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鬼市

  第二十六章鬼市

  望京城的鬼市与其他地方的鬼市都不同,虽然都是夜半开张,做的生意却不一样,相比其他,这里也更红火一点。

  “你知道艺术是什么吗?”赵凌儿突然大声喊着。”艺术就是爆炸!”

  地底下突然传来一声闷响,像是山峰倾倒,巨锤擂在了大地的心脏上一样,四周摇晃着,如同水的波纹向四周扩散。

  “地震了!”有人喊道。

  四处逃窜的人流汇聚成了人潮。

  “这就是你安排的好戏?”

  “怎么样?是不是特别的精彩。”

  “你疯了?”玉衡把赵凌儿护在身后,应付着汹涌而来的人潮,赵凌儿在他身后手舞足蹈,大喊大叫着,然而无人理会——她更得意了。

  小二趴在玉衡肩头警惕的看着,旺仔跃跃欲试,不停地向前扑着,真正的鸡飞狗跳。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这里就是你要看的下流社会,半个地下世界。”赵凌儿大声喊着,然而被混乱嘈杂的声音所掩盖了。

  屋子里的人好像无穷无尽的涌出来,又如同丧尸一般的挤过去,玉衡与赵凌儿已经牢牢的贴在了一起。

  “你想死吗?”赵凌儿大声喊着。

  “我没办法啊。”然而根本沟通不了,赵凌儿掐着他的肋上的肉,恶狠狠地盯着他。

  混乱持续了有一会儿,随着地面平稳,人潮散去,玉衡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浑身都湿透了。

  “哎呦。”玉衡捂着肚子,赵凌儿拍了拍手,慢悠悠地走出来,旺仔在她身后,也慢悠悠的伸个懒腰,肩上蹲着小二居高临下的看着玉衡。

  “你果然是胆子大了。”赵凌儿看着玉衡皱着眉头的俊脸,越看越有味道,不由得心情大好,“但是我今天心情好,就放你一马。”

  “可是我今天心情很不好。”声音沉闷,像是破钟一样,再看来人,也像是钟一样,又黑又矮,五短身材。

  “咱们两个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井水不犯河水,你让小弟炸了我的地道,又通知警察来这儿,究竟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你不觉得很好玩吗?”赵凌儿指着周围这一片混乱,“混乱过后,残存着独一无二的艺术感,我觉得我应该把它画下来。”

  “这么说你把我这儿炸了,还要把我们抓起来坐牢,只是为了画画?”鼹鼠冷笑了一声。

  “不只,我还想把你们请出来晒晒太阳,顺便聊一下你们与史密斯先生的问题。”

  “好,算我们栽了,但你记住,鼹鼠虽然见不得光,亦不能从黑暗里出来,但能够死死地盯着你,阳光再亮也总有天黑的时候!我们走。”

  “那就拜拜了。”赵凌儿背对他们默数着,一朵铁蒺藜组成的花绽放,鼹鼠等人被弹片打的千穿百孔,颓然地倒下。

  “呜呼,那我就点起火来烧死你们!”赵凌儿轻呼了一声,呲着雪白的牙齿说道,“走吧,戏看完了,再不走可要被警察抓了。”

  玉衡踉跄地跟着赵凌儿,不由得回头去看鼹鼠的尸体,只剩一摊碎肉,干呕了一声,匆匆离开。

  横疏影帮着疏散人群,眉头紧锁,突然而来的地震让她觉得有些蹊跷,更打乱了她的部署,眼角瞥见两个熟悉的身影从鬼市街口出来。

  “怎么是他们?”横疏影跟了上去。

  玉衡发着呆,有人在他眼前晃动,“干什么?”

  “走啊,楞着干嘛?”

  “你是谁?”玉衡奇怪的看着她。

  面前的女孩围着他转了一圈,嘴里啧啧有声,“又失忆了啊?”随后拍着他的脑袋,“我是你的主人,你是我的奴隶,你要听话,明白了吗?”

  玉衡拨开她的手,“什么失忆了,哎?,这是哪儿啊?”

  “我说你失忆了你还不信,快,叫主人。”赵凌儿兴奋地拍着他的脑袋。

  玉衡摸了摸她的手,“我记得你。”

  “玉衡你怎么在这儿,新月呢?”

  “新月?新月是谁?”玉衡看了看逐渐走来的横疏影,又看了看斗志昂然的赵凌儿,疑惑道。

  “横警官有事吗?”

  ”刚才看到你们从鬼市里面出来,我只是来例行询问而已。”横疏影眼里带着锋芒,又看了一眼玉衡。

  “什么样的案子还需要横警官亲自来审理?”赵凌儿被横疏影的气势所迫,犹自不甘示弱的说道。“我和我男朋友出来逛街,应该没什么值得横警官询问的吧。”

  “你男朋友?”横疏影吃惊道:“他不是新月的......”

  “你恐怕还不知道呢吧,新月和玉衡分手了,现在可能已经在欧洲各大国家四处旅游,逍遥快活去了。”

  横疏影怀疑地看着她,“这么说你抢了新月的男朋友?”笑了一声,“我以为闺蜜之间的情感应当是坚不可摧的,我曾经劝她要离你远一点,她不肯,然而还是食了苦果。”

  “你!”赵凌儿气结,”那又怎么样,像你这样的人恐怕从来都没有过朋友吧?”

  “至少我不会费尽心机的挖好朋友的墙角。”看了一眼要冲上来的赵凌儿,”怎么,你要袭警吗?”

  “我才没那么笨呢!”赵凌儿突然冷静了下来,轻笑着勾着玉衡的脖子,“不管你怎么说,他现在都是我的男朋友,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说我挖墙脚也好,伤闺蜜的心也罢,麻烦问一下警官,这些触犯法律吗?”赵凌儿眼里闪着反败为胜的光环。

  “不触犯法律,但是违背道德.....”横疏影没有说下去,因为赵凌儿已经亲在了玉衡的嘴上,咬着他的下嘴唇,得意地瞥着她。

  “玉衡。”横疏影看着玉衡,他只是盯着近在咫尺的赵凌儿的眼睛,茫然无措。嘴唇上轻柔的触感,兰花般淡淡的香味,无一不让他紧张,不安,好像背叛了什么一样。

  “看来是我多管闲事了。”横疏影有些落寞的低头,转身,窈窕的身影渐行渐远。

  “嘶。”玉衡捂着嘴唇,眉毛皱成一团,”你干嘛?”鲜血侵入了口腔,微苦。

  “你很享受吗?”赵凌儿看着他,怎么看都像是不怀好意的样子。

  “是你自己亲上来的。”

  “那你为什么不躲呢?”

  “我没反应过来。”玉衡看了看她,摸了摸脑袋,“你不是我女朋友吗?我为什么要躲?”

  “想知道吗?”

  “想。”

  “附耳过来,你靠近一点我就告诉你。”赵凌儿勾了勾手指,神秘的说道,玉衡疑惑地靠了过去。

  “啊——你干嘛咬人啊。”玉衡一手推着赵凌儿的脸,一手护着自己的耳朵,赵凌儿得意的笑着,直到见血了才松开。

  “占我便宜,我忍你很久了。”

  “我什么时候占你便宜了?”玉衡委屈的问。

  “嘿呀,失个忆就想不认账,哪有那么美的事儿。受死吧。”

  “哎呀!”赵凌儿惊叫一声,”王八蛋,你又卸我膝盖,我和你拼了!”

  赵凌儿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叫嚣着,玉衡则找东西包扎耳朵。

  “哈哈哈,一只耳,有本事你给我接好骨头,我们再战三百回合!”

  “我又没疯,干嘛要陪你打?”

  “胆小鬼,懦夫。”赵凌儿哼了一声。

  “疯婆子!”玉衡也哼了一声。

  “看来我错过一场好戏。”高跟鞋清脆地击打着地面,小桐独特的柔和声线夹杂着野性响起,如同捕猎的猫咪一样迷人。“我负责清理杂务,你却风流快活,想想真是好不甘啊。”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风流快活了!”赵凌儿叫喊道,“你不仅性格变得恶劣,连视力都不好了。”

  “是吗?别人可都说我是小天使呢。”小桐蹲下来看着赵凌儿的脸,”你说我在这上面画个乌龟怎么样?”

  “我投降,小桐妹妹你最好了,一定不会这样干的对不对?”赵凌儿眨着星星眼,冲小桐撒娇道。

  “在外面请称呼我的艺名——蔷薇。”

  “是,蔷薇姐姐。”这句话赵凌儿几乎是咬着后槽牙说出口的。

  小桐不以为意,“说吧,你又怎么招惹他了。”

  “我可没招惹他,是他自己脑子又不好使了。”赵凌儿眼睛向上瞟着。

  小桐揉着她的脑袋,“说谎可不是个好孩子哦。”忽然感慨道:“时间真是一种神奇的东西,不过短短几个月而已,我从一个实习记者变成了一个前景大好的公司负责人,你从一个不入流的混混的大姐头变成了地下势力的掌控者。而他呢——”玉衡正在看着她们,“也在不断的遗忘中丧失自我,或许在不知什么时候彻底变成一张白纸,呆呆傻傻的过完他的一生,想想还真是让人生出悲哀的悸动来。这就是时间的伟力啊。”

  “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伤感?”赵凌儿纳闷道,“你又觉醒了第三个人格了?快让我看看。”如果不是四肢动不了,赵凌儿应该抱着她的脑袋研究了。

  “你认识月儿吗?”小桐问玉衡。

  玉衡的心脏一紧,随后是难以言喻的悸动,令双手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给她接好,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好。”玉衡按捺自己的心情,尽管月儿两个字要从他的灵魂深处冲出来,他还是抑制住自己颤抖的双手,给赵凌儿正骨,只是不免疼痛了些。

第二十六章 鬼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