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性命攸关

  最近,百姓们都在传:大王要率兵北上,问鼎中原。很多人是反对的,而嬴清,不只是反对,更是同情。不只是同情百姓由于战事不断,在朝廷的横征暴敛中水深火热,更是同情嬴荡的智商:几千年来,有哪位君王是举了一个鼎就得到疆土的?

  魏冉就算是辞官了也是个大忙人,一会儿去司马错那里,一会又在家里聚集谋士,一会儿又不知道去哪里了。但是晚上一定会回来,回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到院子里看嬴清,但大多数时候嬴清已经睡着了。她时不时看到魏冉,他脸上都是写满了忧愁。

  家里还经常来一些反对嬴荡的武将的夫人们,虽然她很不喜欢这样无聊的聚会,但是现在是特殊时期,她的任何一点点任性都有可能给魏冉添大麻烦。她也不去抱怨,只当自己的工作,一个很无聊的工作罢了。

  这天,魏冉回来得早一些,正巧嬴清和瑾儿正在用晚饭。瑾儿看到他立刻让座,他说自己吃过了,但瑾儿还是让人拿了一副新的碗筷来。他也坐下,故意找话题:“清儿,这些日子事多,你在家里还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呀!”其实嬴清累坏了,也饿坏了,跟那些夫人在一起的时候,她听从瑾儿的话装作大家闺秀,吃有吃相,站有站相。虽然看似一天都在吃东西其实她已经一天没吃了。现在她们走了,她才放肆地大口地吃饭。

  魏冉不吃,看着她吃,还给她夹菜。她吃饱了,正喝茶。魏冉忽然说:“今日我从司马将军那里带回来一个人。”

  “谁呀?”

  “芩儿。”听到这里,嬴清放下茶碗。魏冉急忙说:“清儿不要多想,只是那芩儿她娘亲去世了,无处可去。我才把她带回来的。”嬴清面无表情,说:“这是你家,你喜欢带你谁回来就带谁,不必征求我的意见。”嬴清没发现,她现在就是一个吃醋的小媳妇。

  魏冉看出她的不对劲,便问:“清儿这是吃醋了?”她慌忙解释:“我有什么醋可吃?”接着她站起来,边走向门外边说:“我困了,先去睡了。将军也早些休息吧!”魏冉也站起来,微笑着走了。

  第二天,瑾儿照例来叫她起床,她第一句话便问:“那个芩儿怎么样了?”

  瑾儿笑了,说:“您是说哪方面?是她休息得好不好,干活干得卖不卖力,还是她为将军做的早膳好不好吃?”嬴清掩饰到:“我与她也算是故人一场,问问怎么了?”

  “你把她当故人,她怕是把你当敌人呢!”

  “此话怎讲?”

  “还记得那封信吗?”

  “怎么了?”

  “那天我忘了跟你说,寄信的就是这芩儿。”瑾儿的脸色突然严肃起来。又问:“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将军?”嬴清也严肃起来,说:“不用,他最近很忙,咱们提防着点就好。”

  她洗漱好,问瑾儿:“我们今天要见什么夫人吗?”瑾儿回答:“今天没有人。”她忽然激动起来,说:“那我们去逛街吧!”虽然咸阳没有什么可以逛的,但是总比窝在这个地方好一些。瑾儿回答:“正好今日我要去为府里的丫头们采购一些头油胭脂。”嬴清跑过去看了一眼镜子,捏着自己的脸说:“这里天气真是干燥,才刚刚入冬,我的脸就干成这样子。”

  “不管你的脸干成什么样子,将军还是喜欢。”

  “肤浅,女不只要为悦己者容,更要为自己容。”

  她们出门了,带着两个拿东西小厮,瑾儿采购好头油胭脂就叫他们回去了,自己与嬴清一起在胭脂店买了很多胭脂水粉。还去衣料铺给自己做了很多衣服,自己拿着。瑾儿起先并不想要衣服,嬴清突然推销员上身说动她买了几套,当然,钱是嬴清付的。

  快晚了,她们就近找了一家酒楼,酒楼因为脆皮鸭出名。客人很多,简直是供不应求。包间已经被占完了,只有楼下的大堂还有几个空位。

  “要不,我们找别家吧!”瑾儿提议道。

  “你不懂,人越多代表东西越好吃,就这家了。”她找到一个位置放下那一大包衣服。开始点菜。

  小二麻利地跑过来,问到:“二位客官想要点什么?”

  嬴清问到:“你们这里人这么多,想来又什么特别吸引人的东西吧?”小二笑着说:“客官这你可问对了,我们这里最出名的就是脆皮鸭。”

  “来两只,再加上别的好吃的来个三四样。”嬴清说。

  她们边喝茶边聊着天,忽然有一个人来她们这里,鞠了一躬,说:“两位姑娘,我家公子有请。”瑾儿突然警觉起来。嬴清是疑惑,问:“你家公子是谁?”那人拿出一支钗子,问到:“姑娘是否还记得这支钗?”她一看,说:“记得。”瑾儿本想叫嬴清不要去,那人便邀请:“我们在上面包间里,既然吃饭,不如一起吧!免得无聊。”

  “好呀!”瑾儿刚想推辞她变便答应了。她们跟着那个人一起上了楼,瑾儿心里很不舒服,她总担心这样会出什么麻烦。

  她与瑾儿进包间,那个公子起身作揖,她与瑾儿还礼。他们坐下,那公子就开始自我介绍:“在下姓嬴,单名一个壮字。姑娘可唤我子壮。”

  “真巧,我也姓嬴,叫嬴清。”她有点他乡遇故知的激动,虽然子壮不是故知。

  她与子壮还挺聊得来,他去过赵国,说了很多赵国的风俗。说到邯郸人走路之类的,包间里四个人便一起笑。

  瑾儿看窗外天色已晚,提醒她该回去了。她也觉得该回去了,她们下楼时,瑾儿有点担忧地对她说:“清儿,这样有些不妥。”

  “为什么?”她很疑惑。瑾儿解释到:“已婚妇人这样与外男把酒言欢总是不好的。”她看了嬴清一眼,又解释:“我听你讲你的家乡,很开明,很好,但是这里是咸阳……”她觉得瑾儿说的有道理,便点点头,说:“你说的有道理,我以后会注意的。”她们已经走到酒楼门口,忽然想到衣服还没拿,叫到:“衣服呢?”

  “在这儿呢!”只见衣服已经提在瑾儿手上。

  此时魏冉坐在堂上,像一个火药桶似的。见到她们进来,冷冷地问:“你们去哪里了?”

  “回将军……”瑾儿刚要说话被魏冉制止了,魏冉将所有丫鬟遣散,瑾儿看了一眼嬴清也走了。

  此时嬴清才看出魏冉脸色很不好,便问:“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夫人在外面吃的还好吗?”嬴清点点头,魏冉站起来,很生气地吼:“荡妇。”说完便走了。这时,在堂内的暗间里躲了一个人,听到魏冉骂嬴清,她偷偷地笑了。这不是别人,正是告密的芩儿。

  嬴清被骂蒙了,站了一会儿,然后疾步走向自己的房间,应该是心理落差太大,边走着泪水便边流下来。她在房间里床上躺了很久还是觉得咽不下这口气,便到厨房拿了三坛酒,去找瑾儿。

  瑾儿是管家,有自己单独的房间。她来时瑾儿已经睡下了,当她说出自己要喝酒时瑾儿便拿来酒杯。嬴清只是一个劲地喝酒,喝完两坛酒她才说:“我就是个智障,逼着自己应酬,怕他为难;还为他着想。就是个脑残……”

  瑾儿不胜酒力,已经快喝醉了。她嘲笑:“这种酒都会醉,太菜了。”她又喝了一杯,说:“这种酒不烈,军营中的才好喝。”

  瑾儿趁着酒劲说:“你已经够幸运的了。能找到魏将军这种男人,是你的福气。”

  “配,我就是个倒霉蛋,要不是那个倒霉的机器,姐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还会要他?”

  “你不要他,他可是有很多女孩子倒贴的。”

  嬴清开玩笑地问:“你也是吗?”

  瑾儿看着她,说:“以前是,现在不是了。”

  “为什么?”

  他不喜欢我,何必错付一片真心呢?

  “有道理。”她们举杯。

  第三坛基本上是嬴清一个人喝完的,此时瑾儿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她去拿来被子给瑾儿盖上,小心关了门。

  回去的路上,她想起瑾儿对她说的:“他对你生气,是因为他在意你……”想到这儿,她也没那么难受了。

  她站在荷塘边,闭着眼睛感受这凉风习习。忽然后面被谁推了一下,她栽进了荷塘里。起先她在水中挣扎,越挣扎越往下沉,她沉下去了,隐约看到一个女人的身形,根据倒影在水里衣服的颜色,应该是府里的丫鬟。她感觉自己的头已经被撞破了,呼吸越来越困难。她连忙用双手捂住嘴,看着那个影子不在了才浮出水面,游到另一个长满竹子的岸边。刚爬上岸就晕了,毕竟体温过快流失,血液也正从额头上流下来。

  

第十二章 性命攸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