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五章 过往

  第七十五章过往

  “啧啧,你说你,何必呢?跑来跑去,把自己累的半死,最后也没跑了,我要是你,宁愿被打死,也不愿意累死。”

  “孙志华,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家里要是有那么一个漂亮媳妇等着你回家,你也舍不得被抓起来。”一人调笑道,他们像是完全不担心累倒在地上的刘福骰会奋起反抗一样,大大咧咧地讨论着老刘的媳妇。

  “好歹也是同僚一场,有必要这么赶尽杀绝吗?”老刘喘着粗气问道。

  “哎,别这么说,我们是城管,你是贴小广告的,跟你可不是什么同僚,严厉打击你们这些为城市抹黑的人是我们的职责。”

  “呵,周伟,这话还是我教你的,你现在这么对我说话?”老刘往后撤了撤,却被他们逼得更紧了。

  “老刘,怪不得别人,你要怨,就去怨李狂吧,他摆明了车马要对付你,我们只是底下跑腿的,没有办法。”

  “讲那么多废话干什么?捆起来扔到仓库,他们父子两个爱怎么处理怎么处理,我们回去喝酒去了。”

  “得嘞,老刘你也别挣扎了,怪累的,李狂不好说话,我看那李锦像是个好说话的,有什么误会你同他解释清楚了不就行了。”说着话就要上来绑他,老刘却突然从衣服里摸出把刀来,向四周挥舞着,“我看谁敢过来!”

  “你说你,这又是何必呢?”

  “我求求你们,就放过我好不好?我也是没办法,我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和警察说了。李狂要是知道了,一定会杀了我的。”

  “孙哥,都牵扯到了警察了,这怎么办?”

  “干我们鸟事,我们现在是在抓贴小广告的,警察来了能说什么?”

  “可是他还拿着刀呢。”

  “那就把刀给我卸下来,别说你们天天训练都是做了样子了。”

  一辆警车从巷子口路过。

  “妈的,吓我一跳,快点的,早弄完早收工,我不想和他这样磨叽了。”孙志华喊道。众人犹豫地看着老刘手里的那把刀,练过是练过,真要实打实地空手夺白刃,谁心里都没底,都是混日子的,谁会真的给别人卖命呢?

  “你们在干什么?”一个干练的女性声音响起,叫他们不由自主的愣了一下,回头看去。

  横疏影站在巷子口,右手贴在大腿外侧,神情凝重地看着他们。

  “二寒,不是叫你去守着巷子口吗?怎么叫人进来了。”然而现在说什么都迟了,孙志华只好打着哈哈,“咳,同志,放松点,我们是北街的城管,这人到处张贴小广告,我们追了可长一段时间才把他堵在巷子里面,不是坏人。”

  “哦,是这样。”横疏影自然是不肯相信他的一面之词,嘴上如此说着,身体却没放松警惕,右手依旧紧贴着枪的位置。“把你们的证件拿出来我看看。”

  “好嘞,你请随意看。”

  横疏影匆匆扫了一眼他们的证件,点了点头,“既然是这样,怎么没穿你们城管的衣服?”

  “嗨,可说是呢,几个同僚一块儿去喝酒,没想到就遇到这事儿了,那也得把他抓起来啊,干一行爱一行嘛。”

  “有你们这么敬业的城管在,望京的群众就该放心了。”

  “您谬赞了。”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们可以尽管说,刚好我也下班了,要是他不配合的话,我也可以帮你们逮捕他,对付这样的人,口头教育和精神教育是必不可少的。”

  “是是是,您一看就是有经验的。”

  “是横警官吗?”老刘突然喊道:“横警官,救救我,他们要杀我!”

  气氛一下子变得凝重了起来。

  横疏影神情严肃地看着他们,右手已经将手枪握在了手里。

  “别。”孙志华喊了一声,“别开枪,都是误会。我们真的只是几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城管,劳驾问您一下,您这枪安全吗?不会走火吧?”他却不知道自己这一番表现十足的心虚,已经是不打自招了。

  “走不走火我不知道,得看你们的表现了。那边儿是什么人?”眼尖的孙志华看到她枪的保险没有打开。

  “横警官,是我啊。”刘福骰一边用刀比划着,一边缓缓地从人堆里出来。

  “老刘你何必呢,横警官都拿着枪呢,你就把刀放下来得了。”孙志华给二寒使了个眼色。

  “横警官,你看,是他先拿刀对着我们的,我们要是伤了他,算是正当防卫吧?”

  刘福骰听后迟疑了一下,将刀扔到一边,“横警官你别听他们乱讲,我是被逼无奈才拿出刀来的,这不是我本意。”

  话还没有说完,二寒猛地扑了上去,将刘福骰压在了身下,趁横疏影看刘福骰的情况的时候,孙志华抢上前来,想要将横疏影的枪夺下来,可是横疏影看都没往他那里看一眼,便用枪指着他的头说道:“我劝你还是安静一点,小心脑袋开花。”

  孙志华惊诧地看着顶在眉心的枪口,眼睛不自然地变成了斗鸡眼的形状,双手撑开,“都停手,别动了。”不自然地笑着,“误会,都是误会。”

  “你们城管做事我也有观摩过,无非就是指东打西那一套,你当我没有防备过你吗?”

  “横警官慧眼如炬,聪明伶俐,我们这江湖老油子的一套怎么能骗过你呢?有话咱们好好说。”

  横疏影瞥了他一眼,“刘福骰,你先过来,慢慢地走过来,到那边的墙角去。”

  “横警官很小心呢,没必要吧。”

  “行了,你可以往后退了,别耍什么花样,慢慢地退。”确保他们都在自己的视线范围之内,横疏影在对讲机上说了几句,让卢宇玉梅他们带人过来。

  有一个不怕死的年轻人转身想跑,被横疏影一枪打在腿上,抱着腿在地上哀嚎,这一枪打出去,叫剩下的人都不敢妄动了。

  等了大概十分钟左右,张明义带着人赶到了这里,迅速接管了他们,横疏影这才走到刘福骰面前问他:“你不是去北朝投奔亲戚了吗?怎么还在这里?”

  “故土难离,原本想着搬家换个地址,他们找不到我也就放过我了,可是,谁想的到李狂把所有的错都归咎到我的头上,非要抓到我。我家里还有老婆孩子,不能窝在家里,总得出来工作吧,又怕他们看到我,所以就找了个半夜贴小广告的活,谁想的到还是被他们发现了,追着我不放,要不是你来了,我就真的被他们带到李锦那儿了,你或许不知道,我以前和他有过接触,那是一个笑面虎,比李狂还要坏上十倍。”或许是受了惊吓,刘福骰竹筒倒豆子一般的将事情通通讲了出来。

  横疏影沉吟了一下,问道:“贴小广告,昨天你是不是去烂尾楼附近的药厂来着?”

  刘福骰有些心虚地看了她一眼,“你,你怎么知道的?”

  横疏影双手抱胸,手指轻快的敲打着,眼睛死死地盯着他,“这么说,药厂死的那个人,与你有关了?”

  刘福骰哪里能应付的来她这样的目光,连忙摆手,“这真不关我的事啊!我就听见一声惨叫,等我过去的时候人已经死了,我怕沾上干系,就没敢管,完了我就走了,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嗯我相信你。”横疏影点头,“但你要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你一般晚上几点开始工作?”

  “八点左右吧,总要等到天黑了一点我才好出去。”刘福骰很配合,“天一黑戴上口罩,别人就认不得我了。”

  “你听到惨叫的时候又是几点?”

  “大概是十点钟左右,我也快忙完了,那条巷子我进去的时候,就看到他们一个个地从饭店里出来,没多一会儿就听见那人死了,乌漆嘛黑的什么也看不见,我一开始以为是有鬼呢,后来是云彩散了我才看见地上有一个人躺在那儿,我那会儿心里想着老婆孩子,对于这些事儿,也不敢问,也不敢管,只想躲得越远越好。”

  “这么说,当你看到死者的时候,他已经干脆利落的死了,并没有与别人火并?”

  “没有。”刘福骰想了想,还是肯定的说道。

  “好,我知道了。如果没什么事,这两天你就安心地待在家里,你的安全会有人来负责,如果这个案子开庭审理的话,还希望你能出庭作证。”

  “可是,李狂和李锦那父子俩?”

  “放心吧,你现在很安全,至于李锦和李狂,你不用担心,自然会有人处理他们的。”

  望京医院

  赵凌儿端着酒杯坐在角落,然而像她这样的人,即使坐在酒会的最边缘,依旧是全场的焦点,不单单是因为她的美貌,还因为她的权势,如果是在外面,谁也不会相信像她这样子的人会是整个望京地下势力有名的人物,无非是个混混而已,但在这个酒会上,她是当之无愧的女王。

  女人通过男人来征服世界,男人又未尝不想少奋斗二十年。

  所以,有人来向赵凌儿敬酒来了,是一个温文尔雅的青年帅哥。

第七十五章 过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