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狭路相逢

  一个多月来,嬴清和瑾儿都住在乡下那户农户家。农户的儿子去年在战争中死了,是魏冉得意的手下。老婆婆和老公公心肠都很好,他们还有一个女儿,已经嫁人了,嫁进了咸阳城。

  正值晚冬时节,这些日天气开始回暖。嬴清和瑾儿会帮老夫妻干一些农活。嬴清喜欢一个人在田里走走,喜欢看万物生长,喜欢听鸟儿的叫声,喜欢看候鸟经过宽阔的田野上空。更喜欢想念魏冉,时而会有些担心。

  今天天气很好,当第一缕朝阳从窗缝中射进来的时候瑾儿轻轻地叫醒了嬴清。

  “清儿,起床了!”

  嬴清醒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问:“什么时候了?”

  瑾儿见她还不想起来,无奈地看着她,说:“日上三竿了。”

  嬴清一股脑蹦起来,看着瑾儿:“今天是不是婆婆家今年第一次耕田?”

  “他们早就出去了。”

  “为什么不叫醒我?”

  “对呀!不知是谁,说好的事情,刚刚才说自己不去了。”

  嬴清回想了一下,好像今天一大早瑾儿就来叫她起床过,但是她好像拒绝了,还说自己不去了。

  嬴清想起来,尴尬地笑着,问:“那现在去还来得及吗?”

  “或许!”

  嬴清和瑾儿用了婆婆给他们准备的早餐,就束了简单的发髻出去了。

  嬴清和瑾儿总算还赶上了,(其实这农活一天两天也干不完,只是图一个说法而已。)嬴清虽然在二十三世纪和现在都是不愁吃穿的人,但是她不是大小姐,该有的力气和身体素质一点不比常工作的人少。

  嬴清正松土松得起劲,瑾儿和老夫妻正在田头坐着喝水。

  老婆婆倒了一碗水,她先递给瑾儿再递给老公公,最后才给自己倒了一碗。用慈祥的微笑看着嬴清,喊到:“姑娘,来喝一口水吧!”

  嬴清一边松土一边答应:“好的,我待会儿再来!”

  老公公喝了一口水,微风吹动着他凌乱的花白的头发,喝了一口水,他枯木般的皮肤邹起,微笑着问瑾儿:“敢问姑娘,夫人是哪国人哪?”

  瑾儿微笑着回答:“我也不甚清楚。只知夫人原来所在的地方政治清明,普通百姓过得都很好,所有人的命都是一样的金贵。”

  “怪不得,夫人这般豪爽平和的性格果然与她的故乡有关。只恨自己不是生在那种人间仙境。”老公公说着,四十五度仰望着天空。

  “老头子,你就别想了。咱们呀,还是盼着朝廷能少征点税吧!”老婆婆的话对老公公而言像是一只闹钟,吵醒了做梦中的人。老公公的头回到水碗上,说:“好咧,咱们还是好好想想怎么把税都交齐了吧!”说完她轻轻地把碗放进篮子里,向着田里走下去。

  “姑娘又是哪里人哪?”老婆婆带着慈祥的微笑问。

  “故乡齐国。”瑾儿回答。

  “想来瑾儿姑娘也是出生在好人家的。”老婆婆依然面上带着慈祥的微笑。

  瑾儿忽然脸色有些暗淡下来,说:“不好!”老婆婆看到了瑾儿脸色的变化,知道这是肯定有什么不好的回忆,于是便赶紧转移话题,不敢往下问。

  嬴清今日算是好好体会了一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原始农耕生活,虽然很疲惫,但是很满足。

  伴随着金黄色的夕阳,他们收工回家。走到半路,老婆婆发现那些碗没有拿,老公公数落了老婆婆几句还是决定返回去拿。嬴清见老公公也很疲惫了,于是自告奋勇去拿碗。瑾儿和她现在虽然以姐妹相称,但是她的潜意识还告诉她自己永远是嬴清的仆人,主人要去哪里她当然要跟着去。

  老公公一听嬴清要去,连忙阻止:“姑娘,现在去到地里再回来,这些时节,想来天也黑了。这路上不是很太平。”

  “无妨,我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比我坏的人呢!”嬴清开玩笑着说,逗得老公公老婆婆都笑了,很快又面露忧色。瑾儿也忍俊不禁,说话间瑾儿和嬴清已经走出了一段距离。瑾儿对还没有转身的老婆婆说:“婆婆,你回家把饭煮好,我们回来就可以吃了。”老婆婆微笑着点点头。

  嬴清和瑾儿快步走到田地,然后又疾步往回走,这条路在没有挨近村子之前很寂静,静得有些让人害怕。幸好没有野狼的叫声。

  “瑾儿,我好饿呀!”嬴清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对瑾儿说。

  “好了,回家就可以吃上热腾腾的饭菜了。”瑾儿像一个母亲对孩子说话一样。

  忽然,前面出现了很多火把。嬴清以为是村民,所以有些激动,一边快速向那边走去,一边招呼瑾儿快一些。

  “大哥,前面好像有人。”一个粗犷的男人的声音传来。瑾儿以自己的生活经验知道这群人肯定不一般,刚想阻止嬴清,那群人就疾步向这边走来。瑾儿想拉着嬴清往回跑,但是那群人已经过来了,他们在不知不觉中被那群人团团围住。瑾儿开始慌了。

  “你们要回村子吗?”嬴清还以为他们是村民。

  他们笑起来,嬴清听到这样的坏笑意识到情况不妙,但是后路都被堵死了。她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虽然穿越了,也不能让人家欺负呀,向来只有她欺负别人的。

  “我们不是村里的,是山上的。”一个胡子拉碴,三十多四岁上下的男人回答。

  “哦!那不顺路。”她忙着说,拉着瑾儿就要从他们身边穿过。她走得很快,计划好了一穿过他们就开始跑回村子。但是那男子反应很快,立刻把她们拦下来。

  瑾儿紧紧握着她的手,她见惯了这种场面。也许是多年来打群架的经历让她对警察(也就是此是的官兵有一些莫名的惧怕),但是对于这种场面,就算应付不来也没有任何惧怕感。

  “姑娘,过路是要交过路费的啊!”那男子说。她知道这群劫匪就是老公公常说的那些专门抢劫奸商贪官的好汉。

  她开始了十多岁时的那种状态。

  “身上没带钱,改天遇到在一起交给你们吧!”她面带礼貌的微笑,丝毫没有惧怕。瑾儿看到以前一点儿也不害怕,自然也就没有那么紧张了。

  那男子接过旁边一个男人的火把,在她面前晃,说:“万一遇不到呢?”

  “总会遇到的。”

  “那你交得起过路费吗?”

  “这位好汉一看就是一个善解人意的人,总不会开出小女子交不起的过路费吧!”嬴清任然面不改色,面带礼貌的微笑。

  “过一次,十万两!”那男子几乎是对着她吼出来的,并且说完笑了,旁边的那些男人也跟着笑起来,嬴清很假地假装:“那么多,小女子一个农家人,苦一辈子也交不起一次的过路费啊!”

  “不如,你们两个就做我的压寨夫人吧!”众男子都等着看嬴清和瑾儿惊慌失措的样子,然后大笑。

  “不好吧!您长着我们很多呢!”嬴清依然面不该色。

  那男子见自己在这么多兄弟面前竟然吓不到一个小女子,有点恼怒,他想把她们抓起来,但是这样似乎更丢人。于是强颜欢笑:“无碍。”然后对着后面喊一句:“上来。”接着上来一个看着痴呆的二十来岁的小伙子,男人说:“我兄弟都二十有一了还找不到压寨夫人,你们两个就嫁给他吧!”说完之后很得意。

  嬴清故意很大声地咂嘴,说:“哎呀呀!你这大哥做得真是不称职啊!”男人问:“此话怎讲?”

  “我也二十好几了,还没有人要,想知道为什么吗?”嬴清捏了一下瑾儿的手,瑾儿会意。立刻说:“因为我与姐姐克夫啊!”

  “好汉没事就让个道吧!妹妹的孩子怕是要喝**了。”嬴清说。

  那男子正要说什么,那个痴傻的小伙就对他说:“哥哥,咱们回去吧!小虎饿了。”

  男子示意旁边的男人让开,她们一出去瑾儿便想拉着她快点跑,她拉住瑾儿,然后转身,向那男子作揖:“多谢好汉让路!”

  转过一个拐角,嬴清小心地向后看了一眼,确定后面没有人跟着之后拉起瑾儿就跑。

  另一边,那群劫匪也回去了,原来这些就是这龙虎山中占山为王的。为首叫青龙,假扮白痴的是他的亲弟弟,叫白虎。

  “青龙哥,白虎哥,你们回来了。来喝杯茶。”一个穿着与山上的这些男人一样布料的十多岁的女子捧着茶上来。

  从她进来开始,白虎没有正眼看过她,她眼里却是对白虎满满的爱慕。她见白虎不理她,有些难过,但是尽量不表现出来。

  她出去后青龙拍着白虎的肩膀说:“阿葵这孩子挺不错的,不要老是板着一张脸。”

  “大哥不是说要让今日那两个姑娘给我做压寨夫人吗?怎么说话不算数?”白虎开玩笑着。

  青龙指着他笑着说:“你小子,我就说你让我放人家过去呢!”

  白虎也笑着说:“兄弟的压寨夫人是要明媒正娶的呀!”

  青龙看出了白虎是半分玩笑半分认真,青龙也很严肃地告诉他:“你要是敢对不起阿葵,为兄饶不了你。”

  另一边,嬴清像往常一样坐在窗前发一会儿呆,今日有月,她正好看着月亮。瑾儿进来,说:“你今日的所作所为甚是霸气。”

  “你也不赖!”

  “多亏了你!”瑾儿把头偏向她的位置,“今日的月亮又不圆,有什么好看的?”

  “不知道魏冉那里怎么样了?”嬴清面露忧愁。

  “对呀!咸阳城中也是乌烟瘴气,不知他是否安好……”瑾儿也坐在一起旁边,一起看着月亮。

  

第十六章 狭路相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