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章 穷途末路

  密林深处,一道灰光歪歪斜斜地飞过,百丈外,一个黑袍人杀气腾腾,紧随其后。

  朱平看了看手中的鸣金蜂,仿佛看到了自己,这一刻,他,生死一线。

  是的,一柱香前。他救了陌敏,但两个人跑了不足十里便被追上了,是那个黑袍人,或许少妇和秃头老者都死了,也或许没死,但是这一刻,也都不重要了。

  “分开跑,鸣金蜂给我”说出这句话的朱平,在这一刻,做了个打算,有些傻的打算。

  就算陌启对自己有所图,但陌启对自己不薄,而朱平选了的,也是不负不欠。

  陌敏哭了,自始自终,她都是个小孩心性,她争夺鸣金蜂,大抵也只是为了好玩,但是那一刻的她,没想到这个好玩会死人。

  朱平摇了摇头,一把推开了陌敏。将掌心的鸣金蜂气息散出,向着密林深处去了。

  哪怕领先的再多,速度的差距太大,终究朱平还是给追上了。

  帝拳撕天,肉体筑基,却还是难以抵抗灵宝之威,一场遭遇战之下,朱平受了些轻伤,终究是侥幸跑掉了。

  只是原本就跑不过,加上一些伤势,不多距离终究是一点点被拉近。

  朱平收回了思绪,黑袍人已经近了。

  一道金光激荡,拳影如龙。

  长枪一抖,金光消散。

  一滴鲜血滴在了沙地上。

  显然,这次交锋朱平败了。

  “爆”朱平颤抖的右手捏了个令诀。

  黑袍站立的地方,一道火柱爆裂开来,但是火焰散去,黑袍完好无损,只是地上多了几只黑色甲虫的尸体而已。

  “炎爆符”终究是没了达成目的。

  黑袍人袖口一抖,黑光漫天,甲虫遮天蔽日般的袭来。

  “爆,爆,爆,爆”接连的爆炸让黑雾退散开来,这片天幕里,朱平埋下了太多的符箓。真武道里的收获,此刻也算派上了用场。

  甲虫回归,黑袍人的气息似乎也衰弱了一分。

  “爆”

  一股更加强烈的爆炸响起。

  这次爆炸的不是符箓,而是丹药,数以千计的丹药,大多是一成到五成的废丹。

  尘土飞扬,一个巨大的凹坑出现在地上。坑底,一个残破的骷髅依旧端坐着,一只只黑色的小甲虫在骷髅的胸骨间爬行,骷髅抬起了头,眼眶中的魂火剧烈的跳动着。

  “原来是尸灵,难怪这般难杀”朱平吐出了一口鲜血,如此近距离的爆炸,早已伤到了肺腑。

  “你…很好”骷髅头一张一合,声音倒是清晰。

  “你也很好”吐了口鲜血,朱平也终是挣扎着站起了身。

  骷髅头突然开合了几下,一股股黑雾从他口中涌出,仔细看去,黑雾竟是由一只只细小的甲虫组成,只是这些甲虫,都很幼小。

  片刻后,骷髅再次变成了黑袍,看外表,一如既往,只是气息衰弱了太多。

  望着这一切,朱平神色淡然,他全身灵力已不足一成,若再战,他必败无疑,但是他的倚仗,也不在这里。

  天空之中,丹药爆炸造成的冲击波终究是散去了,一股股七彩的烟雾倒卷而来,正是刚刚丹药爆炸形成的云雾。

  丹药成雾,便是灵气。

  废丹成雾,但是剧毒。

  一只只甲虫掉落在地上,原本凝实的黑袍转眼之间变得衰败,最后只剩骨架,就连眼眶中的魂火,都带上了一丝雾气。

  而朱平却歪歪斜斜的走了过来,金光一闪,一颗骷髅头掉在了地上,滚了老远老远。

  片刻后,烟雾散去。

  而朱平,不知所踪。

  …………

  真武道,陌峰。

  一张简陋的竹床之上。

  躺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

  “他人呢?”

  “禀主人,往大兴山脉方向去了”

  “追他的是何人?”

  “据查应该是岭南的黑甲尸王”

  “你去查查黑甲尸王的下落,若找到朱平,带回来”

  “是”

  “至于黑甲尸王,找到之后告诉我”

  陌启望着眼前的陌敏,似乎起了一份杀意,也不知道朱平占了几分。

  “是”黑影一抖,化作烟雾散去。

  “就差一点,差一点”陌启喃喃。

  这一刻,原本平静的竹林,起风了。

  ……………

  大兴山脉本就是这片大地上数一数二的山脉,灵气复苏之后,地域之宽广,虽不说无边无际,但绵延万里却丝毫不在话下。

  此刻的朱平,早就已经迷路了。

  数千废丹形成的毒雾实在是过于猛烈,以朱平的体质也不能完全扛住,他勉强杀掉骷髅之后,终是毒气入体,体内的灵力彻底紊乱,日月诀此时也跳出来添乱,三股灵力在体内斗了个天昏地暗。

  此刻朱平眼中的世界,早已失去本来的颜色。如同一个被打乱的颜料盘。

  混乱,旋转。

  他只能凭着本能前进。

  在一棵树上或许撞了不下百次。

  最终,他往着大兴山脉的深处,跌跌撞撞地前进着。

  在一个路口,

  朱平看到了大黑羊,看到了陌敏。

  他伸出手,想说点什么。

  他张了张嘴,没有声音。

  他昏了过去。

  当朱平醒来的那一刻,已经是躺在一个木床上了,简陋的木床给铺上了一层厚厚的虎皮,显得柔软和舒服。

  这是一个小木屋,猎人的小木屋。

  不远处的墙壁上,挂着一把雕弓,在雕弓之上,悬挂着一个羊头。

  而门旁火炉里,烧着一团火,让整个屋子都温暖了起来。

  只是此刻,却不见了主人。

  自己这是给人救了吗?

  朱平闭上了眼,他提不起一丝力气,更别说灵力了,醒来的那一刻,他发现自己的身体空落落的,如同最开始一样,仿佛修真之旅,就是自己做的一个梦。

  “吱”推门声响起。

  朱平连忙睁开了眼。

  一阵冷风灌了进来,一个身穿貂裘的大汉背着一只梅花鹿走了进来,其身形虽然魁梧,但是毫无灵气波动,显然是个凡人。

  “你醒了?”大汉咧嘴一笑。

  “嗯,谢谢你救了我”朱平支起了身子。

  “不必客气,你刚刚醒来,等我给你煮碗肉汤喝。”大汉摆摆手,爽朗一笑。

  “如此便多谢了”朱平也笑了,笑得很轻松。

  “你是修士吧?”大汉一边摆弄柴火,一边随意的问道。

  “是的”朱平倒没掩饰,大大方方承认了,不过他随即苦笑道:“现在不是了,或许从来都不是吧”

  “那你还想成为修士吗?”大汉突然回过头,一脸平静地盯着朱平。

  “你想说什么直说吧”朱平淡淡地笑了笑,对于这一切,他并不吃惊,因为这个年代,能在这里生活的,又岂会是普通人。

  “我想和你做个交易”大汉平静地开口。

  “内容?”

  “帮我救个人”

  “谁?”

  “五毒上人-罗庄”

第五十章 穷途末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