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三章 为老不尊

  第七十三章为老不尊

  “丫头刚走,你要现在追出去,兴许追的上。”喝了一口茶,横有胆看了他一眼,“邝山一早上就走了,说是京城那边出了点事儿,要回去处理一下,幸亏有你这个傻子在,不然我就真的是个孤寡老人了。”

  玉衡点了点头,突然又反应过来,说道:“你才傻,你全家都傻。”不待横有胆反驳,他便凑了上去,“我领你去一个地方吧。”

  横有胆狐疑地看着他,“你不等你的小女朋友过来接你,跟我这个老头子去什么地方?”

  “哎呀哎呀!你不懂,就是因为她来接我我才要走的,太可怕了。”

  “嗯,一个女人奔着与你结婚来的和你谈恋爱,确实很可怕。”横老爷子不知想到了什么,心有余悸。

  “是吧是吧,我跟你说,她不仅流氓,还变态,还亲我还摸我,很过分。”

  横有胆听得胡子一翘,赶忙拦住他,“得,我可没心情听你们俩那闺房之乐,你就说去哪儿吧?反正我在这儿也不认识什么人,平时也怪无聊的,跟你出去走一趟也好。”

  “那就说好了,我带你去蔡婆婆家,她做的饭可好吃了。你在这儿等着,我去给她带一些东西。”说完几步窜上了楼梯,去自己房间找寻东西去了。

  “蔡婆婆?好像听丫头说过。”横有胆摸了摸自己的山羊胡子,摇头晃脑地将茶水一饮而尽,“也好,家常炒菜,总比吃馆子强。”

  “呜呼,你们以为是别人,其实是我玉衡回来啦!”玉衡从楼梯上径直往下跳,撑着扶手,就像是个猴子一样,灵巧的挂在上面,前后一晃,便荡到了横有胆的面前,单手撑地,做了一个超人归来的造型,横有胆只觉得辣眼睛。

  “好了好了,你再不走你那小女朋友可就来了。”

  “对对对。”玉衡点头如捣蒜,拉着横有胆的胳膊便往出走。

  “等等,你让我先把鞋换了再说啊!”

  “来不及了!”玉衡硬拖着将他拽出门外。

  “还有房门钥匙没拿呢!”横有胆大声喊着。

  玉衡停下来想了想,“那我们拿钥匙。”

  “砰!”门被风吹着关上了,横有胆面色不善地看着他,脚上还穿着一双拖鞋,在夏日的浪漫里露着脚趾。

  “今天天气好晴朗——”玉衡向后挪动着脚步,以用来躲避横有胆随时的雷霆一击。”处处花儿香。一起唱——”

  横有胆抬手,玉衡大步后撤,却看见他只是摸了摸胡子,不由得放下心来。突然身后传来一声轻唤,玉衡一个大惊从早到晚失色,赶忙躲到了横老爷子的身后。

  赵凌儿亭亭玉立地站在车旁,巧笑嫣兮,美目盼兮,一颦一簇皆是悠然,向玉衡勾了勾手指,“你,过来!”

  横有胆毫无义气的将他从身后拉了出来,推向赵凌儿,甚至还在后面补了一脚。

  “喂,你怎么踢他?”赵凌儿不满的说道,“为老不尊!”将玉衡的胳膊牵了过来,抱在自己的怀里,眼睛眯起来,像是换了一弯月亮下来,即使看着,也叫人开心,横有胆重重地咳嗽了一声,“不是我有意打搅你们两个,现在我这个老人家连家门都进不去了,你们就忍心看着吗?”

  “切,你自己没带钥匙,我们能有什么办法?”扯了扯玉衡的衣服,”我们走吧。”

  “等一下!”玉衡很义气的说道,“都怪我太心急要见你,所以才让老头没带钥匙就出来了,他这么老,又丑,在外面很危险的,我不能就这么让他一个人在这儿,我要陪着他。”

  横有胆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又老?又丑?捋着山羊胡子,差点薅断了一两根,叫他心疼的捂着直叫唤。

  “很危险?他孙女是警察,能有什么危险,走吧,我买了两张电影票,菊花侠大战桃花怪,你不是很喜欢看这种片子吗?”赵凌儿诱惑道。

  玉衡犹豫了一下,迷茫的眼神又重新坚定了起来,“不行,如果我不在,他会被打死的,横老头,我们走吧!”拉着他的手,大步向前走,只可怜横有胆还没从断胡子的哀伤中反应过来,便被他扯着向前。

  “傻小子,你干什么?!别走那么快,我的鞋,鞋!”单脚跳着,另一只脚暴露在风里,四处踢踏着,无处安放。

  “唉,你真是,你这个老头你真是的,鞋怎么能走丢了呢?下次要把人丢了的。”玉衡碎碎念着,不理会赵凌儿越来越奇怪的眼神,逃一般的拉着横有胆跑了。

  赵凌儿松了松领口,恨恨地将一块儿糖扔进嘴里,“宁愿和一个糟老头子呆在一起,也不愿意跟我去看电影,玉衡,你这是想死么!”

  “凌云姐,国防部的来提人,要不我们先去码头?”杨华说道。

  “行,既然他不愿意我跟着他,我就不跟了,咱们去忙正事儿。”将手里的电影票随手一抛,恰好一阵风来,电影票当空飞舞,各自散落一旁。

  杨华看着地上的电影票,又有些看不清了,(或许,大鹏哥还有机会?)跟着上了车,这些疑问便都抛在了一旁。

  绒花街道

  玉衡好久没有来蔡婆婆这里了,然而蔡婆婆这里从来都不缺少人气,许多受过她帮助的孩子总是找时间来看她,对于那些曾经陷在淤泥当中无法自拔的孩子,面对那样一双充满慈爱的援手,总是会记在心里,不管什么时候,都记忆犹新。

  “蔡婆婆!开门呐!我是玉衡啊!”

  “欧呦,吾晓得了,不要再外面喊叫了。”蔡婆婆开门,先是在玉衡的额头上拍了一下,才将他迎进屋里,“奇怪的嘞,小凌儿怎么没与你在一起,我看她粘你粘的很嘞。”抬头看向横有胆,愣了愣,“咦?这位是?”

  “你好,我叫横有胆,是横疏影的爷爷,常听她说起你,她一个人来望京,还要感谢你对她的照顾。”

  “欧呦,原来是横警官的爷爷,快请进快请进。”

  屋里面突然有一个女孩儿问道:“婆婆,是谁来了啊?”

  “是我跟你提起过的玉衡哥哥。”屋里便传来一阵磕磕绊绊的摸索的声音,横有胆诧异的看了蔡婆婆一眼,似乎是知道他的疑问,蔡婆婆解释道:“她是烂尾楼爆炸的时候活下来的孩子,父母都死了,她也双目失明不能再看东西了,这几天我正在教她怎么用盲文看书,学的很认真,是个好孩子,只是可惜了,年纪轻轻就遭受这样的灾厄。”

  横有胆不禁对此生出一番敬意来,不仅是对那个父母丧生还依然坚强生活的孩子,还为眼前这个将救助他人说的轻描淡写的老太太。只因为世间会说好话的多得是,会做好事的却少之又少。

  盲女小心翼翼地走着,扶着墙壁,脚一点一点地试探。

  “我们已经进来了,你快坐。”横有胆有些心疼的说道。

  “没关系的,多活动活动对身体有好处。”完了又补充一句,“这个可不是我胡说的哦,这是医生说的。”在她的脸上全然没有一丝叫人惋惜的伤痛,有的只有小草一般向上的生命力。

  “真是个好孩子。”横有胆赞叹了一句,却看见玉衡不信邪地在她眼前晃来晃去。

  ”玉衡哥哥,你干嘛在我眼前晃啊?”

  “你看的见?”玉衡大吃一惊,躲在了横有胆身后,然后被横有胆不讲义气的推了出来。

  “爷爷在跟我说着话,当然是你在我眼前晃啦!”盲女得意地说道。

  “你这么聪明我给你猜个谜语好不好?”玉衡为了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主动与她说道。

  或许是很少有人与她一块儿玩,盲女欣然应允了。

  码头仓库

  赵凌儿嘴里叼着糖,在电话亭里打着电话。

  “那药品真不是你弄出来的?别骗我了,没有你和我的配方,他就是再聪明,也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就研制出幻觉的,你想做什么?”将嘴里的糖果咬碎,“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句,小心玩火自焚!不过不得不说,你这一手还是很漂亮的,吴道死了,便没人知道是你怂恿了他研制新药,横无彻派来的这些杀手既帮你杀了吴道,又帮你背了黑锅,他注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从电话亭里走出来,赵凌儿看着不远处的仓库,问杨华,“他们还没走吗?怎么这么费劲。”却看见一个人怒气冲冲地走了过来。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赵凌儿淡淡地问道。

  “他们现在都说不出话来,就算是将他们弄回去又有什么用?”

  赵凌儿一愣,暗道自己失策,却也毫不理亏地说道:“不过是骨头被拆掉了,接上去就能说话,你们国防部不至于连一个像样的接骨医生都找不到吧?”

  那人一噎,指着赵凌儿,“最好不要让我发现你是在耍我,不然我是不会让你好过的。”转身走了。

  “切,吓唬我。”赵凌儿不屑地笑了笑。

  “凌云姐,万一他们真找不到会正骨的呢?玉衡哥使得是他独家的手法,别人未必能接了。”

第七十三章 为老不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