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千里寻君

  本来,嬴清决定在农户家躲着直到魏冉回来的。但是不知道怎么了,官兵突然搜查村子,而且就是冲着嬴清来的。

  老婆婆出门买菜看到村口一队人马,而且拿着嬴清和瑾儿的画像找人,幸好村民大多有骨气,知道官兵抓人没有什么好事。但是总有一两只害群之马,老婆婆知道这一点,连忙跑回家让嬴清和瑾儿赶快跑。

  “清儿姑娘,快走!村口有官兵拿着你和瑾儿姑娘的画像四处找人,怕是很快就要到这里了。你们赶快走,这里不安全。”老婆婆气喘吁吁地喊。

  嬴清还在想应对计策,瑾儿已经以如此速度收拾好了东西,准备好快逃命。

  嬴清怕老公公老婆婆有什么不测叫他们一起走,直到官兵来敲门,她才和瑾儿一起从后门往后山跑去。

  嬴清和瑾儿一起跑,跑到离村子很远的那片树林才开始走路,但是也不敢松懈。

  与此同时,村子快成了那群官兵的屠宰场。

  在烈日下,村民们无论老少男女都被控制在村口,那个官兵在那里耀武扬威,村民们个个都像受惊的小羊。

  官兵已经叫人审问过了,村民们中根本没有人出卖她们,至少到现在为止是如此。

  官兵从人群中挑出一个年轻力壮的男人,三十岁上下,他的旁边紧紧地靠着一个女子和一个孩子。男子被拉到人群前面,领头的亲自把画像在男子面前晃,不断地问男子认不认识画像上的女子,男子不承认。领头的威胁他,不说就杀了他。男子的妻子已经紧张到了极点。她一直叫他快点说出来,他就是不说。因为他的兄弟也是跟魏冉的,他觉得魏冉就是现在这种局势的改变者。

  领头的从腰间拔出一只利剑,手起刀落间,男子已经倒地了。领头的又叫旁边的一个去把刚刚被杀了丈夫的妻子的儿子抢过来。

  领头的故技重施,拔刀架在小男孩的脖子上,大吼:“你,说出画像上两个女子到哪儿去了,要不然……”女子已经没有了丈夫,她不能再失去儿子,她张开嘴巴,但是因为惊吓过度,说不出话来。领头的以为她还是不说,于是手起刀落,小男孩应声倒下。那女子现下彻底疯了,她冲向领头的那个,狠狠地咬了他一口,他哇哇大叫,然后举起另一只手的剑一剑下去,女子口吐鲜血。

  领头的又抓了一个男子,这次他的妻子说出了全部实情。矛头自然指向了那对老夫妻,老夫妻活了这么久也对人世没有什么可以留恋的了,他们各自抢了一把旁边官兵的刀,刺向对方。领头的怒了,命令手下屠村。

  山林里,嬴清和瑾儿走进了深山里,天已经黑了。

  瑾儿的腿在刚才匆忙逃跑是被一种有毒的树枝划破了,幸好毒性不强,但是她们走了一天了,瑾儿在此之前没有叫过一次疼,但现在她已经面色发白了。

  忽然,瑾儿倒在嬴清身后,嬴清连忙回过头来扶着瑾儿,瑾儿已经睁不开眼睛了。她用微弱的气息对嬴清说:“别管我了,快走!”嬴清把她扶到肩上,回她一句:“别废话!”

  瑾儿好像已经没有了意识,所以现在嬴清还要是不是叫着瑾儿,就怕她睡着了就醒不过来了。

  走了很久,但是她嬴清不知道走了多远,只觉得自己的体力已经快要达到极限了。还好,现在瑾儿已经醒了,在月光下她可以看到瑾儿的脸色不是那么惨白了。

  “现下已经是深夜了,今夜要在这里睡下了吗?”瑾儿问嬴清。

  嬴清准备铤而走险,问:“这里是不是龙虎山?”

  瑾儿回想了一下,说“想来是了。”嬴清深深地洗了一口气,大叫了几声,瑾儿疑惑,她回答:“我们就在土匪家里借宿一晚吧!”瑾儿明白了。

  在如此情况下,去土匪窝里都比下山去被官兵抓好得多。她粗略算了一下:下山去,活着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因为她和瑾儿此是这个样子被认出来的可能性太大了;但是去土匪窝里,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全身而退。

  寂静的山林里,刚刚屠完村的那路官兵和龙虎山上的人都听到了。官兵中那个领头的问:“有女子的叫声。”

  “许是龙虎山上那群土匪,别管她就是。”

  龙虎山上也隐隐约约听到了,负责望风的去报告青龙,青龙也以为是山上的人,于是派人去寻找。

  嬴清和瑾儿紧紧地挨着彼此,生怕出现什么东西。过了挺久的,他们才看到一片火把,她知道那就是龙虎山上的土匪。

  “前面的什么人?”一个土匪问。

  “青龙大王的故人。”嬴清很镇定的回答。

  那些土匪都面面相觑,但还是把她们带回龙虎山。

  她们被小喽啰们用麻绳捆绑着,单独放在大堂上。过了好久,还是没有人来理睬她们。瑾儿的毒好像是一阵一阵地发作的。现在,瑾儿的嘴唇又发紫了。嬴清很担忧,她对瑾儿说:“再坚持一下。”瑾儿看她如此焦虑,便笑着安慰她:“无妨,我还可以撑一会儿。”说完瑾儿便倒下去了。

  她正要蹲下去叫瑾儿,一个声音从正对着她们的那个大椅子背后传来:“让我来会会我的这个故人。”嬴清站好,看着上面,果然是那次她们遇到的那个土匪头子。土匪头子对身边一个喽啰小声地说:“快去叫二当家,说是他的媳妇送上门来了。”

  嬴清回答:“大王与我也是一面之缘,也可囫囵称作故人吧!”

  “本王从来没有故人,只有兄弟。”

  “冒犯了。”

  “你这次是自投罗网啊!”

  嬴清知道村里的村民有可能有危险,如果他们安全的话,自己和瑾儿就更危险。于是跪下:“小女子此次前来是求大王救命。”

  “救谁的命?”青龙见嬴清严肃起来,自己也严肃了。

  “肥水村那些村民的命。”

  “此话怎讲?”

  嬴清把所有的事情都向他说清楚了。青龙本来就佩服她的英勇,知道她也是朝廷的通缉犯后便更加有亲切感。青龙命人将瑾儿带到后面救治休息,让她坐在贵宾的座位上,和她一起等着在村子周围埋伏的卧底。

  此时白虎也到了,他不扮白痴的时候颜值还是不低的。

  青龙连忙介绍:“这是我兄弟,叫白虎,也是这里的二把手。”对着白虎介绍:“嬴清姑娘。”嬴清礼貌地回了礼,白虎很想知道他大哥为什么要把一个女子请到贵宾席上。

  不久,卧底回来了,他慌张地报告:“肥水村……人……全死了。”嬴清站起来,脸色变得比瑾儿还惨白。她觉得是自己害了那个村子,瞬间负罪感达到极点。她掉进了自己内心愧疚的漩涡中,青龙没有说什么,白虎义愤填膺,又安慰她:“那本就是一些草菅人命的贪官,也怪不得你。”嬴清只是心不在焉地道了谢。

  第二天,瑾儿醒了,她去找瑾儿。瑾儿一醒来就看到她,她低着头,说:“肥水村……被屠了……”瑾儿也黯然神伤。瑾儿没有说话,她回想了一下,问:“这里是龙虎山?”嬴清点头。

  她和瑾儿谈了一会儿,突然很想哭,她就趴在瑾儿身上哭起来。瑾儿安慰着她,她边哭边说:“我就是个祸星,他们本来好好的……就是因为……”这一切都被门外那个女子听着,她把一切都去告诉了白虎。

  嬴清哭了很久,瑾儿的毒还没有完全解,好久,她毒发,喝了一碗药后躺下了。嬴清一个人拿了屋子里的不是很好的剑往自己的住处去了。

  在房间里,她拿着剑闭目回想着魏冉教给她的剑法。正好被白虎看见了,白虎从窗外看着她的影子,像极了想要自尽的样子。于是他冲进来,大喊到:“你要做什么?”嬴清回答:“练剑。”他显得有些尴尬,说:“嬴清姑娘还会剑法?敢问师承何人?”

  “我的夫君。”

  “夫君……”白虎有些意料不到。他见嬴清看着他,解释到:“我只是经过,现在该去了。”

  嬴清没有留他。

  第二天一早,嬴清就消失了,留下纸条让青龙白虎好好照顾瑾儿。她去找魏冉了,昨天她拿剑就是想回顾魏冉教给她的剑法,好在路上以备不时之需。

  这一路上,她没有用到这套剑法。虽然很多次她都快要被沿路官兵抓到,倒是总能逢凶化吉。不久,看到了魏冉的一个士兵……

  

第十七章 千里寻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