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生死相依

  当时魏冉已经带人秘密地去燕赵边界接芈月了。她在军中,现在的她已经对军营中的生活轻车熟路了。现在军中的老大是司马错。司马错现在对她的态度好了很多。

  这天,嬴清和厨娘们一起给将士们送饭,一个将士开玩笑:“大嫂长得这般美若天仙,不知可有姐妹。”

  “你打听这个干嘛?”

  “小弟还未婚娶……”

  “好!叫什么名字,我帮你找找……”嬴清豪爽地回答。

  “大嫂,还有兄弟……”很多兵士都起哄起来。

  忽然,大家都停下了,还示意嬴清也停下。嬴清知道身后有什么人,十有八九就是司马错。

  她慢慢地转过头来,司马错一脸生气地看着她:“我也没吃呢!”她立刻小跑回去端饭。

  不一会儿,她把饭端来了。

  “司马将军,您的饭!”她把饭放在他手上,他像一个慈父似的看着嬴清,“你吃了吗?”嬴清摇摇头。

  “还不快去吃。”

  很多时候,嬴清会借着给司马错送饭的机会趁机打听魏冉的消息。司马错也告诉她,虽然语气不是很好,但是从他的所作所为中可以看出他现在对嬴清的芥蒂已经消散了。

  “将军……魏冉什么时候回来啊?”

  “他已经接到芈八子和公子稷了,半月之内你就可以见到他了。”司马错任然面不改色地叙述着。

  嬴清高兴地出去了,司马错总觉得她少了什么,正在这时她进来了,熟练收拾了碗筷。面上还带着微笑。

  “丢三落四的。”

  “好咧,我一定改。”

  嬴清依然在军营里做厨娘,时不时打听魏冉的消息。

  半个多月后,魏冉带着一个十来岁的男孩回来了,那孩子就是公子稷。

  那天,魏冉带着一小队人马进军营,他先对司马错等打招呼。早就看到了司马错身后的嬴清,经过一年多来的古代生活的洗礼,嬴清已经变得很镇定了。她看到魏冉很想冲上去抱住他,但是她装作没有任何波动。

  魏冉有很多事要做,嬴清装作自己一点都不激动但是她装的很假,厨娘们和平常与她比较熟悉的军士们都看出了她的的小鹿正在乱撞。

  吃晚饭的时候她才去给魏冉送饭。

  她掀开军帐,魏冉正在案边看着什么文书。她把饭菜很重的放在案上。

  “没良心。”她放下就装作要出去。魏冉看着她,偷偷地笑了,由战争带来的烦恼好像在哪里见到她那一刻都烟消云散了。

  她故意走得很慢,心里嘀咕着:“我数三个数,再不叫住我就不理你了。一……二……”忽然,魏冉从后面抱住她,她惊吓了一下。

  她转过身,故意装做生气:“我还以为将军贵人多忘事,忘了我是谁呢!”说着双手搂住魏冉的脖子,强吻了他。

  “夫人如此剽悍,我怎敢忘记。”魏冉面上写着的满是幸福。

  “好啊!你……”说着说着,嬴清像一个撒娇的小女人似的不重地捶打着魏冉的胸口。

  魏冉假装逃跑,她追,忽然,魏冉反手搂住她的腰。他们微笑着看着彼此。

  向来都是嬴清强吻,作为一个将军,魏冉要讨回来,他第一次想要吻嬴清,嬴清闭上眼睛。

  “舅舅……”忽然一个声音叫到。

  嬴清一听是一个小男孩的声音,心想不能教坏小孩子,于是赶紧推开魏冉。

  魏冉对她解释:“稷儿。”她整理了一下魏冉的衣服,示意他让外面的孩子进来。

  “稷儿,进来吧!”

  小男孩掀开军帐进来,嬴清站在魏冉身后。

  那孩子一进来就搂住魏冉的腰哭诉:“舅舅,稷儿梦到母亲……”接着哭起来。魏冉安慰地拍着他。

  嬴稷看到嬴清,立马放开魏冉,迅速擦干眼泪,说:“稷儿失礼了。”魏冉趁机介绍:“这位便是你的舅母。”

  嬴稷行作揖礼,“稷儿见过舅母。”嬴清连忙说:“好了,快起来吧!”嬴清见他很难过,问他:“你抓过天上的星星吗?”

  嬴稷虽然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摇摇头。

  “那舅母带你去捉星星好吗?”

  嬴稷没有说话。

  他对着魏冉命令道:“你,备马!”魏冉无奈地答应着。

  嬴稷的记忆中午除了自己的母亲还没有人敢这样在军营中对魏冉说话。他一脸疑惑地看着魏冉,此时嬴清先出去了。他弯下腰来小声对嬴稷说:“看到没有,这便是母老虎。”嬴稷知道那是用来形容泼妇的词,便笑了。

  嬴清忽然在外面大叫:“快出来,满天的星星。”他们出去。

  魏冉看到军帐外满天的萤火虫,嬴清瞬间变成了一个小孩子,在萤火虫中翩翩起舞。唯有她美妙的身姿证明她不是一个小孩了,在萤火虫黄绿色的荧光下,嬴清虽身着粗布麻衣,确是美若天仙。

  魏冉示意守在帐外的兵士先到别出去,现下,这里只有他们三个了。

  嬴清把嬴稷拉过来,在萤火虫的环绕下,对他说:“小时候一个老婆婆跟我说,这萤火虫是天某位神仙的信使,用透气的袋子装九九八十一个萤火虫就可以实现愿望。”

  嬴稷是经历过风雨的人,知道这些都是骗小孩子的,但是现在仿佛嬴清才是那个需要被安慰的小孩子。他回答:“好!”于是跟嬴清一起捉萤火虫,魏冉就在边上看着他们,虽然嬴稷不信什么萤火虫可以许愿,但是他捉萤火虫的过程还是挺开心的。

  夜已经深了,嬴稷睡熟了,他们两个坐在他的床头,像是他的父母一样。魏冉确定他睡熟了,示意嬴清到外面。

  魏冉的军帐和嬴稷的就在隔壁,但是嬴稷那里有重兵把守,魏冉那里没有。魏冉像往常一样正襟危坐在书案前,嬴清找一个地方坐下。

  “我怎么不知道萤火虫可以许愿?”

  “骗小孩的。”嬴清心不在焉地回答到。

  魏冉瞬间变暖男,贴心地问:“有何心事?”

  嬴清已经止不住眼泪了:“想到了小时候的一些事情。”魏冉伸手用衣袖给她擦眼泪,嬴清又说:“小时候爸爸妈妈刚刚创业,没有钱请保姆,就把我放在乡下奶奶家。爷爷在我出生之前就走了,那年我五岁。生日又是我和奶奶两个人一起过,但是我不怪爸爸妈妈,我知道他们正在努力地赚钱。那年生日奶奶陪我去抓星星,还让我许愿……”嬴清看了一眼一本正经地盯着她的魏冉,忍不住想笑:“你别那么正经。”魏冉看出她流泪只是情不自禁,并没有难过,便是学着她挠她痒痒,她笑了。

  “后来呢?”魏冉装作漫不经心地问。

  “我许的愿望是:想和爸爸妈妈一起生活,第二年真的实现了。”她顺了一口气,说:“那时我真笨,看不出奶奶日渐消瘦,还心安理得地去城里跟爸爸妈妈一块生活……我没能陪她最后的一段时间……”

  “其实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只是现在我身在异乡,难免比较多愁善感些。”嬴清故意躲避魏冉的目光,她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躲。

  “总有一日你会把这里当作故乡的。”

  “也许吧!那得等很久很久之后。”嬴清严肃地看了魏冉一眼,问:“你会不会先离我而去?”

  “不会!”魏冉也严肃起来。

  魏冉伸出右手看着嬴清,说:“愿与清儿生死相依。”

  嬴清也伸出手,放在他的手上,说:“愿与夫君生死相依。”然后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嬴清又像一个小孩子一样看着魏冉笑了。

  

第十八章 生死相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