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三章 杀手

  第三十三章杀手

  鬼市

  (我是一个杀手,么得感情,也么的钱,一句话,撒子也没得)将手提箱轻轻放在地上,“老板,给我开间房。”(然而,昔日龌龊不足夸,老子如今要买摩托罗拉)

  “五块。”老板淡淡地说道。

  犀利的眼神看过去,“在别的地方,开房只需两块就够了。”

  似乎被他的眼神所震慑,老板不敢漫天要价,“最低也要三块才行的。”

  犀利的眼神看过去,老板连忙降价,“不过你长得这么帅,勉强可以打个八折,两块就两块,权当交个朋友嘛?”

  (长得帅原来还可以减房租,这果然是个看脸的时代)微微挺胸,收腹,头抬高,带着不可一世的气势,问道:“热水壶在哪领?”

  “两块钱没有热水壶领的。”老板嗑起了瓜子。

  犀利的眼神看过去,老板吓得瓜子都落了地,“不过谁让你长得帅呢,这么帅理应有一个热水壶的。”拿出热水壶递了过去。

  (长得帅还有热水壶可以领,这个该死的时代,长得帅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微微挺胸收腹头抬高,带着不可一世的气势,提着行李箱,端着热水壶,踩着楼梯咯吱咯吱的响。

  老板啐了一颗瓜子皮在地上,“个小赤佬,眼神凶巴巴得嘞,祝你早点死在蜘蛛手里。”看了一眼外面,忙笑盈盈地迎出去,“各位老大有什么讨教啊。”

  “没啥讨教的,进来喝口水就走,你这两天生意还行吗?”

  “哎嗨,可真是一言难尽啊。”老板刚做了个架子,就被一双大手堵在了脸上,憋屈的要命。

  “我没工夫听你唱戏,你们南方人的戏我也听不惯,你说就行了。”

  “唉,苦啊——”老板刚做了个架子,又被一双大手堵在了脸上,心里更憋屈了。

  “北方的戏我也不怎么听,不是,你能不能好好说话,不要弄这些里格楞的。”

  “山东快书我也会,闲言碎语不要讲......”

  大汉将茶杯里的水一饮而尽,“告辞!”

  京城六号院

  “啊?没想什么。那个望京和京城不是要修海底隧道嘛?到时候我就能开车去找你去了。不是,我是说横爷爷,横爷爷就能坐车去找你了。”

  横疏影拍了拍他的肩膀,“想的挺周到的,我叫我爷爷出来,你们聊,我还有点事先回去了。”

  邝山的双手在空中虚抓了几下,无力地垂了下去,“嗯,好。”

  横有胆苦兮兮地出来,将横疏影送走,回头一看他,气不打一处来,“又失败了?”

  “嗯。”

  “你呀你,照你这进度,我死了你都追不上她。”

  “横爷爷,邝山才疏学浅,还请爷爷教我。”

  “你这不叫才疏学浅,你这叫读书读傻了,你没追过女孩儿吗?”

  “没有。”邝山老实答道,“通常都是她们追我。”

  “你。”横有胆用手指了指他,又无力地放下,“真是好极了!”

  “谢谢横爷爷夸奖,可是这和追小影有什么关系呢?”

  “还追什么追?等着她来追你吧!”横有胆摇着头回屋里去了,拖鞋拖沓着,嘴里都是“孺子不可教也,粪土之墙不可污也”之类的话。

  纹身店

  天气越来越热了,赵凌儿穿着清凉,,任由半个胳膊的纹身在空气中显露着,撩了撩额前的短发,单手托腮的思考着什么。

  “凌云姐,蔷薇姐让我跟你说要小心杀手。”

  “嗯,知道了。”赵凌儿点点头,手掌托着膝盖,萁坐在台阶上,问道:“那个配方她看到了吗?说了什么没有?”

  “没有,可能她还没来的及研究吧。”

  “你回去告诉她一声,这个东西十分重要,算了,你去叫老六过来吧。”

  “是。”

  “杀手?”赵凌儿低头琢磨着,“马儒死了,小桐又让我小心杀手,杀手是史密斯的人?!”不由得有些震惊,“你还真是胆子大,敢在我们的地盘上闹出这种事来,是想鱼死网破吗?”

  “怎么了?”玉衡递给她一瓶水,问道。

  “小桐叫我小心杀手,可能史密斯疯了,也想玩什么斩首行动。”

  “我听说马儒死了,媒体已经疯了。”犹豫地看了她一眼,“你们这一行死亡率太高,还不像名人那样让人知晓,死了反倒被钉到耻辱柱上了。”

  “你想说什么?”赵凌儿双手托腮,奇怪地看着他。

  “算了,我说了你也未必会听。”

  “你总要说了你才能知道我听不听嘛。”赵凌儿摇晃着他的胳膊撒娇,玉衡拨开她的手,躲开一点才说道:“我有女朋友了,请自重。”

  “切,没劲。”赵凌儿翻着白眼,食指刮了刮清秀的鼻子,“说吧,什么事儿。”

  “别干这一行了,你不是有公司的股份吗?开公司去吧,毕竟安全。”

  赵凌儿撩了撩短发,“马儒才刚死,他不是开公司的吗?在这里,只有有实力才不容易死,没实力别人想什么时候弄死你就什么时候弄死你。”

  “所以说,我就知道你不会听的。”

  “等我一统望京的时候,我会听你的话的。”赵凌儿眼神专注认真地看着他。

  玉衡满脸怀疑,又有些尴尬,摆手说道:“别这样说,你这样说我感觉自己很重要似得。”看向前方,”老六来了,应该是找你谈事情的,我就不旁听了。”转身回屋,赵凌儿盯着他的背影,郑重而又轻巧地念叨:“你本来就很重要。”

  鬼市

  (人生就像这间宾馆,有的孤身一人来此,有的人结伴同行,然而不久之后,他们都将离开)将手里的枪械擦了一遍又一遍,有种按耐不住的开枪的冲动。(有的人享受孤独,有的人相拥缠绵,这本是人生的意义,无需苛责)手指在墙上抓出五道爪痕来,心痒难耐。

  “能不能小声一点!”他喊道,宾馆里面立时安静了下来,过了一会儿,嗯嗯啊啊的声音又响起,破旧的床板摇晃,声音咯吱咯吱响,薄薄的墙板阻碍不了声音的传播,各个房间就像是竞赛似得,一声赛过一声高。

  (龟儿子的,老子要杀人喽)将枪械放进行李箱里,从腰里拿出一把手枪来,默默地装上消音器,(你们已经死了,在我装上消音器之后)默默地把手枪塞回腰里(然而一个好的杀手会克制他的不理智,我是杀手,么的感情)提着行李箱踩着咯吱咯吱的声音下楼。

  “侬做啥去?”老板看他提着行李箱,有点奇怪,“晚上出门可不安全,你要嫌弃他们吵,我有好办法。你附耳过来。”老板老菊花似得脸上绽放起了笑容,招着手,引诱着面无表情的杀手,“来呀来呀!”

  “这是推荐卡,拿着这张卡你去对面的房间里找人,打五折嘞。”

  杀手面无表情地接过纸卡,撕个稀碎,“我,正人君子。”转身,挺胸抬头,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

  杀手回头,“老板,美院西怎么走?”老板将一份地图扔给了他,“谢谢。”将地图揣入怀中,走出门外,背影萧瑟,无尽的落寞。

  (我叫山口中二,华夏人,父亲来自蜀地,母亲是扶桑省人,现居扶桑省北海道自治县,因为国家的少数名族政策,也为了高考时能多加几分,母亲将我的民族改为了大和,然而,我还是让她失望了)脚步声越来越远,直至听不见(青年辍学的我加入了山口组,成为了一名见习杀手。我是一名杀手,么得感情)

  突然,他愣住了,“她好漂亮!”山口中二喃喃自语道。(我想,我应该是坠入了爱河,如果世上真有一见钟情的话)

  小桐被人簇拥着从车上下来,慢慢走着,扶风摆柳,摇曳生姿。行走顾盼之间就是一幅幅画卷,狠狠击中了山口中二的心房。在他的眼中,一根红绳的一端已经系在了小桐光洁如玉的脚踝上,另一端则灵巧地向他绑来,将他裹成一个蛹,如何也挣不开。

  “我是一个杀手,么的感情,我是一个杀手,么的感情。”嘴里念着人生格言,红线却越缠越紧,杀手的脸上纠结着,挣扎着,仿佛是被命运扼住了喉咙,(老子完了,世间啷个会有如此乖的妹子)

  小桐走到酒店门口,似乎感受到了什么,远远地看了这里一眼,又一个为她美色所倾倒的男人,嘴角上翘,眼睛冲着他眨了眨,清纯与诱惑混合在一块儿宛如双生蛇缠绕在一起,织成一张大网,将他牢牢裹住,抛在了天上。

  (我是一个——日你妈卖批,老子啷个飞起来喽)晃了晃脑袋,山口中二已经看不到那个美得惊心动魄的姑娘了,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里又觉得遗憾,“要是她能再看我一眼,我就为她而死。”

  然而小桐并没有这个兴致,她看向了向她张开怀抱的史密斯。

  “哦,真是抱歉蔷薇女士,身为一个绅士没能让我的客人接受我的邀请真是我的失礼。”眼里闪着狡黠,“好在你愿意宽恕,就像那圣洁的耶稣基督一样,宽爱世人。”

第三十三章 杀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