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投饵

  第十三章投饵

  绒花街道三十七号,房间里亮着灯光,玉衡的手指已经能试着抓一些东西了,蔡婆婆煲着汤,一边哼着一些不知名的调子,有点像是南方的吴侬软语一类。

  “蔡奶奶,您是南方人啊?”

  蔡婆婆用纸巾擦了擦手,走过来摸着玉衡的头,“你才晓得,这里的街坊一听我的声音就晓得我是南方人嘞。”

  “那你怎么一个人住在这里啊?”

  “我跟着你姜爷爷来到这里工作,可惜他走的早,女儿呢又出了国,我又不想同他们跑的那么远,所以只好一个人住在这里了。一转眼都过去二十多年了。”

  “哦。”

  “那你呢?想起你师父来了没有?”

  “没有。”玉衡摇摇头。

  “没有就在这里住下,蔡婆婆看到你欢喜的不得了,巴不得你常住嘞。”

  美院西

  新月抱着赵凌儿的胳膊,看着她摆弄着一束花朵,“如果你和我互换身份的话,一定会是个好画家的。”

  赵凌儿眼睛眯了起来,亲了她一下,说道:“可你不会是一个好的大姐头的。”

  新月不满地打了她一下。

  “喂!你又打我胸,我一直怀疑我不发育都是因为你打的。”

  新月鄙夷地看着她。赵凌儿不满地打了她好几下,新月躲闪着,突然问道:“我们去找那个道士好不好?”她已经从横疏影嘴里得知那人是个道士。

  “干吗?”赵凌儿怀疑地看着她,“你不会真的看上那个道士了吧?天啊,道士是不能结婚的。”

  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进。”赵凌儿停下与新月的打闹,神情淡然。

  老六推门进来,看了一眼新月,点点头打了个招呼,对赵凌儿说道:“凌儿,赵大地又派人到我们管的KTV里闹事,KTV老板说了,如果不能把这件事摆平了,以后就不教保护费了。”

  赵凌儿嗯了一声,问道:“公司那边谈好了吗?”

  “谈好了,只差钱了。”

  “差多少?”

  “三十万左右吧。”

  “不多,你去和他们好好说一下,降个十万八万的。”

  “凌儿,再怎么好好说他也不能这样降价啊,除非他傻了。”老六看着赵凌儿渐渐冰冷的目光,”好好好,我懂了,我懂了还不行,你别那么看着我,我瘆得慌。那KTV那边怎么办?“

  “让给赵大地他们,现在先不要多事,有的是时间秋后算账。”

  “嗯,好,我去通知咱们看场子的兄弟。”

  老六走了,新月摸了摸赵凌儿的脑袋,说道:“你果然也是个很好的大姐头。”

  赵凌儿的眼睛又眯了起来,用甜到迷死人的语气说道:“那是因为我有一个足智多谋的军师啊。”

  “别拍马屁了,你先说你陪不陪我去看那个道士。”

  赵凌儿犹豫了一下,“好吧,我就当逛街了。”

  警察局

  横疏影皱着眉头,接过赵杰递过来的取保候审申请书,脑子里突然产生一个大胆的想法。

  “你去审问李茂了?”横疏影问道。

  “嗯,原本想诈他一下,什么都没问出来,看来他确实什么也不知道。”

  横疏影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说道:“那我去问一下局长,我也同意对他取保候审。”

  赵杰似乎有些兴奋,“那咱俩还真是心有灵犀啊,有没有兴趣一块儿吃个饭?”

  “谢谢,不过我有喜欢的人了。”

  “那有什么的,只要不结婚,我们就有无限的可能。”

  “无限的可能,嗯,我喜欢这个词,那我考虑一下吧。”横疏影应道,转身向局长办公室走去。

  赵杰不复先前的和善脸色,阴着脸说道:“李茂啊李茂,真当我没看出你功夫被废了吗?我只是堵你的嘴而已,等你出来了,想活可就没那么容易了。等你死了,谁还能知道我犯下的事,我还是一个伟光正的警察。”

  花街

  外面的人吵吵嚷嚷的,小桐的爸爸一直给他们陪着笑脸,坐在里屋的小桐的妈妈嘴里絮叨着不干净的词汇,无非是些挨千刀的,天杀这一类话,小桐安静地摆弄着花朵,然而她或许没有这类天分,花越来越乱了。

  “别弄了。”小桐的妈妈走过来白了她一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好好的工作弄丢了,摆个花都摆不好,不知道有什么用。”

  小桐低头不语,小桐的爸爸走过来,“你就别埋怨她了,我看那个什么报社也不是什么好地方。”

  “你还惯着她,这孩子就是你惯的,这么多年了,还不懂事,工作说辞就辞,也不跟家里商量一下,我们把你供出来容易吗?你当是你自己的工作,你怎么不想想家里呢?你弟弟上学也要钱,本来家里就够紧的了,还要养你吃白饭......”

  “行了,你有完没完。”小桐的爸爸应付完一群痞子本来就已经心神俱疲了,还要听着媳妇絮叨,心气不顺,喊了一声。

  “你喊什么呢?”小桐的妈妈把花往桌子上一扔,“你有理了是吧?你一个大男人开这么一个破花店,你挣着几毛钱了?还好意思在这喊,我要是你,找块儿豆腐就碰死了,当什么男人。”

  “你,你就是个泼妇。”

  “泼妇才骂街呢,咱俩谁是泼妇还不一定呢,一个男人样儿,还长了个女人心,骂你两句就听不了了,那你怎么不去死去啊?”

  “我,我打你。”

  小桐抿着嘴,走出花店,里面乒乓作响,小桐回头看了一眼,诡异的笑了笑,不知道往哪里去,便顺着街道一路往西走了。

  医院

  横疏影对赵杰说道:“这家医院还不错,我带一个朋友来这儿看过骨伤,效果挺好的,安全也有保证。”

  “呐,疏影你办事我当然是放心了,我们用不用派一些警员在这里看着啊?”

  “不用了,既然他不是什么重要的犯人也没必要逃跑,事情还很多,我们的人手还要派到其他地方的。”横疏影转身要走,停了一下说道:“对了,以后请称呼我全名。”

  “都是同事,没有必要拒人于千里之外吧。”

  “同事当然没有必要,可你不是无限的可能吗?我当然要防着一点了,事情太多,忙都忙不过来,我现在可没有谈恋爱的打算。”

  “我等你啊!”赵杰喊道。“等你不忙了就可以了吧?”

  “嗯,那你等着吧。”横疏影头也不回地摆了摆手。

  “这小妞,有性格,我喜欢。”赵杰低声说道。

  “派几个便衣进去,仔细盯好李茂,别让他趁机跑了,还有,注意一下赵杰。”离开赵杰的视线,横疏影对着衣领说道。

  “疏影姐,你是说赵杰就是那个V先生?”

  “现在只是怀疑。”

  “但是如果玉衡说的是真的的话,那么三哥与V先生不就不存在了吗?”

  “那你能告诉我,为什么赵杰要单独提审李茂?真的像他说的那样简单吗?”

  “嗯。也许有这个可能吧。”

  “好了,你们要装的像一点,别被人看穿了。”

  “好的疏影姐。”

  “警官您也在这儿啊?”远远的玉衡举着一包药问横疏影。

  “是啊,你来换药了?”横疏影笑着,“用不用我帮你去拿?”

  “不用了,我已经换好了,连喝的药都一块儿拿了。”说罢,抓了抓头发,不好意思地说道:“上次麻烦您了,还让您垫付了医药费,我现在没钱,等我有了就还您。”

  “不用了,你帮我抓住了李茂,医药费理所应当是我为你出了,我还打算为你申请见义勇为的奖金,如果你觉得过意不去,奖金发下来请我吃饭就行。”

  玉衡喜于言表,“真的?”殷勤道:“警官我看您疲倦之色溢于言表,不如我替您推拿推拿,我从小学医,对这可是很有信心,你不知道,我们那儿的人都喜欢我......”

  “不用不用,算了,你先欠下吧,等以后我有需要了,你再来吧。”

  “好嘞,那咱们说好了,我一定随叫随到......”

  横疏影显然没有遭受过玉衡这么热情的对待,连连摆手,落荒而逃。跑远了回头看去,玉衡还在那里冲她招手。

  “他究竟是因为失忆毁了智商?还是原本就是个财迷?”横疏影摇了摇头,把脑子里的想法甩出去,“别说,他那个样子还挺可爱的。”

  救助站

  新月拉着赵凌儿的手,“哎呀,你能不能快点?”

  “我为什么要快,我又不着急。”赵凌儿道,“再说了,这不是来了吗?”

  “哎呀,你干嘛去?”

  赵凌儿突然冲上前,将新月拽了一个趔趄。

  “站住!”

  “哪里跑!”

  “料你也逃不出姑奶奶的手掌心。”

  新月捂着额头,看着赵凌儿追猫赶狗,从东到西,没个消停。终于,她成功的逮到了两只小东西,一手抓着狗的后颈,一手按着猫的脖子,喊道:“说,你的主人哪去了?”

  “赵凌儿,你是不是疯了?那是只猫!”新月从她手里把猫抢来,“你见过猫会说话的吗?”

  “哼,无所谓,俗话说跑得了主人跑不了猫,我就在这里等着他,我就不信他不回来。”

  “那叫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好吧。”

  “凌儿姐?”小桐怯生生地喊道:“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第十三章 投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