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不走了

  第四十章不走了

  终究是走了一夜,寻了一夜,就是铁打的汉子也有累了的时候,玉衡拉着横疏影坐到河边的一块儿青石上面,看着她随着自己走动而来回转着的眼睛,严肃的警告她,“不许乱跑,安静地待在这里,听到没有。”

  “嗯。”横疏影乖巧地点了点头,玉衡不知为什么,看到她这样子便想摇头苦笑,终究还是忍住了,将裤子卷起,赤着脚走进溪水当中,清晨的溪水吸收够了夜晚月亮的精华,清冷寒凉,叫他激灵灵打了个冷战。

  泉水清澈,一眼可以望到底,原本在这样的环境里是很难捉到鱼的,可是不知道是不是这里鲜少有人到此的缘故,竟也偶尔能看到一两条大鱼悠闲地在水中嬉戏,对于玉衡这个外来者,完全不以为意。

  “走你。”玉衡清喝一声,将一条鱼按到泥里,鱼虽然滑溜,可玉衡的手法更巧妙,叫它始终都逃脱不出去。一手在鱼身上弹了一下,那鱼就像是被点了穴一样,乖乖的不动了,玉衡随手一抛,便将那条鱼扔了出去,刚好落到横疏影面前,横疏影蹲下来用手戳了戳那条鱼,只见那鱼一动不动的,竟然已经死了。

  “一晚上没吃饭,饿了吧,吃一点,不然没力气。”玉衡赤着脚走过来,不知从哪儿弄来一个木刺看着像是小刀一样,,将鱼剖开,几下去了内脏,就着泉水冲洗干净,由内向外一翻,剔些嫩肉下来,喂到了横疏影嘴里,泉水清甜,鱼肉鲜美,却还是带着一些腥味与血气,横疏影不由得皱了一下眉,苦着脸看他。玉衡无奈,想了想又去摘了些苏叶过来,将鱼肉卷到苏叶里,鱼肉的腥气便被苏叶的香遮掩住了,横疏影甜甜的笑着,吃了几个便不吃了,只专心致志地看着玉衡。

  “怎么了?”玉衡问她。横疏影仍旧笑着,低头避而不答。玉衡只得摇摇头,不去管她了。

  太阳钻出了云层,洒下清晨的第一抹阳光,林间鸟雀叽叽喳喳地闹着,松鼠野兔在林间穿梭,也有毒虫蛇类在阴凉处躲着,玉衡昨晚没被这些毒虫袭击也真是幸运。今天带着横疏影自然不会像昨天那样鲁莽,将前路打探好了才叫横疏影跟上,走的自然也比昨天慢了不少。横疏影乐得他走这么慢,扯着他的袖子,两人像是在这森林里旅游一样,将美景都收到自己的眼里。

  不知道又走了多久,隐隐约约能听到有人的呼喊声,玉衡知道这是马世易他们,没想到他们也整整找了一夜。

  “在这儿!”玉衡高声喊了一声,拉着横疏影的手向前跑去,视野渐渐开阔,一条青石铺成的山路,通往山上,出现在他们眼前。而马世易和新月,也看向了他们。

  “哥!”马世易跑了过来,先看了看横疏影,问道:“疏影姐你没事儿吧?”

  “有事儿。”玉衡说道,“你去叫辆车来,她可能是被伤了脑子,要去医院去看一下。”

  “啊?这么严重?”马世易惊讶地问道,“我叫人开车过来,这山上的信号实在是不好。我先前给你打了几个电话都不在服务区。”

  “我知道,我昨天晚上我就找到她了,联系不上你们,横爷爷来了吗?”

  “没,我想了想还是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他,毕竟横无彻刚死,疏影姐就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我怕他接受不了,再生出意外来就不好了。”

  玉衡低头看了一眼横疏影,见她一副忧伤沉默的样子,心里有些怀疑,但她不一会儿又变成那个傻傻的样子了,不由得叹了一口气,看样子,她是真的有事了。

  “你做的没错,现在她已经找到了,就是记忆有点模糊,你去给横爷爷他们说一声,让他们有个心理准备。”

  “好,我这就去办。”马世易刚要走,又回过身来说道:“对了,哥,安小太说你有事找我,什么事儿?”

  “已经没事儿了,你快去吧。”

  “奥。”马世易匆匆的走了。

  横疏影见他走了,一下子又贴在玉衡身上,一只手扯着他的衣裳,“你去哪儿?”

  “放心,我哪儿也不去。”玉衡拍着她的手,安慰她道。

  “嗯。”横疏影平静的答应了一声,安心的将自己的身体完全靠在了玉衡的身上。

  不一会儿,马世易从下面跑了上来,“哥,车已经到了,只是上不来,咱们下去吧。”

  “好。”玉衡回头看了一眼横疏影,只见她已经睡着了,嘴张开又合上,对马世易做了一个静声的动作,便将自己的胳膊从横疏影后背穿过去,一手搂着她的腿弯,将她抱了起来。

  马世易默默地看着,横疏影对玉衡的情愫马世易一直都知道,而他就像是突然开了窍一样,没有让横疏影白等这么多年,叫马世易为横疏影由衷的开心。

  新月一直跟在他们身后,却并不上前搭话,只是在看到他们的时候简单的问了一句,其余时间也大多在与横疏影眼神交流着,偏偏她又在玉衡的身后,横疏影与新月的小动作玉衡完全看不到,若是他看到了,恐怕又是另一段故事了。

  一路顺风,没有再起什么波折,直到他们都到了医院,玉衡才松了一口气。

  “我和疏影姐去医院,玉衡你一晚上没睡吧?先在车上睡一会儿,一会儿有什么结果我告诉你。”新月看到玉衡一路都在打呵欠,却强忍着睡意,不由得开口说道。

  “那好,麻烦你了。”

  “没事儿,行了,你睡吧,我们走了。”临下车,横疏影依旧十分不舍地抓着玉衡的手,像是要同他生离死别一样,新月十分不愿意当他们之间的电灯泡,但又害怕露馅,只好疯狂地给她打眼色,才叫横疏影收敛了一些。

  “放心,我不会走的,就在这儿等着你。”

  “嗯。”横疏影轻轻应了一声,这才放开他的手,和新月往医院里去了。

第四十章 不走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