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二章 家里有矿

  第三十二章家里有矿

  “邝山?”横疏影愣了一下,“你怎么来了?”

  邝山支支吾吾,脸红脖子粗,“横爷爷,横爷爷让我来看你。”

  “我爷爷自己不会来吗?”

  “横爷爷他病了,不是,是身体不舒服,也不是......唉?你去哪?”

  横疏影已经推开门出去了,“我回去看我爷爷。”

  青年懊恼不已,愤然地锤了一下自己的手,“怎么变成了这样?”

  “你也不必怪罪自己,她性子就是这样,既然来了,也别闲着,我领你到处耍一耍,尽一尽地主之谊也好。”

  “横叔叔,小影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我还是跟她回去好了。”

  “你呀你。”横无彻苦笑不已,“还真是情根深种,也不知你们两个的性子能不能揉在一块儿。”

  “那我去了,横叔叔你多保重。”

  “我知道了,你也快去找她吧,晚一步她可就坐上飞机走了,她办事雷厉风行的,你又不是不知道。”看着他匆忙走了,横无彻无奈地摇了摇头,“缘分呐,真是妙不可言。”

  纹身店

  玉衡看着旺仔与小二两个家伙打来打去,不知疲倦,赤裸的上身依稀还有烧伤的痕迹,只是大部分被一弯月亮所掩盖了,倒也没那么狰狞恐怖,反倒有些新潮与时尚感。

  “它们两个还没打完?”赵凌儿在他身边坐了下来,纤细的胳膊撑着下巴,“因为什么打起来的?”

  “嗯,大概是因为霸天爱藏吃的,每次没吃完的东西都挖个坑埋起来,然而它有时候会忘了自己把东西埋在哪里了,而威武则是在拉屎的时候才挖一个坑,拉完以后埋起来,就这样,霸天在找吃的的时候难免会踩住‘地雷’,心情十分不好,一看到威武拉屎就会摁着它的脑袋。你想啊,你拉屎的时候愿意别人按着你的头吗?”

  赵凌儿乐不可支,打了他一下,“你有毛病。”

  玉衡挡下她“势大力沉”的一击,突然问道:“我记事情的那个本子不见了,你看到了吗?”

  赵凌儿立马正经了起来,歪着头看他,有些心虚的说道:“没有啊,你的东西我怎么会见过。”

  “奥,那可能是我丢了吧,没关系我再写一本好了。”玉衡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往店里走去,赵凌儿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狠狠地挥了挥拳头,手背上纹着与他背上的文身一模一样的图案。

  向阳日报

  “主编,大新闻!马儒被杀了!”电话里的声音充满了兴奋与震惊,主编的脸上亦是如此。

  “是那个马儒吗?”不敢相信地问道。

  “就是那个马儒,望京最大的富商马儒啊!”

  “你确定吗?”

  “我亲眼看见的!”

  “快排版!”主编向着办公室外喊,“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马儒被杀了,我们有新闻了,赶快!我要今天的头版头条只属于他一个人,我们报社要翻身了!”

  外面众人惊呼了一声,犹如苍蝇堆里丢进块儿黄油去,嗡嗡声塞满了整个报社,四处有人跑动着的声音,椅子滑动引起的摩擦声,叫人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与之相同状况的是警察局,本地富商死了,政府相关部门下来问责,众人忙得是焦头烂额,恨不得每人长三个脑袋六条胳膊才好。

  “这么大的案子,偏偏疏影姐不在,这下我们可是倒了霉了。”一人唉声叹气的说道。

  “横警官就是在也没办法啊,是上级来问责,我们只有在一旁听的份儿。”

  “几个亿的投资,一下子打水漂了,到嘴的肥肉都能丢了,他们不还像饿疯了的鬣狗一样,逮谁咬谁。”

  “你呀,嘴上没个把门的,当心把你扔出去扛雷。”

  “别呀,这不是都是咱自己人我才发发牢骚嘛。”

  “这事儿不是我们能议论的,赶紧把手头的事情办好才是当紧的,小王,秦璐的档案封存了吗?”

  “早封存了。”小王叹了口气,“鬼市那边的案子也没有进展,一块儿封存的。”

  “唉,什么时候我们的技术先进了,能够通过高科技进行侦察识别再拿出来破解吧。”

  “说句实话,我觉得鬼市那案子那就是两个黑帮火并,管他干嘛?”

  “哼,说的轻巧,第一次全国性的反黑除恶运动刚刚结束,就闹出黑帮火并这样的事情来,咱们望京警察还要不要脸面了?”

  “都把手头的工作放一放了,局长要开会。”有人喊道,接着又小声说道:“都惊醒着点,局长一肚子火呢。”

  “走吧,免不了要狗血淋头了。”众人唉声叹气地往外走。

  京城七号院

  横有胆在院子里浇着花,嘴里哼哼着空城计,悠然自得,与街边下棋打牌的老人不无两样。

  “爷爷!”横疏影闯了进来,将老爷子吓了一跳,手里的水壶也摔到了地上。

  “哎呀。”横老爷子捂着胸口,“你这个风风火火的毛病啊,非得把我吓出个好歹来。”

  “我不是担心你嘛。”

  “谢谢你的担心,我就怕你的担心成真了啊。”

  横有胆看着不高兴的横疏影,拉起她的手,“开个玩笑,我这么大岁数了,你不会跟我计较吧?”

  “不会。”横疏影说着,手探向了他的胡子,横有胆警惕地护着胡子,还是被横疏影给拽下一根来,“这样我就不计较了。”

  横有胆心疼的捂着胡子嗷嗷叫,横疏影则拿起桌子上洗净的葡萄吃着,过了半响,横有胆才问道:“邝山那个傻小子去找你了?”

  “还说呢,他说你生病了,害我放下手头的工作回来,局里现在还有一堆案子等着我去处理呢。”横疏影双臂一展,比了一个大的手势。

  横有胆乐呵呵地看着她,“一个秦璐案,一个鬼市案,这就是你说的一堆案子,唉,人老了,孙女都不亲我了。”

  “哪有。”横疏影解释道:“你都不知道,严叔叔他什么都不管,很多小事也需要我来做决定,我真的很忙的,所以才没有回来。”

  “我知道。”横有胆拍着她的手,宽慰她,“严艺他很相信你,你也确实很出色。从小我就知道,你不管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都能做到最好,所以不管你做什么决定,爷爷都支持你。”

  横疏影将爷爷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轻轻抚着,“所以我什么都不怕,因为有爷爷给我当护盾,是我最大的靠山。”

  “那几个纨绔的家长没有找你麻烦吧?”

  “我是国家公职人员,他们没那个胆子。”

  “哼,我量他们也不敢!”横有胆话一出口,气势顿生,充斥着金戈铁马杀伐战场的味道。

  “笃笃笃”有人敲门。

  “门没关,进来。”横有胆抬头一看,打趣道:“呦,家里有矿的那小子来了?”

  邝山愣了一愣,“横爷爷,我家里人都姓邝。”

  “没意思。”横有胆摆了摆手就要回屋去。

  “横爷爷!”邝山抢上前去,把手里的礼品塞到横有胆手里,眼睛里满是恳求。

  横有胆斜着眼睛看他,“怎么,你想泡我孙女,还要我给你当僚机,你觉得合适吗?”哼了一声,大步走进屋里,只剩下一个尴尬的邝山,不知该如何是好。

  横疏影瞪着大眼睛看他,“有事说事,楞着干嘛?”

  “那个,你最近挺好的?”邝山硬着头皮说道,刚说完就想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这说的是什么玩意儿)邝山在脑海里狠狠骂了自己一顿。

  “挺好的。”横疏影不急不慢地吃着葡萄,气氛迷之尴尬,(我就料到会是这样)邝山心想。

  “咳,嗯,那个葡萄好吃吗?”邝山看横疏影递过来的只剩三两颗的葡萄藤,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她是让我吃呢?还是让我再给她买一串呢?)终究还是接了过来。“想要知道梨子甜不甜,终究还得变革梨子,亲自尝一尝。”

  “那是葡萄。”

  “是,我知道。”邝山呐呐地叹了口气,葡萄在嘴里化开,酸的牙疼。捂着腮帮子,语气依然坚强,“小影你没遇到什么麻烦吧?”

  “没有啊。”

  “那个,有个叫李锦的你认识吗?”

  “不认识。”

  “不认识啊。”邝山讪笑,“他来京城里告过你的黑状,让我给打回去了。”

  “奥。”沉默,死一般的沉默。邝山摸了摸鼻子,尴尬得不知如何自处,也不知何处有地洞,能让他避一会儿。

  “奥,我想起来了,那个李锦应该是李狂他爸,我把他儿子抓起来了。”

  “需要我帮你把他解决了吗?”邝山紧张地问道,手掌微微出了汗,却是兴奋的缘故。

  “不用。”

  宛如一瓢凉水浇下,邝山双眼一黯,手指掐在掌心里,神情不免有些落寞,“啊,好。”

  气氛再一次的沉寂下来。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邝山想着,一边不住地偷瞄横疏影的脸,恰好横疏影也在发呆,倒让他的胆子大了许多,目不转睛的陷了进去。直到一双素手在他眼前晃来晃去,才发觉自己已不知不觉的做了一场美梦了。

  “想什么呢?”

第三十二章 家里有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