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九章 摘桃子

  第六十九章摘桃子

  “你确定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横无彻笑着问他。

  “再好不过了。”吴道有些兴奋,“现在正是她立足不稳的时候,牵扯的项目又太多,我们在这个时候出手的话,成功的把握至少有七成。”

  “再等等。”

  “可是!”

  “我说再等等!”

  “是,我知道了。”吴道的眼里满是不甘。

  “去吧,离开的太久,蔷薇会起疑心的。”

  吴道弓着身子退下,嘴角含着一丝不屑,心里想着,(你终究还是被女人迷惑了双眼,她可能早就知道你的所作所为了,也好,我就等着你吃亏的那一天。)

  横无彻看他走远,哼了一声,“胆子不大,胃口不小,真以为我不知道他那点小心思。”

  “横总要不要我把他......”他做了个割喉的动作。

  “不用,他还有用,而且他也没那胆子跟我耍花招,好好盯着他就是了。对了,那个小警察的事情都弄干净了吗?”

  “弄干净了,保证没人能怀疑到我们的头上。”

  横无彻叹了一声,“蔷薇啊,不是我吃相难看,谁叫你不能安安稳稳地做我的太太呢?我也只好出此下策了。”

  “郑总一定会体谅您的用心的。”

  “她就是不体谅又如何,等她什么都没有了的时候,自然什么都得听我的。”横无彻冷笑一声,闭目躺在太阳椅上。

  旺角广场夜

  小桐皱着眉头坐在办公室里,看吴道方兴未艾地叹着气。

  “人生就像是爬树,从下面向上爬总是很难的,在你上面的人踩着你,在你下面的人还扯着你的后腿。”吴道感慨的说道。

  “你把人性想的也未免太过黑暗了。”小桐笑了一下,看着他,“怎么突然这样多愁善感了起来,不像是你的性格。”

  “你很了解我吗?”吴道俯着身子贴近她。

  “说的像是真的一样。”小桐的手在他的胸口上滑动,“你今天很不对劲,怎么了?”

  “没什么。”吴道完全地倚在小桐身上,小桐厌恶地皱了皱眉,转头看他时却很好地收敛了。“药厂的事情进展的怎么样了?你一直叫凌云负责这件事,我觉得不太稳妥。”

  “哦,为什么?”小桐乐得看他的狐狸尾巴露出来。

  “你在明,凌云在暗,本来是互不交织的两条线,她却在这时候出来接管了药厂,这样一来,以后你便少了一条退路,办一些事情也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

  “你说的倒是挺有道理的,只是为什么凌云提出要接管药厂的时候你没有反对?”

  吴道一噎,好在他素有急智,立马想出了解释,“那是因为我不想让她觉得你威胁到了她的地位,还只想着自己一个人挣钱,如果她来闹事的话,我们的计划便会出问题,倒时候的损失太大,诸如望京医院的那一块儿地我们就很难拿下来了,那里是市中心,所能产出的利润是烂尾楼那一带的三倍,我想你一定是不愿意见到那样的情形的。”

  “这么说你还真是深谋远虑啊。”小桐违心地夸赞道。

  “但是现在不行了,药厂与京城那边的牵扯多了起来,必须把握到我们的手里才行,不然让凌云做大了,我们就会很难受。”吴道一直以为小桐与赵凌儿不对付,此时说话也没有那么多的顾虑。

  “我知道了,那我们该怎么安排她呢?你也说过,如果不能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她要是闹了起来,我们都不好受。”

  “叫她来负责医院这一块儿吧,这一块儿的发展前景更高,想来她一定愿意的。”

  “那么药厂呢?我该交给谁来管?”小桐笑着看他。

  “赵世民怎么样?”吴道眼神闪烁地看着小桐,生怕她一口答应了下来。

  “他毕竟来的时间不长,这事怎么好让他经手,不如你来好了。”

  “这不好吧?你这里还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忙,如果我走开了,你岂不是会很累?”吴道做足了心疼的样子,像是真的体恤她一样。

  “没关系的,标书已经投中,接下来的事有专业的团队负责,我只需要派人监管就可以了,只是药厂那边你毕竟不熟悉,要不要我派兴华去帮你。”

  “不用。”吴道刚想拒绝,却又觉得这是体现他忠心的机会,“也好,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帮助,有他在我也轻松一点。”

  “好,我这就找个机会和凌云说一声。”

  “今天太晚了,明天再说吧。”虽是如此说,吴道心里比谁都要急一点。

  烂尾楼区

  赵凌儿迷糊着从床头柜上拿起了电话,昨晚她很迟才回家,心里又想着事情,所以睡得也很迟,大清早的被这样一通电话惊醒,自然很迷糊。

  “谁啊?小桐啊,大早上的什么事?”突然打了个激灵,清醒了一些,“他上钩了,呵,还是自己咬的饵,也好,省得我们再费一番功夫了,我这里随时都可以,只是多少要做做样子,看来咱们又要演一场戏了。”将电话挂断,赵凌儿仰面躺在床上,此时再睡却已经睡不着了,翻来覆去的在床上折腾,眼前突然闪过了玉衡的脸。

  “反正也睡不着了,去找他好了。”从床上一跃而起,赵凌儿奔进了浴室,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的模样,不由得大吃一惊,”我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了?”镜子里的人头发散乱,面色无华,神容憔悴,邋遢的不像是一个女孩子。“呵,难怪玉衡那么抗拒我亲他,这个样子怎么能叫别人亲近的起来。”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说起来还都是因为他,他还敢嫌弃我,真应该好好地咬他一顿消消气!”想起昨天死活不愿意跟她回家,赵凌儿就气的牙痒痒。

  收拾打扮一番,赵凌儿便像是换了一个人,桃花春雨,面色红润,袅袅婷婷,好似仙女一般,只是那作风依旧有些霸道,与她的容貌终究有些不搭。牵着旺仔,让它自己钻进了副驾驶玩它的玩具去了,一脚油门踩下去,旺仔东倒西歪地站立不稳,不满的叫了几声,赵凌儿全然不理,只一会儿的功夫,便来到了横疏影的家里。

  按响门铃,等了好久,赵凌儿又用力地拍了拍门,横疏影甩着京腔打开了门,“嘛呢?大早上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谁叫你不让玉衡跟我回家的,我那么想他,当然要早一点过来了。”赵凌儿理所当然地说道,顺手推开她,迈步便往里面闯。

  “哎哎哎,忒没规矩了点儿。”横疏影不满地指责她,将房门关上,“再说了,那是我不叫你带他回家吗?明明是他自己不愿意的,怎么能怪到我头上?”打了个呵欠,“不和你说了,我去睡觉去。”

  “切,我还不愿意和你说呢。”赵凌儿翻了个白眼,慢慢地走上了楼梯,寻找玉衡的房间。

  横有胆年纪大了,觉睡得少,推开门却看见赵凌儿蹑手蹑脚的在玉衡的房前走动,不由得摇了摇头,感慨一下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胆子大,便笑呵呵地下楼去了。

  轻轻推开门,赵凌儿将脑袋探了进去,四处打探一番,玉衡并没有惊醒的痕迹,赵凌儿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慢慢把门关上。床上玉衡依旧睡得安然,像是一个孩子,虽然他现在的精神状态与孩子没什么两样。

  经过卫生间,那里的灯还打开着,赵凌儿看着昏黄的光在毛玻璃的后面显现,幻想着玉衡在玻璃后面洗澡的画面,揉了揉鼻子,赵凌儿将脑海里可怕的想法通通甩了出去,“干什么?你现在怎么这么色?”赵凌儿小声地责备着自己,却看到床上的玉衡幽幽醒转,将醒未醒的样子,着急之下,一个飞扑,饿虎扑食一般砸到了床上,将一旁的玉衡震得懵了,看起来分外可爱。

  “怎么了?地震了吗?”玉衡摸摸脑袋,将缭乱的头发摆弄地更乱了一点,看向一旁的罪魁祸首。“咦?为什么会有这么好看的姐姐在这里,是我做梦了吗?”

  赵凌儿心中暗喜,用手撩了撩头发,“你不记得我了吗?讨厌,昨天还亲人家来着。”

  玉衡一个大惊从早到晚失色,捂着被子向后撤了几步,拉开了与赵凌儿的距离,“你是那个女流氓!?”掀开被子看了一眼下面。不由得将自己包裹的更严实了一点,“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向着外面喊:“来人呢,快来救驾!”

  “叫啊,你就是叫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的。”赵凌儿阴险地笑着,同电视里的反派一样。

  门突然被推开,赵凌儿的笑声戛然而止,横疏影捂着额头站在那里,看她一脸痛不欲生的表情,赵凌儿有十足的把握她应该是便秘了。

  “你们这是在玩角色扮演吗?不好意思打扰了,但可不可以小声一点。我爷爷在隔壁,年纪大了,觉轻。”

第六十九章 摘桃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