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二章 杀生

  第七十二章杀生

  兴华将一杯闷酒喝干,今天的晚宴,人人都在庆祝,却没有比他更难受的了,名义上他是来帮助吴道工作的,实际上却被吴道看作是眼中钉肉中刺,恨恨地笑了一声,“他现在抱了蔷薇的大腿了,自以为麻雀蹬在高枝上,马上就要变凤凰了,平步青云,快意的很。”拈了一颗茴香豆塞进嘴里,咀嚼着说道:“我还道这次是件好差事,没想到处处掣肘,被他当做猴来耍,这样的副厂长,当着有什么意义?”嗤笑了一声,“你也别得意,老子好不了,你也快活不到哪儿去,你不是跟横老板眉来眼去的谋划着什么吗?我都给你抖落干净了,看你怎么当这个药厂厂长。”

  “副厂长,我敬您一杯。”一个职工过来敬酒,只是样子陌生的紧,兴华喝的多了,没有在意。

  “霍,都看他们在巴结吴厂长,没想到还有人记得我这个副厂长。你这杯酒我喝了。”兴华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眼前却迷糊了起来,“白酒拼啤酒,连我都吃不动了么?还真是扫兴。”晃悠着倒下,早在一旁等着的人将他的手搭在自己的肩上,向外走去。

  高渐离看身后人为自己打了个手势,知晓时机到了,盯着寻找着钥匙的吴道,灵巧而轻快地向他跑过去,天色漆黑一片,吴道根本没有看到奔跑在阴影之中的那抹身影,直到被刀刃上的寒气打在自己的脖颈上,头皮倏的一下子发麻,来不及回头,只惊叫了一声,一阵天旋地转,吴道在地上眨了眨眼睛,依旧还在模糊当中,只是越来越模糊了,直到一切都归于黑暗。

  将手里的刀丢给手下,兴华被人扔上了车,连同那把刀一起。突然不远处传来了一声重物落地的声响,高渐离一惊,让他们都停下了手里的活,藏在暗处,有个男人喊道:“谁在那儿?”过了一会儿,“老子血气方刚,可不怕你们这些歪门邪道。”慢慢地走过来。

  高渐离冷眼看着,他从来都不介意自己的手上究竟是一条人命还是两条人命,天上的云彩散了,月光洒落了下来,为大地披上了一抹银装,吴道静静地躺在那里,鲜血慢慢渗出来,形成一个小小的湖泊,远处的人看清了地上的人的样子,便不敢过来了,“老兄,我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你自求多福吧。”转身跑了。

  “这还是个老江湖,知道管闲事的早晚被闲事拖累,既然他跑了,我们还按原来的计划行事。”高渐离吩咐下去,便要转身离开,可突然从各处涌出来的人影将他们团团围住,为首的是位穿着衬衫,披着休闲小西装的高挑女性,嘴里大咧咧地叼着一只棒棒糖,一只手牵着一个脸上写满了无奈的英俊的男人的手,挑衅地看着他们,“真是一出好戏,编排了很久了吧?”

  “赵凌儿?!”高渐离眯了眯眼睛,将震惊的神色藏了起来,“你早知道我们会杀他?”高渐离拖延着时间,想办法要逃出去。

  “别着急,等你们到了我那儿,我们有的是时间叙旧。动手!”赵凌儿一声令下,高渐离也动了起来,直奔她而去,打的便是擒贼先擒王的主意。

  可惜他这主意注定是要落空了,斜地里突兀地伸出一双手来,钳制住了他的胳膊,赵凌儿抬脚踹在他的小腹上,嘎啦一声响,俯着身子摔到地上的高渐离只觉得两只胳膊突然间空荡荡的不着力了,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实在是艰难,只得单膝跪在地上,慢慢站起来,“真是好手段!”还没等他说完,抬头看向赵凌儿时,一个人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伸手捉住了他的颈子,上下这么一错,便将他的颈子摘了,后半句话憋在了他的心里,只能啊啊的叫着,好不憋屈。

  不一会儿,尘埃落定,“凌云姐,都在这儿了。”杨华看了一眼赵凌儿身边的男人,眼睛里还残留着一丝不敢置信。

  “好,都捆回去吧。”赵凌儿将还剩一半的棒棒糖塞到了身边男人的嘴里,也不管他情愿不情愿,牵着他的手便走了,只剩下杨华与几个兄弟呆在原地面面相觑。

  “这,就走了?”

  “废话,留着陪你过年呐?没看到凌云姐春情荡漾的那样,一定是去开房去了。”

  “那人怎么看起来那么像是玉衡哥啊?”

  “玉衡哥不是死了吗?”

  “谁知道呢,没准是他的双胞胎弟弟,走走走,凌云姐的事儿你们也敢管,当心叫你们去美院西洗厕所去。”

  “那算了算了,走吧走吧。”

  杨华却站在一边,神色晦暗不明的想着什么,善于站队的他,突然觉得自己押宝押错了位置,玉衡既然没死,那大鹏便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罐头集市咖啡馆

  小桐凝视着窗外,天空依旧湛蓝,一辆车停在了树荫下,小桐用茶匙轻轻敲了敲杯壁,“来了。”

  “什么事?”那人问道。

  “你现在这么开门见山的吗?”小桐笑了笑。

  “没工夫和你闲聊,有事儿说事儿。”

  “我听说你们在四处收集新药幻觉,何必那么麻烦,想要的话,直说不就行了,我们那儿还有一些存货。”

  “这么说你承认这些新药是从你们的厂子里流出来的了?”那人神情愤怒地看着她,“你这是在玩火!”

  “冷静,冷静,不要那么激动,我一直都在按我们的协议走,否则我也不会来找你赔罪来了,事实上,我也是受害者,前一阵子换了一个新厂长,他拿着药品去巴结京城的人去了,当我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万幸他没有酿成什么严重的后果,剩下的药品我也可以悉数交给你们,不知道你以及你背后的人对这样的处理满意吗?”

  “把那个新厂长也一并交出来,我不相信他背后没人指使。”

  “如果他没死的话,我想我一定是愿意将他交给你们的,可惜,就在昨天,他被人杀害了,凶手已经被我们抓到了,就在码头仓库,你要看一看吗?”

  那人迟疑了一下,说道:“那就把都人交给我,我们负责审讯,如果这是你们自导自演的一场戏的话,我们之间的合作就到此为止。”

  “当然。”小桐伸出手去,那人却哼了一声,站起来,转身走了。小桐笑了笑,继续等着,不一会儿,横无彻的车停到了咖啡馆前面。“今天还真是热闹。”将脸上的妆容检查了一遍,小桐嘴角噙着柔弱的笑意,耐心地等着横无彻进来。

  “蔷薇,吴道出事儿了?”横无彻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震惊,和一丝疑惑,将一个刚刚回来不久就听到这样的消息的惊讶表现的淋漓尽致。

  “嗯,不知道被谁杀了,他才刚在药厂里任职不久。就遭到了这样的毒手,我也很疑惑。”

  “可惜了,吴道原本是我的得力助手来着,没想到就这么死了,现场就没有什么凶手的线索吗?”

  小桐看了他一眼,“兴华不见了,最近传闻说他是不满吴道处处针对他才杀了他,并且躲了起来。只是传闻,我也不知道究竟是不是这样。”

  “我们还是让警察来处理这件事儿吧,横疏影是我的侄女,交给她,一定会给你个满意的答复的。”

  “好啊,只是不知道横警官她愿不愿意接手这个案子?”

  “她是警察,怎么会不愿意,你就放心好了。”

  亭山三十一号别墅

  “龙生九子各有不同,你爷爷我虽然叫有胆,胆子却也不大,生下的几个儿子也都差不多如此,你爹横无敌,年纪轻轻就为国捐了躯,说是无敌,死的却早,你二叔横无彻,精于算计,为了赢可以不择手段,你三叔横无私,沉迷在自己的小世界里,谁都不理,可以说是自私到了极致,你两个姑姑无容无貌,却都随了你奶奶的长相,长得俊俏,总算是值得欣慰。”

  “那您就没想着给我二叔三叔改个名字?”

  “这就是改过的,可惜他们的性格就是如此,改名字又哪能连同人的性格改变了。话说回来,严正仪被我教训了一顿,回去没有找你麻烦吧?”

  “他明知道您在望京坐镇,哪里还敢找我的麻烦,不怕被您和二叔灌趴下啊?”横疏影俏皮的说道,顺手为横有胆削了一个苹果。

  “你这丫头,什么都知道。”

  电话响起,是邝山送给横疏影的那个。

  “喂?好,我知道了。”将电话放下,“爷爷,我那边有一个案子,我得过去一趟,你如果想吃什么,桌子上有餐馆的电话,可以叫他们送过来。我先走了啊,对了,我中午不回来吃饭了。”急匆匆的走了。

  横有胆叹了一口气,将电视打开,听着新闻,突然二楼传来了一阵笑声,玉衡从楼梯上的扶手滑了下来。

  “咦,怎么就你一个人,他们呢?”

第七十二章 杀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