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月色

  第十五章月色

  新月抱着小二,帮它顺着毛,虽然已经送到宠物医院修整了一下,但它的样子蔫蔫的,像是生病了一般。

  电话响起,新月抱着猫接起了电话。

  “喂,新月,我的威武大将军怎么样了?”

  新月低头看了看怀里的猫,说道:“你的威武大将军现在可是一点都不威武了。”

  “啊?怎么回事儿啊,昨天不是才去宠物医院看过了嘛?”

  “不知道,昨天回来以后就这样了,我估摸着它应该是水土不服,或者是环境不适应吧。你的霸天大将军怎么样了?”

  “还说呢,死狗,什么都啃,我的袜子都被它啃坏好几双了。”

  “我觉得也许把它们放在一块儿比较好。”

  “那我去找你吧。”

  “还是我去找你吧,正好我有些画稿要交。”

  医院西口

  玉衡浑浑噩噩地走在路上,裤子上的血迹慢慢干涸,变得不那么刺眼,整个世界也慢慢恢复了颜色。

  “站住,我开枪了。”

  “砰!”一声枪响,没有给人丝毫的准备时间。

  玉衡回头看去,两个女人正衣衫不整地从医院跑出来,一个向左,一个向右,只是向右的一个似乎被枪打到了腿,没跑几步就被摁在了地上。

  向左的那个却是冲着玉衡迎面跑来,玉衡后撤了几步,那女人手里拿着一团亮闪闪的东西,也不知道是银线还是别的什么东西,总之还是小心一点好。

  “滚开。”

  玉衡往旁边闪了闪,待女人擦身而过时才伸出脚来钩在她的脚踝上。随着她向前一跌,拽着她的手腕猛地压向地面,将手腕一拧,向上一提,便将她的肩膀卸了下来。

  几个便衣匆匆赶来,“谢谢你了小同志。”

  “哦,没事的。”玉衡摆了摆手,站在那里看着便衣将那个女人拷了起来。

  “玉衡?”一个优雅而清新的女声在他身后响起。

  玉衡看向她,不禁有些晃了晃神,她有种特别的气质,自然浪漫,安静中带着些冲动,像是贵族中的冒险家,虽然向往着不羁,但言语形态里总带着一抹优雅。

  “你是?”

  “你不认识我了?”新月眨了眨眼,上前摸了摸他的额头,又拍了一下他的手臂,嗔怒道:“我是你的女朋友!”

  有一位前辈曾经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女人,都是极具表演天赋的演员。”曾经我不以为然,如今却不得不承认。

  天可怜见,她在说出那句话的时候,连脖子都羞红了,就好像是夏天里开的最盛那一塘荷花,如果非要形容的话,又好像云开雾散,夕阳西下,天边的那一抹烟霞。

  然而玉衡未必解风情,他只是抓了抓头发,疑惑道:“我不记得我谈恋爱了啊?”新月怀里的小二挣扎了起来,猛地跳到了玉衡的肩上。“倒是好像养过这样的猫。”

  “这是我们共同养的啊。对了,你肩膀上换了药没呢?”

  “已经换了。”玉衡摸了摸肩膀,“你真的是我女朋友?”

  “走吧,再问我就生气了。”新月抱着他的胳膊扯着他往前走去,“我领你去见我最好的朋友,你见过的,不过现在你可能又不认识她了,算了,我再帮你们从新介绍吧......”

  两个人抱着猫,宛如一对真正的情侣一样,若是新月不总是偷偷地抬头看他的话。

  美院西

  赵凌儿瞪大了眼睛,看着依偎在一起的玉衡和新月。

  “什么情况?玉衡你给我放老实点,我没想到你一个臭道士居然调戏良家妇女。”

  “我没调戏她,她是我女朋友。”

  “你放屁!你一个道士怎么会有女朋友?”

  “我师父是道士,我又不是道士。”

  “你师父是道士,你也一定是道士,别给姑奶奶耍花招。”

  “就算我是道士,可也没说道士就不能结婚啊,我师父就结婚了。”

  “好啊,以前只听过花和尚,没想到今天碰到了花道士,还是两个,待我替天行道了你。”

  新月赶忙拉着她,两个人躲到一边说悄悄话去了。

  “什么啊?哪有人这样的,你这是趁火打劫。”

  “你是不是想说趁人之危啊?”

  赵凌儿点了点头,“嗯嗯嗯。”

  “他又不吃亏。”

  “可是你吃亏啊。”

  新月拍了拍她的脑袋,“难得你聪明了一次,我只想谈一次真正的精神恋爱,反正他不知什么时候就把我忘了,到时候我也把他忘了,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这才是我向往的境界啊。”

  “酷,反正他没准什么时候就忘了,那我在这期间怎么揍他都是可以的了?完了以后大家都是朋友嘛。”

  “他现在是我的男朋友,麻烦你尊重一下我好吗?”

  赵凌儿抱着她的手臂,摇啊摇的,“那你什么时候用完啊?我也想玩。”

  “别想,没门。”

  “那我现在就告诉他好了。”

  “等等,等等,好吧,等他下次失忆了,就让给你好不好?”

  “说定了,你可不要舍不得哦。”

  “切,姐的容貌气质,什么样的男朋友找不到,开什么玩笑。”

  “木嘛。”赵凌儿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玉衡抱着猫逗着狗,却看见赵凌儿一脸诡异兴奋的笑容看着自己,就好像村子里过年时,屠夫面对自己家的猪似得。不禁打了个寒颤。

  “你干嘛?”

  “没干嘛,就是觉得你特别帅。”

  “你刚才还要替天行道了我。”

  “那是刚才,现在我们不是好朋友了嘛。”

  “虽然你是月儿的好朋友没错,按理说是我的好朋友也没错,可是。”

  “臭道士,改口改的还挺快。”赵凌儿暗骂道,伸手拍拍他的肩膀,“别可是了,大男人的,啰里啰嗦的,你现在就是我的好朋友了,你记住就行了,算了,没准你不过多久又忘了。”转身对新月说道:“以后把你男人调教好一点。”那趾高气扬的表情,分明在说看好我的猪一般。

  新月打了她一下,“那也轮不到你管。”

  “你又捶我胸,我打死你。”

  “啊啊啊。”两个人闹着,玉衡尴尬的笑着,小二一下一下地撞着他的手,旺仔则扯着他的裤脚来回撕扯着。

  “唉?”赵凌儿突然停下了,”你有没有发现威武大将军和霸天大将军特别听玉衡的话。”

  “嗯,上次在蔡婆婆那里我就发现了,威武大将军好像特别黏玉衡。”

  “你说有没有可能?”

  “你要干什么?”新月拦腰抱着赵凌儿,一双笔直修长的腿张牙舞爪地向着玉衡踹着。“给我一点面子。”

  “不可能!俗话说,今天的事情今天就要做完。”

  “是今日事,今日毕。”

  “对。”

  “还有一句俗话叫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赵凌儿突然停下了,“你说的有道理。”说着阴测测地看向玉衡。玉衡不禁又打了个寒颤。

  “她这里不会有问题吧?”玉衡指着脑袋,悄悄地问新月。

  “没有,她只是神经大条一点,平时其实是一个对什么事都漠不关心的人的。”

  “啊?”玉衡又看了看赵凌儿,后者正在和旺仔对视,怎么也看不出哪里冷漠,“也许吧。”

  “她从小在街里长大,怕受人欺负,所以报复心极强,因为怕牵连别人,所以对别人有抗拒心理,只有她喜欢或让她有安全感的人才能看到她犯二的一面。”

  “我不懂,不过你们这样的友谊我很羡慕。山上很少有人来,等我下山,村子里的朋友都出去打工了。”气氛有一些压抑。

  “我们去约会吧。”新月突然说道,“你还没有带我约会过呢。”

  “我可能不太懂。”

  “没关系的,我可以教你啊。”

  “好,那我明天来找你,对了,我住在哪?”

  “傻啊你,你,你住我家。”新月低头,任由灯光为她抹了一缕腮红。

  赵凌儿跟着新月回家,无论新月怎么跟她解释都不行。

  “不行,万一他兽性大发怎么办?你一个弱女子又打不过他,还不是他想搓圆就搓圆,他想揉扁就揉扁。”

  “没有那么夸张,他很单纯的。”

  “俗话说男人的嘴,唬人的鬼,他单不单纯你一个小姑娘家又看不出来。”

  “你不也是小姑娘,再说了,哪有那么一句俗话。”新月念叨着。

  “没有嘛?我听小桐的妈妈这么说过。”

  “没有,麻烦给我们一点私人空间,再见,不送。”新月把她推出门外。

  “哎——”赵凌儿看着紧闭的房门,”见色忘义,亏我这么为你着想。”

  房间里,玉衡乖乖坐着,新月递给他剥好了的橘子。

  “谢谢。”

  “不用谢。”新月将他的胳膊抬起,躺在了他的大腿上,然后让他的胳膊圈着自己的肩膀,“我是让你喂我。”

  玉衡身体僵硬,颇有些拘谨,“我们平时也这样吗?”

  “是啊。”新月用余光瞄着玉衡的脸,一口将橘子含了进去,连同玉衡的手指。

  “哎,哎。”玉衡脸色发红,一种莫名的感觉连同血液涌上了百会,如同一只蒸好的螃蟹一般,只差一点作料,便能饱餐一顿了。

  新月不再逗他,安静地躺在他腿上,四下里没有一丝声响,有的只是两人时而汇聚,时而躲闪的目光。

  外面月光正好,风也喧嚣。

  

第十五章 月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