮他呢,让他好好涨涨记性才好,这几天赵大地和他们老大去我们地盘闹事儿,我们的信誉变得很低,只好到处跑,到处灭火,这不才处理完嘛。”

  “那个赵大地是个阴险的人,你们要多小心。”

  “我知道了,新月。”赵凌儿笑嘻嘻的道,“新月,你在帮我纹一个更炫酷更好看一点的纹身好不好。”

  “诚惠,一百二。”新月对她的笑容敬谢不敏。

  “哎呀,你这也太贵了,我们不是朋友吗?”赵凌儿撒着娇,亮晶晶的眼睛一眨一眨的,“你可是我最好的朋友了。”

  “啊——你太过分了,又用这样的眼神看我。”新月捂着眼睛,“不行,说什么我也要收回成本。”

  赵凌儿把头埋在她的胸口,(又软又暖和)她心想,“你哪有什么成本嘛?不然我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啊。”

  “什么秘密?”

  “你不是要找一个新的素材吗,我找到了,黑暗风,很冷酷的哦。”

  “我不信,除非你带我去。”

  救助站

  门外的记者已经不在了,也不知是回去了还是在暗地里藏着,不管如何,管理员暗自松了一口气。

  这还只是一家小报社,不敢想象如果曝光了出来,面对着更多的媒体,又会乱成什么样子。

  “他们是想逼死我!”

  “管理员,不要这样想。”钱度劝道。

  “不管怎么样,我们都与你站在一起。”金呆郑重地说道。

  “嗯,好在还有你们。”管理员宽慰道。

  而此时,救助站外赵凌儿与新月看着一男一女两个人在费力的往墙上爬,这是一段新墙,却也十分困难。

  “这是要越狱?”新月惊呼一声。

  “别大惊小怪的,这已经不是监狱了,现在是一个救助站,真的监狱谁会让你去那里采风啊。”

  “那他们是在干嘛啊?”

  “不知道,不过,这很有意思啊。”

  一男一女终于成功,女生低着头,跨坐在墙上,声音颤抖说道:“柠檬哥,我不敢看下面。”

  “没事的小桐,我在这里看着你呢,别害怕,你进去以后找到证据,你可就是大功一件,马上就升职加薪。”

  “可是,柠檬哥,我,我不敢看下面。”

  “没事儿,闭着眼睛跳就行了。”

  “奥,那我跳了。”小桐闭着眼睛,鼓舞自己。

  柠檬在外边听着,良久才看到她跳下去,只听啊的一声,里面女生柔柔的哭声传来,“呜呜呜,柠檬哥,我好疼。”

  柠檬有些心烦,“你赶快看看有没有人。”

  “呜呜呜,没有,他们都在吃饭。”

  “太好了,你去里面找找,他们说打人的那个已经被关起来了。你去找到他,看看他是不是真的精神病。”

  “可是,他万一打我怎么办?”

  “不跟你说了吗?他被关起来了。”

  “好吧。”

  “对了,录完音记得把录音笔给我扔出来啊!”

  “柠檬哥,我怎么出来啊?”

  “我有办法,你就别管了。”柠檬低着头,心想(我有个鬼办法,等明天报纸曝光了,你自然就出来了)

  突然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他猛地向前一跪,“大姐,不关我事,全是主编的注意啊,我也是没有办法,里面还有一个人,对,你现在进去还能抓到她,都是混口饭吃,大姐你就放过我。”

  “你说谁是大姐呢?”赵凌儿一脚踹在他屁股上,“出卖兄弟,我看你也不是什么好人。”一掌将他砍晕。

  “你干嘛打晕他?我们不是来采风来的吗?”

  “那个哪有这个好玩?”赵凌儿助跑起跳一蹬地,双手搭在了墙上,手一撑,人便骑在了墙上。

  “你干嘛?”新月问。

  “俗话说和尚做的,尼姑也做的。我也要去看看。”

  “哎呀,别闹了,再说哪有这样的俗话啊?”新月在下边干着急,赵凌儿已经跳下去了。

  赵凌儿跟着那个叫小桐的走进了空空的走廊里,只见她扶着墙面,一瘸一拐的,原来已经摔伤了。

  走廊里寂静无声,只有偶尔干冷的风从这个窗口吹向那个窗口,呜呜呼啸着,倒像是她的哭泣声一般。一只猫走过,回头瞥了一眼小桐,从另一边飞快的跑了。

  赵凌儿眼神一凝,似乎在那见过,相隔没有几日,对于这个差点毁了她美貌容颜的罪魁祸首她还是有点印象的,“嘿嘿,冤家路窄,你往哪里逃。”赵凌儿暗道,转身从另一个出口溜出去,那猫正悠悠地往房上窜。

  “别想逃过我的手掌心。”赵凌儿大喊一声,向着房子冲去。

  “什么声音?”管理员问道。

  “不是有人偷摸进来了吧?”

  “我听着是在南边儿。”

  “别是那些无良媒体偷偷爬进来了。”管理员喝了点酒懒洋洋地道,“人你们都藏好了?”

  “人关在最里边呢,哪能那么轻易的找到?”

  “那就行。”

  “最近不知从哪窜来只猫,也许是猫。”金呆抱着自己的酒壶,不愿意起来。

  小桐已经不行了,腿似乎脱臼了,即使这样她还是撑着走了一段路,让人很难相信这么一个柔弱的小姑娘竟然有这么强的意志力,虽然她一边走,一边还在低声啜泣。

  每一个房子里都空空荡荡,小桐的勇气与意志也被慢慢消磨着,走廊里越发安静,只有她自己的微微的哭声,在她即将被空旷的压力所摧毁的时候,有个声音突兀的问道:“你受伤了吗?”

第八章 监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