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质问

  第十九章质问

  美院西

  赵凌儿怒气冲冲地闯进赵凌霄的办公室,是的,办公室。自他出来以后知道自己的妹妹设法买下了一家公司以后,就把一间房子改成了办公室,美其名曰开会办公,但实际上一次会议都没开过,至于办公,如果打游戏也算办公的话。

  “干什么啊大清早的,再说了我现在大小是个领导,以后进领导办公室能不能先敲一下门。”

  “赵凌霄我问你,昨天你是不是把小桐单独留下了?”

  “是。”

  “你是不是欺负她了?”

  “我欺负她,她欺负我还差不多。”

  “赵凌霄我原来可没看出来,你除了脑子不好使外,还挺无耻下流。”赵凌儿冷笑道。

  “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哥,我可是你亲哥。”赵凌霄道。

  “以后未必是了。”赵凌儿转身出去。

  “你什么意思?你是要和我断绝关系是吗?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啊,至于吗?是那个小桐先勾引我的呀,再说我也没把她怎么样啊。草。”赵凌霄骂道,看着还在屋里的老六,“你这张嘴呀,还看着干什么,你去跟着她去。”

  “好。”老六临出门时突然停了一下,“大哥,我说一句,你不觉得你变了很多吗?你已经不是原来那个满口说着规矩的你了。”

  “规矩,呵,规矩能当饭吃吗?你讲规矩,别人跟你讲规矩吗?赵大地他就是看准了我讲规矩才阴了我,我还同他们讲什么规矩,迟早得吃亏。”赵凌霄说着,将桌子上的杯子扔了出去,“妈的,谁都敢来说教我了。”

  老六追到赵凌儿身后,“凌儿,你等一下。”

  “怎么了?”

  “昨天的事情可能有误会,也可能是我没有给你解释清楚,但不至于闹到断绝关系的地步。”

  “我告诉你,这事儿已经不是他私生活乱不乱那么简单了,公司前期需要树立一个良好的形象,如果有一个他这样的执行者,对公司的形象是个很大的打击。我已经尽力在帮兄弟们洗白了,你们难道想一辈子这么混下去?”

  “凌儿,我们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了,冒然改变,兄弟们肯定会接受不了的。”

  “那就等着别人把枪架在你们脑袋上的时候自己反省吧。”赵凌儿转身离去。

  “不是,凌儿,凌儿。”

  花街

  “老二,休息的怎么样了?”

  “好极了,可以说是鱼水之欢。”

  老大拍了拍额头,“你蹲了回号子都没长进,什么时候能把你这乱说成语的毛病改了。”

  “看来老二你在里面混的是如鱼得水啊。”赵大地在一旁道。

  “还是大地哥你了解我,我在里面不仅如鱼得水还左右逢源,奇花异草,满室生香。”

  赵大地也拍了拍额头,“行了,知道你小学语文学的好,别卖弄了。”

  “大地,赵凌霄那边把许多地片儿都让给了我们,你觉得这里面会不会有诈?”

  “我已经打听清楚了,赵凌霄的妹妹赵凌儿收购了一家公司,现在可能无暇参与争夺地盘的事情中来,我倒是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趁他们把事情的重心放到办公司的事情上,不敢扩大影响,我们带着兄弟直捣黄龙,拿下美院这一片的控制权!正所谓,火中取栗。”

  “好,大地哥果然还是那么神机妙算,运筹为错。”

  “运筹帷幄!”赵大地提醒道。

  “大地,你有把握吗?”

  “只有一半的把握。”

  “只有一半?”

  “对,不排除他们贪得无厌黑白两道都想沾的情况。那咱们就得与他们做一场了。不过那样一来,他们首鼠两端,文不成武不就,资金想必也不能回笼,以后再收拾他们就如同反掌观纹一样简单了。”

  “嗯,你分析的有道理。”老大劈头给了老二一巴掌,”多和你大地哥学,你看人家这成语用的,你再看你,说的像屎一样。”

  “我不一直都跟他学着吗?”老二委屈道。

  三十七号

  横疏影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下,还是按响了门铃。

  “疏影姐?”新月打开门,“有什么事吗?”

  “玉衡在吗?”

  “在,你进来坐吧,他在看书。”新月为她拿了双拖鞋,横疏影笑了笑,问道:“你们现在是要结婚过日子了吧?准备的如此妥当。”

  新月脸色微红,说道:“哪有,是赵凌儿经常过来,小桐也来过,所以就多准备了几双拖鞋。”

  “那这双男士拖鞋?”

  “只是顺便的。”新月解释道,脸更红了,而横疏影则只是看着她笑。

  “好了,不逗你了,玉衡在你这里我是放心的,我来是有正事要通知他。”

  “什么正事。”

  “大学生被杀案你知道吧。”

  “知道。”

  “法院那边需要他出庭做证。”

  “可是他什么都不记得了,也能作证吗?”

  “嗯,这倒也是个问题。”横疏影思索道。

  “不如我和赵凌儿去作证吧,我们都去过救助站,对那件事也有了解。”

  “你和赵凌儿?我不建议你与她一块儿,毕竟她的身份你也清楚,她去作证恐怕会起反效果。”横疏影看了看她,“出于朋友与警察的立场来说,我也不建议你和她走的太近。”

  新月看着她,说道:“我知道,可我已经和她是好朋友了,而且我也不会抛弃她的。”

  “那我希望,你能在她执迷不悟的时候劝说她,毕竟......”横疏影没有说下去,而新月已经有了些猜想。

  “好了,我还有些事情要忙,就不打扰了。”

  “不见玉衡了吗?”

  横疏影似奇怪的看了她一眼,“我觉得你会把他捂得严严实实的,不让别人看一眼的。”

  “没有。”新月连忙摆手,”我哪有那么不堪。”

  “看好你的玉衡,小心哪天我把他抢过来,你可哭都来不及了。”

  “不会的。”新月看着她笑了下,“横警官你是个有正义感的警察,绝不会这样做的。”

  横疏影看着她故作镇静的脸,笑了一下,“逗你的,玉衡和你这么好,我怎么会棒打鸳鸯呢。走了。”说罢,洒脱的离去。

  “谁来了?”玉衡走出来问。

  “疏影姐。”新月双手攀着玉衡的肩膀,踮起脚尖用鼻子蹭着他的鼻子。

  玉衡低头双手穿过她的腋下,紧紧地将她拥入自己怀里,任由她一下一下的戏弄着自己,却迟迟不吻上来。

  “太过分了。”玉衡呢喃道。

  新月莞尔一笑,却被封住了嘴唇,带着愕然,欢喜,羞怯,恼怒看着对方眼里的细碎波动,不满地打了他几下,继而沉浸其中,享受着这由自己主导的蚀骨销魂般的甜蜜。

  “横警官找你有什么事啊?”玉衡问。

  “是找你。”

  “找我?我和她不是很熟。”

  “她要你出庭作证,但我告诉她,你现在什么都记不得了。”

  “嗯,我只记得你。”

  新月拍了他一下,“谁教你的。”

  “没有,电视上这么演的。”

  “还演什么了?”

  “就刚才亲你的那一下,也是演的。”

  新月对着他拳打脚踢,“原来都是骗我的。”

  “你不喜欢吗?”

  新月停了下来,“喜欢啊。可是你骗我......”

  玉衡低头衔住了她的嘴唇,新月不敢看他,怕融化在那充满着戏谑的明净湖泊里。

  “我也很喜欢。”

  “可是如果你哪天不喜欢了怎么办?”

  “不会的,只要是你我一直都会喜欢的。”

  新月凝视着他的眼睛,(可你要是忘了我呢)终究没有说出口,只是笑笑。

  酒仙路

  赵凌儿约了小桐在清酒坊见面。

  `“凌儿姐。”小桐喊道。

  “嗯,你来了。”

  “我是不是迟到了?”

  “没有,我先到了一会儿。”

  “啊,那凌儿姐你有什么事情吗?”

  “你现在还在蔡婆婆家住着吗?”

  “是啊,怎么了?”

  “你来和我住吧。”

  “啊?”

  “以后你就跟我混了。”

  “好。”小桐思索了一番答道。

  “威武,霸天,走了。”赵凌儿牵着旺仔与小二出去,小桐坐在那里独自发呆。

  花街北

  在众多花店当中新开了一家纹身店,给人纹身的是一个蒙面的女孩儿,因此吸引了很多年轻人的兴趣。毕竟对于他们来说,还有什么能比探索未知更能发泄自己无处安放的青春呢。

  小桐穿着背心,热裤,略显拘谨地与那些热血洋溢的青年们打着招呼,那柔弱的样子激起了不知几凡的少年的春心。魔鬼的身材天使的心,众人如此评价,相比之下,另一位纹身师虽然纹身技艺高超,身材却扁平无趣,又蒙着脸,相必是自惭形秽吧,众人如此想。

  “凌儿姐,我回来了。”小桐将手里的包放下,对着侧躺在床上的赵凌儿说道:“要不咱们把威武和霸天接回来算了,你最近总是闷闷不乐的。”

  “不用了,我只是在想别的事情,新月和玉衡能照顾好他们。那个案子结束了?”

  “嗯,结束了,现在全国的媒体都在向政府施压,这件事早一点处理好早一点对公众有个交代。据说明年就会发布相关的政策,救助站也会进行一番整顿。”

  “明年?恐怕今年就已经开始了,时间越来越紧迫了。”

第十九章 质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